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pdf

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由北京市奥运城市发展基金会编写,以深情而开阔的笔触勾勒出夏季奥运会的发展历程。展现了举办城市的奥运建设亮点、比赛精彩瞬间与城市美景。通过城市的发展脉搏回顾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历程,探寻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与城市发展相互促进的关系,揭示奥运财富在促进城市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
《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在内容方面具有史实性、资料性、权威性;在形式方面是集精美、简洁、时尚、大气于一身的中英对照版画册。出版这部画册,是为了弘扬北京奥运会的举办理念——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以及转化为北京建设的理念——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绿色北京,更好地传承奥运精神、促进城市发展。
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会长刘淇、原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对本书的出版给予了肯定和祝贺。
与《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同时出版的姊妹篇《冰雪奥林匹克之城》同样是由北京奥运城市发展基金会组织权威奥运专家编写完成,以21个城市(包括举办过冬奥会的19个城市和2018年举办城市韩国平昌,以及正在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北京和张家口)为线索,系统回顾和展现了从1924年第1届法国夏蒙尼冬奥会至2014年第22届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历经90年而长盛不衰的发展历程。

编辑推荐
《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由北京奥运城市发展基金会组织权威奥运专家编写完成,以22个举办过夏季奥运会的城市为线索,系统回顾和展现了从1896年第1届雅典奥运会至2012年第30届伦敦奥运会的盛况和精彩瞬间;纵览了奥运会历经百余年而长盛不衰的发展历程。用大量的、精美的、珍贵的照片展现历届奥运会比赛场景、奥运城市的自然以及人文景观。全书中英文对照,装帧精美。

作者简介
北京奥运城市发展基金会是由奥促会发起。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记注册的地方性公募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是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成立时间为2010年5月24日。基金会的宗旨是促进奥林匹克事业和残奥事业在北京的持续发展,为建设“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绿色北京”服务。业务范围是资助有助于奥运城市发展的体育、文化、教育、研究、交流和奖励的项目。基金会的定位是以基金会的组织形式,吸纳企业和社会热心人士参与支持、募集资金,为奥促会和社会上开展的社会公益活动提供资金支持。2013年,基金会参加了北京市社团办基金会管理处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的“2013年基金会评估工作”,并最终获得4A等级。

目录
目录:
创始之城:雅典
改革之都:巴黎
西进之门:圣路易斯
光荣之城:伦敦
和平之城:斯德哥尔摩
起航之城:安特卫普
自由之城:阿姆斯特丹
拓荒之城:洛杉矶
重生之城:柏林
光明之城:赫尔辛基
体育之都:墨尔本
不朽之城:罗马
腾飞之城:东京
高原之城:墨西哥城
黎明之城:慕尼黑
梦想之城:蒙特利尔
英雄之城:莫斯科
虎啸之城:首尔(汉城)
欧洲之花:巴塞罗那
勇气之城:亚特兰大
自然之子:悉尼
无与伦比:北京
附录
后记

序言
《奥林匹克宪章》提倡,“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赛的奥林匹克精神”。
奥林匹克精神是人类文明发展史的一大成果。奥林匹克精神的目的在于教育人,锻炼人的体魄,培养人的道德,促进人类的精神发展,以此造就全面发展的人。奥林匹克精神为人类社会的其他领域树立了一个独特而光辉的榜样。
1894年6月16日,顾拜旦在巴黎索邦神学院主持召开第1届国际体育运动代表大会。来自12个国家的79名代表到会。会议通过了复兴奥运会的决议,规定此后每隔4年举办一次;并选出由15人组成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
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古奥运的发源地雅典成功举办。沉寂了千年的奥林匹克运动重获新生。从此,奥运会在一个城市落幕,又在下一个城市开启,4年一个轮回,传遍世界。
每一次圣火的火种都采自希腊的奥林匹亚,象征奥林匹克精神永葆纯正,而“奥运城市”这个庄严而伟大的称呼不再只属于雅典。雅典、巴黎、圣路易斯、伦敦、斯德哥尔摩、安特卫普、阿姆斯特丹、洛杉矶、柏林、赫尔辛基、墨尔本、罗马、东京、墨西哥、慕尼黑、蒙特利尔、莫斯科、汉城(现为首尔)、巴塞罗那、亚特兰大、悉尼、北京,22个举办过夏季奥运会的城市,在地球的版图上熠熠闪光。
从1896年雅典第一届奥运会,到2012年在伦敦举办的第30届奥运会,116年的现代奥运历程展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奥林匹克运动与奥运城市相生相长。奥运会,成为每一个主办城市展示形象的舞台、凝聚人心的契机、促进发展的动力;而奥运城市,以它独有的历史、文化、风貌和气质为奥林匹克精神叠加新的内涵,为奥林匹克运动带来新的气象。这本应成为奥林匹克运动研究最鲜活的主题,但迄今为止尚未系统梳理、集结成册。因此我们希望借《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一书填补空白。
30届现代奥林匹克夏季奥运会,22个城市,伦敦举办过3次,雅典、洛杉矶、巴黎举办过两次,第6届、第11届、第12届奥运会因两次世界大战而被迫取消。《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在每一个城市聚焦,又希望由此拓展到它所在的国度、所属的民族、所处的文明脉络的进程;《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在每一届奥运会聚焦,又需要把它放在当时当刻世界的大环境中,放在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历史中,以点带面、承前启后;《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将奥运会放在一个城市中加以勾勒,努力寻找二者血脉相通的那一点,理性回答“为什么这个城市会呈现这样的奥运会?”和“这样一届奥运会之后城市会走向何处?”这两个命题。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试图做到,但也许不能尽如人意。
2002年12月,在国际奥委会的支持下,奥林匹克之都、国际奥委会总部所在地瑞士洛桑和首届现代奥运会主办城市希腊雅典,在洛桑发起成立世界奥林匹克城市联盟。其目的在于搭建奥运会举办、申办城市之间的交流平台,分享奥运举办经验,促进奥运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北京奥运城市发展基金会建立。他们秉承“传承奥运,促进发展”的宗旨,在弘扬奥运精神、扩展奥运成果、促进奥林匹克事业和北京城市的持续发展方面积极探索,为全世界奥运城市树立了一个新的典范。《永恒的奥林匹克之城》正是北京献给奥林匹克世界的一份礼物。
“一旦成为奥运城市,永远都是奥运城市。”愿所有的奥运城市,和所有接纳并且传承奥林匹克精神的城市永续发展!

