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活着,真好.pdf

简单活着,真好.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简单活着,真好》这本书里,有我们每个人梦想的生活。这里有一栋房子,阳光像小溪般淌过卧室的玻璃窗,在窗前醒来,在窗前看书,抬眼看到的都是绿。还有一处花园,在有风的下午闲看太阳将天空染成如绚丽篝火般的粉紫色。夜幕初临,举办一场欢乐的聚会,等待星星露头。或许生活中的你我,一辈子只能挤在都市一角求生存,求安静地老去。彼得·梅尔笔下这样柔嫩浓绿的梦想,天哪,纯粹是幻想。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在平凡的生活里游一场泳,洗亮生活的本色。还可以看一本《简单活着,真好》。这里有你梦想的生活。那么远又那么近,伴自己度过一段理想时光。

海报:

编辑推荐
《简单活着,真好》是《普罗旺斯的一年》的作者彼得·梅尔最治愈的作品。这本小说中,彼得·梅尔描述了每个人梦想的生活:简单的美好时光,可以伴自己度过一段心醉的时光,可以在心底留驻一生记忆的时光。
雷德利•斯科特执导了由《简单活着,真好》改编的电影、影帝罗素•克劳主演。

媒体推荐
阅读《简单活着,真好》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乐事,书中汇聚了大量的地方特色,滑稽的调弄和节日般的欢乐。——《西雅图时报》
《简单活着,真好》是一篇令人开心的讽刺小品(而且丰富见识)。彼得·梅尔用词俏皮,他漫不经心的语调,使人十分愉快非常适合夏日阅读。——《芝加哥太阳时报》
彼得·梅尔令普罗旺斯听起来像是这个伊甸园中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有谁需要预订吗?——《人民报》
生气勃勃,无忧无虑,和善可亲。彼得·梅尔对于食物和乡村氛围的描述没有辜负他的声望。——《巴尔的摩太阳报》
《简单活着,真好》是一部情节紧凑有趣,轻松美味的故事。普罗旺斯的生活从未被领略得如此美妙。——《岩石山新闻报》
令人愉快,满意度犹如在米其林评鉴的三星饭店享用一餐。——《今日美国》
如此引人回忆,你几乎能感觉到围嘴系在他的下巴周围,从他的杯底呷了最后一小口波尔多葡萄酒。——《华盛顿邮报》
随兴的风趣,精确的讥讽,梅尔正成为美国的伊夫林•沃,事实上,他确立了一种令人翘首以盼的崭新的文学类型——可称为餐后甜点。——《人民报》
轻盈得如一只蛋奶酥,味道也一样可口,它的滋味让人无法抗拒。——《旧金山纪事报》
犹如一只云雀,非常适合于夏日阅读,而且会让你开胃。手边备上一两根长面包吧。——《巴尔的摩太阳报》

作者简介
彼得•梅尔(Peter Mayle):
英国作家。曾是资深广告人。在纽约麦迪逊大街从事广告业15年后,淡出喧嚣,于1975年开始专事写作。1987年移居法国普罗旺斯,写下《普罗旺斯的一年》,随意之举成就经典。此后笔耕不辍,著有同系列作品《永远的普罗旺斯》《重返普罗旺斯》,小说《一只狗的生活意见》《简单活着,真好》等。2002年荣获“法国荣誉骑士”封号。

文摘
书摘一
闪烁的闪光灯将自缢者的剪影映在墙上。尸体纹丝不动地悬在客厅正中央的吊灯下,摄影师在一旁不断移位,也不停地按着快门,闪光灯一次又一次将尸体剪影投射在墙上的一系列画作上,或是装满瓷器的玻璃柜、书架以及几扇大窗拉开了的窗帘上,而窗外正下着雨。
督导勘验现场的预审法官是个年轻人。他一头稀疏的乱发还是湿湿的,就跟他肩上披的那件风衣一样。他正忙着口述勘验结果,坐在沙发上的书记员则不停地敲着放在椅子上的打字机键盘。法官索然单调的话语一一化成了文字,除了打字机滴滴答答的声响之外,屋里还不时传来同在现场勘验的警员低声交谈的声音:
“……身着睡衣,外面罩着睡袍。睡袍腰带为上吊身亡的工具。死者双手以领带绑在身前。左脚仍穿着家居拖鞋,右脚则光着……”
法官碰了一下死者穿着拖鞋的那只脚,于是,被丝质腰带缠颈而悬挂在吊灯下的尸体缓缓转向。尸体由左向右转动,然后再反向转回来,来回转动的幅度越来越小,直到停留在原位为止,仿佛罗盘上的指针慢慢又回到了指着北方的位置。法官从尸体旁边走开时,侧身闪避了正在尸体下方采集指纹的警官。地上有个碎裂的花瓶,还有一本翻开的书,书页上还以红笔画了线。那是一本很旧的《布拉热洛纳子爵》,以布料封面装订的廉价版本。法官弯下腰来,掠过警官肩头,他瞥见这样一段文字:
“啊!我被出卖了,”他低声说,“什么都让人知道了!”
“什么事到临了总会让人知道的。”波尔朵斯回答,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
法官交代书记员把这段文字摘录下来,要求将这本书列入勘验报告里。接着,他走近一位正伫立在一扇敞开的窗前抽烟的高大男子。
“您觉得怎么样?”他在男人身旁这样问道。
这位高大的男子穿着一件皮夹克,夹克口袋上别着一枚警徽。他悠然地吸完了烟,头也不回地随手将烟蒂往背后的窗外一扔,这才总算开口答腔。
“如果有个玻璃瓶里装着白色的液体,八成就是牛奶了。”他这样答道,语带玄机,不过,法官倒是露出了会心一笑。和高大的警官不一样,法官一直望着窗外,倾盆大雨依旧冲刷着街道。有人开了客厅另一边的门,一阵冷风夹杂雨丝刮向法官的脸。
“把门关上。”他头也不回地这样吩咐道。接着,他对警官说:“有些谋杀案件会故意弄成自杀的样子。”
“或者刚好相反。”警官冷冷地应道。
“您怎么看他那双手和那条领带呢?”
“有时候,自杀者怕自己到了最后关头会后悔……谋杀的话,双手会被反绑在背后。”
“那也没差啊,”法官提出异议,“那条腰带又细又耐用。只要双脚一腾空,就算两只手没绑起来也死定了。”
“各种情况都是有可能的。等到验尸报告出来之后,我们就会比较清楚了。”
法官转身又看了尸体一眼。在现场搜证的警官捧着那本书站了起来。
“这一页的内容真有意思。”
高大警官耸耸肩。
“我这个人很少看书的。”他说,“不过,那个波尔朵斯,不就是那几个角色之一嘛……阿多斯、波尔朵斯、阿拉密斯还有达尔大尼央……”他边说边掐着手指计算,突然停顿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真好玩!我一直很纳闷,明明有四个人,为什么大伙儿都叫他们‘三个火枪手’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