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议院之世界趋势.pdf

纵议院之世界趋势.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2013年,凤凰网博报为拥有家国情怀,关心时事热点的主流人群,开设全新视频访谈节目“纵议院”。它以凤凰网博报为平台、凤凰网视频为依托,纵议国际天下大事,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解读文化娱乐现象。“纵议院”邀请社会名人、知名学者作客凤凰网,针对时事热点,围绕事件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交锋,以挖掘事件中的冲突效果或深层含义,找出事件根源与本质;或邀请事件当事人,还原事件真相,解读背后的深层逻辑。“纵议院”突破了同类博客平台中没有独家视频类节目的局限,以唯一性、独家性抢占领地;同时打破以名博论时事、写博文为主要交流方式的局限,首次以博主直接对话形式,增进与网友距离,激发网友关注时事热情。
本书所选文章涵盖琉球群岛、钓鱼岛、朝鲜问题、中欧关系、中美外交……多方专家畅谈国际问题,给出改革建议。其实,在不知不觉中,中国已经在国际上崛起,中国影响着世界,也改变着世界格局。

编辑推荐
纵议国际天下大事,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解读文化娱乐现象。
“纵议院”邀请社会名人、知名学者作客凤凰网,针对时事热点,围绕事件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交锋,以挖掘事件中的冲突效果或深层含义,找出事件根源与本质;或邀请事件当事人,还原事件真相,解读背后的深层逻辑。

媒体推荐
这套“纵议院”系列丛书,就是选取精华节目,精心编撰而成。它是名家智慧的结晶,也是凤凰网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的产物,我相信读者朋友们会喜欢这套书,也会从中受益。
——凤凰网总编辑 邹明

作者简介
熊培云,学者,评论家。《南风窗》驻欧洲记者。《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南方周末》专栏作家及社论作者。作品有《思想国》《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
吴稼祥,知名学者,长期从事经济、政治、国际政治、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在政界、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著有:《公天下》《果壳里的帝国》等书。
马晓霖,中东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曾任新华社国际部国际观察编辑室主任,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环球》杂志总编辑,大旗网总裁等。著有《巴以生死日记》、《穿越生死线》、《两河生死劫》等。
王嵎生,中国前驻APEC高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著有《亲历APEC——一个中国高官的体察》、《难忘的外交岁月》。
杨佩昌,留德学者,经济史博士,广东信孚研究院研究员。著有《为什么德国民富国强》、《德国式领导力》、《欧洲顶级大学传奇》等。
林泉忠,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东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为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两岸三地多家报章杂志特约专栏作家、凤凰卫视特约评论员。
俞天任,旅日学者、凤凰网知名博主。主要著作:《天皇的皇上有五颗星》、《谁在统治着日本》、《浩瀚大洋是赌场(全本)》。

目录
上篇 中国如何影响世界
超越海洋文明——吴稼祥、王义桅谈中华文明的发展之路 /
欧洲梦vs中国梦——熊培云、陈彦眼中的欧洲及中欧关系 /
“中国大妈”单挑华尔街——徐立凡、童大焕解黄金暴跌之谜 /
中国如何做大国——华黎明、金灿荣等与北外学子畅谈外交 /
如何树立大国形象——马晓霖、李开盛、周鑫宇谈国家形象与国际道义 /

下篇 复杂国际形势考验中国
东欧转型 尚未终结的革命——孙越、信力建眼中的东欧国家转型之路/
该和朝鲜说再见?——王嵎生、杨佩昌全面解读朝鲜半岛局势 /
“再议琉球”与钓鱼岛问题——林泉忠谈琉球问题与中国应对之道 /
中美关系走到新十字路口——赵可金、刘亚伟探讨中美双边关系走向 /
中日进入“冷和平”时代?——俞天任、周永生谈安倍强军修宪与中日关系 /
中国外交新动向——庞中英、周鑫宇盘点中国周边形势 /
中欧贸易必有一战?——陈新、杨佩昌剖析中欧经贸现状 /
纵议院之中国格局

