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罪2.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10-02 21:54:00
  • 试 读在线试读
诡案罪2.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故事分为四部讲述。本书是故事的第二部。
主人公“我”从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系统工作。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刑警,可是领导却把我安排到档案科坐班。为了工作的需要,我开始翻看档案架上那一卷卷落满灰尘的档案。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了许多案件的侦破档案,一个个故事读来既使人警醒,又引人深思。故事惊险曲折,充满悬念,其精彩程度,绝不亚于一部绝妙的侦探推理小说……

编辑推荐
洗净罪恶的双手,令死者闭眼,让生者入睡。谋杀现场、连环犯罪、惊魂血案、毁尸灭迹。极度恐怖席卷而来,最终的真相让你不寒而栗!
每一个案件,作者并没有草率结案,而是层层推进,百转千回,让人以为看到了真相,到最后一刻却惊觉真相的可怕,令人顿时不寒而栗。阅读性极强,推理性极强,不失为当下悬疑推理、凶案小说的又一经典之作!

作者简介
岳勇,1979年出生于湖南省南县,现籍湖北省石首市。曾任南方某报记者,现为广东省某杂志执行副主编,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长篇小说创作研修班学员。迄今已发表长、中、短篇小说二百五十余万字;作品曾被《小说选刊》等刊物转载;著有长篇小说《雷霆救兵》《将军令》《擎天记》等。

目录
目录

寻找孩子/002
最好结局/022
毒药毒手/042
交换杀人/056
命案高悬/068
生死替身/092
血色私奔/112
悬崖孤松/132
特大事故/150
重重杀机/170
少女惊魂/188
情海恨杀/208

文摘
交换杀人

1
深夜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梅雨正在洗手间里,当她急急忙忙从洗手间跑出来时,外面的敲门声已经变成砰砰叭叭的踢门声,梅雨就知道要糟了。
果不其然,她刚打开门,丈夫赵子梁就带着满身酒气冲进来,劈面就是两个耳光,打得梅雨眼冒金星。
“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
赵子梁瞪着一双被酒精烧红的眼睛问:“是不是背着老子,在家里偷汉子?”
不待梅雨分辩,他就像猎狗一样,在卧室里到处寻找起来,床上床下,衣柜阳台,甚至连壁厨都找过,并没有找到野男人的痕迹。
梅雨小心翼翼地辩解:“刚、刚才我在洗手间……”
“放屁,上个厕所需要这么长时间吗?肯定是等你的野男人从阳台翻墙跑了才出来开门吧?”
赵子梁没有找到“猎物”心有不甘,忽然扯住妻子的头发,一拳打在她眼角。
梅雨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赵子梁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梅雨蜷缩在墙角,双手抱头,默默地流着眼泪,默默地咬牙忍受。
