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云黄金荣.pdf

江湖风云黄金荣.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说到民国江湖,就不能不提到当时上海滩名震一时的“帮会大佬”——黄金荣。黄金荣是上海三大亨(黄、杜、张)中的第一大亨,堪称“众家老板”。吃喝嫖赌抽、奸诈狠毒凶,他当然是流氓中的流氓,但他身上绝对不会只有这些东西。不然,他又何以能从一个街头打混的小伙计而成为众人仰目、威震上海滩的大亨呢?本书以民国江湖的“天字号”人物黄金荣的生平为主线,展示了在华洋杂处、光怪陆离的黄浦江滨,特别是在十里洋场充满罪恶的租界里,黄金荣靠自己的胆气与见识、阴谋与手腕,一跃而为上海的江湖霸主。而且,本书言辞幽默、麻辣,见解深刻、独到,展现了黄金荣兴衰起落的一生,揭示了他鲜为人知的处世之道和生存技巧!

编辑推荐
《江湖风云黄金荣》:黄金荣称霸上海滩的拿手好戏是:一手掌控旧上海公安局分局长大权,另一只手操控黑社会黄赌毒地下钱庄,黑白两道通吃。
《黑道风云杜月笙》:杜月笙的发迹绝学是:只有舍得花钱,会花钱,才能广结人脉,广交朋友,呼风唤雨而成就大事。
《特工风云戴笠》:读懂戴笠,也就是读懂权谋,读懂人性背后的阴暗,读懂一个时代的云波诡谲。
《暗杀风云王亚樵》:唯一得到毛主席评论的人,唯一让蒋介石害怕的人,唯一抬举戴笠却被戴笠暗杀的人,他就是暗杀大王而被别人暗杀的风流杀手王亚樵…

说到民国江湖,就不能不提到当时上海滩名震一时的“帮会大佬”——黄金荣。黄金荣是上海三大亨(黄、杜、张)中的第一大亨,堪称“众家老板”。吃喝嫖赌抽、奸诈狠毒凶,他当然是流氓中的流氓,但他身上绝对不会只是这些东西。不然,他又何以能从一个街头打混的小伙计而成为众人仰目、威震上海滩的大亨呢?

民国江湖的“天字号”人物黄金荣靠自己的胆气与见识、阴谋与手腕,一跃而为上海的江湖霸主。

海上达人、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华籍总督察长、上海大亨之首、绰号“麻皮金荣”的黄金荣。

黄金荣通过导演一系列“贼喊做贼”的戏码,地位步步上升,最后挤入社会名流之列。作为流氓“白相人”的“后台老板”,黄金荣在幕后操纵着一切,保护着这些流氓们,同时又与这帮小子坐地分赃、开赌台、办游乐场、包销鸦片,继而开设工厂、银行。

自青帮创立以来,没有一个人达到黄金荣这样的威势,也没有一个人能让青帮在大都市里发挥那么大的作用。黄金荣办到了,他的门徒遍及上海各个角落、每个行业,还带出了杜月笙、张啸林,连后来发迹了的蒋委员长也是他的门生,可谓是“后继有人”。

作者简介
诗酒傲啸:(原名:刘行光),虽身不利于行,却心思凌云。相逢意气常尽觞,对酒当歌醉逍遥,信奉“勤能补拙”的古训,多年来笔耕不辍,曾出版《江湖风云:黄金荣》、《暗杀风云王亚樵》、《官场风云蒋介石》、《贿赂风云和珅》等多部作品。

目录
一 沪上江湖的草根新秀
  
  
  1、胆大妄为的麻脸汉
  2、警匪一家把财发
  3、最佳新人男主角
  4、演而优则导的腕儿
  5、男女之间那点破事
  6、要玩就玩把大的
  7、一所不容二“鬼”
  8、阿德哥的一通侃
  9、敲竹杠却丢了工作
  
  
   二 溜达一圈回来继续闯
  
  
  1、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2、这个女人不寻常
  3、鲜花插在牛粪上
  4、硬把红杏拽出墙
  5、黄小三成功上位
  6、我黄金荣又回来了
  7、凶杀案背后的猫腻
  8、心不狠,站不稳
  9、霸占酒楼商议开堂
  
