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日本:日军暴行及美军投掷原子弹的真相.pdf

进攻日本:日军暴行及美军投掷原子弹的真相.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进攻日本:日军暴行及美军投掷原子弹的真相》是美国控诉日本二战期间暴行的备忘录。该书以充分、翔实、可信的资料、图片和数据,切实陈述了:
1)二战期间日本在中国、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大屠杀以及对待盟军战俘的种种暴行;
2)美国为何决定投掷原子弹,为何美国对投掷原子弹“决不后悔”;
3)日本战犯是如何在麦克阿瑟的操纵下逃过法庭审判的;
……
在战后,日本政府一边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进行控诉,一边悄悄用各种手段掩盖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作为该书作者同时也是二战亲历者的雷蒙德•戴维斯将军和丹•温法官,无法忍受修正主义者的诋毁,将二战中美国对日本投掷原子弹这段历史的原貌呈现给当今和后世之人,不让那些偏失之见充斥于当今的出版物,也不让日本任意地歪曲或掩埋事实的真相。
正如广岛原子弹的投掷者蒂贝茨在此书中所言:“读过此书,你就会了解到,为尽快阻止日本人行动而投下原子弹,正是杜鲁门总统和美国必然的选择。”实际上,投掷原子弹这一决定不仅挽救了美国人和中国人的生命,甚而还挽救了日本人民的生命。
该书也提醒人们:“假如我们对(修正主义者)这种谬论不加反驳,假如我们继续等待,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参与者和投掷原子弹的当事人都离开人世,而只让日本人继续扭曲二战和原子弹的真相以及日本的历史,所有的‘历史’真相就会全由日本人垄断解说了。”
作者们正是持着这样一种珍视和平、维护正义的热情为我们展示了这一切。他们为历史担忧,为谎言愤怒,这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作为二战这段苦难史的直接受害者,我们更应该为此挺身而出。

编辑推荐
1、二战亲历者及原子弹投掷者控诉日本罪行的备忘录:揭示二战期间日军在中国、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屠杀3500万人的累累暴行,以及日本战犯如何在麦克阿瑟的操纵下逃过法庭审判的……
2、揭示美国为何决定投掷原子弹,为何美国对投掷原子弹“决不后悔”:纠正视听,将美国对日本投掷原子弹这段历史的原貌呈现给当今和后世之人,不让那些偏失之见充斥于当今的出版物,也不让日本任意地歪曲或掩埋事实的真相。
3、作者们持着珍视和平、维护正义的热情为我们展示了这一切。他们为历史担忧,为谎言愤怒,这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作为二战这段苦难史的直接受害者,我们更应该为此挺身而出。

作者简介
雷蒙德•戴维斯将军(1915年1月13日—2003年9月3日)
曾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副司令。1938年毕业于佐治亚理工学院,不久后即被任命为海军陆战队少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了瓜达尔卡纳尔岛和贝里琉岛等地区的战役,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中获勋章数最多的人之一。

丹•温法官(1921年9月19日—)
曾任佐治亚州律师协会主席、州高等法院理事会主席以及州宪法修正委员会成员和世界司法协会荣誉主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服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队,曾获“卓越飞行十字勋章”和“空军奖章”。
◎译者
臧英年教授
美籍华人,社会活动家。数十年来长期致力于促进中美交流、海峡两岸和平统一和大陆控制烟害等公益活动。曾在国内外数所大专院校任教,现任中央电视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国际频道时事评论员,并为海外多家报纸撰写时评专论。

目录
前言 
空军准将保罗•蒂贝茨的声明 
大事年表 
导  言 
楔  子 
第一章      进攻日本本土之日 
第二章      正确的决定 
第三章      日本宣传的动机 
第四章      对日战争简述
第五章      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超级大屠杀
第六章      批驳对历史不断的曲解
第七章      超级大屠杀
第八章      史密森尼博物馆筹办“ 埃诺拉•盖伊” 展览是举国之羞
第九章      杜鲁门的决策
第十章      修正主义者对阵杜鲁门和事实
第十一章    南京大屠杀
第十二章    马尼拉大屠杀
第十三章    极端的暴行
第十四章    “地狱船”
第十五章    在中国的超级大屠杀 
第十六章    日本领导掩盖真相
第十七章    不应重现的十大最可怕的事件
第十八章    麦克阿瑟将军 
第十九章    被歪曲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史
第二十章    德国纳粹对比日本“皇军” 
第二十一章   顽固的日本人 
第二十二章  靖国神社
第二十三章  提早投降论( 罗勃特•纽曼教授加以辩正)  
第二十四章  原子弹拯救了美国人的生命 
第二十五章  论著是可信还是“ 违事实”
第二十六章  修正主义者
第二十七章  修正主义者:著作和文章 
第二十八章  有信誉的作者
附录 
62号文件 
雅尔塔协议  
波茨坦公告  
日本乞降照会 
中苏美英对日本乞降照会的复文
日本天皇无条件投降诏书 
日本无条件投降书 
日本天皇9月2日诏书 
感谢声明 


