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议院之中国格局.pdf

纵议院之中国格局.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2013年,凤凰网博报为拥有家国情怀,关心时事热点的主流人群,开设全新视频访谈节目“纵议院”。它以凤凰网博报为平台、凤凰网视频为依托,纵议国际天下大事,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解读文化娱乐现象。“纵议院”邀请社会名人、知名学者作客凤凰网,针对时事热点,围绕事件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交锋,以挖掘事件中的冲突效果或深层含义,找出事件根源与本质;或邀请事件当事人,还原事件真相,解读背后的深层逻辑。“纵议院”突破了同类博客平台中没有独家视频类节目的局限,以唯一性、独家性抢占领地;同时打破以名博论时事、写博文为主要交流方式的局限,首次以博主直接对话形式,增进与网友距离,激发网友关注时事热情。
本书所选文章角度都是大家最关心的热点问题。从养老金到高房价,再到就业难……如樊纲、茅于轼、张军、胡锡进、邱震海、童大焕等著名学者专家谈自己的看法,给出改革建议。其实,在不知不觉中,中国已经在改革大踏步前进,新格局已经逐步形成。

编辑推荐
纵议国际天下大事,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解读文化娱乐现象。
“纵议院”邀请社会名人、知名学者作客凤凰网,针对时事热点,围绕事件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交锋,以挖掘事件中的冲突效果或深层含义,找出事件根源与本质;或邀请事件当事人,还原事件真相,解读背后的深层逻辑。

媒体推荐
这套“纵议院”系列丛书,就是选取精华节目,精心编撰而成。它是名家智慧的结晶,也是凤凰网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的产物,我相信读者朋友们会喜欢这套书,也会从中受益。
——凤凰网总编辑 邹明

作者简介
茅于轼,经济学者。2012年3月,茅于轼获得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现任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代表作:《择优分配原理》、《中国人的道德前景》。
童大焕,东方早报评论专栏作者、曾任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主任编辑。著有《俯仰天地间》、《江湖上的中国》、《冰封的火焰》、《中国钥匙》等书。
樊纲,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会副会长,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
滕泰,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
石述思,资深媒体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现担任《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
张军,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近代史家。
杨恒均,曾任中国政府官员、香港中资公司管理人员以及美国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现为独立学者、作家与时评作者。
邱震海,凤凰卫视主持人、评论员。擅长国际问题研究和分析,其中尤其是欧洲内部事务、跨大西洋关系和中欧关系等,近年逐渐延伸至中国周边地区安全、中国外交定位、中美关系、中日关系、台海问题和朝核危机等领域。
胡锡进,1993年至1996年任《人民日报》驻南斯拉夫记者,其间深入战火中的波黑,后写作《波黑战地采访手记》一书。1996年至2005年任《环球时报》副总编辑。2005年起担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吴稼祥,知名学者,长期从事经济、政治、国际政治、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在政界、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著有:《公天下》《果壳里的帝国》等书。
杨佩昌,留德学者,经济史博士,广东信孚研究院研究员。著有《为什么德国民富国强》、《德国式领导力》、《欧洲顶级大学传奇》等。

目录
第一篇 民 生
中国房价只涨不跌?——童大焕、陈宝存全面解读中国房价走势 /
老有所依养老金——茅于轼、曹保印养老金双轨制 /
百姓用水危机重重——汪永晨、王圣瑞谈水污染与用水安全 /
樊纲:经济人生——破解收入差距与经济转型迷局 /

第二篇 改 革
改革是最大共识——滕泰、石述思纵议十八届三中全会 /
解析“李克强经济学”——张军、徐立凡谈经济改革新局面 /
中国改革再出发——解读三中全会新精神 /
改革的未竟之路——纵议院走近中山大学 /

第三篇 教 育
迎战毕业“拼爹”赛——周孝正、石述思剖析世上最难毕业季 /
中国人的理性与公共舆论——邱震海、胡锡进辩论网络谣言、自由等话题 /
今天我们该如何爱国——章文、王志安谈爱国教育与爱国方式 /
移民潮再袭中国——胡星斗、杨佩昌盘点中国精英出走原因 /