  
   三 敢折腾才能玩得转
  
  
  1、小瘪三当上江湖老大
  2、屈尊拜访探青帮内幕
  3、谁敢给黄老大上眼药
  4、江湖从来不缺奇葩
  5、打破事业发展瓶颈
  6、盗窃学校师徒相见欢
  7、为养子找了个俏奶妈
  8、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9、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四 混江湖不怕风雨多
  
  
  1、一条龙服务的大赌场
  2、江湖中流行“黑吃黑”
  3、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4、改造住宅后蛮力夺美
  5、想破大案就得敢玩命
  6、不要命的劲头我喜欢
  7、一对亲密无间的合伙人
  8、这小子还真是把好手
  9、给张大帅支了一招
  
  
  
  
   五 再牛的人生也会翻车
  
  
  1、收了个革命党做弟子
  2、孙英雄做下的巨案
  3、救出法国佬再次升职
  4、贩卖鸦片的东南一霸
  5、拈花惹草霸占露美人
  6、老夫老妻上演全武行
  7、跟我狂?整不死你
  8、老头子这回摊上事了
  9、鞭炮声中迎娶一代名伶
  
  
   六 爷们我就是这么狂
  
  
  1、虐心又虐身的婚姻
  2、小女子劈腿涮麻皮
  3、这礼到底该如何送
  4、师徒之间互捧臭脚
  5、要退休了真心不爽
  6、苏州散心搬来飞贼
  7、退而不休再次上岗
  8、牵着洋人的鼻子走
  9、岁数大了还耍流氓
  
  
   七 帮会大佬也是有气节的
  
  
  1、深耕细作就是没产量
  2、黄麻皮对决黄滑头
  3、让对手轻易给耍了
  4、玩无间道拿下大世界
  5、我就不信嚣张不过他
  6、绑人玩这毛病也传染
  7、跟我玩?你们还嫩点
  8、日本鬼子的饭不好吃
  9、高帽子捧不晕老江湖
  
  
  
  
   八 一代枭雄梦断上海滩
  
  
  1、黄、杜两大亨抗膀子
  2、低调是低姿态的高调
  3、蒋委员长还真够意思
  4、老头子真的过气了
  5、哥们、女人都蹽了
  6、陷入绝境的穷光蛋
  7、困境之中却有故人来
  8、小投资换来大回报
9、睡梦中告别历史舞台

序言
太阳的余辉仍笼罩着上海这座远东的大都市,大街上人来人往,趴活的黄包车夫吆喊声此起彼伏。舞台戏院门前更是热闹,看戏的、小贩,还有乞丐,都混杂在一起。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戏院门口。前座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汉抢先跳下来,打开后座开门,车上缓缓走出一个人来。此人身材矮胖,皮肤黝黑,目光炯炯,口大容拳,脸上有隐隐约约的麻斑。他便是早已成名的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的华籍总督察长、上海大亨之首、绰号“麻皮金荣”的黄金荣。
  翻开黄金荣的档案,发现他既未曾执管习文,应试中举,也从未舞刀弄枪,领兵打仗,那他靠什么在沪上如此风光呢?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教育、金融工商、社会事业,他又凭什么都能插上一手?
  虽然历史上没有黄金荣习文弄武的记录,但有他发迹的每一个脚印。
  黄金荣在上海漕河泾长大,少年时代曾在老城隍庙一带打工,后来又设法混进法租界的巡捕房,端上了洋饭碗。黄金荣早年曾在黑帮队伍里混过,知道如何才能讨法国佬的喜欢。为了证明自己的破案能力,他收买了一批流氓,玩起了无间道——利用他们去破获另一批流氓犯的案。同时,他又雇佣一班小混混做群演,向管区内的富户商家丢砖头、收保护费,自己则跟在后面大做好人,把那些家伙打骂得如老鼠见了猫一般。
  就这样,黄金荣通过导演一系列“贼喊做贼”的戏码,闹得租界内鸡犬不宁,而自己则来维持治安,以博得旁人的尊敬与法国主子的赞赏。如此一来,他的势力、名声越来越大,地位步步上升,最后挤入社会名流之列。作为流氓“白相人”的“后台老板”,黄金荣在幕后操纵着一切,保护着这些流氓们,同时又与这帮小子坐地分赃、开赌台、办游乐场、包销鸦片,继而开设工厂、银行。
  在外国人手下做洋奴,得处处听命于洋人的,这一点不可否认,除非你不吃洋饭。而黄金荣的高明之处,是把自己由洋人的拐杖变成洋人的“腿”,洋人可以扔了拐杖,但不能扔掉“腿”。所以,他能够把一些不利因素变成有利因素,让洋人对他“时时依靠”。直到退休以后,他依然能够发挥余热——控制法捕房,让法国佬受制于他。
  不仅如此,黄金荣在民国江湖也很有一号,是上海滩的“青帮大佬”。其实,黄金荣是青帮中的“空子”,也就是说青帮没给他发营业执照,按理不能开香堂收徒。但他却不信这个邪,堂照开,徒照收,还通过各种途径与手段网罗势力,在上海滩结成一张牢不可破的网。而且,虽然他长得像素比较低,满脸马赛克,但美女照睡,大姑娘、小媳妇想找谁就找准。
  自青帮创立以来,没有一个人达到黄金荣这样的威势,也没有一个人能让青帮在大都市里发挥那么大的作用。黄金荣办到了,他的门徒遍及上海各个角落、每个行业,还带出了杜月笙、张啸林,连后来发迹了的蒋委员长也是他的门生,可谓是“后继有人”。
  总之,从个人的角度上看,黄金荣的一生的确是飞黄腾达的,是无比辉煌的。但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盖棺定论的人物,是个黑色人物。他所取得的显赫、威势,不能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只能是历史结疤处长出的肉瘤。

