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萌捕馆.pdf

妖怪萌捕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妖怪去哪儿
原曲:《爸爸去哪儿》 填词:蓝莲音
翻唱:蓝莲音(捉妖师) 高冴(除灵师)零先生(异物馆馆主) 众妖怪


蓝莲音:妖绘本里小家伙很酷
毒舌吐槽 都不含糊
玄: 两只树妖是个路痴
迷路会抱在一起哭
蓝莲音: 谢谢你来到妖绘本常驻
你是我抓过最美的萌物
零先生: 纽扣住异物馆的幸福
爱着你呀风雨无阻
墨水妖: 小音 小音 我们去哪里呀
有我在就天不怕地不怕
蓝莲音: 宝贝 宝贝 我要把你抓住
为了人类的幸福

高 冴: 谢谢你带来欢乐的童话
收服了你们心情很复杂
烟 妖: 你拼命抓妖 是维护安宁
一起斗那邪恶暗妖
花痴妖: 小音 小音 我愿被你净化
有我在就天不怕地不怕
蓝莲音: 宝贝 宝贝 你们去哪里了
消失在妖界了吗
贪吃怪: 小音 小音 我在你心里呀
一生陪你护大家
蓝莲音: 宝贝 宝贝 妖界的门一挥
你是永远的珍贵

编辑推荐
1、以文字展现妖怪绘本的小说,文字版《夏目友人帐》。
2、轻都市重校园、治愈温暖风的普通人、拥有特殊能力少男少女、除灵师与妖灵们的故事。结合神奇探险和轻松有趣日常的治愈系作品。
3、人物设定及故事风格偏于日式,适合喜欢动漫和妖怪题材的初中、高中生,故事治愈温暖也适合部分高年级小学生阅读。

作者简介
观海之鱼,居于海边城市的旱鸭子,常年观海不游水,喜欢用充满想象力的文字创作寄托美好和温暖的故事。已出版《银星学园之异血族少女》 《精灵勇者》《放学后的名侦探》等。敬请期待《怪力少女侦探社》。

目录


楔子 萌妖图鉴
第一章 美男风波
第二章 使命
第三章 猫妖与许愿阶梯
第四章 蝴蝶少女
第五章 变异玩偶
第六章 水镜
第七章 假面骑士
第八章 缝隙
第九章 妖血
第十章 最后的战斗

文摘

萌妖图鉴

蓝莲音翻开《妖怪绘本》,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形象生动、表情有趣的妖怪画像,脑海中不断浮现自己和这些妖怪们相遇的故事。
雪花纷飞的冬季,圣诞树彩灯绚丽的街道抓住假扮成圣诞老人的雪妖;春日樱花绽放的清晨,花瓣乱舞中追逐那只调皮的风妖;夏日泳池里兴风作浪吓唬人的水妖,还有泳姿优美的人鱼妖怪;秋季丰收时偷吃蔬果的馋嘴妖怪。
“小音”、“笨蛋抓妖师”,恍惚间听到那些熟悉的声音,莲音回头望去。
四季风光流转之间,在彩蝶纷飞的天地间,那些表情搞笑、行为古怪、呆头呆脑的妖怪们,在迷雾重重的树丛中躲躲藏藏、跑来跑去。
寻找同乡的两只路痴树妖“嘤嘤嘤”地抱在一起哭;立志成为一代水墨画家却毫无绘画天赋,四处泼墨的墨水妖怪;乱闯女生洗手间的美男黑猫妖怪;知恩图报的波斯猫公主;天生八字眉,高兴也一脸苦瓜相的忧伤妖怪;喜欢扮鬼脸、卖弄颜艺的烟妖;向往跟普通女孩一样逛街买漂亮裙子、尽情吃甜食的蝴蝶神姬;最爱花美男、见到花美男就走不动的花痴花妖;大叔样、玩偶控的妖怪先生;被爱打呼噜和磨牙的人抱着睡觉,忍无可忍离家出走的玩偶妖怪;最喜欢吃烧烤的水妖;经常乱吃东西弄得肚子疼的贪吃怪;喜欢抱别人大腿、黏住就不放的黏糊糊妖怪;到处砌墙、把路都封掉、24小时工作不停的工匠妖怪。
无论季节如何变迁,算不清多少次冷暖轮回,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是玄和吉婆婆。
玄最擅长的是毒舌、吐槽自己,明明是个外表和心理年龄都比自己小的家伙。对了,玄最大的弱点是被人夸“可爱”,一说他“长得可爱可惜说话太毒”,玄必定脸红地直跺脚,大喊“我是男子汉不准说我可爱”。要不是有和蔼的吉婆婆,自己和玄一定每天吵闹不停。
莲音难忘这些各有萌点的妖怪们,身为抓妖家族的继承人,她必须收服妖怪们,但是这些永远留在绘本里的妖怪,早已成为她的朋友。
莲音微笑着向这些朋友道了声“晚安”,进入梦乡。
清凉的夜风吹动淡粉色薄纱窗帘,月光洒在绘本上,翻动起来的绘本发出细微“沙沙”声,仿佛妖怪们为莲音吟唱的美梦奏鸣曲。
第一章 美男风波

