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科维奇:一发制胜.pdf

德约科维奇:一发制胜.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德约科维奇首部亲笔著作。揭秘小德突破逆境成为网球男单头号选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回顾历次关键战役中的精彩瞬间和心路历程,毫无保留分享独家身心调节与健康饮食方法。
2010年以前,小德只拿到过一个大满贯冠军,世界排名一直处在尴尬的第三,当年的澳网公开赛的决赛对阵特松加,他又气喘发作,冲进更衣室狂吐,历经五盘缠斗,终因体力不支败北。为了突破自我,他用各种方法改善体能状态,举重、跑步、换教练、到沙漠训练,甚至动了鼻腔手术使呼吸更顺畅。然而,都没有效果……
2011年,成为了小德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单赛季:他赢得了10个冠军,连续3个大满贯,43场比赛,一跃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网球选手!是什么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我体重减轻了,也觉得自己脚步更轻盈、更有爆发力,头脑也清醒了。”由谷底到巅峰,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书中小德将揭开他成功背后的秘密。

编辑推荐
德约科维奇首部亲笔著作。每一位网球迷和运动爱好者不可错过的珍藏佳作!
《德约科维奇:一发制胜》小德第一次真实、全面地讲述自己在球场内外的方方面面:
6岁便立誓要夺得温网冠军和世界第一
科索沃战争期间,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在被轰炸过的废墟上练球
屡次退赛的隐秘原因大揭秘
对阵纳达尔、费德勒时的精彩战略战术
第一次夺得温网冠军时的感动瞬间
1整天训练时程大公开
4大饮食守则,9种热身运动,9招滚轮按摩,4式瑜珈动作
14天既抗过敏又瘦身的健康食谱。

作者简介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塞尔维亚职业网球运动员,1987年5月22日出生,现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ATP)男子单打世界第一,职业生涯已经赢下7座大满贯男单冠军奖杯,被公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之一。

目录
目录

序 章 从崩溃边缘到世界冠军

过去,每当我朝着梦想迈出一大步,就会被一股莫名的无力感绊住,
现在,我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改变,我终于可以痛快赢一场。

第一章 战火中练球的小孩

科索沃战争阻挡不了我的网球路,我会去找刚遭到北约空袭的地方,
心想如果昨天轰炸了某个地方,今天可能就不会再来……

第二章 初尝胜利的甜美滋味

2011年,我实现了两个毕生梦想:赢得温布尔登冠军,还有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球员。

第三章 开放心态,让我脱胎换骨

我不是医生也不是营养师,我只建议各位打开自己的心胸,
尝试这些不同的观念,倾听身体向你发出的信号。
保持客观,只有你能知道哪些食物适合自己,只有你能翻译自己身体想对你说的话。

第四章 什么食物拖累了你的健康?

无论在球场、职场、情场,每个人都想成功,
给你一个建议:从撇开偷偷破坏身心的坏食物开始。
只要去尝试就行了。对我来说,最糟糕的挫败不是失败本身,而是决定不去尝试。

第五章 吃出人生制胜局

我坚持提升身心表现的四项守则:
一、慢慢吃,用心吃;二、给身体清楚的指示;
三、保持正面心态;四、重质不重量。

第六章 训练你的心智

身体训练并不是我取胜的全部因素。
我会运用心智方面的技巧,让自己在练球和比赛中可以保持敏锐、专注,
调整到最佳状态。
不过,我并不把这些视为“训练方法”。这已经是我的生活方式。

第七章 人人都做得到的健身计划

几种简单的健身运动,能帮你提高柔韧性、缓解压力、恢复体能,
不论你体能状况如何,都可以让你表现得更好。

第八章 冠军的食谱

14天健康食谱,帮助我减重、挥别过敏、储备满满能量。
切记:怎么吃与吃什么一样重要。
认真看待你吃下肚的东西,因为它很快会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