文摘
中国工人为何未到集体涨工资的时候
但是20年前大家对这些问题说得不是很多,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经济周期。那时候经济周期觉得该是政府闹的,1992年的一个经济周期还觉得是地方政府闹的。因为我们的体制不好,所以还是要搞市场。但是那时候搞市场确实比较明确了,你不能让政府起太大作用,你不能让国企起太大作用,你必须有民营经济,你必须有金融体制等,已经开始有一些新的东西了,但是对市场经济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讨论不多。而现在,20年之后我们都看到了,因为发展了,因为搞了市场,你可以说市场还很不完善,我们的很多问题,一半是市场闹的,一半是政府闹的,很多是一些决策的错误等,咱们可以去分析。但是最基本的问题,我们还是搞一个基本的市场经济的框架,说是国有企业大、多,但其实国有企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也不到30%。而且,关于国有企业在市场上的行为,很多国有企业跟私营企业现在也差别不是很大,它有很多怪异的行为,但是它也追逐利润,经济过热的时候它也疯狂,经济一下跌了它也亏损,它也生产能力过剩,一样的。它在经济周期当中的作用也都一样。收入差距,国有企业什么的都是收入差距的一个源泉,当然,国有企业的收入差距源泉是有多方面的。但是你想,多数的国有企业,现在它用的人,它上面有上层建筑,就是国有的身份,但它的真正下面的工程,雇的也都是农民工。农民工的收入跟其他农民工的收入也不一样,这边年薪可以是上百万,那边年薪可以只有两三万,这个也是一样。私营企业在这个意义上也是具有市场的行为了,这时候我们就要回过头来分析,为什么搞了市场经济,为什么我们经济发展了,这些问题就逐步暴露出来了。
为什么这些问题就出现了?问题在哪?怎么解决?中国的特殊问题是什么?一般的问题是什么?你就想,一个经济开始发展的时候,收入都非常低,大量的劳动力过剩。中国1978年的时候,84%的劳动力是农业劳动力,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是工人、服务业人员。这时候农业显然大量过剩。这时候工业开始起飞,开始有了一个新的部门,这个新的部门就开始吸引劳动力,开始从农业传统产业中出来。这时候经济处于一种过剩劳动力的状态。这种过剩劳动力的状态就产生了发展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模型、重要的理论,叫做刘易斯曲线。这是什么曲线?就是说你工资不变,劳动力无限供给,到了一个定点,农民基本转移完成了,这时候开始出现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是诺贝尔奖的得主,黑人,牙买加人,伦敦经济学院毕业,他了解发展中国家的事情。
其实刘易斯讲的故事跟马克思当年讲的故事一样。马克思讲的是固定必要劳动、固定工资,他也讲的是必要劳动、固定工资。这时候就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工资基本上是给定的。工资给定了,劳动生产率却是在不断提高的。我们如果学经济学,就要学到一般均衡,一般均衡就是说,如果是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工资就跟着提高了,这就是你的劳动需求曲线、供求曲线,工资不增长。但这个时候工资不跟着涨,劳动工资不变,而生产率不断提高,随着投资的不断增加,生产率也会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也会不断提高。
你就想,2007年以前中国的故事,将近30年的时间,中国每年的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是10%~14%,而这个期间农民工的工资基本没变。大家应该记得2009年的时候深圳富士康的跳楼自杀事件,CNN的大标题就是“富士康工厂是自杀工厂”。它还算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公司,做iPhone的,但它那儿的工资是每个月不到900块钱,20年通货膨胀,实际工资可能还是下降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确实有一个很长期的固定工资的过程,而工资固定,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工资没涨,多的那块儿哪去了?变成利润了,利润率就提高了。
所以,中国这些年来是世界上利润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量外资都到中国来投资,因为利润率高。收入差距的基本道理,你先不要想腐败,腐败是利润的一部分,那只是一个差头。基本的逻辑关系是这个关系,是因为多数人的收入不能增加,他们的收入比起农民还是要高的,农民的收入在哪?劳动力全部总额,这边的多了,那边的少了。农民的收入总是比他低一点,农民的收入在这,你高一点,他就出来打工。现在中国什么情况呢?有人说中国现在到了刘易斯拐点。咱们先说说这个事,工资有的地方说上涨了,有的地方说到了刘易斯拐点,我说一个基本的论证,没有到刘易斯拐点的原因在哪呢?如果出现刘易斯拐点,什么时候出现?为什么工资会上涨呢?是因为到这个时候,农民基本走完了。剩下的农民,因为少量的人耕作更大的土地了。你不用假设技术进步什么的,规模扩大了,收入提高了,所以农民的工资开始提高了。提高到这个水平以后,你再打工他就不感兴趣,出来的动机就小了。这时候必须随着工业工资的进一步提高,人才不断地出来。那个时候就叫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拐点的一个经济学的均等条件是什么呢?是农业工资等于工业工资,农民的收入等于工人的工资。
而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呢?现在是,我们70%的劳动力要么是农民,要么是农民工,不到70%,65%左右,一半是农民,一半是农民工。而农民的收入是多少呢?农民的收入是农民工的一半。农民工一年要挣2万人民币的话,农民的收入是1万,因此还远远没到均等,还远远没有转移完。转移到什么时候算完了呢?这个很难说,不同的国家当然有不同的情况,一般的国家来说是要转移到10%~15%,农民剩10%~15%的时候差不多转移完了。差不多第一阶段刘易斯拐点到了,第一阶段工业化完成了。工业化第一阶段完成之后,还有第二阶段,然后是后工业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农民剩多少呢?美国现在剩了1.7%,美国那么大的农田才1.7%,美国那么多葡萄酒才2.3%,葡萄都是人工去采的,2.3%的农民。日本又种精细稻米,又去给神户牛做按摩,现在剩的不到4%。我们还有35%的劳动力以农业为主要收入来源。35%不是官方的统计数据。在农村不是以农业为主要收入的劳动力仍然很多,我们还有30%~35%的农民,远远没有完成工业化第一阶段。
尽管现在还没完全工业化,但是劳动力为什么短缺了?那是中国特色的问题。这是讲一般的所有发展中国家、所有国家早期经历过的故事。你去找所有国家,你说哪个没有经历过这个故事,你来跟我讲。马克思讲的什么时候?马克思讲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刘易斯讲的也是这个时候,这时候工资很低,血汗工资,英国式圈地运动把农民赶了出来,拉美国家也是失地的农民之后进了城,进了贫民窟等,都是这个过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