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侠,非萌勿扰啊!.pdf

少侠,非萌勿扰啊!.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作为一个美人,楚小北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混迹江湖,然后风风光光地嫁给武林盟主,吃香喝辣。可万万没想到,隔壁金家的小子金元宝却总是坏她好事,虽然他收服了占她便宜的纨绔小胖子,赶走了追着她不放的大黄狗,又教育了嫉妒她美貌的官家小姐,还午夜陪她上山采花,江湖中为她顶风作案,各种背黑锅不计其数……但是他也拒绝了她表达谢意的亲亲!推辞了她展现“兄弟爱”的抱抱!还千方百计地阻止她抱上武林盟主粗壮的大腿!金少侠,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事儿叔能忍婶也忍不了啊,你到底要闹哪样?非萌勿扰啊!

楚小北嘟嘴:“你这么不萌,这么反复无常喜怒不定,伦家压力很大啊!”
金元宝吐槽:“我这么不萌,你还撂挑子逃了武林盟主的婚,你不是喜欢我吧!”

编辑推荐
混世小魔女“楚小北”参团刷男票
立志靠脸混江湖、嫁盟主、吃香喝辣
那么白的愿望还想活下去,简直不敢想象
作者大人“忆锦”谈笑间碎节操——可男票我给了2个啊
(这是我一年的膝盖,请收好)
最粗大腿“武林盟主”VS最强黑锅“竹马少侠”
论长相/论武功/论家世
居然输在卖萌上!我不甘心!——武林盟主
卖萌是件好事,滋润身心啊,么么哒!——竹马少侠

作者简介
忆锦
江湖人称小一一,爱写故事爱抽风,性格开朗不拘小节,
笔下人物性格鲜明,故事风趣幽默,令人忍俊不禁。

已出版:
《爱情来了你就上》《可不可以不嫁人》《暖暖的诱惑》《游龙戏凤》《票房毒药》《喂,放开那姑娘!》
即将出版:
《土豪,请别和我做朋友》

目录

目录

第一回 美女不吃香
第二回 武林盟主的女人
第三回 云香山上采花贼
第四回 脸才是关键
第五回 所谓一见钟情
第六回 我要跟你成亲
第七回 叩见新掌门
第八回 我大青苍派完了
第九回 一条铁血真汉子
第十回 啊!你在干嘛!
第十一回 叫你脱你就脱
第十二回 谢谢你愿意嫁给我
第十三回 逃婚没商量
第十四回 昏君驾到
第十五回 似是故人来
第十六回 你爹没死
第十七回 此乃断袖之癖
第十八回 元宝!快去创造奇迹
第十九回 坑妹的百年声誉
第二十回 信不信让你抄门规
第二十一回 圆梦嫁盟主
第二十二回 宫主喜欢你
第二十三回 一生一世,称霸我心

文摘
第一回 美女不吃香


我叫楚小北,以前我常问我娘,为什么要给我取这个名字。我娘告诉我,因为她觉得这样叫很顺口。这说明我娘是一个很不愿意动脑子的女人,所以她看上去一点都不老。哦,忘了说了,我娘姓莫,是镇上客栈的老板娘。
至于我爹则跟我姓,我常看到他一天到晚闲得没事就围着我娘转悠,看上去像个吃软饭的。但客栈伙计臭豆腐舅舅却曾经偷偷告诉我,说我爹在京城做过大官,连皇帝的命他都救过。这样想来我爹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了,虽然我不知道皇帝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娘比我爹大六岁,可我爹很爱我娘,有时候我觉得我爹和我娘在一起,还是我娘看上去比较会害羞,比较像个小女人。
但你也别为此小看了我娘,我娘以前可厉害了!她拿着一个鸡毛掸子就能在大街上把我臭豆腐舅舅的命给救回来,能不厉害吗?爹爹救的皇帝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娘救的可是我臭豆腐舅舅,这我可是认识的。
哦,对了,以上这些都是我臭豆腐舅舅跟我说的,而且还不止说了一遍。

