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菲尼抄本.pdf

塞拉菲尼抄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塞拉菲尼抄本》创作于1976年至1978年,并于1981年首次出版。2014年上市的中国版,是全球第七种语言授权,参与了全球合印计划,由意大利原厂印刷,原装限量进口3000本。在罗马某座危楼顶层的小房间里,一位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创作了这部幻想世界的百科全书,后来这部巨作被列为“十大神秘天书”之首。而这位名为鹿易吉•塞拉菲尼的作者也被冠以建筑师、设计师、艺术家等多个称谓。
塞拉菲尼以千余幅精妙绝伦的手绘插图,以及他独创的、无法识别的语言和书写系统,呈现了一个精彩纷呈的异次元世界:小至奇特的动、植物,大至文化与城市建筑,无奇不有、无所不包。想象力恣意纵横,令人脑洞大开。
促成这本手稿得以印刷出版的意大利出版商曾评价:这本书堪称这世界上不计其数的壮举和幻想之一。卡尔维诺生前曾为本书写下长篇推荐序,他曾写道:“塞拉菲尼的语言被赋予了一种权力,它将要唤醒的是一个其内在语法完全颠覆的世界。”
尽管书中的文字至今无人能解,但读者可以借此摆脱文字和语法的束缚,像尚未识字的孩童一样,根据双眼所见的图画,去感觉,去联想。在这些漫无边际的想象中,一个新的世界诞生了。这正是《塞拉菲尼抄本》神奇与伟大之处。

海报:

编辑推荐
《塞拉菲尼抄本》的实体书给人的感觉相当震撼,远非任何形式的电子版本可媲美。3000册图书原装进口,意大利原厂印刷的完美品质悉数保留,相信手捧实体书时的震撼,会令藏书爱好者永生难忘。

这是关于一部疯狂的异想世界的百科全书,更是一部超现实主义的作品集。书中的内容无法用语言准确描述,只能凭借视觉去感知。作者鹿易吉•塞拉菲尼绘制了千余幅手绘彩色插画,造型诡异独特又精妙绝伦。他独创了一套书写系统,书中那缠绕扭曲的文字至今无人可以破译。

翻阅这本书,我们无法用常识和人类的语言去理解,但让自 己回到尚未识字的童年,展开漫无边际的想象,我们会看到一个全新的、生动有趣的世界。也许,这其实是一本只有“孩子”可以看懂的书。——本书编辑

1. 一部关于幻想世界的百科全书,超现实主义作品集。本书详细描绘了一个疯狂幻想中的世界,卡尔维诺亲自作序详细解读。全书共分为11章,涵盖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方方面面,如植物学、动物学、畸胎学、化学、物理学和机械学、解剖学、人种学、人类学、神话学、语言学、烹饪、游戏、时尚和建筑等。无奇不有,无所不包。

2. 全球十大神秘天书之首,独创文字至今无人能懂。作者自创了一套独一无二的书写系统,所有文字都是自动书写而成,无数专家曾试图进行翻译和破解,均一无所获。但作者曾表示,书中的语言和文字背后并没有隐藏什么意义,他希望读者可以从语言和文法的笼子中逃脱出来,像孩子翻看大人的图书一样,用视觉感知激发无限想象。

3. 2014年出版的中文版是全球第七种语言授权版本。中文版参与了全球合印计划,由意大利原厂印刷,漂洋过海引进中国,限量供应3000本。本书豪华精装,大八开396页特种纸印刷,设计极为考究,堪称纸质图书中的奢侈品。

4. 随书附DECODEX手册,一探神秘天书缘起。手册收录作者鹿易吉•塞拉菲尼于2013年创作的一篇序言,其中作者回忆了创作这本“天书”的缘起与过程。本次中文引进版中,作者又特意为中国读者新增了一篇序言,亲述本书创作与中国文化的部分渊源,补充了一些或许可以帮助读者理解这本天书内容的重要信息。

名人推荐
塞拉菲尼的语言被赋予了一种权力,它将要唤醒的是一个其内在语法完全颠覆的世界,因此,它必须将这种更为深刻动人的语言和思想的内在逻辑,隐藏在其表面的神秘难解之下。
——卡尔维诺(世界文豪)