《时代杂志》“原子弹投放广岛60周年专刊” 
广岛忆往 
对原子弹投掷日本的深思
译者后记 

序言
◎ 中文版序言
臧教授和我都相信此书可以帮助当代和未来的世人认清史实,纠正曲解,从而认知: 美国使用原子弹促成了日本投降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亚洲的收场,有效终止了日军在中国广大地区的占领,和他们在中国地区推行的诸如恶名昭彰的“ 南京大屠杀” 一般的种种暴虐可怕的行径和巨大破坏。
此书将说明,原子弹的投掷也拯救了中国人的性命,日军在撤离占领区,返防日本本土之前,每个月要屠杀25万中国人。
2003年10月24日,“ 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模拟审判” 在旧金山市立学院举行。当我向许多中国学生发言时,他们对原子弹的使用表示怀疑,然而他们出乎意料地了解到,原子弹是如何拯救了数百万盟军的生命,免除了他们一旦进攻日本本土时必然的惨重牺牲,否则,数以百万计的日本人也会就此丧命。再有,当登陆战展开时,将有450 000名战俘被日军处决,而最后,令人震撼的事实是,原子弹结束了战争,也拯救了千百万中国人的生命。
我非常感谢臧教授,他翻译了此书,并与我携手将这份对日战争的真实记录如实展现给中国。
丹•温         
美国佐治亚州最高法院资深法官
2014年3月


◎ 译者序言
最近两年以来中日钓鱼岛之争已成为引人关注的热门话题。日方的运作和挑衅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日本右翼人士一再登陆主权属于中国的钓鱼岛,其距台湾东北百余里,和日属琉球群岛则逾400里之遥。2012年夏,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倡议要集资“ 购买” 钓鱼岛。同年9月11日,日本前首相菅直人采取行动,将该岛购为“国有”。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则更是变本加厉,先是支持其内阁要员三人前往“ 靖国神社” 参拜,其后又有168位国会议员一并前往,这是二战后近70年来议会成员最大规模的集体出动,声势浩大,前所未有,释放出“ 军国主义” 复苏的明确信息。
安倍晋三又提出修改日本宪法的政见,争取日本右翼激进人士的支持,为2013年7月的日本上层议院的选举造势,其具体主张是降低两院批准“ 修宪案” 交付全民议决的门槛,从三分之二多数改为半数以上通过。而修改宪法内容的目的是,将当前国家自卫队升级为国防军,并恢复拥有对外宣战权。这些重大的改变已尽扫日本原有“ 和平宪法” 的面目和精神,掀起了二战期间亚太地区遭受日军施虐摧残的许多国家的疑虑和不安。日本从此走上“整军经武” 之路,亚太地区的和平安定也产生了不良的变数,并受到负面影响。
如今,美国雷蒙德•戴维斯将军和丹•温法官的英文原著《进攻日本》译为中文在中国出版,便恰得其时,适得其所。此书的翔实内容,可让读者们重温二战历史,了解当年日军横扫亚太地区时,行为残暴,作恶多端,杀人放火而不眨眼的真切事迹。这一段史实既不容误解和忽视,也不容遗忘或掩盖。
更加重要且意义深远的是,吾人要“认识过去,把握当前,开拓未来” ,切实理解到,国家式微,外敌入侵,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中华民族的振兴之道既不是醉生梦死,也不是洋洋自得;而是要上下一致,革新图强,人人自立自尊,社会和谐进步,经济繁荣腾飞, 政治民主开放。正所谓:成事在我,匹夫有责,振兴中华,共创大业。
臧英年 
2014年5月

◎ 前言
我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的退伍军人、大多数的军事人员,以及大多数有知识的美国人一样,对1995 年在史密森尼博物馆内国家航空航天展览馆举行的具有反美、反军事、反杜鲁门意味的“埃诺拉•盖伊” 号飞机展览感到震惊和不满。
当丹•温法官要我和他一同将此书向世界展现,以此说明原子弹以及美国适当使用它的历史真相时,我引以为荣地参加了这个计划。
我在贝里琉岛的作战经验和我们在本书提供的证据表明,若是进攻日本本土,几乎整个美国海军陆战队都要牺牲,大部分的海陆军人也将战死疆场。

