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说不可.pdf

非说不可.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孟非编著的《非说不可》是一本与众不同的书,内容涵盖了近几年来,孟非对社会现象的评论、剖析,观点犀利,文字优美,具有可读性与收藏性。孟非在书中针对一些社会热点问题进行了评论,以一个普通公民的姿态解读社会现象。这不是一本内容浅淡的名人注水书,而是集社会性、知识性于一体的短评集。

目录
我为什么开博客
意淫的快感
“恩准的发声”只能造就“沉默的大多数”
新版记者证到底哪里新?
自取其辱的“文化差异论”
纪念南京解放
“讲大话的中国人”
你是“人民”不是“币”
威尼斯商人和中国土地
骂人的艺术
想要说声“信你”真的好难
找茬也是职业?
不许非法施粥!
小花招
拼车也是违法?
老板也是官员
谗言
“吃饭示意图”
拆可以,给个理由先
“公示罚没”不如“减少罚没”
“问候你老母”
不能不干,更不能胡干
谁来养活城市公交?
从彩虹桥到红旗桥
不幸中的万幸
为什么非要“有意义”
天生的阴谋家
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
不值得期待的“后悔权”
奔驰还是宝马?这是一个问题。
庶民的胜利?
忽悠,你继续忽悠!
“与时俱进”和“与谁为伍”
谁更不该“冷若冰霜”?
专家子女凭什么加分?
哪里来的公众“非理性”
县委书记究竟该是多大的官
权力的无边界
票决“石家庄”
城管的行为艺术
折腾够了没有?
“减压茶座”能减多少压?
秦淮小吃假天下
引导舆论不是掩盖真相
我的“开学第一课”
“六年半”的买房梦
从NO.1到Onlyl
都要天长地久就要排队很久
有奖抓贼
写在“无车日”
“在哪里吃”不说明什么
习惯性的“媒体误报说”
“火锅国标”
我没病
冠县无网吧
两株三角梅,一个大问题
道歉不应该是“上海钓鱼执法案”的句号
世博会与穿睡衣上街的女人
公安局招洗菜工兼宣传工作员讽刺了谁?
“收集民意”需要“余则成式的潜伏”吗?
别乱提示
不仅仅是态度问题
少拿“文强别墅”当教材
武大不是狼
“透明国际”亮相中国
“楼歪歪”获奖了!
来救我的人能不能不跟我要钱?
谁来问责“上海钓鱼案”的问责结果
“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
中国的“计划生育”被唱成了“国际歌”
是“道德洁癖”还是“沽名钓誉”?
“周总理,你在哪里?”
舆论也应接受道歉
慎言“多数人的暴政”
谁同意公务员提早下班的?!
“最短的木板”究竟是哪一块?
医该先保谁
世博会与上海话
手续
“拜年新规”是教育部的新笑柄
一个政协委员的道德观与“准生证”
什么叫“敢说话”?
橘生淮南
慈善和尊严
有漏洞的法律注定成为不良企业的玩物
我爱“卡车秀”
发誓别像发情一样冲动
可笑的“富可敌国”论
“两会”是立法殿堂还是道德讲堂?
“诚实坦荡”的中国官员
我为“跨界发言”鼓掌
“被看重”离“被尊重”很远
我投韩寒一票!
赵老爷不让我姓赵
西门庆的春天
从“神木”到“石排”
别叫我“同志”了!
中国的城市为何容不下街头艺人
从割喉到捂嘴
广州亚运的焰火超过北京奥运有什么可骄傲的?
担心中国“福利过度”是不道德的
天价绿化是从哪里来的
学生雪中迎接领导
折射教育者人格低下
给弱者以尊严——向楮树青馆长致敬
别拿基本权利当奖励
我为什么红?
后记

后记
好像是本书就该有个序。找谁写呢?想来想去也没认识一些拿得出手的大人物,即便认识的,也没熟到开得了这个口。开得了口的朋友大多又文化偏低,难得有像黄菡这样又熟悉还有文化的,可是七年前已经逼人夸过自己一回了,再来一次也确实为难人家了。索性自己写个后记吧。
刚刚过去的2010年,对我来说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年份。在这一年里,我结束了九年的《南京零距离》新闻主播生涯。2004年,因为熟人介绍不好意思拒绝,我出了第一本评论集《就说这么多》。第二次邀我出书的是南京大学出版社的张婧妤小姐。这一次我答应得比上一次爽快了一些,一部分原因是联系我的编辑张婧妤小姐是我的重庆老乡,也是一位难得的才女,更重要的原因是开头我说到的——九年新闻主播生涯的结束,能不能给社会、给公众留下一点什么,我不敢奢望,但总该给自己有点交代吧。
这本东西收录的是从2009年初我开博客以来的一些新闻时评,因为再早一些的东西都没有很好地保存和整理,怕给出版社的编辑增加麻烦,就选这么多吧。想到时评类的东西保鲜期最短,也最容易在若干年后偶然翻看时让自己脸红,所以恳请出版社答应我不搞签售、发布会之类的事情。大多数的所谓名人出的书,如果不搞签售之类活动基本上是没人买的,所以南京大学出版社能答应我的要求,我很感谢。
还要特别感谢的是江苏的观众九年来对我的支持,当我基本上离开新闻岗位后,他们仍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也要感谢全国的观众对一个改行主持人的宽容,谢谢你们!
孟 非
2011年春