《塞拉菲尼抄本》是一种基于其内在逻辑之上建立起来的绝妙超凡的废话。这本书仿佛就是在赞美无序、混乱和不可知性。其中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抓得住的东西,一切都在移步换景、熠熠闪光、转瞬即逝。然而,这本书有一种神秘的美感和逻辑,这无疑令某一群人感到欣喜。
——道格拉斯•霍夫施塔特(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从普林尼的《博物志》,到卢克莱修的《物性论》、博韦的樊尚的《大宝鉴》,还有狄德罗和达朗贝尔的《百科全书》,《塞拉菲尼抄本》是这世界上不计其数的壮举和幻想之一。
——弗朗哥•马里亚•里奇(《塞拉菲尼抄本》1981年首版出版商)

你们可以怀疑他,但不要怀疑他闪耀的智慧。
——皮诺•科里亚斯(意大利作家、记者)

塞拉菲尼创造的这个世界,完全可以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浪漫田园的;一点儿都不离奇。就像开篇可能会说到的那样:这是一个平行的世界,遵守自己严密的、绝对精准的律法。
——维托里奥•斯加比(米兰文化议员、著名艺术评论家)

艺术家塞拉菲尼竭力颠覆常规,营造出惊人的混乱。他看到的世界不是一个凝固的世界,而且作为一个情绪宣泄的空间,因此无论怎样都能产生五彩斑斓的变化。
——阿奇莱•博尼托•奥利瓦(意大利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罗马大学当代艺术史教授)

媒体推荐
鹿易吉•塞拉菲尼既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而是在一条黑色走廊末端的一个房间里。那里墙壁是绿色的,椅子都是从天花板上吊下来的。他在字母间斟酌,随心所欲地摆弄,就像雷蒙•格诺笔下《蓝花》中的角色。经过30个月的冥思苦想,在一个漫长的、离奇的夜晚,他编写了一部奇幻的百科全书,令人惊讶但毫无用途,它之于现实世界似乎就像一场海市蜃楼般的梦。
——《共和国报》

作者简介
鹿易吉•塞拉菲尼,是意大利著名建筑师、设计师、艺术家。1949年8月4日出生于罗马。正如维托里奥•斯加比所言:“塞拉菲尼,作为一个艺术家,生活在一种永恒的幻想状态之中。

