混沌行走1:闹与静.pdf

混沌行走1:闹与静.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混沌行走系列”三部曲荣获了21世纪青少年文学新经典,荣获卡内基文学奖等多项大奖;冒险刺激度媲美《饥饿游戏》,是好莱坞看好的下一个《暮光之城》。
《混沌行走Ⅰ:闹与静》是英国作家派崔克•奈斯“混沌行走系列”三部曲的第一本书。《混沌行走Ⅰ:闹与静》讲述了在一个叫做新世界的遥远星球上,普伦提司镇——据说这是新世界仅剩下的人类小镇,小镇不同寻常的原因在于它是一个被噪音包围的世界。在这里,人人都能在“噪音”中听到別人的心思,于是在这里,既不存在秘密,也没有隐私。陶德是这个小镇上唯一的男孩,再过一个月,他就将步入成年,从男孩变成男人。然而这天,陶德在这充满噪音的世界里,发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这件大事犹如冰面裂缝,迅速瓦解他对这世界的认知。他所不知道的是,这最新出現的“安静”,将让他陷入致命危机,他更将发现,不但之前12年所学到的一切全是谎言,就连即将到来的成年之日,也藏着牵动世界安危的巨大秘密……他必须逃离!
于是陶德和他忠诚的狗满奇从这个充斥着可怕噪音的小镇逃走了。在逃亡的路上,陶德和他的狗遇到了一种奇怪,诡秘,沉默的生物:薇拉──一个女孩,来自地球的女孩!两人按着陶德妈妈留下的日记里的地图一路摸索,逃避追捕,寻找通往“天堂”的道路……

编辑推荐
作者派崔克•奈斯构建了一个想象中未来的乌托邦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生灵能通过言语、声音、图像的流动看清彼此的想法,从此隐私不复存在!正如现今发达的网络时代,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媒介窥视别人的隐私,知道旁人的心思,因此作者本人也说“混沌行走系列背景设定在未来,写的却是现在”。
派崔克用缜密的构思和紧凑的节奏讲述了一个触动人心却也不让人陷入悲伤境地的故事,书中处处都有令人捧腹的情节,读者很容易随作者稳健的笔风进入他创造的情感饱满的氛围中。《独立报》评论《混沌行走Ⅰ:闹与静》为其他的作家设下了难以超越的高标准。

作者简介
派崔克•奈斯(Patrick Ness)
1971年生于美国维吉尼亚州贝尔沃堡陆军基地,6岁之前在夏威夷度过。之后和家人移居华盛顿州,从小最大的嗜好就是编故事。大学就读美国南加大英语文学系。在牛津大学教授创意写作三年,他的学生往往比这位老师年纪还大。他还为英国最大的报纸诸如《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卫报》等专业媒体撰写书评。混沌行走三部曲是他首次尝试青少年小说,推出后随即大受好评,《出版家周刊》称之为“近年来最重要的青少年科幻小说”。此外,他身上有个犀牛纹身,跑过两次马拉松,是具有专业水准的潜水员,曾被电影学院录取,但为了学习写作而放弃这个机会。

目录
目录
第一部
1 噪音中的洞/12
2 普伦提司镇/24
3 班与希礼安/34
4 不要想/42
5 你知道的事情/50
6 我身前的匕首/57
第二部
7 如果有女孩/66
8 匕首的选择/75
9 运气不在你这边的时候/82
10 食物与火/89
11 没有答案的书/99
12 桥/108
第三部
13 薇拉/122
14 枪口/131
15 共患难的兄弟/141
16 没道歉的夜晚/150
17 果园中的会面/160
18 远支镇/169
19 匕首再一次的选择/183
第四部
20 军队/196
21 更大的世界/204
22 维夫跟一海票东西/217
23 匕首的价值取决于用它的人/230
24 胆小废物之死/239
25 杀人/248
第五部
26 一切的终结/258
27 前进/269
28 草根的气味/279
29 千个亚龙/288
30 名叫陶德的男孩/299
31 恶者必受惩罚/308
32 下游/319
第六部
33 卡柏奈丘/328
34 喔永远不要离开我/335
35 法律/343
36 问题的答案/351
37 有什么意义?/364
38 我听到少女呼唤的声音/374
39 瀑布/382
40 祭品/390
41 一人倒/405
42 往安城的最后一段路/424

