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种婚姻.pdf

33+1种婚姻.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以积极心理治疗理论为指导,从心理治疗实践中总结出33种最常见的婚姻(或男女伴侣关系)形式。由于夸大的期待和虚假的需要,这些形式的婚姻必将失败,或者至少给婚姻中的人带来严重的问题。作者运用故事和咨询中的实际案例来演示这33种关系形式,研究影响它们的各种因素,探讨如何建立理想的婚姻。本书是一个很好的指南,能帮助人们走出婚姻或男女伴侣关系的问题迷宫。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诺斯拉特•佩塞施基安,博士,精神科和神经科专家,心身医学专家,心理治疗师。1933年出生于伊朗,在德国攻读医学专业,获得博士学位;在德国、瑞士和美国接受过心理治疗方面的训练。积极心理治疗创始人,从1969年起在德国开设心理治疗门诊,受到广泛认可,使该疗法进入了德国医保体系。出版专著20多部,在医生再培训方面也取得突出成就,因其突出贡献而获得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精英人物与杰出贡献十字勋章,并获得诺贝尔奖提名。

译者简介:李培忠,198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获学士学位。1997年赴美留学,2001年获心理学硕士学位。2004年获心理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威斯康辛大学斯托特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Stout)心理学系任助理教授,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直至2009年回国。
现专业从事心理培训、咨询和翻译工作。

目录
目    录
上篇  绪    论
1 如今的伴侣关系  / 8
2 为什么会这样  / 10
3 怎么办  / 11
4 伴侣关系中的积极心理治疗概论  / 16
下篇  伴侣关系的形式
1 同盟式的伴侣关系  / 25
2 宗教责任式的伴侣关系  / 33
3 继续教育课堂式的伴侣关系  / 39
4 补偿式的伴侣关系  / 44
5 平衡举动式的伴侣关系  / 48
6 解放式的伴侣关系  / 52
7 不同文化的相会场所式的伴侣关系  / 57
8 忏悔式的伴侣关系  / 63
9 召唤式的伴侣关系  / 66
10 占有式的伴侣关系  / 70
11 惩罚式的伴侣关系  / 74
12 扮演医生式的伴侣关系  / 82
13 双盲尝试型伴侣关系  / 88
14 压力释放式的伴侣关系  / 93
2     33+1 种婚姻
15 枷锁式的伴侣关系  / 99
16 生育责任式的伴侣关系  / 105
17 商业利益式的伴侣关系  / 110
18 礼貌和感恩式的伴侣关系  / 114
19 慈善机构式的伴侣关系  / 119
20 坚持型的伴侣关系  / 124
21 成就式的伴侣关系  / 129
22 从他人处获得帮助式的伴侣关系  / 137
23 猎奇消费式的伴侣关系  / 143
24 危机处理式的伴侣关系  / 148
25 不计代价的伴侣关系  / 153
26 最终的休息地式的伴侣关系  / 157
27 自我价值确认式的伴侣关系  / 163
28 戏剧式的伴侣关系  / 169
29 忠诚联盟式的伴侣关系  / 175
30 本能满足式的伴侣关系  / 182
31 科学式的伴侣关系  / 187
32 愿望实现式的伴侣关系  / 193
33 接受温存式的伴侣关系  / 198
那 “ 一种” 伴侣关系形式  / 204
附录  统计结果  / 214
参考文献  / 216
故事索引  / 218
案例索引  / 220

序言
前 言
婚前要睁大眼睛,婚后眼睛要半睁半闭
——中东格言
据说维多利亚女王曾在一封信里抱怨她的家庭教师不断指摘她的行为举止与未来女王的身份不符,“但是从来没人告诉我作为未来的女王我该怎么做”
这个传说提出了我们的问题:在我们的社会里人们如何评价伴侣关系和婚姻,难道一个人必须先分居然后才能认识婚姻的主要特征吗?一个人在获准驾驶机动车之前,年龄必须达到18岁以上,必须花钱上驾驶课,掌握足够的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能力才能取得驾驶执照,在获得独立承担一项专业性工作的许可前,我们必须经过多年的学校学习,获得专业的学位,可能还需要经过实习。通过考试取得执照在结成伴侣关系之前,我们无须满足以上任何一项要求,因此我有时觉得有些人在婚姻中的行为就像司机蒙住双眼,没有驾驶执照,试图在交通高峰时穿过一个大城市,我绝对不是主张对人类最私密的领域实施更严格的管理,但我的确认为伴侣关系和婚姻中的困境往往不是因为一个人没有能力与他人一起生活,而是因为这个人没有获得必须的前提条件。

我看下面这个快乐婚姻的概念是再简单不过了:正确的对象、正确的理由、适当的时机这概念如同打开通往人间天堂之门的钥匙,另一方面,当我们感到我们的伴侣关系已经无法挽救,当我们再也抓不住我们所爱的人,或者当我们无法忍受我们对其承诺了忠诚的人,我们感到困扰和震惊,我们茫然地站在婚姻的沉船边自问:“怎么会这样?”