后记
致谢
附录 健康食物指南

文摘
就在我要登上顶峰的时候,却跌到了谷底。那时我19岁,还是一个来自战乱频仍的国家的无名小子,一夕之间跃上职业网球舞台。我那时九连胜,即将在2006年克罗地亚公开赛(Croatia Open) 的冠军战取得绝对领先。全场观众都挺我,我的团队也在为我加油。
然而,他们的声音我都听不到。我只听到自己脑海里嗡嗡作响, 只能感觉到疼痛。好像有东西捏住了我的鼻子、钳住了我的胸口,双腿被灌了水泥。
我看着球网那端的对手瓦林卡(Stanislas Wawrinka),看着坐在看台上的母亲。然后突然之间,重力把我吸倒在球场的红土上,我仰望着克罗地亚开阔的天空,胸口上下起伏。魔咒——毫无预警地削弱我精力的神秘力量,再一次逼近。
不论我再怎么用力,都呼吸不到空气。
我父亲斯尔詹(Srdjan Djokovic)冲上球场,和医生一起搭着我的肩膀把我撑起来,拉我到场边的椅子上坐下。我抬头看着母亲,她在看台上哭泣,我心知肚明,这次比赛到此结束了,也许我一生的梦想也跟着结束了。
大多数人在6岁的时候,都还没决定自己人生的目标,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早在13年前,在塞尔维亚(Serbia)乡间的偏远山城科帕奥尼克(Kopaonik),坐在我父母比萨店的小小客厅里,看着桑普拉斯(Pete Sampras)拿下温布尔登(Wimbledon)冠军,我就知道:有一天冠军会是我。
我从来没打过网球,我认识的人也不打网球,网球在塞尔维亚是冷门运动,冷门程度大概和击剑差不多。在我家居住的荒凉的度假小镇,伦敦可谓遥不可及。然而就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 我想把温布尔登的冠军杯高举过头、听着满场球迷欢呼,并且要成为世界第一。
父母亲在我4岁的时候,买了一支彩虹色的球拍和几颗威浮球(Wiffle),我可以自己玩上好几个小时,把球击向餐厅的墙壁。不过自从看见桑普拉斯封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了。接下来的13年,我人生中的每一天都用来达成目标。为我做出无数牺牲的家人,从一开始就挺我到底的朋友,我的防护员、教练和球迷——大家都同心协力,让我尽可能朝毕生的梦想接近。
但是我身体有些问题,不健康、不强壮。有人称之为过敏,有人称之为气喘,有人就说是体能不佳。但无论那问题叫作什么,都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解决。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大赛上昏倒。1年前,我的世界排名只有153 位,在法国网球公开赛(French Open)首度出赛就拿下第一盘,让对手八号种子科里亚(Guillermo Coria)吓出一身冷汗。但到了第三盘,我的腿僵硬得像石头无法动弹,我也无法呼吸,最终只好弃赛。科里亚在赛后说:“显然他已经疲劳了好一段时间,人的身体状况很好的时候,应该能够在炎热天气下打长时间的比赛。”
3个月后,我首度参加美国网球公开赛(US Open),首轮对上孟菲尔斯(Gael Monfils),结果直接晕倒在球场上。在近摄氏30度的高温潮湿天气中,我像一条搁浅的鲸鱼,腹部朝上躺在地上,拼命喘着气,等防护员来。在4次尴尬的暂停过后,我勉强赢了比赛,但下场时还是被观众嘘,而我体能不佳也成了赛后的焦点话题,孟菲尔斯建议:“也许他该做些改变。”
我做了种种努力。在当今职业网坛,不论球技水平、体能训练或是心态,一丝丝的改变足以造成很大差异。我勤练举重,每天早上和下午练球,每天骑自行车或是连续跑步好几小时,我的体能没道理不好。我换了防护员,找寻新的训练方案;我也换了教练,希望球技上的进步能帮我摆脱魔咒;我动了鼻腔手术,希望可以让呼吸更顺畅。每一个改变都有一点点帮助,一季一季慢慢改善,我更强壮了一点, 体能也更好了些。2007年,我成为费德勒(Roger Federer)和纳达尔(Rafael Nadal)登上球王宝座之后,第二位都击败过他们的球员。
然而,每当我朝着梦想迈出一大步,就会觉得好像有根绳子缠住了我的身体,把我往回拉。职业网球是连续11个月的漫长赛季,保持平稳表现的关键是,能够在比赛与比赛之间的间歇期迅速恢复。我在样赢得一次赛会之后,却在接下来的赛会意外崩盘;在赢得一场史诗般的漫长比赛之后,却在下一轮中途退场。
或许我的问题不是在生理,而是在心理:我做了冥想、瑜伽,努力让内心保持平静。我像是上瘾一样训练:每天14个小时,一心一意只想着提升心理和身体能力。而在这个过程中,我成为世界排名前十名的选手。
但我有一个梦想,不只是要成为顶尖的球员之一。世界上最顶尖的有两位——费德勒和纳达尔,对他们来说,我不过是个偶尔冒出来的程咬金,在战况艰难时随时可能退赛。他们是最上层的精英,我则卡在低他们一层的地方。
我在2008年1月赢得了我的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Australian Open),这对我是一大突破。但1年后对阵罗迪克(Andy Roddick),我再次被迫退赛。在争取卫冕冠军的路上,竟然半途而废!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罗迪克拿我经常病倒来开玩笑:“抽筋、禽流感、炭疽病、SARS、一般的伤风感冒。”即使是费德勒这个话不多、这么有风度的人,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批评我:“他这伤病缠身,我认为他是个笑话。”
我甚至在2009年年底,把训练营搬到阿布扎比(Abu Dhabi),希望借着波斯湾的酷热,让自己更好地备战在墨尔本(Melbourne)举办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也许让自己适应了这种气候,最终我可以克服我的伤病。
一开始,看起来我好像终于把一切问题搞定了。2010年1月27日, 我打进澳网的1/4决赛,一路上轻松过关。1/4决赛的对手是特松加(Jo-Wilfried Tsonga),他世界排名第十,我排名第三。两年之前, 21岁的我在迈向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的路上,就是在这同一个球场打败了他。这一天,我只需要有和当时一样好的表现。不,要更好。
特松加身上有90千克的纯肌肉,是网坛体型最高大、最强壮的球员之一,发球球速高达时速140英里(225千米)。当他把体重加到回球的力道上,球质非常“重”,球速快,还会上旋,感觉好像可以把球拍直接从你手上敲掉。但同时他的动作又非常敏捷,可以满场飞。那一天,他穿着荧光黄的T恤,看上去就像太阳一样大、一样无情。经过折磨人的抢七拉锯,一个回合又一个回合,让现场球迷的心一直悬着,最后他以7比6拿下第一盘。
不过到了第二盘,我那上瘾般的疯狂训练终于开始发功,我以7比6 拿下这盘,然后控制住他,让他在底线两端疲于奔命。单打比赛球场宽度是27英尺(8.23米),我可以跟任何人一样,完全守好这个距离。
我轻松拿下第三盘,6比1,我吃定他了。
结果,又来了。特松加在第四盘先以1比0领先,那股无形的力量又一次袭来,使我无法呼吸。他接着又拿下一局,我感觉有东西跑到喉咙,于是向主审裁判请求一个上厕暂停(toilet break)。我不想让对手看到我快要吐的样子。
我冲进更衣室的厕所,马上跪了下来。我抱住马桶的一侧,胃在痉挛,觉得好像把所有力量都给吐了出来。
等我走回到场上,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了。
特松加很清楚我的身体出了状况,不断用强势发球主导局面, 把我在场上调过来、调过去,就像是他的玩具。我感觉到,球迷开始转而支持他,他的发球也似乎比之前更快、更重——也许是我速度变慢、力气变弱了,感觉就像是在跟一个巨人对战。他不止一次瞄准我的左脚,我的脚像被钉在硬地球场的蓝色地板上,一动也不能动。他以6比3抢下第四盘。
第五盘才一开始,球场中所有人显然都已经知道比赛结果会是如何。特松加3比1领先,我的发球局,0比40。我打出职业生涯的最低点,这是个破发点,在很多方面来说都是。
我必须打出一记完美的发球,让他失去平衡,拿回局面的主控权。我如果要有一丝反击的机会,就必须发出我这辈子几十万次发球之中最好的一次。拍、拍,把球抛向空中。我努力让肢体伸展到极致,但整个胸部感到压迫。我感觉我挥的是雷神索尔的锤子,不是网球拍。
我的身体垮了。
一发失误。
我的心理垮了。拍、拍,发球……
双发失误。
这局,特松加赢。
老天保佑,球赛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就像行刑。在中场握手致意后,他绕着球场手舞足蹈,要观众一起欢呼,全身充满电和能量。我,油尽灯枯。17年来每天不间断地练习,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的身心强度足以和最顶尖的球员同场竞技。
我有球技、有天分,也有斗志。我拥有资源去尝试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心理和身体训练,接触到全球最好的医师。真正阻挠我的,是我完全没有料想过的事情,我的训练都是对的。
但,饮食出了差错。