风雨交加之夜,许多陌生面孔闯入蓝氏除妖师家族正厅,他们或紧蹙眉头、或面露凶色,地板被他们沾染雨水的脚印弄脏了。
闪电伴着雷鸣划过夜空,一刹那照亮正厅,蓝莲音看清楚了,那群陌生人用冰冷的眼睛审视着自己。
“妈妈……”莲音呜咽着,害怕地往后退。试着在人群中寻找父母,却只看到高高在上的祖父对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仿佛在说“不准哭”。
可是,从祖父那里接收到了这样的压力,让莲音更加忍不住,索性嚎啕大哭起来。
哭得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哭得脑海一片空白的时候,莲音第一次听见了不属于人类的声音。
“蓝莲音!你这样子也算得上除妖师?”带着嘲讽的语气,仔细听还能听到习惯性的尾音“哼”,是没大没小的玄在说话。
“丫头,别哭,我们会陪着你的。”吉婆婆特有的充满慈爱的轻柔声音,甚至能够感受到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用爬满皱纹的手抚摸自己的头发。
不对,这不是玄和吉婆婆第一次对自己说的话!
莲音大脑清醒的瞬间,眼睛也猛地睁开,一看闹钟便整个人从被窝里弹起来。
“完了完了,去学校之前还有除妖师协会的例会,那群五点钟就起来晨运的长老们又要啰嗦念叨、苦口婆心教育我了。”莲音耸拉着脑袋刷完牙,边抓起镶嵌莲花的头绳将一头天蓝色长发高高束起边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发现自己眼角有泪水。
“笨……蛋……刚才做梦喊着‘妈妈别丢下我’,还哭得眼泪鼻涕哗啦啦的,迟到活该,哼。”莲音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又听到玄幸灾乐祸的声音。
就在昨天,从事艺术行业的父母齐齐远赴国外参加一项新企划,留下独女看家。他们当然不知道还有一老一少的人形妖怪陪伴着莲音,因此不舍得、不放心女儿的妈妈抱着莲音哭了好久。
莲音推测,自己会做那样的梦,大概是昨天白日和老妈抱头痛哭的后果。只是,梦中那个挤满陌生人的场景是真实发生过的。
醒来之后,莲音记起来了,那次是自己年满七岁举行的继承人确认仪式。由于蓝氏除妖师家族的除妖能力在父亲那一代中断,所有人都认定蓝氏家族从此没落,不料通过隔代遗传,自己奇迹般地延续了除妖师能力。所以,继承人确认仪式那天来了很多陌生人,他们都用质疑、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看,可把人吓坏了。
然而,更加吓人的是那天夜里第一次听见“看不见的东西的声音”。由于莲音的灵能力不完全,虽然能够听到妖怪的声音,却无法看见妖怪。因此,从异物馆馆主零先生那里获得妖色眼镜之前,莲音都被玄蒙骗和吓唬了。
“都快迟到的人了,还在发什么呆?莫非跟长老们接触得太多,被传染了老年痴呆症?”玄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打断了莲音的思绪。
莲音气呼呼地拿出妖色眼镜戴上,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得意洋洋的玄的轮廓、模样渐渐清晰。看着那张怎么看都只有十三岁的稚嫩脸庞,如珍珠的眼珠子,如银丝的头发,小巧的鼻子和总是撅着的嘴巴。莲音快步上前捏住他的鼻子晃了几下,遗憾地摇头道:“说话尖酸刻薄的男孩子可不受欢迎,真是可惜了你这张可爱的脸蛋。”
玄立刻涨红了脸,大声反驳:“谁可爱了?不准用‘可爱’来形容我!我可是堂堂男子汉!”
“丫头,早饭准备好了,赶紧。”和玄一样拥有白发、银色眼珠的吉婆婆年纪虽大,作为妖怪倒没有腿脚不便的烦恼,一会功夫就去厨房准备了早餐。父母不在家的日子,一点家务也做不来的莲音全凭吉婆婆照顾。
对莲音来说,吉婆婆也好,玄也好,他们已经不算妖怪,更像是家人。
但是,祖父从小严厉教导莲音,作为一名除妖师应该收服、净化任何妖怪,因为妖怪不应该与人类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更重要的是,莲音要代替父亲履行继承人的义务,重振蓝氏除妖师家族的声誉和地位。
为了保护玄和吉婆婆,莲音坚称他们不是妖怪,而是陪伴和守护自己近十年时间的“左右骑士”,相当于除妖师使者。将玄和吉婆婆留在身边,已经是莲音能够做到的极限,就算正式除妖的这两年遇到一些无害的妖怪,莲音也没办法将它们收为使者。
莲音边咬着面包边收拾要带去学校的东西,拿到昨晚刚刚画下一只新妖怪的《妖怪绘本》,忍不住翻开来。
两年前结束除妖师培训、考核后,正式加盟除妖师协会,莲音的除妖数量一直领先于其他家族的同一代除妖师。作为除妖师,不能够放任妖怪们四处游荡,但是莲音希望为它们做点什么事,最后凭着从父母身上继承的绘画天赋,开始《妖怪绘本》的制作。
“前天那只独角妖怪?真可怜,本来就独角,还被粗鲁的除妖师收服了,哼。”玄瞟了眼《妖怪绘本》最新一页画的独角妖,看到莲音将独角妖怪的名字、故事等资料也记录在旁,心里明白这是莲音对妖怪们最大的温柔和纪念。
莲音合上《妖怪绘本》,深呼吸口气,摘下妖色眼镜,背起弓箭和斜背包,匆匆赶去除妖师协会。