——雷蒙德•戴维斯将军( 退役)
美国海军陆战队荣誉勋章获得者
美国海军陆战队副司令


◎ 导言 
1945 年8月,美国使用原子弹摧毁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日本投降,从而结束了众所周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剧。原子弹的投掷也成为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
杜鲁门总统的使用原子弹这一决定的必要性、人道立场和智慧,长期以来已成了许多书籍、辩论、研讨和评述的主题。新闻媒体、学界人士和广大民众都纷纷介入其中,杜鲁门总统的立场是,投掷原子弹挽救了许多生命,这包括美国人和中国人,不错,甚而是日本人民的生命。因为没有比投弹更佳的选择了,只有这样做才能避免地面攻击带来的可怕的杀伤,从而救人无数。退役军人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真实的,然而,若是我们取信于那些不断曲解和摧毁真相的观点,正确的认知就不能在历史的进程中争得上风,而原本是平实和简单的真理也会产生动摇。
60多年来,在那个时代准备要担当进攻任务的军人们,都非常厌恶那些认为他们数百万人的生命可以牺牲的修正主义者,也彻底反对任何认为他们生命的价值低于广岛和长崎两市居民的生命价值的观点。
为此,本书要对以下这些简单的问题提供解答:
问:不投原子弹日本会立即投降吗?
答:全面的证明是,他们不会。

问:原子弹拯救的人数比它夺去的人数更多吗?
答:它让许多人死里逃生,其人数以百万计。

问:我们需要怀疑投弹的正确性吗?
答:我们毫不质疑,问心无愧。

在与日本最高统帅部之间的一个秘密通讯里,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Shigemitsu Mamoru) 宣布要展开一个“ 宣传” 行动,要立即对原子弹的投掷加以毁谤。该通讯因受到拦截而暴露,这个行动的目的是要转移注意力,让世人忽视日军数十年来的种种暴行,其中包括他们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无情地进行大规模屠杀,以及残暴地处置战俘等行为。
60多年来,每逢8月6日,日本的首脑人物都会广泛宣传他们对广岛的造访,并由日本天皇牵头,对原子弹的投掷大加指责,且以“野蛮”之词加诸美国。尽管有许多优秀的文章和书籍支持原子弹的投掷,而对广岛受难者的描述则持续不断,呼应日本立场、 认为原子弹不应投掷的说法好似乌云遮日,已掩盖了历史的真相。可悲的是,有些人还做了绝对令人难以接受的对比——将此和犹太人遭受大屠杀相提并论。
由于美国一些持反对原子弹立场的理论者的参与,针对使用原子弹而反美的倾向又更进了一步。1996年,彼德•詹宁斯(Peter Jennings)主持了美国广播电视公司的一个播放战争纪录片的节目,其内容令观众感到不安,似乎他一面倒地同情日本人。在我进行调研时发现,有一本书的其作者( 利夫顿和米切尔) 认为原子弹的投掷“ 让美国的良心增加了重负” ,而且,面对广岛也让我们“ 神经紧张”,他们认为投弹一事“ 避开了理性的讨论”。对此,顺理成章的解释是,十之八九的不了解实情的媒体报道都站在反核立场。然而,至今也没有对投弹问题进行一场像样的辩论。
即便如此,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赞同原子弹的投掷。他们接受杜鲁门总统的陈述,认为在日军偷袭珍珠港而导致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情况下,投下原子弹是正确的。很多人都说,美国以投弹方式结束战争是事出有因的。但反面宣传一直在进行,这种反面的论调后来达到巅峰。那时投弹飞机“ 埃诺拉•盖伊” 展览计划要在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揭幕,用以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太平洋战场的结束。这一展览准备在美国首府的史密森尼博物馆进行,主要推动者是一些自以为政治立场正确的教授们(由马丁•哈威特[ Martin Harwit]牵头)——对投降的原因缺乏深入了解,他们持反核立场,但从未对投弹一事进行过合理的分析。
他们扭曲历史的一些低劣和错误的论述激起了许多人的抗议,抗议者重视历史的真相( 这包括我在内) ,因而说出了自己对此一事件的看法。此书也附带向他们提出挑战,其中包括加尔•艾波维兹(Gar Alperovitz)、彼德•库兹尼克(Peter Kuznick)、凯•伯德( Kai Bird) 、哈威特、詹宁斯、利夫顿和米切尔等人。希望他们可以出面和我们在一个全国性的辩论节目里进行 “ 一场理性的讨论”。除此之外,理应公之于众的是,我们退役军人中的反感情绪正陆续提升……对这一反感最好的说明就正如此书原先的书名所言—— “ 对原子弹闭嘴!”
此书所陈述的事实应传达给全体美国公民和学生们,后者正在不同的高等院校里完成学业:投掷原子弹绝不降低美国的道德水准或人道立场。
——丹•温法官