文摘
马晓霖:中国拼国际形象为何拼不过日本
周鑫宇: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如何做大国,这个大国首先是实力,但有的时候,我们富了,强了,但是由于心态不对,最后就像生活中的暴发户,他有很多自卑的心理。我们国家不敢说是不是暴发户,但是我们现在确实大国的心态还差一些。比如在日本这个问题上确实有一种典型,就是我们在国内越来越缺乏一种开放的态度。比如在国内日本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性的判断,说日本好是政治上不正确的。总之,这个问题非常敏感,有的人喜欢,还有的人不喜欢。现在中国的问题就是喜欢的人还不敢说。
不过我们看看实践的情况。我这里有一个统计数据,就在2013年5月份的时候BBC做了一个全球的调查,他们联合了世界上的一些调查机构,大概在全世界2.5万人中做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调查,把一些重要国家的形象做了一个排名。排在第一位的是德国,第二个是加拿大、第三个是英国,第四个就是日本,美国排在第八,中国还不错,只距美国一位,再次证明我们仅次于美国的地位。我不想谈美国,也不想谈第一名德国,我们就谈日本。
日本全世界形象指数排名第四,比我们中国高。美国在全世界的排名没有日本高,就是刚刚大使说的,美国形象是有问题的。德国其实也是一个战争国,现在全世界排名第一,但是这都不说,就说日本。请两位谈一谈为什么日本在全世界这么多人心目中国家形象还蛮好的呢?
李开盛:我觉得这应该有很多原因,一个方面是日本确实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东南亚,比如说亚洲的其他一些国家,可能很多东南亚国家看日本跟中国、韩国看日本不一样,我觉得其中有很多原因,当然,历史上这些国家受日本侵略的程度可能跟中国还会有区别。另外,日本当时到这些国家的时候,是打着解放的旗号去的。当时确实有一些人是信的,当时很多东南亚国家是受欧洲国家的殖民,当然后来发现日本人做了烧杀抢掠的事。但日本在推进跟这些国家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也确实做了很多事情,做了一些补偿的。
所以,在这些国家中日本形象确实很好。我觉得日本之所以它的国际形象甚至还在中国、美国之前,可能还有一个因素,它占了一个便宜。我觉得应该看到,它在国际事务中跟美国不一样,美国是很高调的,它作为一个世界警察有些要管或者想管。比如说伊拉克,比如说阿富汗,那么一管下去以后很多问题就来了。有些人说美国做了一件好事情,把独裁者、殖民者推翻了,但是很多人也会说你在这里造成了一个大的烂摊子。所以,这就肯定会对美国造成很多差评。而日本没有这样的问题,它不会像美国在世界上这里捅一个漏子,那里捅一个漏子,所以除了中国、韩国这些国家,就是说除了对日本有一个比较惨重的这种战争、这种伤痛、这种侵略的记忆的国家之外,可能世界上其他很多国家在跟日本的交往中得到了很多好处,所以留了比较和平的印象。
而且坦白讲,日本国民的素质跟中国比,我们跟他们可能是有差距的。这点我觉得也是一个国家得到认同的非常重要的原因。所以,我们在外交中要非常强调的一点就是人的形象、人的素质,当然包括人的利益,我们这个主题就涉及国家利益的问题,总的来讲我觉得在人的层面,现在国家对外政策考虑中确实考虑得不够。
马晓霖:我想,第一从历史上来讲,日本过去毕竟是一个地区大国,二战中是一个侵略国,是轴心国之一。但是它的伤害也许对英美法殖民地这块而言,它没有打到欧洲本土去,就说对整个世界主流发展的这些民众来讲,对它的印象不那么坏。就跟我们现在甚至好多人还崇拜希特勒一样,因为希特勒没打中国人,要谈意大利,很多人好像对意大利也没有什么恶感,就好像忘记了它们曾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三个罪魁国家一样。