我有两个爹,跟我姓的那个爹住在我家,还有一个姓纪的爹爹住在镇口小山丘后面的一个小土包里。我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子,我只知道他很懒,天天躺在土包里睡觉,也不会闷得慌。姓纪的爹爹名字里有个风字,那是因为他住的地方竖了好大一块门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还有一个字先生没教过我,所以我不会念。反正,我就叫他纪爹爹。
跟我姓的爹爹,我就叫他爹爹。
我爹管我娘叫“丫头”,一开始我觉得这称呼挺奇怪的,因为我爹明明年纪比我娘还小,可是听着听着我就听习惯了,后来我就真觉得我娘骨子里就是个丫头。我娘叫我爹的时候是连名带姓地叫的,没什么美感,不过只要她一叫,我爹就乖乖地过去了,很灵。
当然我娘也不全是这么叫我爹的,他们在房里的时候,我娘会用很奇怪的声音叫我爹的名,也有直接叫最后那个字的,挺肉麻的。我问过我娘,为什么这么叫,结果她拿着扫把把我赶了出去,说以后我要是再敢偷听就把我嫁给金元宝,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偷听了。
当然,无意间听到是不算的,对吧?

我是个美女,这可不是我说的,是镇口的胖头说的。我就告诉他,谁叫我爹娘长得美呢,所以我长得美是应该的!
知道了我是个美女之后,我就很喜欢在镇里学堂门前的那块大石头上坐着,因为学堂里的那些呆头呆脑的小书虫一看到我脸就红红的,走路都走不稳了,好些还摔了跟头,特好玩。
我才坐了两天,就开始有人偷偷塞糖给我吃,除此之外还有塞梨子、塞鸡蛋的,总之只要我天天坐在那里,就会有很多好吃的。
可是,我的好事却总被金元宝给破坏,那臭小子是隔壁金伯伯的独子,从小就喜欢跟我作对。每次只要他一看到我坐在石头上,就会黑着脸把我赶下来,还说要去跟我爹娘告状。所以我很讨厌他,笑他的名字难听,跟镇里钱员外家的赖头儿子一个名,真俗!

没想到那臭小子竟然真跑去跟我爹娘告状,说我天天坐在学堂门口的大石头上,天黑了也不肯回家。
我爹娘知道后虽然没有骂我,可是他们却一致认为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念书,所以就商量着把我送去了学堂,还很倒霉地跟金元宝念了一个班。

学堂的先生是个大闷蛋,一看到我就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结果我爹给了他一块金灿灿的石头,他就笑眯眯地把我领进了学堂,还给我安排了最前面的位置。
我才不要坐那儿呢,我跟先生要求坐金元宝后面,这样我就每天都能在那个臭小子背后画乌龟,气死他这个乌龟王八蛋!
可惜我才画了几天就没得画了,因为金元宝那臭小子竟然开始天天穿黑衣裳来上学,我的墨汁没他的衣裳黑,画了也是白画,气死!
好在自从爹娘送我念书以后,我收好吃的的地点就从学堂门口的大石头上转移到了学堂里,而且我再也不用担心东西太多放不下,因为整个课桌都是我的。这般一想,念书还真不错呢!

我们学堂其实不止我一个姑娘,还有镇里钱员外家的小女儿钱多多,那丫头比她那个赖头哥哥长得可好看多了,可惜心眼太坏,总朝我翻白眼,还指着我的鼻子叫我“狐狸精”。虽然我不知道狐狸精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她肯定在骂我呢,因为自从我来了以后,就没有同学再送吃的给她了,所以她对我怀恨在心。
我去问金元宝“狐狸精”是什么意思,那小子竟然黑着一张脸不肯告诉我,我才不稀罕呢,有的是人愿意告诉我。比如村上张大夫家的儿子胖头就很听我的话。

后来胖头告诉我,狐狸精就是喜欢勾引男人的女人。
那天先生刚教了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句话我懂,意思就是说如果有人敢欺负我,我就可以往死里欺负她!
钱多多骂我狐狸精,我欺负她天经地义。

我把胖头叫来,让他去把钱多多的头发给剪了,胖头一开始不肯,我亲了他两口他就乐呵呵地去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拿着一把头发回来邀功了,我把那束头发用绳子绑起来挂到学堂门口的大树上。钱多多披头散发走进学堂,一看到树上的头发就哭了,抹着鼻涕眼泪往家跑,那样子别提又多丑了。
活该!谁叫我长得比她好看呢?有本事她去亲两下胖头,让他来剪我头发啊。就算把胖头的脸都亲肿了,胖头也不敢碰我一根头发!