文摘
噪音中的洞
家里的狗学会说话后,你发现的第一件事就是,狗没什么话好讲。
“陶德,要便便。”
“满奇,闭嘴。”
“陶德,便便,便便。”
“我叫你闭嘴。”
我们正穿越镇上东南方的荒野,这里的缓坡朝河面向下延伸, 一路往沼泽方向延伸。班叫我去摘些沼泽苹果回来,硬要我带满奇一起去,虽然我们都知道希礼安会买它只是为了讨好普伦提司镇长, 所以这只狗就突然冒出来变成我去年的生日礼物,可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想要条狗,我要的是希礼安能把我的核融脚踏车修好,免得在这个笨小镇上去哪个见鬼的地方都要用走的,可是没发生这种好事, 反倒变成:陶德,来,送你一只小狗。陶德啊,虽然你不想养,也没说过要小狗,现在猜猜谁得喂它教它洗它遛它,现在它长大到说话菌能让它开始动嘴巴后,你想想,是谁要听它啰唆?谁啊?
“便便,便便,便便,便便。”满奇低声地自言自语。
“那你给我赶快便,不要再吵了。”
我从小径边摘了一根长草朝它屁股一抽。我没打到它,也没想要打到它,可是它就会发出那种好像在笑的轻叫声,然后继续往前跑。我跟在它身后,没事就朝道路两边的草抽两把,被太阳刺得眯起眼睛, 试着什么都别想。
说实话,我们哪需要什么沼泽苹果。如果班真想要苹果,可以去费普先生的店里买。还有一点:去沼泽摘几颗苹果不是男人的工作, 因为男人从来都不能这么懒散。当然我还要再过三十天才会正式变成男人,十二年来,我过了每年漫长的十三个月,再加上今年的十二个月,还差一个月就到我最重要的生日。计划都已经计划好,准备也准备好,我想应该会有个派对,可是我开始接收到一些奇怪的派对画面,同时又亮又暗,不过反正我一定会成为男人,而去沼泽摘苹果根本就不是男人,甚至不是未来男人的工作。
可是班知道他可以叫我去,他也知道我会说好,因为沼泽是普伦提司镇上唯一可以稍稍躲离男人发出噪音的地方,他们就连睡觉都吵吵闹闹的,从来没有安静下来的片刻,男人总在发出连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有过的念头。也不知道其他人都会听到。男人跟噪音一样。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忍受彼此。
男人是充满噪音的东西。
“松鼠!”满奇大喊一声,不管我在它身后大喊就冲了出去,一下就跑离小径,我只好也跟上去,穿过该死的农田(不过我会先注意周围有没有人会看见我),因为如果满奇摔下哪个该死的蛇洞,希礼安一定会气得半死,那就一定会该死的算在我头上,虽然我该死的一开始就没想要那条该死的狗。
“满奇!回来!”
“松鼠!”
我得踢开脚边的草,鞋子上粘满黏虫。一只被我踢走时摔得稀巴烂,在我的球鞋上留下一条绿痕,我知道这东西根本洗不掉,我气得大吼。
“松鼠!松鼠!松鼠!”
满奇它绕着树打转,松鼠在树枝间跑跳,挑衅着它。它的噪音说, 来啊转转狗,来啊,来抓,来啊,来抓,转转,转转,转转。
“陶德,松鼠!松鼠!”
该死的,动物真笨。
我揪住满奇的项圈,用力打它的后腿。“痛,陶德?痛?”我又打他一下。又一下。“痛?陶德?”
“快点啦!”我自己的噪音大到让我几乎听不见自己的思绪,结果造成让我非常后悔的结果,等下你就知道了。
转转男孩,转转男孩,来抓,转转男孩。松鼠对着我想。
“干他妈的滚开!”我对它说。只不过我说的不是“干”,而是本来的那个脏字。
我真的,真的应该再转过头看一下。
因为亚龙突然从草丛里跑出来,站起身一巴掌呼过来,大戒指割破我的嘴唇,然后反手握拳,揍上我的脸,但因为我正倒向草地, 想躲开他的攻击,所以至少没被打中鼻子。同时我放开满奇的项圈, 结果它跑回去追松鼠,叫得真响亮,那个小叛徒,我最后跪倒在草地上,身上沾满了黏虫汁。
我倒在地上,气喘吁吁。
亚龙站在我前面,他的噪音是他接下来要传道的经文片段,还有不可以说脏话,小陶德,还有找到祭品,还有圣人选择他的道路,还有神会听到,还有每个人的噪音中都会出现的一波画面,有熟悉的事物,还有短暂闪过的——什么?那见鬼的是?