除妖师协会例会上,莲音习惯性地打开《妖怪绘本》进行“近期除妖工作汇报”。长老们有的面瘫,有的天生黑脸,莲音习以为常之后也不太在意他们听到工作汇报时的反应了。
倒是跟莲音同期进入除妖师协会,目前都处于初级除妖师的几名其他家族的除妖师表情多变、反应相当有趣。
“蓝氏除妖师,你是做工作汇报呢?还是给大家讲妖怪们的故事呢?”莲音刚坐下,她对面的安氏除妖师安铃奈就站起来直接质问。
莲音轻松地耸耸肩,自豪地抚摸着《妖怪绘本》,反击道:“我们都是除妖师,都拥有收服和净化妖怪的能力,但是并非每一位除妖师都有绘画才能。我只是认为,不要浪费了自己独特的才能,以《妖怪绘本》作为自己除妖的纪念册,也很有意义。”
“你……你画下来的妖怪,真的仅仅是纪念?谁知道你是不是窝藏妖怪?表面上收服它们,实际上收留了它们!别忘了,初级除妖师能够持有的使者数量不得超过两个。”将莲音视为劲敌的安铃奈不依不饶地纠缠,还故意提起莲音已经有玄和吉婆婆两名使者,意指莲音如果利用《妖怪绘本》收留更多妖怪,就是严重违反除妖师协会规定。
长老们默默地听着,在莲音生气地打算反驳安氏除妖师的时候,一位长老缓缓开口道:“今天的例会时间到,孩子们该上学的上学去,该上班的上班去。”
被长老们打断了话题,还要被赶着去最讨厌的学校,安铃奈气得两根马尾辫都快翘上天。无奈负责接送她的管家先生已经来到门口,毕恭毕敬却非常大嗓门地喊:“铃奈小姐请上车,按照安全驾驶速度和五个红绿灯路口进行初步计算,到达学校大门口的时候正好是上课钟声响起的时刻。”
“听到了,不用那么大声!还有,上课钟声响了才到学校大门口就是迟到了,你给我超速!”铃奈扛着她的除妖锤子,急速往外走,管家先生礼貌地向其他除妖师鞠躬,才在铃奈的催促声中离去。
“这个难伺候的大小姐真爱找茬,虽然我能够理解她除妖数量远不及我、绘画能力跟我没得比而产生了羡慕嫉妒恨的心情。”莲音重新背起除妖弓箭,紧跟着离开。
和安铃奈不同,莲音就读的莺乐学园距离除妖师协会开会地点不远,散步也能赶在预备钟之前到校。但是,有其他原因令莲音要早点赶去学校。
一想到这只最近在莺乐学园里闯祸添乱的妖怪,莲音就觉得头疼,心里暗暗祈祷那家伙稍停一下,昨夜没有再次“作案”。
过了马路就听见学校方向传来的骚乱声,还伴随着女生的尖叫声,莲音眉头一蹙,加快脚步跑过去。
校门口和教学楼楼下聚集了不少学生,女生们三两成群地凑在一起,表情兴奋地讨论着什么,确实有人发出尖叫声,但是完全不是受到惊吓的样子啊!
莲音感到不解,只是没时间去探究,因为她一眼看到学校围墙和教学楼楼下的柱子都印满了墨色污迹。
“啊!那个混蛋妖怪,又趁着夜里学校没人就捣乱。”莲音利索地从背后抽出弓箭,再戴上妖色眼睛,准备对弄脏校园环境的妖怪进行治理。
这个墨水妖怪喜欢在黑夜里行动,它能够和黑夜融为一体,不容易被发现,莲音试过夜里埋伏,结果就被它逃匿了。要是能在白天寻到它的踪迹,收服的成功率更高,莲音让玄和吉婆婆帮忙发出妖怪呼唤同伴时的声音,将墨水妖怪引出来。
“妖怪使者本来就应该协助除妖师的工作,前几天让你们帮忙,你们推三推四,现在妖怪连续捣乱,可以出手了吧?”莲音戴着妖色眼镜,依然找不到墨水妖怪,只好低声向身边的玄和吉婆婆求助。