钱多多这丫头就是没出息,明明是自己长得丑没本事,偏偏跑到她老爹那里去告状。当天晚上,钱员外就带着她去我娘那告状,只可惜他爹一见到我娘腿就软了,那眼神跟胖头看我似的。
钱家父女走了以后,我娘问我为什么要剪钱多多的头发,我就把钱多多骂我狐狸精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我娘听后,瞪了我一眼,说:“你傻啊?这种事以后亲一口就够了,知道吗?”
我觉得我娘说得太对了,后来我再叫胖头去剪钱多多头发的时候就只亲一口了,果然,胖头还是屁颠屁颠地去剪了。

夏去秋来,当我终于快把钱多多的头发剪完的时候,金元宝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气得不得了,跑去把胖头狠狠打了一顿,还回来朝我吼,叫我以后要剪头发的时候直接叫他,别再使唤胖头了。
我才不需要金元宝去替我剪钱多多的头发呢,因为学堂门口的那棵树,凡是我能够得着的,都已经没地方再绑头发了。
不过打那之后,我就觉得金元宝比胖头厉害,他不但念书好,打架更是牛。别看胖头是镇子里的小霸王,一个身板都快能抵金元宝两个了,却根本不是金元宝的对手。那天,我亲眼看见金元宝才闪了两下就把胖头给撂倒了,揍得胖头趴在地上直求饶,还说什么要拜金元宝做大哥,跟他闯江湖。
呸!真够没骨气的!
早知道这样,我当初一口都不该亲他的,想到这儿,我就觉得自己很吃亏,所以当胖头再次缠着金元宝拜大哥,又被打趴在地上的时候,我就偷偷踹了他两脚报仇。

后来先生又教了我们一个成语,叫作“狗急跳墙”。
我不知道这成语什么意思,我就去问胖头,没想到胖头这个笨蛋竟然跟我说他不知道,所以我只好去问金元宝,谁叫他念书好呢,而我又比较好学。
这回金元宝肯告诉我了,他说这成语的意思就是:如果把狗逼得太急了,它就连墙都能跳得过去。
“你胡说!狗如果连墙都跳得过去,那要狗洞做什么?”我才不信呢!
“笨蛋!”金元宝黑着脸,白了我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才是笨蛋!金元宝是大笨蛋!”我在他身后张牙舞爪地做鬼脸,因为我坚信,狗再怎么急,也肯定是不会跳墙的。
事实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那天后不久,被我剪光了头发的钱多多,就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条大狼狗来。虽然我楚小北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有一样东西是我最怕的,那就是狗!
钱多多放狗追我,我就拼了命地跑了一整条街,一直溜进了不知哪家的后院,把门关得死死的,那狗才没了辙,隔着墙在外头直叫唤,却始终没有跃过墙来咬我。
虽然我吓得腿都软了,但是通过这件事,我还是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狗就是狗,它要是真能从墙那头跳得过来,还要狗洞做什么?
眼看着大狼狗跳不过来,只能在墙外头使劲叫,我心里就很高兴,隔着墙跟它对叫。

“死狗,臭狗,你不是很凶吗?有本事跳过来咬我啊!咬我啊!”
“噗……”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我转过身去,赫然见到院子里坐着一个白衣黑发的纤瘦少年,他逆着午后的阳光与我对视,略带苍白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我想他应该是我见过除我爹之外最好看的男子了。
他说他叫苏慕白。