序言


罗马,1976年9月,日期不详

我27岁的时候,曾用彩色铅笔在一页纸上画过一幅画,画中的几具人体都有着钳子、自行车轱辘和自来水笔形的肢体,仿佛当时我正在一所太空美术学院里上一堂以裸体半机械人为对象的写生课。我按照几乎是分类学的标准画草图,直到某一刻我发现,要完成这幅图好像还得配上一些文字,这也使得我的这一作品看上去越来越像一本比较解剖学图册里的某一页。我能为它配上什么类型的说明文字呢?特别是我该使用哪种语言呢?要知道,在一幅图画旁边加上一篇文字,即便我们对两者都不理解,也能传递一种表面化的含义。大家还记得,小的时候,当我们在大人面前翻看那些图文并茂的书本时,都假装在阅读,假装看得懂,其实不过是对那些图像加以想象而已。我曾想,也许一段无法解读的外星人文字,能让我们随心所欲地重新体验童年时那似懂非懂的感觉。于是,创造一套全新的字母表,对那时的我而言才是当务之急。更严格地说,我想要发明一种让我的手喜欢的文字。
就这样,我开始涂抹各种线条,它们或彼此交叉,或乱成一团,如天书般无从辨认。在这些像一团乱麻的墨迹当中,我慢慢提炼出一种有大写与小写字母、标点符号与重音符号的书写体系。跟许多其他书写体系一样,我的这一发明也同样完美。
我继续作画,不知不觉中就完成了抄本的最初几幅插图,同时我也发现,我的这一全新的书写方式可以美妙地自动书写,而这应该会受到超现实主义者的青睐。
一天下午,我的大学同学乔治带着几个如何打发漫漫长夜的点子来找我,我心不在焉地告诉他我不能出去,因为我正在鼓捣一本百科全书。这不经意的回答却让我茅塞顿开。
日复一日,我仿佛变成了一个在某家修道院缮写室里与世隔绝的抄写员,把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文章抄到木板上就是我的工作任务。这是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我一直沉浸其中。为了生计,我时不常地跟一些建筑师合作,做技术绘图时的精准技巧和使用墨水的深浅也因此深深影响了抄本的创作。
我的写作间就在圣安德列德拉弗雷特路30号的顶楼,离西班牙广场不远。这是一座摇摇欲坠的建筑,大楼白凝灰岩的台阶因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而破旧不堪。离这里几步之遥就是圣安德列教堂的回廊,院里种有柏树和橘树。院中央有一个大池子,里面养了些肥硕的红色鱼儿,但它们几乎总是一动不动;还有一座假山也矗立在院中央,上面覆满了苔藓和铁线蕨,不断有水滴从中渗出。在梅赛德路和普罗帕甘达路交叉处是贝尼尼的住所,大门附近就是他那优雅的大理石半身雕像。而就在几米开外,贝尼尼永远的对手——博罗米尼的两件杰作也耸立在那里,令他无法回避。
在今天看来可能令人难以置信,但那些年是“三叉戟罗马”最后的辉煌,那个时期的罗马与在“大陆游学”时浪漫主义者们生活过的罗马还有几分相像,那时济慈和歌德曾经的住所也还在耐心地等待着主人的归来。早上,面包铺的小伙计一边哼着歌,一边晃晃悠悠地骑着自行车往各家送新出炉的面包,饭馆里的人们只喝弗拉斯卡蒂牌的酒,唯一的异国情调是芭宾格桐茶馆,掩藏在五棵高大的棕榈树后面。小巷庭院之间,成群结队的野猫吞食着人们不时从窗户里扔出来的残羹剩饭来填饱肚子,所谓的现代生活很难触及这里。德基理克还在西班牙广场的画室里画最后的夕阳,几缕阳光斜斜地照射在鱼刺形的镶木地板上。在电影城里忙碌一天的费里尼两手插在裤兜里,在夜色中走回自己在麻古塔路上的家。
但是黑暗也会降临在这世外桃源。一年前帕索里尼遇害,卡比托利欧山上空晴朗的天空早已阴云密布,预示着大难将临。
我的写作间还有一个小阳台,旁边有一个石棉水泥建的储水池,从那里能看到远处梅迪奇别墅的松树。夜幕降临时,露台锈迹斑斑的护栏上落着不少鸽子,我洒下的丰足的面包渣儿把它们吸引过来赶赴盛宴。作为回报,我可以从它们咕咕的叫声和拍打双翅的声音中得到一些当日白天的消息。这要感谢我那来自翁布里亚的奶奶,是她教会我解读这些信息,因为她懂得它们的语言。一日三餐我都去莱昂奇诺路上的比萨店解决,番茄奶酪比萨饼、卡普里乔萨沙拉和煮鸡蛋是我的最爱。
一天晚上,我在比萨店里吃完饭往家走,看到一只白猫喵喵叫着,在康多蒂路和贝西亚纳路口转悠。它看起来像一只被遗弃的野猫,我把它带回了家,一直养到我完成抄本。
大部分时间,我都坐在两扇窗之间的桌子前绘制着未来的书稿,这时候白猫就借机爬到我肩膀上,蜷在那儿呼呼入睡。进入梦乡之后,它的尾巴垂到了我的胸前,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有时还会随着梦境动弹一下。
很多年之后,我碰巧读到了普希金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书的序言中写到,一只博学的猫沿着缠绕在一棵橡树上的金链子往上爬,如果往左边爬,它就会讲个故事;如果往右边爬,它就会哼首歌。我惊奇地发现,我的猫与这些诗句描绘的情形存在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我很想知道,在它趴在我肩头,几小时一动也不动的时候,是不是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和我交流,给我唱过什么歌,或者讲过什么故事呢?显然,那些歌曲和故事后来变成了我想象中的一部分……要不我该怎么解释自己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画出那么多的图呢?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么匪夷所思。
总之,鉴于上述考虑,还有一些出于个人原因而未能提及的其他想法,我必须在这里承认,那只白猫才是抄本的真正作者,而不是我。虽然我一直以作者自居,但其实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抄写员而已。
由于著作权的原因,我的这番坦白之词不能更早地公之于众,因此我现在借再版之机请求出版商,允许我向我的那只白猫致以最诚挚的谢意,以资纪念。

鹿易吉•塞拉菲尼
罗马,2013年7月3日12时30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