梅雨本是一个乡下女孩,为了供弟弟上学,她早早地就辍学来到城里打工,为了挣钱,她发过广告,做过保姆,当过餐厅服务员。
三年前,她在赵子梁开的超市里当婴儿奶粉推销员,因为年轻漂亮而被单身老板赵子梁一眼看中。
当时梅雨的弟弟刚刚考上大学,急需一大笔钱交学费。
梅雨对赵子梁说,只要你负责我弟弟的大学学费,我就嫁给你。
赵子梁自然满口答应。
就这样,梅雨嫁给了比自己整整大了二十岁的赵子梁。
结婚后,梅雨才发现赵子梁有两个毛病,一是脾气暴躁,二是疑心病重。
尽管梅雨婚后辞职在家里当起了家庭主妇,但赵子梁仍然对她不放心,经常怀疑年轻漂亮的妻子会去勾引外面的野男人,整天疑神疑鬼,稍有不如意,轻则张口谩骂,重则拳脚相向。
梅雨为了能资助弟弟完成学业,也只有忍辱吞声,默默流泪。
今天晚上,赵子梁醉酒夜归,只因梅雨开门慢了,便引起他的疑心,招来一顿毒打。
梅雨瑟缩在墙角,像一只受伤的小鹿,除了默默忍受,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赵子梁施暴完毕,自己亦觉得累了,往床上一倒,酒意上涌,很快就打起呼噜来。
梅雨流着眼泪,不知在冰冷的地板上坐了多久,抬头看看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赵子梁,忽然心头一狠,爬起身冲进客厅。
客厅小桌上放着一把锃亮的水果刀。
她操起水果刀冲到卧室床边,恨不得一刀刺穿赵子梁的咽喉。
可是举起的水果刀,却久久刺不下来。
自古杀人偿命,如果一刀捅死他,自己也难逃一死。
自己一死不要紧,可怜弟弟上学没了依靠,乡下父母无人赡养……
念及此,梅雨放下屠刀,一屁股坐在地上,辛酸的眼泪又流下来。
第二天早上,赵子梁一觉睡醒,好像已经忘记昨晚的事,依旧像往常一样,开着他的黑色本田雅阁,载着妻子出去吃早餐。
他们俩都喜欢吃热干面。
在他们居住的小区对面街边,有一家风味早餐店,店里的热干面做得十分地道。
每天早上,赵子梁都要把车从车库里开出来,捎上梅雨去这家店里吃早餐,然后夫妻俩各干各的,赵子梁开车上班,梅雨则留在家里,逛逛街,买买菜,做做家务,消磨时间。
那家早餐店门脸不大,店里也就十多张桌子,由一个胖女人带着她儿子经营。
胖女人姓鲁,大伙都叫她肥得鲁,她在店里只管收钱结账,跑堂打杂的活儿,全由她儿子小舟一个人干。肥得鲁的丈夫是一个长途货运司机,常年奔波在外,一年难得回几次家。
听说小舟是一名辍学的高中生,不知道为什么,梅雨每次看见这瘦弱少年时,就会想起自己的弟弟。
赵子梁把车停在早餐店门口,梅雨下车时,顺手拿起一副墨镜戴在脸上,她不想让别人,尤其是小舟看见自己眼角的瘀青。
她知道小舟是个细心的少年。
记得她第一次到这里吃面时,特别爱吃辣椒的她拿起桌上的辣椒油正要往碗里倒,小舟却拦住她,说这辣椒油是从菜市场买来的,里面有苏丹红。
他跑进厨房,拿出一瓶新鲜的辣椒酱说,这是我自己做的,纯天然的。
梅雨试了一下,味道真的不错。
从此后,梅雨每次来这里,都能享受特殊待遇,吃上新鲜卫生的辣椒酱。
尽管梅雨戴上了墨镜,小舟看见她时,还是怔了一下,这个细心敏感的少年似乎洞察到了什么,竟用怀着恨意的目光瞪了赵子梁一眼。
赵子梁不高兴地冲着他吼了一句:“看什么看,不认识啊?赶紧给老子上两碗热干面。”
吃完早餐,赵子梁在嘴里叼一根牙签,开着小车去他的超市上班去了。
梅雨在店里喝了杯茶,才起身离去。
她刚走出店门,小舟就追上来,避开母亲的视线,将一瓶跌打万花油塞到她手里说:“你身上的瘀伤,用这个擦一擦,很有效的。”
梅雨一怔,想要道谢,小舟却一溜烟跑回店里去了。