温布尔登球场的草
我的职业生涯最低点,就在2010年1月27日那个双发失误的时候。
不过到了2011年7月——短短18个月后,我已经完全改变。我瘦了5千克,比以前强壮,是从小到大最健康的时候,而且我达到了两个人生目标:赢得温布尔登、登上世界网坛排名第一。当我眼看着纳达尔最后一记反手拍回球出界,把温布尔登冠军奖杯拱手让我时,我又像是当年那个6岁的小男孩,那个一无所有、天真地想抓住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的小男孩。
我躺在地上,然后起身双手高举向天。我蹲了下来,拔起一把温布尔登球场的草,吃了。
尝起来好甜美,属于我的甜美,我从没尝过这么甜美的东西。
这不是因为我采取了新的训练计划,让我在短短18个月内,从非常优秀的球员,晋升为世界上最顶尖的球员;也不是因为换了新球拍、新的健身方式、新教练,更不是新的发球方法,不是这些原因帮助我减重,让我保有意志力,并享有一辈子最健康的状态。
是因为新的饮食方式。
我的人生改变了,是因为我开始为身体摄取对的食物——身体真正需要的东西。采取新饮食方式的前3个月,我的体重就从82千克减到了78千克——家人和朋友甚至开始担心我变得太瘦。不过我感觉比过去更清醒、更灵敏,也更有活力。我速度变快、柔韧性变好,能打到其他球员打不到的球,而我还是跟以前一样强壮,意志也一样坚强。我从不曾觉得累或喘不过气,过敏症状减轻了,气喘消失了,我的恐惧和疑虑也被信心所取代。而且我近3年不曾重感冒。
有些体育记者将我的2011赛季,称为所有职业网球选手最伟大的单赛季。我拿下10座冠军、3座大满贯、43场比赛连胜。我唯一改变的,就是我吃的东西。
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些改变这么容易做到、成效这么显著。我不过是几天不摄取麸质——小麦中发现的一种蛋白质,身体立刻就觉得变好了。我变轻、变快,头脑更清醒、更有精神。两周后我就清楚地知道生活改变了。我还做了一些小调整——减少摄取糖和乳制品。我每天早晨起来的那一刻就可以清楚感受到,自己跟过去不同了。我跳下床,准备迎向这一天。我想应该把自己的经验,与他人分享。
不是只有职业运动员才能运用本书列出的简单营养调整方式,当然更不是只有职业网球选手,才能改善自己的身体、健康和人生观。
事实上,我要与大家分享的不只是字面上的“饮”“食”,因为这表示各位会因我说吃什么就吃什么,这样没有任何意义。大多数减肥计划都认为,每个人都适合同一套计划,你“必须”吃某些食物,无论是27岁的网球选手、35岁并有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是50岁的执行副总裁。这很愚蠢。“必须”就是一个不好的词,你的身体和我的身体,是完全不同的。看看你的指尖:你的指纹跟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一样,证明你的身体也跟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一样。我不是要各位摄取对我身体最好的饮食,而是要告诉各位如何找到最适合你个人的专属饮食。

