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长大.pdf

一起长大.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关于父爱和成长的书。
十年前,“黑豹乐队”万众瞩目的主唱秦勇在事业高峰期毅然转身。
沉寂十年,他做过饭馆老板,集买菜与跑堂于一身;开过家具厂,当厂长又当送货员;
褪去明星光环的他当了十年奶爸,从带儿子感统训练到开办十家公益性感统训练营,
只为给更多同样的孩子多一点和这个世界沟通的勇气和爱!
如今重回舞台,也是为了向儿子证明,他依然是“大珍珠”心中那个充满能量和梦想的“父王”!

编辑推荐
秦勇,一个摇滚音乐人。儿子大珍珠在3岁时被确诊患有重度感统失调,自闭症的一种。医生说这样的小孩儿需要家人更多的陪伴才能恢复得好一点……他告别了舞台。

十年间,陪着儿子长大的同时,和很多家里有这样孩子的家长一样,秦勇也重新长大了一遍。感恩的是,大珍珠已经慢慢地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和兴趣,他可以画画、喜欢历史甚至对清朝的历任皇帝如数家珍。这让人很欣慰,孩子一丁点儿的进步都让家长欢呼甚至狂喜。

2014年秦勇带着大珍珠一起遇见“出彩中国人”,大珍珠一句“希望看到父王在台上唱歌的样子”是他表达对父亲的爱的方式,掺杂了对爸爸的崇拜!见证了秦勇走过这些年的朋友们都鼓励他写写与大珍珠《一起长大》的这十年,和所有有像大珍珠一样孩子的家长们分享他们共同长大的点滴,希望我们的孩子们都能够慢慢打开一点点心门,快乐长大。

媒体推荐
1.看了许戈辉对秦勇的采访,看了试读章节和众筹内容,特别想说一声,秦勇,真心英雄。
2.父爱如山,伟岸坚定。看过之后,尽是感动!
3.很希望到时候能带着妻子、孩子去参加你的歌友会,去参观感统训练营,也许会因为距离太远或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可能我会把入场券送给朋友,也可能珍藏起来。如果我有幸参加你的歌友会,希望能和你一起唱首歌。
4.看过之后,千言万语的心绪,此刻有点词穷。这样的大爱,升为人母的我深有共鸣。必挺!
5.感动,感动,支持!愿你的声音传遍世界,让更多的人感到温暖,感到力量,社会更多正能量!!

作者简介
秦勇,一个摇滚音乐人。儿子大珍珠在3岁时被确诊患有重度感统失调,自闭症的一种。医生说这样的小孩儿需要家人更多的陪伴才能恢复得好一点……他告别了舞台。

十年间,陪着儿子长大的同时,和很多家里有这样孩子的家长一样,秦勇也重新长大了一遍。感恩的是,大珍珠已经慢慢地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和兴趣,他可以画画、喜欢历史甚至对清朝的历任皇帝如数家珍。这让人很欣慰,孩子一丁点儿的进步都让家长欢呼甚至狂喜。

2014年秦勇带着大珍珠一起遇见“出彩中国人”,大珍珠一句“希望看到父王在台上唱歌的样子”是他表达对父亲的爱的方式,掺杂了对爸爸的崇拜!见证了秦勇走过这些年的朋友们都鼓励他写写与大珍珠《一起长大》的这十年,和所有有像大珍珠一样孩子的家长们分享他们共同长大的点滴,希望我们的孩子们都能够慢慢打开一点点心门,快乐长大。

目录
目 录
001. 我和“大珍珠”的迥然童年
009. 那些年,我们的五月天
025. 从1989 到转会黑豹
029. 对黑豹的那份儿情感
037. 去拉萨,用生命演出
049. 内蒙古演出,归途九死一生
058. 父亲
072. 儿子有点“与众不同”
086. 离开黑豹
095. 认识感统失调
101. 感统训练,有点难
109. 陪练的日子有苦也有甜
131. 流离失学的艰难
137. 时间永远不够用
140. 让更多的孩子有地方做感统训练
146. 接手家具厂
150. 经营家具厂,真没那么简单
159. 我们的员工都是“非遗”
166. 养在厂里的动物们
168. 风雨之后的彩虹
173. 重新期待
191. 秦梓峰的青春期来了
196. 感同身受的两部电影
201. 爷儿俩的旅行
214. 亲友眼中的秦勇
241. 再出发
252.GO 巴西Goal
258. 孩子,你要幸福、安宁、快乐地健康成长