2
夜已深沉,当门铃声响起时,梅雨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边,将门打开。
一股难闻的酒气扑面而来。
这次出现在门口的却是两个人,一个五十来岁的秃顶老头,肩膀上架着已经喝醉的赵子梁。
秃顶老头讪笑着说:“妹子,老赵喝多了,我送他回来。”
梅雨认得这老头名叫齐得宝,是赵子梁名下三家超市的总供货商。
她赶紧道谢。
齐得宝把赵子梁扶进屋,放到客厅沙发上。
赵子梁醉得不轻,翻个身就打起呼噜来。
梅雨回身走进卧室,想要拿条毛毯给丈夫盖上,不料齐得宝竟也跟着走进来,忽然从后面一把将她抱住。
“你想干什么?”
梅雨惊叫一声,像是被毒蛇咬了一样,急忙挣脱开去。
齐得宝嘿嘿一笑,露出满嘴黄牙,涎着脸说:“你老公欠我一千多万货款,他一时周转不过来,央我宽限几日,我答应再给他三天时间,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把你借给我睡一次。”
“不,不可能,我老公才不会答应你这样的条件。”
梅雨又气又急,冲着客厅的方向,大声叫着丈夫的名字,但却无人应答。
齐得宝道:“你不用叫,他并没有喝醉,只是假装睡着了,你怎么叫都没有用的。美女,你就顺从了我吧!”
他淫笑一声,猛然向梅雨扑去。
梅雨惊叫着向后躲闪,退了几步,就退到了卧室外面的阳台。
齐得宝色迷心窍,跟着追出。
梅雨顺手抄起阳台上的拖把,使劲戳在他肚子上。
齐得宝痛得呲牙咧嘴,赶紧退回来。
梅雨虽然吓得浑身发抖,却还是死死握住拖把守在门口,不让这老色鬼踏上阳台半步。
齐得宝欲火焚身,却又无法靠近梅雨,气得直喘粗气,大声叫:“老赵,你快过来帮帮我。”
趁他说话分神之际,梅雨挺起拖把往他裆下戳去。
齐得宝一弯腰,伸手抓住拖把。
正在两人对峙之际,梅雨忽听身后脚步声响,回头看时,却是丈夫从卧室窗户翻上了阳台。
她心头一凛,暗想齐得宝果然说得没错,他一直都在故意装睡。心中一个念头尚未转过,赵子梁忽然飞身扑上,从背后死死抓住她两只手臂。
梅雨怒道:“你、你干什么?”
赵子梁讥笑道:“你不是喜欢偷野汉子吗?我这是成全你,你也就当是帮老公一回吧。”
齐得宝趁机冲上阳台,一把扑到梅雨身上,伸手就去扯她身上的衣裙。
梅雨双手被丈夫牢牢控制住了,无法反抗,正要张嘴呼救,齐得宝将她内裤脱下,塞进她嘴里。
梅雨呜呜叫着,却说不出话来。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丈夫竟然会帮别人来强暴自己,她全身像是虚脱一般,再也无力反抗,悲苦的泪水沿着弯弯的脸颊流了下来……
忽然间,梅雨隐约看见数百米外,对面住宿楼某一层的阳台上,站着一个少年。
星光下,少年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正朝这边看着。
她再看一眼,忽然觉得那少年很像是小舟,又很像她弟弟。
她心中一痛,用力偏过头去,只盼望那少年别看到自己的脸。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直到齐得宝提着裤子心满意足而去,赵子梁才从后面放开梅雨的手臂。
梅雨抬手抽了他一记耳光,咬牙骂道:“畜生!”捂着脸冲进洗澡间,使劲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经此一劫,梅雨身心俱伤,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蒙头大睡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早上,她想起该给弟弟汇寄生活费了,这才勉强爬起床。
赵子梁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仍旧像往常一样,开车载着她去小区对面的早餐店吃早餐。
在车上,他告诉梅雨,自己今天要和司机去一趟省城。
少年小舟正在店里忙碌着,看见梅雨走进来,像往常一样,淡淡地招呼一声。
梅雨心里一阵抽搐,想起那天晚上,那个拿着望远镜站在远处的少年。
那是小舟吗?他看到了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少年,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弟弟。
她的心禁不住一阵一阵地痛。
早餐吃到一半,梅雨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了赵子梁的车上,便折回身去拿。
赵子梁的黑色本田雅阁就停在早餐店墙外转角处。
她正要打开车门,一个人忽然从小车另一边站起来,把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居然是小舟。
她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舟拍拍手上的尘土,淡淡地说:“没什么,我手链上的珠子掉了一个,滚到车子下面,刚刚爬到车底捡起来。”
早餐后, 赵子梁打个电话,叫司机过来开车载他去省城。
赵子梁虽然自己会开车,但一般只在市内转转,很少自己开车走长途。
梅雨去银行给弟弟汇了生活费,找了家书吧坐了好久,才步行回家。
她对着电视发了半天呆,看看表,已经是中午,正想煮点面条当午餐,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她一接听,居然是公安局打来的。
公安局的人告诉她,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在去往省城的山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看出事车辆的牌照,应该是她丈夫赵子梁的车。车上有两个人,都已经死了,他们怀疑是赵子梁和他的司机,想请她去现场认尸。
梅雨一听,就呆住了。
车祸现场在距离市区五十公里外的马头山下。
因为去往省城的高速公路封闭维修,所以车辆必须从马头山下一条低等级公路绕行。这是一条盘山公路,极不好走。
梅雨赶到现场时,车祸现场早已被警方封锁。
赵子梁的黑色本田雅阁翻下数百米深的山崖,因为油箱里加满了油,小车很快起火燃烧爆炸,整个车身都已被烧毁,驾驶座和副驾驶位上各有一人,早已被烧焦。
梅雨只看了一眼,就当场呕吐起来。
驾驶座上的人,手腕处有一只烧坏的瑞士机械手表,梅雨认得是赵子梁的司机所戴的手表。
副驾驶位上的人,已经烧得辨不出人形,在他烧焦的左手下边,掉着一只还没有被烧坏的钻石戒指。
梅雨认得那是赵子梁所戴的结婚戒指。
根据梅雨提供的线索,警方基本可以确认,死者为赵子梁和他的司机。