小小改变,大大效果
如果你曾运动健身、控制体重,让自己更有活力,那你应该已经深深体会到:这真的很难。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几乎每天都要打球3~5个小时,每年要跟最顶尖的网球好手对战97场职业网球比赛。没有比赛的日子,我还是会在球场练球3个多小时,另外到健身房健身90 分钟,再做瑜伽或太极,而且如果行有余力,还会再跑步、骑自行车或划独木舟。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训练菜单,我动作还是很慢、容易喘,还有点超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认为靠运动就能克服一切的问题,最好三思。我每天至少训练5个小时,每一天哦,但我的体能还是不够好。我身上多背着的4千克体重,难道是因为运动量不够?
不,我胖、慢、累,是因为我的饮食跟我们大多数人都一样。我吃东西就像很典型的塞尔维亚人(和美国人)——大量的意大利食物,比如比萨、意大利面,尤其是面包,还有每天至少好几大盘的肉类料理。在比赛当中,我会稍微吃一点糖果等含糖食品,以为这样有助于我保持能量,而且我还觉得,我的训练菜单应该让我在每次路过饼干盘的时候,抓上一把来吃。但我不知道,这种饮食方式会导致发炎(Inflammation)。基本上,你的身体如果遇到它不喜欢的食物,会用一些反应来告诉你:鼻塞、关节疼痛、肠痉挛。医界认为,气喘、关节炎、心脏疾病和老年痴呆症等,都跟发炎有关。
想象你正拿着铁锤把钉子敲进木板,不小心捶到拇指。痛死了, 对不对?拇指变得又红又肿,很生气,这就是发炎。好,再想象一下,这种发炎发生在你体内,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当身体不喜欢我们吃进去的食物,就是这种状况。我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崩溃的时候,就是身体在告诉我,我正从身体里面打击着自己。
我必须学会听身体说什么。
当我学会了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而且我不只是说我的网球生涯,我的整个生活都改变了。这可以称之为魔法——感觉真的就像变魔术一样。但我不过是尝试各种食物,从中找到真正适合我的,并将这些知识应用到日常饮食之中。
成果是:我清楚了解到哪些食物对我有害、哪些有益。这没那么难,我会告诉各位怎么做(见第四章)。只要知道该吃哪些正确的食物、什么时候吃、如何让食物发挥最大益处,你就会有一个清楚的概念,可以重塑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人生。
实际做法是,先将麸质从你的饮食中排除,维持两个星期(再往下读就会知道,这比想象中容易做到)。然后再攻击饮食中多余的糖和奶制品,同样是两个星期,看看你感觉如何(给大家一点提示:你会觉得很棒)。
但是,不是改吃不同东西就结束了,还要学会调整吃的方式。各位将学到如何让食物真正契合身体的需要,在身体想摄取的时机,给它真正想摄取的食物。此外,各位还会学到如何运用正确的饮食,结合适当的压力控制方法,提升身心功能。你会变得更轻松、更专注, 更能掌握自己的生活。
事实上,真正启发我写这本书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可以让大家学会改变,不只是身体,更是整个生活经验——而且只要14天。你早上醒来会感到更轻松、精力更充沛,并且可以从外表就清楚地看见差异。很快你就可以学会听身体的话、配合身体的需求,并且了解身体要你避开哪些食物。
要记得,你的身体会告诉你的事情,跟我的身体告诉我的不一样。人跟人不同——记不记得,我们每个人的指纹都不一样?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可以做到倾听。
在2010年1月的那一天,球评自以为知道我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的气喘又发作了。”然而,当我二发触网造成双发失误、无法呼吸的时候,我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遇到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有过敏症,而且在潮湿或鲜花盛开的时候,过敏更严重。但是,我的状况完全没有道理可言,有时只要开始运动就会气喘,打3小时的比赛却又没事,而且问题完全无法控制。我跟所有选手一样拼命锻炼,然而一遇到大赛,面对最顶尖的球员,我只能让自己安然度过前几盘,然后崩溃。
但我不是忧郁症、不是气喘,也不是在战况激烈时失常的运动员。我就是饮食方式错误。我的生活即将改变,有谁想得到,我职业生涯的最低点,结果竟是我最大的幸运?
就那么巧,我的家乡塞尔维亚的营养学家切托耶维奇博士(Igor Cetojevic),刚好在他塞浦路斯(Cyprus)的家里看电视,看到我在澳网的那场比赛。他不是网球迷,不过他太太很爱看网球,要先生跟她一起好好看比赛。结果,看到我崩溃。