序言

聊起秦勇,总要喝上一杯。用红酒作底,衬着夜色寂静,一面回忆,一面斟酌。想来人之于世,不过一粒种子到杯中酒的过程。从生长到成熟,至酝酿与等待,无数日夜凝结到此不过你所见的眼前这一杯,省去了来时过往,单只消望着它色泽稠密,不用考究身世便知久经岁月,再品一口回味更是久散不去的冗长。心底潮起的感动,沉甸甸的,这种感动亦如今日的秦勇带给我的这般,平静却震撼不止的,是他酝酿了十八年的人生之录。
然则于我来说,感动早已不再是青葱年代频频上演的戏目。与秦勇相识的十余年间,感受他的每一次成长,总是带着让人后知后觉的情结。九四年,他接过黑豹乐队第三代主唱,从此立足中国摇滚的风口浪尖,奔跑着的他,热情的他,徜徉着无比青春,像一张弹着脆生生响的白纸,在那个单纯而辉煌的年代,未来是一条即成直线,只需要你头也不回的奔走下去!而后,命运不断上演的无数桥段,赋予他无数个人生的角色,艺人、摇滚人、歌者等。其中最为艰难的,是承担起一份挥之不去又割舍不得的责任——作为父亲的责任。《一起长大》是他的人生由“儿子”到“父亲”的最为澄澈的心声,听过的人往往感动与之落泪,不免惋惜他放弃的那段辉煌。可恰恰在我心里,秦勇,这个倔强地称自己是被生活逼迫长大的孩子,他的人生到此,从未有过放弃。即便骤然退出舞台,可十几年来的一步步,我身边的他,从没有一刻放弃坚持最初选择。也不用再言语什么伟大,震撼,这些形容如今看来是如此空洞抽象,潜藏其中的根本,不过是恪守一份信念,执着再执着地走下去!
人生的精彩,有太多种实现的可能。当年的黑豹在今天回望,便成了遥远晃动的梦,梦中年华耀眼闪烁,可你早已离去。而今日的你更像褪去了锋芒的武士,骄傲地行走于人生与自我之间。无奈生之大,谁在其中都不是那“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对于那些留不住或终将里去的人事,我宁愿唱道“醉笑陪公三万场”,也不轻诉离殇!
沈永革