文摘
我为什么开博客
这是很多朋友看到我这个博客的第一反应,紧接着而来的是疑问:他怎么这会儿想起来开博客了?是真的还是有人在帮他写?所以有必要解释几句。
第一,由于本人智力和接受新事物较慢等原因,我对网络一向比较抗拒,近年来稍有进步。开博客对我来说绝非赶时髦,因为这会儿才开博显然已经很落伍了。只是最近深感舆论环境有急剧恶化和倒退的趋势,很多事情不能在电视上说或者越发不能直说。有几篇文章还被“上面”善意地毙掉。干这行也快20年了,早就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了,更没有什么不吐不快的冲动,只是觉得写好的东西就这么毙了,就像十几岁的小伙子“打飞机”,那么多“儿子”还没有见到“妈”就直接在马桶里被无情地冲掉一样可惜。毕竟很多人都年轻过,很知道这种心痛的感觉。这时有人告诉我,博客可以把“它们”留下来。遂有此举。
第二,至于“是不是有人代笔”的问题,我肯定,比我写得好的人很多,所幸写得不如我的人更多,所以没有这个问题。博客这东类似日记或者说具有日记的某些特性,所以我虽在自己看来有些懒惰,但尚不至此,这就像钱钟书先生在《围城》的序言里所说“大不了一本小书,还不至于要如此精致的虚伪(大意)”。
自从有了博客这个东西,我甚至盼望我的“上面”经常毙掉我一些稿子,让我拿来充实这个小天地,让我在退休前能够凑成一本《孟非读报之禁播版》,好让我含笑九泉。昨天发现竟然有人看到这个博客还肯在上面留言,大出意外。突然想起同事曾告诉我:写得再烂的博客都会有人看。果然!还有人发现了几个错别字,更令我高兴,说明同志们看得很仔细。错别字的成因实在不是我文化水平低所致,实乃万恶的电脑输入法陷我于不义并贻笑大方。
再次谢谢各位。

意淫的快感
今天的国内媒体大多转载报道了发生在四川合江县的一条新闻。新闻的内容是,合江县电视台在节目里滚动播出了城市的“脏乱差”现象以及市民的意见,其中包括有老百姓气愤地质问:“县长书记在干啥?”我相信一定有很多读者看了这条新闻会有一些莫名的振奋或激动,其中或许还有一些是从事新闻工作的年轻同行。一般来说,官员广开言路,坦然面对舆论批评,甚至闻过则喜从来都是会引得掌声的,尤其是老百姓把批评矛头直指县委书记和县长,还竟然在电视台滚动播出,这在我看来几乎是属于“天空出彩霞地上开红花”一类难以想象的事情。然而它却几乎真实地发生了。为什么说“几乎真实”呢?我们还是应该认真地解读一下这条新闻。
首先,这段批评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生猛的采访是出现在集中反映该县“脏乱差”的片子里。对于严格讲“导向”的媒体来说,即便反映城市“脏乱差”也是偶尔的,局部的,不可能是“集中的”。以中国媒体人常年所接受的洗脑教育而言“集中反映城市脏乱差”本身就是有导向问题的。那为什么这个小小的县级电视台敢拍这样的片子,还敢播呢?原因在于这是“县委的要求”,也就是说,这并非电视台在自觉地行使所谓的舆论监督权,而是在完成县委县政府布置的任务。那为什么县委要布置这样的任务呢?因为该县正在大搞创建省级卫生县城。所以可以断言,如果不是当地政府下决心搞创建,给那个电视台台长十个胆他也不敢播这样的片子。
其次,报道说,本来老百姓质问“县长书记在干啥”这句同期声是被剪掉的,请注意:是在该县常务副县长亲自监督下剪掉的。大家想想,常务副县长坐镇县电视台审片,这能是常态吗?说明这是“创卫大业”下的非常之举。而这段被剪掉的采访又怎么被播出了呢?是在当地一把手的要求下被重新加上去播出的。试想一下,没有“一把手”表态,谁敢加上去,谁又敢播?还滚动播出?反了你!所以今天《中国青年报》对这件事情发表的评论,标题就叫《恩准的批评未必值得欢呼》。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话:我们不需要这种恩准的质问与批评,因为可能造成的后果是:一是选择性批评,对政府行动有利的,让电台公开;而对政府行动不利的则不让批评。比如对于某些官员和政府机关的野蛮征地拆迁,会不会播放出群众对于县长、书记的批评呢?二是“人存政兴、人亡政息”,一任开明的领导主政时舆论环境就相对宽松,而一旦领导离开后,一切又恢复原样。
最后我想说的是,比起近两年发生的“彭水诗案”等打击舆论、制造冤狱的基层干部来,合江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起码从姿态上把所谓的“言论自由”和他们的“自身需要”结合得近乎完美,让治下里百姓看到了并体会了一把在电视上直接批评书记和县长的快感。无论这里面有多少其他原因,仅仅就这个姿态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无论如何也是一件值得惊奇或惊喜的事件。但是惊奇过后,我们不会不明白一个道理,整个社会良好舆论环境的形成,乃至民主政治的真正形成绝不会来自某位开明长官一时一地的决定。这个道理就像今天谁都不会指望再出一个包青天把天下贪官全拿下一样。如果有人因为合江这条新闻就认为“舆论监督取得突破”而产生快感,那这种快感显然属于意淫。
“老百姓批评县委书记和县长”竟然能成为今天最引人注目的国内新闻之一,本身已经说明了一切。
P1-5

内容简介
孟非,江苏卫视著名主持人,主持过《南京零距离》、《绝对唱响》、《名师高徒》、《非诚勿扰》等节目。其中,《非诚勿扰》收视率在全国同时间段获得第一,节目受到观众和网友的广泛关注。本书《非说不可》就是由他所著,收录的是从2009年初他开博客以来的一些新闻时评。
《非说不可》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发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