他知道这不是气喘,我一定是其他方面出了问题。他推测,答案应该是食物。更具体来说,他推测我的呼吸问题是因为消化系统失衡,毒素在肠内累积所致。远隔将近14000千米竟然有办法诊断,真了不起。
切托耶维奇博士和我父亲有共同的朋友——毕竟塞尔维亚是个小国。我在澳网那场耻辱之战的6个月后,我们在克罗地亚的戴维斯杯(Davis Cup)比赛期间见了面。切托耶维奇博士告诉我,他认为食物过敏不仅造成了我的生理失常,也影响了我的心理状态。他说可以给我一些指引,有助于我建立真正适合自己的饮食方式——对我身体有益的正确饮食。他问了我的饮食、睡眠、作息,还有我的成长过程。
切托耶维奇博士和我都是塞尔维亚人,切身了解我的童年是什么样子——我们家曾拥有过什么、失去过什么,还有必须千辛万苦克服过什么难关。像我这样,在塞尔维亚长大的男孩,想成为网球球王?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不可能。
而当炸弹开始从天而降,这一切就更不可能了。就在我要登上顶峰的时候,却跌到了谷底。那时我19岁,还是一个来自战乱频仍的国家的无名小子,一夕之间跃上职业网球舞台。我那时九连胜,即将在2006年克罗地亚公开赛(Croatia Open) 的冠军战取得绝对领先。全场观众都挺我,我的团队也在为我加油。
然而,他们的声音我都听不到。我只听到自己脑海里嗡嗡作响, 只能感觉到疼痛。好像有东西捏住了我的鼻子、钳住了我的胸口,双腿被灌了水泥。
我看着球网那端的对手瓦林卡(Stanislas Wawrinka),看着坐在看台上的母亲。然后突然之间,重力把我吸倒在球场的红土上,我仰望着克罗地亚开阔的天空,胸口上下起伏。魔咒——毫无预警地削弱我精力的神秘力量,再一次逼近。
不论我再怎么用力,都呼吸不到空气。
我父亲斯尔詹(Srdjan Djokovic)冲上球场,和医生一起搭着我的肩膀把我撑起来,拉我到场边的椅子上坐下。我抬头看着母亲,她在看台上哭泣,我心知肚明,这次比赛到此结束了,也许我一生的梦想也跟着结束了。
大多数人在6岁的时候,都还没决定自己人生的目标,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早在13年前,在塞尔维亚(Serbia)乡间的偏远山城科帕奥尼克(Kopaonik),坐在我父母比萨店的小小客厅里,看着桑普拉斯(Pete Sampras)拿下温布尔登(Wimbledon)冠军,我就知道:有一天冠军会是我。
我从来没打过网球,我认识的人也不打网球,网球在塞尔维亚是冷门运动,冷门程度大概和击剑差不多。在我家居住的荒凉的度假小镇,伦敦可谓遥不可及。然而就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 我想把温布尔登的冠军杯高举过头、听着满场球迷欢呼,并且要成为世界第一。
父母亲在我4岁的时候,买了一支彩虹色的球拍和几颗威浮球(Wiffle),我可以自己玩上好几个小时,把球击向餐厅的墙壁。不过自从看见桑普拉斯封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了。接下来的13年,我人生中的每一天都用来达成目标。为我做出无数牺牲的家人,从一开始就挺我到底的朋友,我的防护员、教练和球迷——大家都同心协力,让我尽可能朝毕生的梦想接近。
但是我身体有些问题,不健康、不强壮。有人称之为过敏,有人称之为气喘,有人就说是体能不佳。但无论那问题叫作什么,都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解决。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大赛上昏倒。1年前,我的世界排名只有153 位,在法国网球公开赛(French Open)首度出赛就拿下第一盘,让对手八号种子科里亚(Guillermo Coria)吓出一身冷汗。但到了第三盘,我的腿僵硬得像石头无法动弹,我也无法呼吸,最终只好弃赛。科里亚在赛后说:“显然他已经疲劳了好一段时间,人的身体状况很好的时候,应该能够在炎热天气下打长时间的比赛。”
3个月后,我首度参加美国网球公开赛(US Open),首轮对上孟菲尔斯(Gael Monfils),结果直接晕倒在球场上。在近摄氏30度的高温潮湿天气中,我像一条搁浅的鲸鱼,腹部朝上躺在地上,拼命喘着气,等防护员来。在4次尴尬的暂停过后,我勉强赢了比赛,但下场时还是被观众嘘,而我体能不佳也成了赛后的焦点话题,孟菲尔斯建议:“也许他该做些改变。”
我做了种种努力。在当今职业网坛,不论球技水平、体能训练或是心态,一丝丝的改变足以造成很大差异。我勤练举重,每天早上和下午练球,每天骑自行车或是连续跑步好几小时,我的体能没道理不好。我换了防护员,找寻新的训练方案;我也换了教练,希望球技上的进步能帮我摆脱魔咒;我动了鼻腔手术,希望可以让呼吸更顺畅。每一个改变都有一点点帮助,一季一季慢慢改善,我更强壮了一点, 体能也更好了些。2007年,我成为费德勒(Roger Federer)和纳达尔(Rafael Nadal)登上球王宝座之后,第二位都击败过他们的球员。