前言:一个摇滚歌手的自白
1
一个“摇滚歌手”,应该以何种面目示人才可以准确诠释世人心中这一名词呢?广普一点应该是这样的吧:
要么长发,要么光头,每天凌晨还在喝酒,一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怂样;睡到第二天下午,睁开眼也许还不是自然醒;对各种社会问题绝不苟同,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迷恋“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存在感,藐视一切规则,向往绝对自由,甚至个别还会打架……
但我不是这样的,尽管,我是一个摇滚歌手。
我从小就不是那种锋芒毕露的孩子,和我的大珍珠一样,有点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刚见到陌生人会觉得害羞。所以,尽管在加入黑豹之前,我曾经做过好几个乐队的主唱,在台上我会尽情地表演,每一场演出都玩儿了命,但鞠躬谢幕之时,我就会提前逃窜,躲开疯狂的人群,除了实在难以脱身的时候。有一次跑得慢了点儿,衣服就被狂热的人群扯了个稀巴烂!那种感觉有点恐慌。其实大家的这种疯狂对我而言,并不是一种享受。我的享受,在演出结束的时候就结束了。
我的父母是搞文艺的,父亲作曲,母亲跳舞。我小的时候,听他们弹钢琴,弹一首曲子,我就说“这个曲子我会唱”,父亲听了感兴趣地说:“哦,那你唱来听听。”我唱完了,他听了说:“小子,有那么点意思。”后来父亲告诉我,其实很多平常在生活中特别活跃的人,你如果让他上台反而没戏了。我们身边就有一个,平常一开口就逗人乐翻天,真要到了有导演看中他,想让他试个镜什么的,往镜头前一站,就张不开嘴,傻了。反而是那些在平常日子里蔫蔫的,不怎么爱言语的,比如葛优,上去了该怎么演怎么演,演什么是什么。我想我上台不紧张可能也跟我生活中不活跃有点关系。
我也喜欢动,比如赛车。但有人总结出来,就算是赛车这种追求绝对速度的极限运动,它的驾驭者们——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优秀冠军赛车手全都特别内向、喜欢安静,但是一上场就有绝对的爆发力。但是要跟年轻的孩子们说一句,一个真正的赛车手应该在赛场上,而不是在马路上。
简单说吧,我就是一个每天都早睡早起的摇滚歌手。
2
那一年离开舞台去陪儿子,对我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决定,但不是痛苦的决定。
就像一个好士兵,不一定非得拥有一把你心目中最好的枪才能当好士兵。即使没有条件去拥有这把枪了,或者丢了、坏了,但是我依然可以用我的双手当做武器继续战斗。
音乐对我而言是一件重要的事,但离开舞台并非离开了音乐,因为音乐无处不在。其实我一直觉得生活应该来源于艺术,而不是艺术来源于生活。所有的东西,在你眼前的和你感受到的都可以是艺术品,全是最美的东西,只不过看你能不能发现它。
当不能做音乐的时候,我也从没觉得自己离开过音乐,也没有感到特别失落,因为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包括到菜市场买菜、到幼儿园接送孩子,那也是我音乐的另一种体现吧。所以我不感到寂寞,也不感到惶恐。离开了音乐,离开了舞台,换另外一个形式去继续你的音乐,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都是舞台。
而且,十年的沉淀,又给我的音乐带来新的源泉,得失之间,又怎么分得清楚呢。
可能,我是一个比较懂得珍惜的人。
3
离开黑豹乐队的时候,大珍珠已经被医生确认为感统失调,那时候我对这个医学名词还没有太深刻或者说太直观的了解。只是觉得儿子不太爱跟别的小朋友玩儿,朋友聚会时,他们也会说,咦,秦梓峰怎么有点不对劲儿。直到他开始在幼儿园不断跟小朋友发生冲突,我不断被老师召过去平息我儿子引发的“战乱”,然后开始带着他辗转于若干家医院和幼儿园!
医生说,没有更好的办法,感统失调需要家人贴身贴心的陪伴,时间和经济基础缺一不可。离开黑豹和想办法挣钱成了我去照看儿子的首要条件,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说走抬腿就走,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半年。我也必须要挣钱,否则我就没有能力给秦梓峰提供较好的教育和护理条件。
离开黑豹之后,我的经济收入主要靠投资生意。把做音乐这些年攒下来的钱拿去投给自己熟悉的朋友,只管投资不管经营,因为我自知没有那个脑子和心思。
我有一个养信鸽的朋友,他还开了个饭店,我入了股。所以那时候很多朋友说我开了饭店,其实我只是参股而已,饭店的生意还算差强人意,到了年底能够按时分点红利。
后来我又开了自己的家具厂,也是因为大珍珠的妈妈认识一个做家具的朋友,和他们合资建厂。但是我们也不懂经营,开始就是跟着市场一起做那种流水线批量生产的板材家具,然后开车给人送货。有时候顾客看到我也会说“哟,你不是秦勇吗?怎么干上这个了?”开始还会有点尴尬,不怎么正面应答,应付几句“啊,啊,这给您放哪儿?”卸了家具就走。后来习惯了,人家再问,我就很爽快地答复“没错,是我。”那一瞬间觉得,海阔天空,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
给儿子寻找理想的感统训练机构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像我一样的家长,秦梓峰也交到了自己的朋友,有了绽放的笑容。他们都比我更坚强,更能面对……直到后来,我们和这里的创始人一起创办了第二家、第三家……一直到第十家感统训练营,希望更多的孩子都能够在这里和大家一起长大,而且,幸福开心。
我不是那种成功人士,也没有成功学可以兜售,只是想把自己的一点经历记录下来,给自己看,给家人看。如果对您能有一点安慰或启迪,就善莫大焉了。