文摘
一沪上江湖的草根新秀
  黄金荣一出面,便把郑家木桥的黑帮势力收拾得服服帖帖,码头上的秩序也稳定多了,洋人们十分满意:这麻脸行啊,是块干活儿的料!
    黄金荣在法租界里的地位日渐提高,名声也是越来越响。每到一处新的管辖区域,他便故伎重演,用“义气”笼络黑帮人物,结拜了不计其数的兄弟,暗地里也收了不少的徒弟,有了一些为他跑腿卖命的走卒。
  1、胆大妄为的麻脸汉
    十里洋场大上海,中南大旅社。
    一天,有个身穿高级棕色西装的先生,挽着一位小姐来开房间。在他俩登上三楼时,从楼上匆匆下来的一个麻脸汉子,正好与那小姐擦肩而过。那麻脸只感到一股清雅的香气扑鼻而来,等他回头瞧那小姐时,她已扭动着富有曲线美的躯体登楼而去。
    这股清幽的香味和那动人的背影,惹得麻脸汉子着了迷,他忙回到帐房间查看旅客登记册,知道那位小姐名叫阿芳,年方二十一岁,住308房间。
    看完以后这麻脸更是坐立不安,他心急火燎地忙“噔噔蹬”又返身爬上三楼,气喘吁吁来到308室门口,透过门上的一小扇玻璃悄悄向室内一瞥。不看则已,一看麻脸顿时三魂出窍、七魄飞天,因为那位小姐实在太漂亮了。在他张望时,她正好脱去一件鹅黄色的薄绸无袖旗袍,藕臂裸露,乌发披肩,秀眉樱唇,双眸含笑,娇媚无比。
    麻脸在十里洋场上海滩真不知见过多少漂亮的女子,可若和眼前的风流美人相比,无不十分逊色。怎样才能将这个艳丽的小妞弄到手呢?
    熬到半夜12点多钟,麻脸拿着旅社的钥匙,与另一个同伙闯进了308房间。
    此时,这位阿芳小姐正与带她来的先生在床上,颠鸾倒凤淫声连连。只见一道手电筒的白光射穿黑暗,照在她雪白的胴体上。阿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推开压着她的男人,恐惧地缩进了被窝。
    那男人看见两个黑影站在床前,以为是歹徒,慌慌张张摸出皮夹子说:“这点钞票拿去,算是我请两位吃老酒。”
    “哈哈哈!谁要你的铜钿,起来,我们要查房间。”
    麻脸说着,扭亮电灯,此时他早已换上巡捕房的警服,腰间还挎着手枪。
    等电灯一亮,那麻脸故作惊讶,一把将这位先生从被窝里拖出来说:“好!我们查的就是你,想不到你抢了银行还到此地来玩女人。走!把他带到捕房去。”
  “警官!警官!你们看错人了,我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从不做犯法的事,你们不能乱捉好人啊!”
    麻脸嘴巴一歪,跟来的巡捕马上替他穿好衣服,带上手铐。这位先生不知这飞来横祸怎会落在自己的头上,于是大喊冤枉。这麻脸拔出手枪喝道:“不许喊,老老实实闭上你的嘴巴,不然请你吃生活。”
    等这位倒霉蛋被带走后,麻脸对吓得面无人色的阿芳说:“你乖乖睡在被子里,不许起来,等一会我来审问你。”说着熄了灯出门而去。
    等其他房间看热闹的客人都已回房,各自又进入梦乡时,麻脸换了一套睡衣,踮着脚喜滋滋溜进308室。他进去后更不发话,径直就钻进了阿芳的被窝……
    