苏慕白比我年长好几岁,除了长得好看之外,还精通琴棋书画,会讲很多很多好听的故事给我听。我觉得他比金元宝那个又黑又木的呆瓜简直好上千倍万倍。只可惜他的双腿不能走路,每天只能坐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看着头顶的天空。
“我真想能和这天上的鸟儿一样有双翅膀,想飞到哪儿就飞到哪儿。”苏慕白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是望着天空的,我甚至能看见映在他眼底的蓝天白云,带着某种让我无法形容的哀伤。
那一刻,我觉得他真的好可怜,双腿不能走路是一件多惨的事啊,被狗追了都没法跑呢!想到这儿,我暗暗想,以后一定要多来陪他聊聊天,就当做好事吧。
谁叫我楚小北长得漂亮又心地善良呢?

那天离开苏慕白家之后,我就去找金元宝理论,把被大狼狗追的事从头到尾跟他说了一遍,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狗急了肯定不会跳墙!”
可能是觉得让我说对了很不服气吧,没等我把话说完,金元宝的脸就黑成了木炭,话都没说一句便气冲冲地跑了。
“切,错了就错了,干吗不理人呀?小气鬼!”气死我啦。

后来我才知道,金元宝压根就没打算承认错误,他竟然跑去找钱多多,把她那条大狼狗追得跑了三条街,活活把一条不会跳墙的狗,给逼得跳了墙。
听胖头绘声绘色地讲完这件事后,我无话可说了,原来狗急了真的会跳墙啊!
虽然我很不齿金元宝这种逼狗跳墙的小气行为,但是狗急了会跳墙这件事却是事实,看在金元宝没有骗我的份上,我决定放下架子,去跟他议和。

“算你对啦,我承认狗急了真的会跳墙,这样总行了吧?”
“笨蛋。”留下这句话后,他又黑着脸走掉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承认错了,这臭小子竟然还骂我笨蛋!“你才是笨蛋,金元宝是大笨蛋!”我在他身后张牙舞爪地大骂,他跑得那么快,也不知听到没。

那之后,金元宝整整两天没理我。
我实在闷得慌了,只好去找苏慕白诉苦,把金元宝怎么追那条狗,怎么把狗逼得跳墙,怎么骂我笨蛋的事儿原原本本地跟他说了一遍。
没想到苏慕白不但没帮我骂金元宝,还很奇怪地看着我,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看。

过了一会儿,他家那个长得很严肃的管家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对我说:“我家公子累了,姑娘请回吧。”
这世道怎么了?美女不吃香了?为什么到哪儿大家都不爱理我啊?我真的好伤心,心情低落地回家了,不曾想路过金元宝家门口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原来连狗都不怕的金元宝,竟然也会怕——他怕他爹!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上次金元宝把钱多多的狗逼得跳了墙,害得它摔断了狗腿,所以钱多多就又去她爹爹那边告状了。得知这件事的钱员外很生气,带着折了腿的狗找金伯伯告状,一开始金伯伯是不相信的,可是那狗一见到金元宝就哆嗦,铁证如山,金伯伯就不得不相信了。
由此,金元宝就被罚了,金伯伯让他光着屁股在院子里站一天,我去他家的时候,他都已经站了老半天了,外头寒风阵阵,我少穿件衣服都觉得冷,他怎么能光着屁股在院子里呢?
我越想越觉得金元宝挺可怜的,虽然他平时很可恶,但这件事怎么说都是因我而起,他现在为此受罚,凭良心讲,我也应该去安慰安慰他。
万万没想到,这个死没良心压根就不领我的情,我才走进他家没多久呢,老远就听见他在哪儿喊:“楚小北,你给我走远点,别过来!”

这怎么行?我是谁?我可是楚小北,堂堂白云镇的楚小北!如果他让我走远点我就走远点,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了?想到这儿,我立马就大摇大摆地走过去,结果竟然让我发现,原来男的也是有两块屁股的。
不知道他前面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我朝他走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金元宝忽然撒腿就跑,他连狗都跑得过,我哪跑得过他?最后,我没能看到我想看的东西,不过我倒是看到了一件更让我惊奇的事情,那就是金元宝竟然脸红了!
这可是金元宝第一次脸红啊,我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但是他为什么不让我看呢?我想了半天想不通,就把他跑了的事情告诉了金伯伯,金伯伯很生气,又罚他站了一天,谁叫他上次把我坐在学堂门口的事情告诉我爹呢?
先生说这叫“礼尚往来”,你看,我学得还不错吧!