秦勇

文摘
流离失学的艰难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个有趣的生物实验。生物学家在玻璃杯中放入一只跳蚤,跳蚤很轻易就跳出来了。生物学家再把这只跳蚤放入盖了玻璃盖的玻璃杯中,结果跳蚤一次次跳起,一次次被撞掉进瓶子里。最后,这只跳蚤变得“聪明”起来,它开始根据盖子的高度来调整自己所跳的高度。一周之后,生物学家拿走了玻璃盖子,跳蚤却再也跳不出来了。
秦梓峰就是那个玻璃盖子。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努力,他一次又一次地让我们失败。我们一旦放弃,说好吧,这孩子就是这样,就是学不会了,我们就会沦为那个跳蚤。
因为你在教他一件事情的时候,的确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学会,或者说有几成学会的可能,要用多长时间都是个未知数。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一件累人累己的事。把孩子折腾得很狼狈,自己也很痛苦,是不是很愚蠢?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真有点像希腊神话里那个被惩罚的西西弗斯,一次又一次地把石头推上山,石头一次又一次地滚下来。
秦梓峰上学的经历也是一部虐心史,可谓一波多折。
别看他年龄不大,学校上得可真不少。幼儿园上过4个,小学现在已经是第二个了——那些拒绝我们的不算在内。
第一个幼儿园是我们院儿里的,园长跟我们还是朋友,后来还是给他劝退了。秦梓峰小时候特别不喜欢那个园长,说人家“还好朋友呢,什么破朋友,不让我上幼儿园”,这是他的黑白分明的世界观。
第二个是一个双语幼儿园,本来都说好了接收,结果到了入园那天人家还是给拒绝了。一时情急,只好在我父母家旁边临时找了个幼儿园,叫国务院幼儿园,勉强收留了秦梓峰一段时间。
第三个幼儿园是科学院里面的三小幼儿园,秦梓峰在那儿混了一些日子,也是特别孤僻,不受待见。只好走人。
第四个是汇佳私立幼儿园——就是秦梓峰参加演出扮演大国师的那个。后来校长也反过闷儿来了,如果一直容许秦梓峰在这里读下去,读完幼儿园还有小学。本来我们计划在汇佳那里升小学,结果人家也要把我们清退了,我们说作为补偿能不能交一点赞助费?人家学校最后是给钱也不收,说我们会影响他们的升学率。
我不知道别人家给孩子找学校好不好办,我们反正是挺费劲的。一家一家地找,一家一家地跟人家陪着笑脸解释、拜托,再带着秦梓峰一家一家地离开。每一次离开,心里都沮丧地要命。孩子其实更难受,他会很小心地问:“幼儿园老师为什么不让我去了?新幼儿园的小朋友为什么不喜欢跟我玩?我是不是不招人喜欢?”我们只能安慰他,说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们过一段时间要搬家了,新家离这个幼儿园太远了。
小学很长时间没着落,正着急呢,我的一个发小那会儿刚巧办了一个私塾。秦梓峰数学不行,这个私塾还正好不学数学。发小很仗义地说,“让孩子来我这吧,踏踏实实地。”我们心里那个高兴啊,心说“这个不错,适合他,而且发小办的学校嘛,这回肯定没人撵咱们了,咱这辈子就在这上学啦”!
结果事与愿违,一年之后,发小的私塾就因为经营上有问题,关门了。我们又一次流离失学,重新踏上了漫漫求学路。
北京那时候有一个很知名的育英学校,属于中央直属的学校,也是当时北京最牛的贵族学校,一般人上不了。我没当爸爸之前曾经跟育英学校做过节目,当时跟他们校长聊得挺好,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校长当时很仗义地说,“以后如果你有孩子了,到我这儿来,一句话,没问题。”别说,在秦梓峰流离失学的惨淡岁月里,我有一次还真碰见了那个校长,他依然那么真诚地记得当初的一句话承诺。人家问我,“有孩子了吗?”我说,“有了。”校长还觉得我没去他们学校还挺意外,“嘿,有孩子了怎么不送我这儿来?”我横不能跟人家说我儿子是感统失调啊,我只好编个很牵强的理由说“离家有点儿远”。校长特不可思议地对我说,“你这人可真逗,我那学校,全国各地的人都恨不能削尖了脑袋想进来,没见哪个人嫌远的,你在北京,还嫌我们学校离家远。想什么呢你?”没办法,我们不想再经历那么多过山车一样的求学历程了,煎熬在孩子的希望和失望之间,咱玩儿不起!
最后进了现在这个学校,叫新京华,小学、初中、高中都有。这个学校的教学理念特别好,第一他不嫌弃咱么这些孩子;第二他们反而觉得:有这些孩子的加入,会让其他孩子也得到帮助,其他孩子会更有同情心,通过对这些特殊孩子的接纳和帮助,他们也更会知道如何助人为乐。后来我们也慢慢了解到,国外就提倡让我们这些孩子和普通孩子一起上学、游戏,而且最好不要给这些孩子弄进什么特殊学校,这等于一下子就给这些孩子盖棺定论了,也等于告诉他们“你们不行,你们都是问题孩子”。这样人为的“固定分类”对这些孩子的心理是一种打击,他们本来就不自信,你再给他们贴这么一个标签,估计这辈子都没救了。
在这方面,我们找的方向还算比较准,所以秦梓峰一直都能保持纯真快乐的心境。对他来说,我掌握的节奏就是尊重他的节奏,不去强行灌注。其他孩子一天可以充电百分之二十五,我就给他充电百分之五,一点点循序渐进,这是他生命的节奏。比如学英语,每天学会一个单词,一年365天下来也能学会不少。
秦梓峰现在上的是六年级,去年上的也是六年级,前年上的还是六年级。老师说,我们再上一年六年级,下一个学期就可以上初中了。他今年18岁,是全中国最老的少先队员,我觉得挺牛!他觉得还好!