在一个接一个涌现的问题里,下面这些是比较重要的:
为什么一个问题跟不同的熟人讨论了千遍,却从未跟伴侣谈过?
为什么妻子无私地照料丈夫多年,却在他恢复健康之后要离开他?
为什么在我们的关系中我们不是自己真正的样子?
我们为什么要演戏,躲藏在角色背后?
我亏待我的伴侣,就是为了满足我的自负吗?
我寻求伴侣仅仅是为了此时此地,还是也为了更远的将来?
我在帮我的伴侣的时候,真的是在“帮”他吗?
在跟伴侣的关系里,我在何种程度上是我的文化传统的奴隶?
我是只爱我的伴侣的理想形象,还是爱那个真实的人?
其实在我的想象中我的理想伴侣是什么样的?
我准备好承担由伴侣关系所产生的责任和义务吗?
如果我的伴侣对我的努力置若罔闻,我怎样解决伴侣关系上的问题?
我为什么会让这些事发生?
我为什么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情愿跟我的伴侣分开?
为什么与他人的联系令我焦虑?

积极心理治疗的发展历史
我建立“积极心理治疗”的一个重要动因是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跨文化的情境,我是波斯人,但从1954年以来一直在欧洲居住,在这种情形下,我注意到许多形式的行为、习俗和态度在两种文化中有不同寓意。有一次我在开车的时候,另一个司机向我竖起了中指,我当时不明白这手势的含义,在我们国家一个相似的动作是打招呼的意思,这件事使我第一次意识到世界上不同文化之间的巨大差异。
在帮助亲戚朋友到欧洲求医的过程中,我对东方和西方跨文化观察更着迷了,作为两个世界之间的翻译,患者对自己病痛的描述与诊治他们的专家给出的诊断和治疗之间的巨大分歧令我感到吃惊,我一直问自己一个问题,当所有迹象都表明问题的根源是灵魂,为什么医生仅仅医治身体?我发现我的专业同行们对如何治疗患心血管和循环系统疾病的病人也是这样意见不一,我意识到采用什么治疗方法取决于医师的专业领域,而根本不是病人的生理和心理状况除此之外。
我还接触过另一种认识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方法,自幼我的父母教导我信奉巴哈伊信仰,而我在德黑兰就读于天主教学校,在这里我也接触了来自不同世界的影响,由于生长在巴哈伊教强调宽容的环境里,我无法理解人们中间一直存在的偏见是怎样产生的。
这些经验使我开始关注社会—心理常模对社会化和人际与个体内部冲突的意义,我从中东患者和欧洲患者身上都发现了隐藏在症状背后的、由一系列反复出现的行为常模引发的冲突,我努力提取这些行为常模的样本,将联系紧密的概念归类,从而生成一个帮我们描述根本性冲突领域的清单,下面这些关于心理—社会常模的问题出现了:冲突是怎样产生的?怎样才能准确地描述这些冲突?心理和心身障碍的症状背后隐藏着什么?什么因素限制了人际关系?怎样正确处理这些障碍?