文摘
宇宙混沌,天地交合,生成世间众神。主宰之神宙斯率众神住在希腊奥林匹斯山上,孕育万物生息。为祭祀宙斯,古希腊人在奥林匹亚举办体育竞技比赛。神话,将西方世界的“创世”与奥林匹克的发源同时锁定在希腊。
从此,奥林匹克跟随着希腊文明史的兴衰,起承转合。
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明是希腊文明的发端。之后,爱琴海将文明推向大陆,造就了伯罗奔尼撒半岛迈锡尼文明的英雄时代。诗人荷马记录了迈锡尼文明最后的光华。特洛伊战争后,希腊经历了近4个世纪的“黑暗时期”。直到公元前8世纪,希腊文明重新闪亮,城邦之间签订了“神圣休战月”条约,以备战为目的的体育竞技逐渐演变成和平与友谊的运动会。第1届古奥运会由此诞生。阿尔菲奥斯河岸的大理石圆柱上,镌刻着“公元前776年”和第一位胜利者“科洛伊波斯”的名字。200多年后,希腊雅典在马拉松河谷大败波斯军。希波战争使雅典成为希腊城邦的盟主和一切文化的黄金中心,而古奥林匹克运动也迎来了它最鼎盛的时期。
盛衰更迭,无法抗拒。雅典与斯巴达之间爆发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以雅典战败告终,古代奥运会由此走向衰败。公元前2世纪,罗马占领希腊,以血腥的竞技“污染”了希腊人的奥林匹亚理想,并在公元394年,废止了历经293届、长达1170年的奥林匹亚竞技会。从此,奥林匹亚的橄榄花环枯萎了,战争、灾害、愚昧,让这一人类文明蒙上灰尘。直到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回到雅典。
雅典,这个拥有3000年历史的西方文明发源地,再次开创了奥林匹克历史的新纪元。
1894年6月,在巴黎举行的国际体育运动代表大会通过了恢复古代奥运会的建议。尽管现代奥运会之父顾拜旦钟情于他的家乡巴黎,但雅典近3000年的奥林匹克历史如此厚重,无法撼动。就像百年之后,雅典以“欢迎回家”作为第28届奥运会的口号,再一次昭示了它在奥林匹克大家庭中无人能够企及的地位。
当国际奥委会首任主席维凯拉斯将希腊成为首届现代奥运会东道主的好消息带回家乡时,希腊举国欢腾。但希腊政府却以经费困难的原因提出缓办。顾拜旦赶赴希腊,面对王储康斯坦丁,他们从1821年谈起。那一年,勇敢的希腊人为了反抗土耳其的统治举行起义,30万人牺牲,但剩下的60万人终于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顾拜旦说,“我相信的是这个希腊”;康斯坦丁说,“我相信奥林匹克运动会”。因为,奥运会同样符合人民的意志。
雅典果然没有让世界失望。海内外希腊人纷纷响应,积极捐款;政府通过发行古代奥运会主题邮票募集资金,开创了发行奥运邮票的先河;希腊富商阿韦洛弗出巨资修建运动场地。在始建于公元前4世纪的大理石体育场,奥运会于1896年4月6日,希腊反抗土耳其统治起义75周年纪念日当天隆重揭幕。若干天后,这里将迎来一位民族英雄。当希腊马拉松运动员斯皮里东·路易斯第一个跑进大理石体育场的时候,人们将鲜花与欢呼送给他,也送给那位2500年前在希波战争中为了向家乡人民传递胜利喜讯而牺牲的另一位英雄——菲迪皮得斯。从马拉松战役现场到雅典城,全长42.195千米。从此这个数字标记了马拉松赛的里程。这是纪念,更是对英雄最崇高的敬意。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