陪练的日子有苦也有甜
同样做一件事情,感统失调的孩子可能要付出别人十倍乃至百倍的努力才行。在训练营,为了强化训练,促进秦梓峰各项发育,老师给他的训练强度是别的孩子的两倍。这还不够,老师特别叮嘱我们,在这里训练完之后,回家一定要家长配合带他练习,多陪他、多跟他说话、多带他训练、多抱抱他,他才能好得快一些。
每天从训练营一回家,秦梓峰都特别累,瘫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但是不行,我们必须把他从床上、沙发上拽起来,接着练。跑步、爬楼梯、游泳、骑自行车,这些都是必须的,否则他们的体质特别容易发胖。
学游泳那是费了相当大的力气。我们最初报的游泳班,就是想让他学得正规一些,没想到一走进游泳池,他连脑袋都不敢沉到水里,更别提憋水憋气了。后来教练都没脾气地说,“对不起啊,你家孩子我实在教不了。”没辙,我只好又亲自来教,我发现这也是秦梓峰给予我的多重考验,让我从一个不太合格的爸爸逐步向着十项全能爸爸的行列迈进。有这样一个儿子,不亏!
我一边给他加油鼓劲,一边不停地跟他重复“收翻蹬夹”的口诀,而且告诉他一定要用力蹬,才能像青蛙一样游得快、游得远,他终于慢慢接受了理解了。秦梓峰先背口诀:收、翻、蹬、夹。记住了吗,记住了,说一遍,收、翻……又忘了。收翻蹬夹,一遍一遍背,记住了才开始下水练憋气!口诀记住了,脑袋还是不敢下去……就这样学了差不多一年,有一天终于学会了!全家欢呼!他上来还传授经验呢:父王说啦,收翻蹬夹,要使劲才能像青蛙一样游得快。
这孩子特别让人欣慰的是,肯吃苦。一年时间学游泳学不会,同期的别的小孩早就学会了,人家都到深水区唰唰去玩了,他还在浅水区练呢。想想那得多沮丧啊,但他就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而且,他这种不爱动的孩子,付出体力上的辛苦最痛苦,但他真用心练。慢就慢点儿,他的节奏就是这样,你急不得,必须配合,这也是当前许多都市繁忙一族羡慕却又无力企及的节奏——闲适、散淡的慢生活。大珍珠做到了,我也一样。
感统训练有两个标志。一个是骑自行车,一个是跳绳。前边无论你教会他多少技能,如果学不会骑自行车,只能说这孩子有好转;一旦能学会骑自行车,那才说明这孩子有救,通过努力能达到正常水平。
对感统失调的孩子来说,骑自行车是最难掌握却又最锻炼肌肉的一件事情。于是我们决定陪他练习骑自行车。刚开始哪怕是骑四个轮子的自行车,他也是歪歪扭扭地骑的,拆了后面两个辅助轮之后,他就完全不会骑了。我们也是咬着牙,循序渐进地教,我扶着后面的架子,鼓励他一点一点地用力蹬,让自行车前进。这种孩子知道自己能力不够,胆子就小。其实他胆小也对,如果能力不够,胆子还大,非出事儿不可。我让他放心大胆往前骑,他死活都不敢。我跟他说,你别怕,千万别怕,我护着你呢,摔不着。