自那之后,我和金元宝的关系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他每次见到我,脸红的次数越来越多,后来干脆见到我就扭头,连看都不敢来看我。
最后,在我、金元宝和狗之间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循环:我怕狗,狗怕金元宝,金元宝怕我。至于究竟是狗厉害还是我厉害,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只好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娘。
我的话一说完,我娘就笑了,还笑得把我爹都从房里给引了出来。两人咬了一会儿耳朵,我爹也开始笑,一直笑一直笑,笑得都不理我了。

我气得直跺脚:“爹娘,你们笑什么呢?不许再笑了!”
我娘这才止住笑,喘着气道:“好了好了,爹娘不笑了,你去跟你金伯伯说,让他们一家明天来咱们家吃饭,记得叫金元宝也一起来啊。”
“干吗叫那家伙来吃饭啊?他怕得都好几天没理我了!”说到金元宝我就来气。
我娘又笑了,捂着嘴说:“娘这不是想看看金元宝是怎么怕你的吗?你让他来,给娘瞧瞧呗。”

天哪,我觉得我娘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聊,这种事有什么好看的,真不知道我爹当初是怎么看上她的?
虽然我觉得我娘很无聊,但是她既然发话了,金伯伯一家是肯定得去请的。好在金伯伯人比较爽快,二话不说就答应来了,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娘准备了一桌好菜招待他们,金元宝当然也来了。

他一跨进门见到我,脸就红,躲在他娘身后不让我接近,好像我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会沾着他似的。
这小子还没完没了了?我很生气,就过去抓他,我一抓他他就跑。这次我学聪明了,虽然我跑不过他,但是我也是有脑子的人,我想了个办法把他逼进了后院,然后把后院的门给关了。
嘿嘿,看你小子还往哪里跑?
万万没想到,号称全白云镇身手第一,打架追狗都从没有输过的金元宝,竟然被我追得……跳!墙!了!
那一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但狗急了会跳墙,人急了也是会跳墙的。
这件事被我爹娘和他爹娘笑了很久,后来他们一见面就会讲我和他的事情,还讲得特别开心,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是他被我逼得跳了墙,为什么到最后要连我一起笑进去?大人就是不讲理!
金元宝躲了我很久,我实在是无聊,只好又去找苏慕白说话。

这些天,老管家不在,苏慕白的心情似乎有所好转,跟我讲了很多我从来都没听过的故事。他告诉我,在离这镇子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叫京城的大都市,那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城池,城里有着数不清的人,卖着好多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还有许许多多我从来没吃过的东西。
一说到吃,我的口水就下来了,迫不及待地问他:“京城里有那么多好吃的,你都吃过吗?好吃吗?”
他看着我,笑着点头。
“我不明白,既然京城里有那么多好吃的,那你干吗来这儿啊?”你傻啊!最后这三个字,我硬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我的话一说完,苏慕白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好久没回我话。
“你怎么了?”我问。
他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
“因为在京城住得不开心,所以搬来吗?”
他点了点头。
“在京城有那么多好吃的,为什么你会不开心呢?”
“你不会懂的。”他叹了口气,忽然将手伸向我的脑袋。我一时没有防备,额头被他的手触到,只觉得很凉很凉,凉得简直不像活人,我心下一惊,“啊”地叫出了声。
他的手闪电般缩了回去,几乎是同时,老管家打开门冲了进来,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眼神简直像要杀人一般,吓得我当时就僵住了。
“老余,你下去。”苏慕白说完,又朝将脸转向我,笑了笑,“小北,我有些累了,今天你先回去好吗?明天我再给你讲故事。”
“好吧……”我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朝凶巴巴的老管家瞪了眼。
凶什么凶,本美女能来陪你们家少爷说话就很不错了,你瞪我,我还瞪你呢!我瞪瞪瞪,我瞪死你!