然而,每当我朝着梦想迈出一大步,就会觉得好像有根绳子缠住了我的身体,把我往回拉。职业网球是连续11个月的漫长赛季,保持平稳表现的关键是,能够在比赛与比赛之间的间歇期迅速恢复。我在样赢得一次赛会之后,却在接下来的赛会意外崩盘;在赢得一场史诗般的漫长比赛之后,却在下一轮中途退场。
或许我的问题不是在生理,而是在心理:我做了冥想、瑜伽,努力让内心保持平静。我像是上瘾一样训练:每天14个小时,一心一意只想着提升心理和身体能力。而在这个过程中,我成为世界排名前十名的选手。
但我有一个梦想,不只是要成为顶尖的球员之一。世界上最顶尖的有两位——费德勒和纳达尔,对他们来说,我不过是个偶尔冒出来的程咬金,在战况艰难时随时可能退赛。他们是最上层的精英,我则卡在低他们一层的地方。
我在2008年1月赢得了我的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Australian Open),这对我是一大突破。但1年后对阵罗迪克(Andy Roddick),我再次被迫退赛。在争取卫冕冠军的路上,竟然半途而废!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罗迪克拿我经常病倒来开玩笑:“抽筋、禽流感、炭疽病、SARS、一般的伤风感冒。”即使是费德勒这个话不多、这么有风度的人,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批评我:“他这伤病缠身,我认为他是个笑话。”
我甚至在2009年年底,把训练营搬到阿布扎比(Abu Dhabi),希望借着波斯湾的酷热,让自己更好地备战在墨尔本(Melbourne)举办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也许让自己适应了这种气候,最终我可以克服我的伤病。
一开始,看起来我好像终于把一切问题搞定了。2010年1月27日, 我打进澳网的1/4决赛,一路上轻松过关。1/4决赛的对手是特松加(Jo-Wilfried Tsonga),他世界排名第十,我排名第三。两年之前, 21岁的我在迈向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的路上,就是在这同一个球场打败了他。这一天,我只需要有和当时一样好的表现。不,要更好。
特松加身上有90千克的纯肌肉,是网坛体型最高大、最强壮的球员之一,发球球速高达时速140英里(225千米)。当他把体重加到回球的力道上,球质非常“重”,球速快,还会上旋,感觉好像可以把球拍直接从你手上敲掉。但同时他的动作又非常敏捷,可以满场飞。那一天,他穿着荧光黄的T恤,看上去就像太阳一样大、一样无情。经过折磨人的抢七拉锯,一个回合又一个回合,让现场球迷的心一直悬着,最后他以7比6拿下第一盘。
不过到了第二盘,我那上瘾般的疯狂训练终于开始发功,我以7比6 拿下这盘,然后控制住他,让他在底线两端疲于奔命。单打比赛球场宽度是27英尺(8.23米),我可以跟任何人一样,完全守好这个距离。
我轻松拿下第三盘,6比1,我吃定他了。
结果,又来了。特松加在第四盘先以1比0领先,那股无形的力量又一次袭来,使我无法呼吸。他接着又拿下一局,我感觉有东西跑到喉咙,于是向主审裁判请求一个上厕暂停(toilet break)。我不想让对手看到我快要吐的样子。
我冲进更衣室的厕所,马上跪了下来。我抱住马桶的一侧,胃在痉挛,觉得好像把所有力量都给吐了出来。
等我走回到场上,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了。
特松加很清楚我的身体出了状况,不断用强势发球主导局面, 把我在场上调过来、调过去,就像是他的玩具。我感觉到,球迷开始转而支持他,他的发球也似乎比之前更快、更重——也许是我速度变慢、力气变弱了,感觉就像是在跟一个巨人对战。他不止一次瞄准我的左脚,我的脚像被钉在硬地球场的蓝色地板上,一动也不能动。他以6比3抢下第四盘。
第五盘才一开始,球场中所有人显然都已经知道比赛结果会是如何。特松加3比1领先,我的发球局,0比40。我打出职业生涯的最低点,这是个破发点,在很多方面来说都是。
我必须打出一记完美的发球,让他失去平衡,拿回局面的主控权。我如果要有一丝反击的机会,就必须发出我这辈子几十万次发球之中最好的一次。拍、拍,把球抛向空中。我努力让肢体伸展到极致,但整个胸部感到压迫。我感觉我挥的是雷神索尔的锤子,不是网球拍。
我的身体垮了。
一发失误。
我的心理垮了。拍、拍,发球……
双发失误。
这局,特松加赢。
老天保佑,球赛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就像行刑。在中场握手致意后,他绕着球场手舞足蹈,要观众一起欢呼,全身充满电和能量。我,油尽灯枯。17年来每天不间断地练习,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的身心强度足以和最顶尖的球员同场竞技。
我有球技、有天分,也有斗志。我拥有资源去尝试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心理和身体训练,接触到全球最好的医师。真正阻挠我的,是我完全没有料想过的事情,我的训练都是对的。
但,饮食出了差错。