可是突然冲出一团传道容挡住画面,我抬头望进他的眼睛,突然什么都不想知道了。我已经可以尝到他的戒指划破我嘴唇时流下的鲜血,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他从来不来这里,男人从来不来的,男人有自己的理由,只有我跟我的狗会来,但他就这么出现了,而我不想不想不想知道。
他低头看我,胡子后的嘴唇露出微笑,低头对草地上的我微笑。
微笑的拳头。
他说:“小陶德,语言约束我们,一如铁链上的囚犯。难道你在教 堂学到的东西都白学了?”
然后,他说出最常用的证道名言:“一人倒,众人倒。”
是的,亚龙,我想。
“用嘴说,陶德。”
“是的,亚龙。”我说。
“还有你的那些干?那些该死的?不要以为我没听到。你的噪音会暴露你的心思,暴露我们所有人的心思。”
该死的。
不是所有人,我心想,但同时口中却说:“对不起,亚龙。”
他朝我俯身,嘴唇贴近我,我可以闻到他的口臭,浓得像朝我伸来的手指。“神会听到。神会听到。”他低声说道。
然后他再次举起手,我往后缩了一下,他发出大笑,朝镇上扬长
而去,带走了他的噪音。
因为被打时全身血液的骚动,因为太激动太讶异太愤怒还有好恨这个镇跟里面的男人,以至于我全身颤抖,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能站起来拉我的狗。他到底干他的在这里做什么?我心里想着,整个人太激动,充满太多愤怒跟憎恨(还有害怕,对,害怕,闭嘴),我甚至没转头去看亚龙有没有听到我的噪音。我没有去看。我没有去看。
然后,我看了,然后,我去拉我的狗。
“亚龙,陶德?亚龙?”
“满奇,不要再提那个名字。”
“流血,陶德。陶德?陶德?陶德?流血?”
“我知道。闭嘴。”
“转转。”它说,好像这名字没有任何意义,脑子像天空一样空荡荡的。
我打了一下它的屁股:“这个也不准说。”
“痛?陶德?”
我们继续前进,避开左边的小河。小河流过镇东的几道小沟, 源头在我们农场北边,顺着镇的一旁往下,直到变成一片水洼泥泞, 最后变成沼泽。要避开河边,尤其是沼泽树长开前的那块泥泞区域, 因为鳄鱼住在那里,大到可以杀死未来男人跟他的狗。它们背上的帆就像一排芦苇,要是靠得太近,它们就会轰地一下从水里冲出来,伸着爪子朝你飞扑过来,张嘴狠咬,到这时候你也就差不多完蛋了。
我们走到泥泞区,我尽量安静地看着逼近的沼泽。这里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所以那些男人才不来,还有这里的味道。我不是说不臭,但没有大多数男人说的那么糟。他们闻到的其实是自己的记忆,
而不是真正存在于这里的气味,他们闻到的是这里过去的气味。所有的尸体。稀人跟人类有不同的埋葬方法。稀人利用沼泽,把尸体往水里一丢,往下沉,这也没什么不好,我觉得他们挺适合埋在沼泽里。至少班这么说。水跟泥跟稀人很搭,毒不死人,只会让沼泽更丰饶, 就像人埋在土里一样。
结果后来当然就突然出现一大堆要埋的稀人,多到连这么大的沼泽都吞不掉,这个沼泽真的很大。后来就没有活的稀人了,对吧? 只有一堆堆的稀人尸体,堆在沼泽里发烂,沉入水里,过了好久沼泽才又变回沼泽,而不是一堆苍蝇跟臭味还有天知道他们替我们保留了哪些额外的病菌。
我是在那一团乱的时期出生的,沼泽挤,坟地也挤,只有镇上不挤,所以我什么都记不得,记不得没有噪音的世界。我出生前老爸就病死了,然后我妈当然也死了,这是很自然的。班跟希礼安收留我, 养大我。班说我妈是最后的女人,不过每个人都说自己的妈是最后一个女人。班也许不是要说谎,因为他觉得这是真的,但天知道。
不过我是镇上年纪最小的。我以前去田地边拿石头砸乌鸦时,都会跟雷格?奥利维(大我七个月又八天)、李安?史密斯(大我四个月又二十九天),还有镇上第二小,比我大三个月又一天的瑟博?孟迪一起,但连瑟博变成男人以后也都不肯跟我说话了。
男孩一旦满十三岁,就不会再跟小孩说话。
普伦提司镇就是这样。男孩变成男人,去参加只有男人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的会议,男孩是绝对不准参加的,如果你刚好是最后一个男孩,那就只好自己待着。
身边还有一条你不想养的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