离开苏慕白家,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暗了,各家各户都关门吃饭去了,原本人就不多的镇上,此刻变得冷冷清清。一想到出门前,娘曾嘱咐我要早点回家,我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街那头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楚小北!”
随即,我看到前边有个黑影朝我跑了过来,天很暗,黑影身上的衣服更暗,直到他跑到我跟前,我才认出那是金元宝。
“金……”我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忽然箭步上前,猛地把我抱住了。
那一刻,惊呆了,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一动都不敢动。

过了很久,很久……
我实在是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了,这才忍不住大喊起来:“金元宝,你有病啊!我要憋死了,你快放手啊!快点放手!”
他这才将紧抱着我的手松开,一声不响地看着我,我从没在他这张木头脸上见过像此刻这般紧张的表情,眼眶红红的,简直跟哭过似的。
“怎……怎么,你爸又让你罚站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楚小北,你是笨蛋吗?”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等我奋起反击,忽然又抱住了我。
我彻底傻了,这臭小子不会吃错药了吧?

“从今以后,你要是再敢跑出我的视线,你就死定了!”这是那天金元宝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自始至终我都没明白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回到家,看到我娘拿在手里的鸡毛掸子,我才知道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原来那天中午,镇上的桥塌了,有人看见一个长得像我的女孩掉下河,被水冲走了,所有人都找了我一整个下午,包括金元宝。
我觉得我这次是真的做错了,要不是因为我去找苏慕白,没跟家里人打招呼,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所以,当我看见我娘的鸡毛掸子高高扬起的时候,我第一次没有跑。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是夫子教的。

那天,我娘打我打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都要狠。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臭豆腐舅舅会说,我娘可以用鸡毛掸子把他从地痞流氓的手里救下来,原来我娘真是一只母老虎。
不过相比我挨的打,金元宝更惨一些,虽然这件事和他无关,但当我娘打我的时候,他却一直挡在我面前,帮我把鸡毛掸子挡去了一大半。
看他那么讲义气,我决定不再跟他闹矛盾了,其实这小子也就是嘴巴臭了点,对我还是挺有情有义的,胖头说出来混就要讲义气,既然金元宝都这么有义气了,我当然也不能小气了,对吧?

和金元宝讲和之后,我就还把苏慕白的事情跟他说了,没想到他知道以后脸就黑了,还说以后让我跟着他,不许再去找苏慕白了。
我说不,我堂堂白云镇上的楚小北,怎么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呢?
结果就换成他跟在我屁股后面跑。
就这样,我接替了胖头,成为了白云镇上新一任的小霸王。因为我后头有金元宝跟着,而金元宝后头有胖头跟着,现在连钱多多那条狗见了我都开始哆嗦了,真神气!

说句老实话,其实当小霸王是一件很累的活,有了名气就一定要收小弟,收了小弟就得罩着他们,万一起了什么冲突就要去调解,调解不成还得镇压。
做小霸王简直比做皇帝还累!
忘了说,那时候我已经知道皇帝是做什么用的了。于是我就把小霸王的位置又还给了胖头,自己退居幕后当黑手,垂帘听政可比皇帝在外头吆喝强多了!
当了黑手之后,我不用亲胖头,胖头就什么都听我的了。我让他去摘马蜂窝,往那些整天缠着我爹的女人家里扔,把她们蜇得哇哇直叫,可痛快了。
谁叫她们缠着我爹?缠着我爹就等于欺负我娘,她们要是欺负了我娘就等于欺负了我,欺负我的人,我可以往死里欺负她们。

后来我听我爹跟我娘抱怨,说自己年纪大了没魅力了,以前走在街上那些女人就跟苍蝇见了蜜似的黏了过去,现在那些女的见了他一个个就像见了瘟神似的。
我爹心情不好,我娘就跟他咬耳朵,咬完了耳朵还咬嘴巴子,后来我爹就抱着我娘上了楼,再后来我娘就又开始用奇怪的声音叫我爹的名,还有只叫一个字的。
我发誓,这是我无意中听到的,不是偷听的!