温布尔登球场的草
我的职业生涯最低点,就在2010年1月27日那个双发失误的时候。
不过到了2011年7月——短短18个月后,我已经完全改变。我瘦了5千克,比以前强壮,是从小到大最健康的时候,而且我达到了两个人生目标:赢得温布尔登、登上世界网坛排名第一。当我眼看着纳达尔最后一记反手拍回球出界,把温布尔登冠军奖杯拱手让我时,我又像是当年那个6岁的小男孩,那个一无所有、天真地想抓住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的小男孩。
我躺在地上,然后起身双手高举向天。我蹲了下来,拔起一把温布尔登球场的草,吃了。
尝起来好甜美,属于我的甜美,我从没尝过这么甜美的东西。
这不是因为我采取了新的训练计划,让我在短短18个月内,从非常优秀的球员,晋升为世界上最顶尖的球员;也不是因为换了新球拍、新的健身方式、新教练,更不是新的发球方法,不是这些原因帮助我减重,让我保有意志力,并享有一辈子最健康的状态。
是因为新的饮食方式。
我的人生改变了,是因为我开始为身体摄取对的食物——身体真正需要的东西。采取新饮食方式的前3个月,我的体重就从82千克减到了78千克——家人和朋友甚至开始担心我变得太瘦。不过我感觉比过去更清醒、更灵敏,也更有活力。我速度变快、柔韧性变好,能打到其他球员打不到的球,而我还是跟以前一样强壮,意志也一样坚强。我从不曾觉得累或喘不过气,过敏症状减轻了,气喘消失了,我的恐惧和疑虑也被信心所取代。而且我近3年不曾重感冒。
有些体育记者将我的2011赛季,称为所有职业网球选手最伟大的单赛季。我拿下10座冠军、3座大满贯、43场比赛连胜。我唯一改变的,就是我吃的东西。
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些改变这么容易做到、成效这么显著。我不过是几天不摄取麸质——小麦中发现的一种蛋白质,身体立刻就觉得变好了。我变轻、变快,头脑更清醒、更有精神。两周后我就清楚地知道生活改变了。我还做了一些小调整——减少摄取糖和乳制品。我每天早晨起来的那一刻就可以清楚感受到,自己跟过去不同了。我跳下床,准备迎向这一天。我想应该把自己的经验,与他人分享。
不是只有职业运动员才能运用本书列出的简单营养调整方式,当然更不是只有职业网球选手,才能改善自己的身体、健康和人生观。
事实上,我要与大家分享的不只是字面上的“饮”“食”,因为这表示各位会因我说吃什么就吃什么,这样没有任何意义。大多数减肥计划都认为,每个人都适合同一套计划,你“必须”吃某些食物,无论是27岁的网球选手、35岁并有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是50岁的执行副总裁。这很愚蠢。“必须”就是一个不好的词,你的身体和我的身体,是完全不同的。看看你的指尖:你的指纹跟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一样,证明你的身体也跟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一样。我不是要各位摄取对我身体最好的饮食,而是要告诉各位如何找到最适合你个人的专属饮食。