后记
附注:
作为一名资深法官,写作此书的初版时,我当时仍在佐治亚州的高等法院任职。那时,我急于要陈述自己和二战退伍军人对原子弹的看法,且严厉地批评那些反对投弹的修正主义者。虽然该版本内的事实和数字是正确的,但我没有好好地加以备注或说明出处。
在这一版里,我相信,我已更正了那些失误。
初版时,读者们不知道我引用的许多资料是真实的。由于我引用了一些以往没有用过的庞大数字,而没有注明其出处,这让许多人怀疑这些数字未必真实。例如,书中说,自1931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到 1945 年8月美国投下原子弹,日本人杀死的中国人和东南亚人的人数是3000万。对日本本土岛屿的攻击战若启动,美国军人的伤亡人数将介乎100万到200万之间,再有,值得注意的是( 很少有人提及若入侵日本的另一杀伤数字) ,此书陈述说,日本军民的伤亡人数可能是2000万人之众。
本书内我将借重可信的作者、无可争辩的数据及合理的结论去说明这些数字一直都是引用得当的。
在本书里我列举了我认为是值得取信的历史学者,也提出了我认为是立场偏激而扭曲历史的一批人。这些修正主义者都是引用一些特殊而难以立足的数字而得其结论。例如,他们论说,一旦入侵日本本土的战争按照原定计划于1945年11月1日发动,美军伤亡的人数将是2万,最多4.6万。本书的内容将会显示,以上数字若有任何依据可循,其结算时间应是原子弹投掷前许多个月,那时便不可能考虑到日本后来在九州快速增兵的行动。日军在九州驻扎的人数从1944年初的10万人骤增到1945年4月28日的22.8万人。到了1945年8月2日,该地驻军人数已接近60万。为进行该地保卫战ꎬ日本实际要派遣90万大军( 见中央情报局情报« 电讯情报手册» [Signals Intelligence] 第 3 页和第46页) 。
当这些自以为是、信息灵通的教授们用2万到4.6万人的数字去估算以后进攻九州和本州两地的美军伤亡人数时,有人对他们的评语是:“野猩猩推算都可以得到更准确的数字。”任何读者只要查阅九州的作战地图,看到美军进攻该地的人数和日军在当地增援后的兵力,再加上本书中谈及的日本“ 神风”队自杀式飞机可怕的攻击、由妇女和儿童组成的敢死队,以及地下防御建筑等在硫磺岛造成过的伤亡情况,读者们就自然会知道这些修正主义者们所提供的极少伤亡数字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加尔•艾波维兹是反原子弹人士里呼声最高和最为坚持的一员,他于1965年首次出版《原子外交》(Atomic Diplomacy ) 一书,又于 1985 年再版发行,30年后他又写作了《广岛,使用原子弹的决定》 ( Hiroshima, The Decision to Use the Atomic Bomb)。在这些著作里,他坚持说,美军登陆九州是“ 最初步的登陆” ( 而事实上该岛有60万以上的日军驻守部队,他们将面对美军766700人的攻击)。而这一日本登陆日所运用的美军人数将达到盟军在欧洲诺曼底登陆人数(15万) 的五倍。
以后我在本书中将引用艾波维兹各书中的详细数字,其写法和我所提出的那些“ 缺乏可信度” 的作者们的写法是同一模式,显示出他们对与日作战,或对所有的战争都缺乏了解。同时,也赤祼祼地展现了他们对军人、美国和原子弹是持有明显偏见的。

文摘
1. 日本人现在是我们的友人,我们对他们如此小心翼翼,已到了不宣扬二战历史真相和其结局的地步。 哀哉!