经我爹这么提醒,我也想起以前总有那么一群野小子每天围着我转,赶都赶不走。可自从金元宝跟了我以后,他们见了我也像是见瘟神似的,而且多半都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了这件事我郁闷了很久,觉得自己没以前美了。
深刻体会到我爹的感受之后,我就不让胖头再去扔马蜂窝了,可是那些女人见了我爹还是照样的躲,我觉得很对不起我爹,就决定弥补一下。

要弥补我爹很容易,只要他不在的时候保护好我娘就成了,所以我就在酒里给那些敢吃我娘豆腐的臭男人下泻药。泻药是胖头从他爹那偷来的,胖头他爹是镇上最好的大夫,他特制的泻药叫“泻天泻地”,五两银子才一小瓶。
正所谓“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这“泻天泻地”卖那么贵的确是有它的道理的,放在酒里无色无味,我才给钱员外用了半瓶,他就整整拉了三天三夜,拉得肠子都青了,五脏六腑都快拉出来了,躺在床上直哼哼。
活该!谁叫你欺负我娘的,欺负我娘就等于欺负我,谁要是欺负了我,我就可以往死里欺负他们!
后来胖头偷偷告诉我,那“泻天泻地”一瓶抵十次的量呢,太可惜了,早知道不该放那么多,不过第一次放泻药的确没什么经验,今后我一定要多多实践,不能再浪费那么贵的泻药了。
泻药事件之后,钱员外果然再也不敢来客栈吃我娘豆腐了,见了我娘就像他们家那条瘸腿狗见了金元宝似的直哆嗦。

等我爹一回来,我赶紧去跟他邀功,我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直夸我聪明伶俐,还说要给他们无道堂的兄弟每人发一瓶,可以拿来执行公务。
为了观察这泻药的效果,我爹还特意把我剩下的那半瓶“泻天泻地”给要去了,后来,客栈里好些人都成了我爹的试验品,这“泻天泻地”的效果真是不错!
把那些围着我爹和我娘的苍蝇赶走以后,我的日子可闲多了。可是闲下来我就又忍不住找点什么事情做做,于是我拉着金元宝去听苏慕白讲故事。金元宝一开始不肯,我连吼带骗他都不为所动,急得我就要亲他。
胖头亲一下就肯去剪钱多多辫子,金元宝脾气再倔三下总够了吧?结果大出我所料,我都还没碰到他的脸,金元宝就红着脸答应和我一起去找苏慕白玩了,那脸红得跟巷口铁匠铺的那口烧红了的锅似的。

我拉着金元宝的手进了上回被狗追的那条巷子,我想他肯定是发烧了,不然哪有手都这么热的?我们刚要推门进去,却听见一阵摔东西的声音,我拉着金元宝从门缝里偷看,看到苏慕白正在跟身边的仆人发脾气,把那些书高高地举起然后重重地摔下。
他的表情变得很恐怖,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很吓人,仆人在他旁边缩着,一句话都没敢说。我吓得拉着金元宝的手一路跑出了巷子。
“那个人很危险,以后别再去找他了,知道吗?”金元宝拉着我说。
这不是废话吗?刚才那场景,我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哪还敢再去招惹他?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当然我本人是例外的。

从那以后我每次路过那里就自动避开三丈以外,再后来那宅子忽然起了一场大火,等众人把火扑灭,整个宅子都已经烧没了。金伯伯带着镇里的捕快去清理现场,发现了几具烧焦的尸体,不过没有一个是小孩。我想苏慕白一定是被那个长得很严肃的老管家带走了,我曾不小心见过那老管家耍功夫,噌一下人就跳得没了影。
或许,他是带苏慕白去了京城吧,那儿有好玩的、好吃的,我希望苏慕白的腿能好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活得更开心。
可是,京城又怎样了呢?我觉得再好的地方也没有白云镇好,我娘是白云镇长得最好看的女人,我爹是白云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而我就更不用说了,连白云镇的小霸王都归我管,那不比做皇帝舒服多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