小小改变,大大效果
如果你曾运动健身、控制体重,让自己更有活力,那你应该已经深深体会到:这真的很难。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几乎每天都要打球3~5个小时,每年要跟最顶尖的网球好手对战97场职业网球比赛。没有比赛的日子,我还是会在球场练球3个多小时,另外到健身房健身90 分钟,再做瑜伽或太极,而且如果行有余力,还会再跑步、骑自行车或划独木舟。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训练菜单,我动作还是很慢、容易喘,还有点超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认为靠运动就能克服一切的问题,最好三思。我每天至少训练5个小时,每一天哦,但我的体能还是不够好。我身上多背着的4千克体重,难道是因为运动量不够?
不,我胖、慢、累,是因为我的饮食跟我们大多数人都一样。我吃东西就像很典型的塞尔维亚人(和美国人)——大量的意大利食物,比如比萨、意大利面,尤其是面包,还有每天至少好几大盘的肉类料理。在比赛当中,我会稍微吃一点糖果等含糖食品,以为这样有助于我保持能量,而且我还觉得,我的训练菜单应该让我在每次路过饼干盘的时候,抓上一把来吃。但我不知道,这种饮食方式会导致发炎(Inflammation)。基本上,你的身体如果遇到它不喜欢的食物,会用一些反应来告诉你:鼻塞、关节疼痛、肠痉挛。医界认为,气喘、关节炎、心脏疾病和老年痴呆症等,都跟发炎有关。
想象你正拿着铁锤把钉子敲进木板,不小心捶到拇指。痛死了, 对不对?拇指变得又红又肿,很生气,这就是发炎。好,再想象一下,这种发炎发生在你体内,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当身体不喜欢我们吃进去的食物,就是这种状况。我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崩溃的时候,就是身体在告诉我,我正从身体里面打击着自己。
我必须学会听身体说什么。
当我学会了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而且我不只是说我的网球生涯,我的整个生活都改变了。这可以称之为魔法——感觉真的就像变魔术一样。但我不过是尝试各种食物,从中找到真正适合我的,并将这些知识应用到日常饮食之中。
成果是:我清楚了解到哪些食物对我有害、哪些有益。这没那么难,我会告诉各位怎么做(见第四章)。只要知道该吃哪些正确的食物、什么时候吃、如何让食物发挥最大益处,你就会有一个清楚的概念,可以重塑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人生。
实际做法是,先将麸质从你的饮食中排除,维持两个星期(再往下读就会知道,这比想象中容易做到)。然后再攻击饮食中多余的糖和奶制品,同样是两个星期,看看你感觉如何(给大家一点提示:你会觉得很棒)。
但是,不是改吃不同东西就结束了,还要学会调整吃的方式。各位将学到如何让食物真正契合身体的需要,在身体想摄取的时机,给它真正想摄取的食物。此外,各位还会学到如何运用正确的饮食,结合适当的压力控制方法,提升身心功能。你会变得更轻松、更专注, 更能掌握自己的生活。
事实上,真正启发我写这本书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可以让大家学会改变,不只是身体,更是整个生活经验——而且只要14天。你早上醒来会感到更轻松、精力更充沛,并且可以从外表就清楚地看见差异。很快你就可以学会听身体的话、配合身体的需求,并且了解身体要你避开哪些食物。
要记得,你的身体会告诉你的事情,跟我的身体告诉我的不一样。人跟人不同——记不记得,我们每个人的指纹都不一样?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可以做到倾听。
在2010年1月的那一天,球评自以为知道我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的气喘又发作了。”然而,当我二发触网造成双发失误、无法呼吸的时候,我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遇到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有过敏症,而且在潮湿或鲜花盛开的时候,过敏更严重。但是,我的状况完全没有道理可言,有时只要开始运动就会气喘,打3小时的比赛却又没事,而且问题完全无法控制。我跟所有选手一样拼命锻炼,然而一遇到大赛,面对最顶尖的球员,我只能让自己安然度过前几盘,然后崩溃。
但我不是忧郁症、不是气喘,也不是在战况激烈时失常的运动员。我就是饮食方式错误。我的生活即将改变,有谁想得到,我职业生涯的最低点,结果竟是我最大的幸运?
就那么巧,我的家乡塞尔维亚的营养学家切托耶维奇博士(Igor Cetojevic),刚好在他塞浦路斯(Cyprus)的家里看电视,看到我在澳网的那场比赛。他不是网球迷,不过他太太很爱看网球,要先生跟她一起好好看比赛。结果,看到我崩溃。
他知道这不是气喘,我一定是其他方面出了问题。他推测,答案应该是食物。更具体来说,他推测我的呼吸问题是因为消化系统失衡,毒素在肠内累积所致。远隔将近14000千米竟然有办法诊断,真了不起。
切托耶维奇博士和我父亲有共同的朋友——毕竟塞尔维亚是个小国。我在澳网那场耻辱之战的6个月后,我们在克罗地亚的戴维斯杯(Davis Cup)比赛期间见了面。切托耶维奇博士告诉我,他认为食物过敏不仅造成了我的生理失常,也影响了我的心理状态。他说可以给我一些指引,有助于我建立真正适合自己的饮食方式——对我身体有益的正确饮食。他问了我的饮食、睡眠、作息,还有我的成长过程。
切托耶维奇博士和我都是塞尔维亚人,切身了解我的童年是什么样子——我们家曾拥有过什么、失去过什么,还有必须千辛万苦克服过什么难关。像我这样,在塞尔维亚长大的男孩,想成为网球球王?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不可能。
而当炸弹开始从天而降,这一切就更不可能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