18年前我在我的专著《日常生活中的心理治疗》中阐述了伴侣关系的一些形式,乍看起来这些模型像是对关系中的障碍和误解做了漫画式描述,但实际上对心理治疗工作大有帮助,这些模型使我们能够对伴侣关系中的问题进行更加细致的观察,正确地认识这些问题,并且在克服了神经症的重复相同行为的强迫之后,寻求新的可能的解决方案,像“33+1种关系形式”这样的模型所表述的方法更容易触动一个人自身的冲突并识别这些冲突独特的地方,总而言之,我希望本书能够启发人们观察与自己和与他人的亲密关系的新视野,形成一种“积极的家庭规划”
致 谢
如果没有患者给予合作,欣然同意公开他们的案例研究,本书不可能有现在的样子,这些案例研究来自我自己的个体和团体心理治疗工作,当然,我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更换了他们的真实姓名,为了保持案例的原味,我基本上逐字逐句地复制了原始的口头和笔录材料,案例研究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积极心理治疗的理论和实践,如果读者对积极心理治疗的系统阐述感兴趣,可以参考我的以下几本书:《积极心理治疗》《积极家庭心理治疗》《寻求意义》《日常生活中的心理治疗》,和《作为心理治疗工具的东方故事:《商人与鹦鹉》,以上图书均由Springer公司出版
我想表达对本书的翻译,来自巴西的罗伯特·沃克博士的由衷感谢我特别感谢Fischer和Springer出版公司,尤其是担任本书审稿的来自法兰克福的威利·库尔勒先生和来自亚琛的阿那斯·阿齐兹博士,我还要感谢通过讨论和提问帮助我发展积极心理治疗的所有人没有养育我的家庭,没有(称之为我自己的)核心家庭,我不可能写成这本书,我的妻子玛尼杰、我的儿子哈米德博士和纳维德博士在很多方面给了我许多帮助
诺斯拉特·佩塞施基安
2009年夏 于威斯巴登

文摘
一个人可以站在他的观点上,但不能坐在上面
——艾瑞克·凯斯耐
本书的主题是33+1种伴侣关系模式,我们深知伴侣关系的模式比人的数量还多,但如果我们一味坚持按独特性原则对伴侣关系进行分类,我们不仅力不从心,而且会失去对现象整体的认识,因此我们把讨论的范围限定在几种基本的、似乎直指事物本质的伴侣关系模式上,为了表达的清晰,我们以漫画式的夸张形式来呈现这些模式,这样我们可以把它们作为镜子,采用对比的方法更准确地认识我们自己的行为这“33种”关系模式的图式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我的工作中偶然产生的它们象征性地表达了无穷多的可能的关系,正像《一千零一夜》里最后一夜指向未来,暗示患精神疾病的苏丹的康复,那“1种”伴侣关系形式使人能够转换参照点,扩展自己的概念,满足自己的内在愿望,这“1种”形式可以看作是“帮人认清方向”,不管产生这一病案的深层问题是什么,那“33种”形式总结和描述了“是怎样的”,而这“1种”形式为个体情感中针对“应该是怎样的”内在希望预留了空间我从六个角度来审视每一种伴侣关系形式:
•接近(access)是通过幻想、“大脑右侧”形象丰富的思考、故事和格言警句实现的
•解释(explanation)紧随其后,指发生于大脑左侧的分析、区别性的思考,解释在积极诠释中的主要目的是把握这些关系形式的现实,包括它们所包含的危机和机会、光明的一面和阴暗的一面,以及它们的障碍和能力
•为了促进将理论认识转移到现实生活的情境,从普遍描述过渡到具体情境,我从家庭治疗实践中选择了案例研究(case studies),用它们来演
2.33+1种婚姻示那些以尽可能纯粹的方式描述的模型,回顾我所掌握的材料时,我发现选择倾诉的女性多于男性,这个现象无疑反映了女性认识情感问题的能力更为发达,因而更容易受这些问题的困扰,无助感经常导致以自我实现为形式的“高压式”的解决方案,60%的离婚案是妻子提出的,但当女性感到对家庭负有责任的时候,她们比她们的丈夫更加珍惜获得援助的机会,而丈夫可以被争取过来,配合治疗
•在阐释(interpretation)中,我试图清楚地描述一个案例内容上和心理动力上的独特之处,我这样做主要是想指出每一个案例中重要的方面,同时为每一个案例研究贡献一些有普遍意义的东西
•在其他文化(other cultures)一节,我希望引导读者进行跨文化思考,考虑到“文化限定”的思考方式意味着某种程度的“文化盲目”,我对外国文化的描述是针对同一种形式的伴侣关系的,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注意到属于近东文化的家庭会给出很多理论,传授伴侣关系的概念,而在西方人们更注重实践,也就是通过尝试错误来学习,我不想评判哪一种做法更好各种看问题的方法可以互相取长补短,问题不在于是东方的制度更好还是西方的制度更好,而在于我们怎样将理论和实践整合起来,促进个体、家庭和社会的利益
•每章结尾处有一段关于实际后果(practical consequences)的文字,目的是超越这一伴侣关系中的特定问题的狭小范围,探讨伴侣关系的意义:
针对精神和身体健康
针对这一职业
针对其他人
针对未来,涉及关于世界、和平、生命的意义和死后的生命的问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