跟学游泳潜水一样,克服心理上的恐惧是第一大关。等到终于能克服了,不怕了,他自己也特高兴,比我们还高兴。从一开始只能蹬半轮,到后来一点点地能蹬全轮了,我就一直扶着他,虽然还是东扭西歪但是不着急,每天一点一点来。
虽然胆儿小,但他也特别刻苦。刚开始摔了还会哇哇哭,抹眼泪儿,看上去特别可怜。后来有一次居然主动跟我说,“父王,要不咱们来一个魔鬼训练法吧。”都不知道他从哪儿整的这个词!我说:“你怎么个意思啊,让我再给你加大点训练量啊?”他说,“对,魔鬼训练法。”感统训练营的教练特别严格,我估计他可能是在那儿学会了这个词。我说,“没问题,咱们接下来就魔鬼训练。”
慢慢地,车把晃得不那么厉害了,我在后面扶着他也能勉强骑成直线了。有一回,我没跟他打招呼,悄悄把手松开了。如果他能晃晃悠悠自己骑出去,那这事就成了。不料,自行车瞬间就失去了平衡,我一看不行,千万不能摔狠了他,再摔狠了,恐惧感一上来,就不好办了!我赶紧冲过去挡他车子,结果被他连人带车重重地砸倒在地。他还行,没哭,也不怕,爬起来接着学。我疼啊!让车子给我砸得一瘸一拐的。还得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继续扶着他晃晃悠悠地往前走。
就这么着,一晃学了一年,他还真学会了。这对感统失调患者意味着什么,我心里非常清楚!所以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瞬间。我悄悄松开手,秦梓峰浑然不觉地在自行车上慢慢悠悠地骑走了!我在后面大声喊,儿子,你学会骑自行车啦!秦梓峰特高兴,骑在自行车上嗷嗷大叫。我那天真是激动坏了,在后面看着他那背影,大早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周围一圈金灿灿的光环,那一刻,在我心里,他真的跟天使一样。
我就觉得,我儿子有救了!我儿子终于学会骑自行车了!那年他9岁!就在那之前的几年吧,我们一直都是自己给自己打气,跟自己说没事,说咱们家秦梓峰肯定能纠正过来,但心里其实也拿不准。结果儿子真争气,死磕一年,真学会了骑自行车!我们心里这才有了几分底气!
那天我看着看着,眼睛就越来越酸,越来越酸,开始还想忍,但没忍住,眼泪唰就下来了,哗哗地,停不住!胸口闷得喘不上气来,就觉得特别委屈,特不容易,又特别欣慰,后来我也不管旁边有人没人了,想哭就哭吧,痛痛快快哭了一回。
我们学自行车的地儿就在家门口的广场,有几个老太太天天在那儿歇着。我们爷儿俩学自行车学了一年,她们看了一年,磕磕碰碰、跌跌撞撞她们全看眼里了。知道不容易,那天,看见我哭,几个老太太也在那儿陪着直抹眼泪。
那一刻,我真为儿子骄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