3
三天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范泽天找到了梅雨。
原来警方经过调查发现,赵子梁出事小车的刹车被人动过手脚,最终导致小车在盘山公路上刹车失灵,冲下百米悬崖,当场起火爆炸。
赵子梁死后,他的妻子梅雨是最大的受益人,所以梅雨自然也就被警方列为首要嫌疑对象。
事故发生的前一天下午,赵子梁的小车曾去一家信誉极好的4S店做过全车保养,当时的维修员还特别检查了刹车系统,并没有发现问题。
小车做完保养,直接被赵子梁开回了家。
如果有人想对他的车子动手脚,只能是在赵子梁晚上把车开进车房至第二天早上他去省城之前的这个时间段内。
警方调看了小区监控录像,赵子梁的小车是前一晚九点左右开进车房,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开出,期间并没有人进过车房。
赵子梁事发当日早上把车开出来之后,梅雨虽然坐过他的车,但并没有机会单独接触车辆。
尽管在吃早餐过程中,小车停在早餐店外转角处,梅雨因取遗落的手机而单独开过车门,但据当时店里吃早餐的人作证,她离开早餐店走到外面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三分钟。
对于一个既不会开车,也不懂汽车修理的人来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一辆汽车的刹车系统动手脚,几乎不可能。所以梅雨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
后来警方又展开了更为周密细致的外围调查,几乎把跟赵子梁有关系的人都调查了一个遍,也没有发现一点儿线索。
这案子,眼看着就要成为一桩悬案。
当梅雨再次走进那家早餐店时,已经是赵子梁车祸身亡两个星期之后。
少年小舟看见她,眼睛一亮,脸上明显露出惊喜的表情。
梅雨像往常一样,叫了一碗热干面。
当小舟把面条端上来时,梅雨感觉到他似乎对自己笑了一下,那是一种意味深长的笑。
梅雨的心猛然一震:赵子梁出事的那天早上,小舟不是靠近过他的车吗?
难道给刹车动手脚的人是他?
小舟的父亲是个卡车司机,偶尔会把卡车开回家自己动手维修,也许小舟跟他父亲一起修理过汽车,所以他知道怎么在汽车刹车上动手脚。
可是这少年与赵子梁素无往来,为什么要在赵子梁的小车上动手脚呢?
梅雨不由得想起了小舟满怀恨意瞪视赵子梁的眼神,想起了夜幕下在望远镜里目睹她被自己的畜生丈夫控制遭人强暴的少年。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心思细密的沉默少年,是在用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帮助自己摆脱赵子梁这个魔鬼的控制呀!
想明白这件事之后,她拿筷子的手,竟无端地颤抖起来。
难怪警方查遍赵子梁身边的熟人,也没有丝毫线索,原来杀死赵子梁的,竟是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少年。
她想起小时候柔弱胆小的自己被人欺侮,弟弟总是会帮她出头。
这少年,多像她弟弟啊!
她看着少年小舟在店里若无其事忙来忙去的背景,心里不知是感激,还是恐惧。
为了不留下蛛丝马迹让警方怀疑到小舟头上,为了不给小舟带来麻烦,梅雨渐渐减少了去那家早餐店的次数。
半个月后的一天,她上街买菜经过那家早餐店门口,忽然听见店里传来吵骂之声,驻足一看,却是小舟的母亲,那个外号叫肥得鲁的胖女人,正拿着一根细长竹竿,使劲往小舟身上抽打。
小舟身上被抽出无数条瘀青的痕迹,却咬牙忍受着,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肥得鲁边打边骂:“我叫你去上学,我叫你去上学……”
旁边围了好些看热闹的人。
听了人们的议论,梅雨才有点明白。
原来肥得鲁并不是小舟的亲生母亲,而是他的继母。
小舟喜欢画漫画,已经被一家美工学院破格录取,可是在这个学校上学四年至少要交五六万元学费。
肥得鲁死活不肯出这笔钱。
小舟只好答应在她的店里干三年活儿,挣回自己的五万元学费。
谁知现在三年劳动合同期满,肥得鲁却又反悔了,不但不肯出钱送他上学,而且还想把他留在店里做个免费长工。
小舟反驳她两句,竟招来一顿毒打。
后来又有一个知道底细的老太太悄悄告诉梅雨,这个肥得鲁,可不是好惹的。
她好吃懒做,不但喜欢赌博,而且还跟店里的四川厨师好上了。
经营早餐店挣的钱,还有她老公的工资,不是被她赌博输光,就是被那个四川厨师花言巧语骗走了。
小舟是个细心的孩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悄悄告诉了爸爸。
他爸爸要跟肥得鲁离婚,可是这个肥女人死活不肯,因为这家店是小舟的父亲出资开的,如果离婚,肥得鲁就一点依靠也没有了。
“唉,好好一对父子,可被这个恶霸女人给整惨啰!”
老太太最后摇头叹息一声。
梅雨有些震惊,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身后,竟有一个如此压抑辛酸的故事。
看着肥得鲁手里的竹竿越打越重,嘴里骂出的话语越来越恶毒,梅雨心里想,也许我该帮帮这可怜的孩子。
第二天早上,她来到这家店里吃早餐。
走到柜台结账时,趁肥得鲁低头找钱之际,悄悄将半包毒鼠强倒进了她放在柜台上的磁化杯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