2.读过此书,你就会了解到,为尽快阻止日本人行动而投下原子弹,正是杜鲁门总统和我们美国必然的选择。

3. 大多数的日本人也许要求真相,可是狂妄的武士道和穷兵黩武的极端分子,却和少数的德国人一样,他们都认为“大屠杀”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4. 许多人心里思索的问题是,何以犹太人一直积极地推动有关“大屠杀” 的各种展览宣传,并建立相关的博物馆进行各种展示。但是一旦看到对其他历史的扭曲,我们便易于了解在少数极端分子极力操控这些时代的历史的情况下,“大屠杀”不但是能够被曲解,并已是被完全曲解了。这样就容易理解,为什么犹太人总是念念不忘地专注于提醒世人:“ 大屠杀” 不容忘却。

5. 我们一再陈述现在我们和日本人是朋友,我们要继续和日本人相处,但是我们却不能坐视不顾,让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历史、日本霸占绝大部分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历史,以及“超级大屠杀”的历史真相都一并被抹杀,而让一些扭曲历史观的偏见得逞,对原子弹的投掷和其正当性加以诋毁。

6. 日本人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质疑投掷原子弹的道德性和残忍性。总之,本法官决不要日本人在原子弹使用上代表“我的良心”,同时他们也不配在每年8月前往广岛的和平公园,在使用原子弹方面去充当美国或世界的良心。

7. 最显著的侮辱来自用来描写太平洋战争最匪夷所思和最恶劣的一句说明,现引用在此: “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这是一场复仇战役。对大多数日本人而言,这是一场反对西方帝国主义,以维护他们独特文化的战争。”针对历史真相,这真是滔天谎言。

8. 我们都希望原子弹的投掷会产生威慑震撼力,可以防止任何人开启原子战争,且至今一直如此。原子弹既没有开启也没有参与任何战争,它唯一的一次使用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9. 假如我们对这种谬论不加反驳,假如我们继续等待,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参与者和投掷原子弹的当事人(只有他们有最真实的观感)都离开人世,而只让日本人和哈威特、 库兹尼克以及艾波维兹等一伙人继续扭曲二战和原子弹的真相以及日本的历史,所有的“历史”真相就会全由日本人垄断解说了。
日本人不断地就原子弹做文章,意在颠倒太平洋战争中侵略者和受害者的角色,我们永远不能让这些人为我们叙述历史。

10. 我发现南京大屠杀真的是世界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暴行。在1937年,它曾是世界新闻,但后来却被遗忘了。你们知道吗? 南京大屠杀实际是双重强暴的史实,第一次强暴发生在60年前,而第二次强暴正是当前对历史和正义进行的歪曲和强暴。
——“ 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模拟审判” 张纯如讲演词

11. 令人甚感惊异的是,与日本相对的德国一再面对其在二战时所施的暴行,负起了道德和经济的责任,但日本人却安然脱身了。德国人已经向受难者付出了相当于600亿美金的赔款,到2005年止,他们还要继续支付数十亿美金,相对来说,日本人几乎是一毛不拔——对南京大屠杀的受难者家属是分文不付……事实上,有些日本官员都公开声称大屠杀从未发生,或者说这只是渲染过分的小事一桩。
——“ 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模拟审判” 张纯如讲演词

12. 有人相信,谈历史是危险的,甚至是有碍和平与和解的,因为这可能是重揭伤疤,再掀旧恨。但我认为忘记历史更为可怕。对人性施暴的罪行永远不能遗忘,也不容否认,以免危及人类文化的延续。
——“ 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模拟审判” 张纯如讲演词

13. 假如一个国家拒绝向其国民揭示基本的历史真相,假如一个国家要向其国民杜撰历史,那么此一国家便也断送了走向民主的未来,并且会让历史再演,重蹈覆辙。
——“ 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模拟审判” 张纯如讲演词

14. 二战结束后,日本马上摆出一副俨然对原子弹、战争、世界和平拥有良知的样子来,然而,在他们开始议论世界上其他人的良心如何之前,他们必须首先在良心上深刻反省他们自己那残暴、空前绝后且可怕的军事历史。
有一句美国南方的老话说:挨了原子弹“并不能使他们成为口头祈祷的善士”。

15. 靖国神社是位于东京帝国宫殿北端的一个神社……日本人建造它是为了供奉所有为日本而战和在所有战争中死去的英雄,包括中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他们在军队中服役、为日本战死,他们都被视为神,不管他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残忍和野蛮。

16. 蒂贝茨说:“那将是一场大屠杀,时至今日我都相信,杜鲁门总统作出了正确的决定。”

17. 杜鲁门总统的立场是,投掷原子弹挽救了许多生命,这包括美国人和中国人,不错,甚而是日本人民的生命。因为没有比投弹更佳的选择了,只有这样做才能避免地面攻击带来的可怕的杀伤,从而救人无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