    这个敢于如此胆大妄为的麻脸汉子是谁?他不是别人,正是日后在上海滩鼎鼎大名的黄金荣。当然,此时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威势,只是法租界巡捕房的一名普通巡警,但已经懂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
    第二天,黄金荣起床后,拍拍屁股走人,分文不给。那阿芳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现在是租界里的大爷啊!有洋人在撑着腰呢!
    出来旅社,黄金荣考虑了一下,没决定好去哪儿消遣,好像每个地方都有些腻烦了。于是,他干脆四处去闲逛。
    一个卖香烟的小男孩见一个巡捕过来,正要躲开。黄金荣一把拉住他,拿了一把烟,又使劲在小男孩头上敲了一记,这才罢休。小男孩如获大赦般地跑走了。
    黄金荣点了一支烟,边抽边得意地想:自从当上了巡捕,天天蹭吃、蹭喝,真是痛快啊!不过,他又一琢磨:要在法租界混出一些名堂来,只是脱光了膀子干、讨好租界主子,不是个办法,还得有点手段。
    当巡捕主要是维持治安,一根警棍是完全行不通的。租界里有许多黑帮势力,他们操纵着租界里的秩序,那些小混混、小瘪三一声令下,租界里便准会被闹个天翻地覆,让人不得安生。
    很多巡捕用硬斗的方法对付那些黑帮,结果不是被人饱揍一顿,弃于街头,就是家人受累,被黑势力搅得家破人亡。黄金荣觉得这样很愚蠢,凭着自己曾与黑帮人交往的经验,以及自己多年来在道上混的经历,要镇住这些黑帮势力,就必须先和他们交好。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心狠手辣,逼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但是他们极重义气,只要是兄弟好友,说什么也会给个面子的。
    黄金荣决心要在这被称为洋场的社会舞台上,赤膊上阵,大显一番身手,成为众所瞩目的大人物!
  2、警匪一家把财发
    上海的洋泾浜郑家木桥,是英租界与法租界的交界之处,也是上海滩的重要码头之一。黑帮势力在这里很猖獗,打架行凶,勒索过往船只,收取保护费,绑架敲诈,弄得人心惶惶。
    没过多久,法租界巡捕房就把黄金荣调至郑家木桥一带,命他维护当地的治安。当时有这么一段对话:
    “上头为什么这么看重我?”黄金荣问。
    “还不是因为你工作卖力,敢脱光了膀子干。”巡捕房头头说。
    “不过总这样也会挨打啊!”
    “笨蛋,赶上我们人多的时候你再干,如果打不过就叫人!总之,我们从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
    得到了上级的授权,黄金荣便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郑家木桥的流氓头目有两个人,一个叫丁顺华,一个叫程子卿。这天,他们得知有一艘大船要来,便暗中布置好人手,看船主识不识相。识相的话,船一靠岸便会与他们联络,孝敬点烟酒钱,算是上香,以后的费用再慢慢算;不识相的话,那只有一条路了——打到他识相。
    丁顺华、程子卿在码头不远处的一家茶楼上望着,见这艘船的船主什么招呼也不打,便开始忙着卸货,正是属于那种不识相的主。于是,丁顺华向一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几个大汉直奔码头。
    这些人来到码头,逮住那些搬运工不由分说一顿猛削,有的还跳上那艘大船,把货物纷纷抛到水里。一时间,码头上一片混乱,叫喊声响成一片。一些过路人也不免受牵连,冷不防地便会挨一皮带,叫苦连天。
    丁顺华在茶楼上满意地看着自己导演的作品,程子卿一边若无其事地嚼着花生米,一边和丁顺华聊着昨夜那场赌局。
    突然,“嘟嘟嘟——”响起一阵警笛,一些胆小的人慌忙四处逃散,只剩几名打得正眼红的小子还在乒乒乓乓地瞎揍。不一会儿,一群身着警服的巡捕出现在码头,挥舞着警棍,驱散人群,拉开几个还在扭打的人。
    程子卿眼一抬,望着码头的变故,对丁顺华说:“走!去看看,是哪个巡捕这么不开眼?不想混了吧!”
    丁顺华起身和程子卿一块下了楼,门口守着的喽啰们也紧跟着一块赶了过去。
    码头上已平静了许多,只听见一个巡捕在大声地发号施令,上海话里夹杂着一些苏州口音。没有人被铐起来,也没有人被警棍打,几个打手眼睛都凶狠地盯着正在被巡捕盘问的船主。船主说一句什么,那巡捕便呵斥一句,或者推一把。那哥们脸上整的血呼啦的,已经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程子卿、丁顺华看见了这副景象,脸色缓和了不少。
    那巡捕正是麻脸黄金荣,他指了指一个小瘪三,继续发号施令:“现在已经没事了,其他人的统统散开!船主和那个人一并带回去,再详加查问。”另外一个巡捕将他们带走了,剩下的那些主力打手一个没动。
    程子卿上前一步,提高了声音问:“哥们,请教一下尊姓大名。”
    黄金荣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便知来人是何方神圣了。他抱了抱拳,说:“二位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以前见过的。”
    程子卿、丁顺华一愣,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这个麻脸。黄金荣哈哈大笑,说了自己名字。程、丁二人这才想起,在某个赌场里确实遇见过这个麻脸,只是当时他还是个小瘪三,一泡尿的功夫就把他忘了。
    