“这孩子也是的,一次次把学校弄脏。没办法,玄,我们就帮忙吧。”吉婆婆轻叹口气,认为把墨水妖怪召唤出来教育一下也好。
玄歪着脑袋抱怨“真麻烦”,突然抬手指向教学楼:“出现了!”
莲音抬高妖色眼镜,果然有个黑色影子在教学楼一楼大厅闪过,还留下了一地的墨迹。
“看你往哪跑”,莲音眼里只有那个黑影和地上的墨迹,埋头往前冲。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身体趔趄摇晃,快要失去平衡摔个四脚朝天的时候,抱住救命草似的抱住了离她最近的教学楼柱子。
有惊无险,可惜让墨水妖怪彻底逃掉了,莲音气鼓鼓地回头寻找绊倒她的“罪魁祸首”,可是地面平坦无一物!
倒是一个身材高瘦、笑容可疑、长得过分好看的男生,站在自己刚才被绊倒的地方,正弯着八字眉冲自己苦笑。该不会是他搞了小动作来绊倒自己?不可能吧,自己跟他素不相识,为什么要恶作剧?而且,男生步伐优雅地向自己走来,还绅士地朝自己伸出手。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背着弓箭在学校里乱跑,很危险的。”连声音都那么好听,莲音终于明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女生们激动和尖叫的原因了。
记忆中,莺乐学园里没有这么完美的男生,尤其是他那双如紫宝石的眼睛,闪烁紫晶光彩,十分系人心魄,绝对让人过目难忘。
在莲音看来,长得太漂亮和笑容太迷人的男生也是妖物的一种,他们的存在必定会引起风波。所以,莺乐学园要是有这样的男学生,不管是同学、学长还是学弟,莲音肯定会将其视为“危险人物”。
莲音绕开浑身散发危险信号的男生的手,在这里接受他的援手,恐怕不到半天就会成为全校女生的头号敌人。经常学校里进行除妖工作,本来其他女生就不喜欢亲近自己,莲音可不想变得更加讨人厌。
凭自己的力量站起身,结果还是听到了周围女生们七嘴八舌的嘲笑声:“嘻嘻嘻……瞧她的脸,看来是被妖怪诅咒了……”
莲音抹了把脸,手掌沾满墨,再看柱子上的墨迹被自己的脸印走了一块,不难想象自己的脸多么滑稽。莲音在女生们的哄笑声中惨叫着跑向卫生间去洗脸,边使劲擦洗脸上的墨水,边愤愤地下决心要狠狠教训这只妖怪。
“玄,吉婆婆,你们看到绊倒我的东西是什么吗?”莲音擦干脸上的水珠,重新戴上妖色眼镜,认真地盯着玄和吉婆婆,让他们一定要实话实说。
玄耸耸肩,一脸无辜地望向吉婆婆。吉婆婆脸色难看,迟疑了会,不肯定地说道:“好像是那个俊俏小哥的鞋子,我猜他也是无心之失。”
所以说,长得太好看的男生也是妖物的一种,连吉婆婆都替他说好话!莲音决定,在找墨水妖怪之前,先找这个恶作剧的“妖物”算账,就算和那些围着他团团转的女生们为敌,也要当面质问他绊倒自己的理由!
上课预备铃声在楼道里回响,学生们纷纷回到教室,只有莲音上下楼乱窜,到每个教室寻找“犯人”。
可是,哪个班级都看不到那张仿佛出自于雕塑家之手的标准美少年脸庞,莲音开始怀疑自己和玄、吉婆婆看到的美少年其实是个妖怪。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