第二,日本战后这些年,是唯一没有发动或参与过战争的国家,这点连日本人自己都很自豪,说你看我们,你不能老让我们道歉,我有罪,我爸爸道歉,我的孩子道歉,为什么我的孙子还要道歉?我们60年没有打仗了,没有对任何国家动过一枪一炮。那么它在国际社会中的参与,刚才你也讲了,美国警察到处开枪动炮,日本更多人作文书,甚至有去做战地救护这样人道主义事务的,他给了世界很多国家大量的援助。
我举一个小例子,我在巴基斯坦的时候,阿拉法特说中国是世界上最挺拔的国家,我们这些年给它的援助笼统来算也超过了3亿人民币。可是日本每年给3亿美元,日本从来不说。阿拉法特有时候也说漏嘴了,感谢美国,感谢俄罗斯,感谢日本,感谢中国。我经常写这种报道,写得我很不舒服,我就改过来,把中国写前边。但是就给钱来讲,日本是很大方的。而日本在治理上更不用说,多少年来战后经济一直前进,工业化是世界第一个重要的发动机,给世界提供了那么多日本制造的品牌,就是公共产品。
日本在治理上,咱们说日本政治乱象,七年换了七个首相。但是你看这国家乱吗?不乱,国家治理得非常好,该干嘛干嘛。中国要是一年没有政府,你看看中国会是什么样,能打到春秋跟战国。所以从总体来讲,日本国家形象也好,公众形象也好。我看了讲日本19世纪末的一本书,说欧洲人第一次到日本的时候感觉非常累,说你们太啰唆了,见面三鞠躬,然后互相告别,礼节太多了。他们觉得日本怎么这么细腻,穿着和服,穿着木屐,整天老鞠躬,但这正说明一百年前的日本就是非常注意礼教的。
去年我去日本时发现,我自认为还是一个比较有教养的人,但我在那里发现,在日本人面前你稍微不注意细节,你就是个没文化的人。他的温良恭俭体现在任何地方。你想东京那么大的城市,车并不比北京少多少,日本的交通法也没有规定说不能鸣笛,但你打开窗户听,一天没有一次人按喇嘛,听到的就是汽车的引擎声。日本的露天很多地方不允许抽烟,没有一个人在不允许的地方抽烟。
反观中国的形象,这些年咱们有钱以后,我经常说不好听的,七千万出国那就是蝗虫到了世界上。我经常自嘲,经常批评我们自己的国民性,因为我觉得我们国家强大了,我们可以批评。咱举个例子,那年在西班牙为什么出现烧中国鞋铺的事情?我们中国人靠自己的勤劳,靠自己的智慧,靠自己的节俭去闯世界,这本来是优点,但是你进入一个特别的意识文化圈,你改变了人家的生存状况,你改变了人家生活的幸福感。
人家本来一周上5天班,一天就上5个小时,周末该度假度假,该干嘛干嘛。你来了倒好,一周7天,7天常常都是24小时,你无时无刻不在经营,你慢慢把别人的生意抢了,别人要生存,只能向你看齐,结果别人觉得生活很糟糕,最后变成排华。那么多国家,法国老佛爷,我们拿钱去购物,他还说你中国人没教养。英国人最近刚刚解除对中国旅行签证的特别封锁,觉得中国人完全就是土豪一样。
前些年,咱们中国是消费法国红酒最多的地方,人家就是一盎司喝的,碰一下恨不得喝一天,咱们上来像喝矿泉水一样,1000块钱、2000块钱一下就喝完了,咱们有钱。人家觉得你糟蹋文化,我这么好的艺术品到这里你一口就全吃了,一口就全喝了,你欣赏这文化没有?这些汇集起来就导致对中国整体形象感觉不好。加上咱们中国本身就是后来居上,大步往前走,各种孤单,各种负面的东西呈现出来之后,再被对中国有些媒体或政治家一宣传,这形象很显然不太好,但好在只在美国之后,差一步就超过美国了。我觉得再花10年,我们在软实力建设方面更好一点的时候,我们就可能追上日本。因为日本只有1亿多人,我们13亿人,每个人都没文化,就13亿张面孔对1亿张面孔,那呈现给世界的形象是完全不一样。
李开盛:我就稍微补充一下,实际上马老师刚才讲的这个问题,我也非常认同,我觉得他说了一些非常简单但我们大家可能很少去重视的道理。实际上现在比如说国民形象调查,最后拼的不是外交,是什么?是我们的内政,就是我们有时候外界推介的时候,坦白地讲就是我们的很多国民素质也好,我们的一些问题也好,甚至经济、社会各个层面的问题,对外交有拖后腿的作用。所以,我们一般讲外交服务于内政,但是站在外交的角度讲,可能我们的内政应该去完善,去推进,来服务于外交。我觉得这可能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