    程子卿看出黄金荣有意包庇自己的人,而且见他说话也是十分豪爽,不由心生好感,存心要与他结交,当下便请他来到那家茶楼,上楼坐了。
    坐下之后,黄金荣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二位的大名了,也知道你们是这儿当家的。只是今天这事,二位做得不够爽……”
    程子卿听他这么一说,赶紧问道:“莫非兄弟有什么高见?”
    黄金荣见自己的目的已差不多快达到了,便全盘托出自己的“高见”。
    所谓的“高见”,说白了其实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警匪一家”。黄金荣提议,以后程、丁二人约束好自己的小弟,尽量不要再在码头闹事。如果事情闹得过多过大,惹火了法国鬼子,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程子卿一听,心觉有理,不由连连点头,身子也前倾了许多,听着黄金荣继续往下说。
    “与其凭借着打打杀杀强行收取过路费和保护费,不如我们合作,共同维持码头‘治安’。至于损失的那笔费用,我来代为征收,而且可以抬高价码,再与二位平分,这岂不是两全其美?往后,如果手下犯了什么事,在巡捕房也好有个照应的嘛!”
    一番话说得程子卿、丁顺华心服口服,对黄金荣更是刮目相看。丁顺华站起身来,激动地说:“黄大哥,如果你不嫌弃,我们三人结拜为兄弟,往后便是一家人了。”
    程子卿也琢磨这是个对双方都十分有利的主意,也附和着要与黄金荣结拜。
    到此,黄金荣已经基本上达到自己的目的了,他也不再推辞,站起身来,笑道:“能与两位做兄弟,是我黄某天大的福气啊。”
    于是,三个人便在茶楼上论了大小,正式地结拜为兄弟了。
    从此以后兄弟三人就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互相串通,共同维护着郑家木桥码头的“治安”。
  3、最佳新人男主角
    黄金荣一出面,便把郑家木桥的黑帮势力收拾得服服帖帖,码头上的秩序也稳定多了,洋人们十分满意:这麻脸行啊,是块干活儿的料!
    黄金荣在法租界里的地位日渐提高,名声也是越来越响。每到一处新的管辖区域,他便故伎重演,用“义气”笼络黑帮人物,结拜了不计其数的兄弟,暗地里也收了不少的徒弟,有了一些为他跑腿卖命的走卒。
    表面上,黄金荣与黑帮势力和平相处,也确实使当地的治安大为好转,哄得上司们心花怒放。暗地里,他与黑帮势力穿一条裤子,变本加厉地盘剥当地的商贩与平民百姓。借此手段,黄金荣肆无忌惮地捞取油水,腰包很快就高高地鼓起来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