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pdf

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及不平等的起源.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逃离不平等》充满历史纵深感,关注人类发展与不平等之间的复杂关联。发展导致了不平等,不平等却时常有益发展,比如它会为后进者指明发展方向,或者刺激后进者去迎头赶上。但不平等也时常会阻碍发展,因为既得利益者为了维护自身地位,会破坏追赶者的发展道路。
《逃离不平等》作者用讲故事的方式,主要从健康和财富这两个角度来阐述这个问题。将经济学、历史学、人口学、心理学等诸多学科的知识融入其中,为我们讲述了生活和社会是如何越来越好,为什么进步会发生,以及进步和不平等之间的相互作用。
在《逃离不平等》中,作者讨论了如下诸多问题:不平等导致了哪些问题?不平等到底是有益发展还是有害发展?我们所谈论的各种不平等中,哪些是至关重要的?让少数人先富起来,是否对社会有好处?如果没有好处,那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规则和制度是否正确?富人会不会限制穷人对社会运行管理的影响力,以达到伤害其它人利益之目的?健康上的不平等是否和收入的不平等有相似之处,或者说他们之间是否存在某些差别?这些不平等真的总是不公正的吗?还是它们会带来一种更高的善?



编辑推荐
《逃离不平等》英文版被《福布斯》评为2013年最佳图书,获美国出版人协会2013年度经济散文荣誉奖,入选《金融时报》—高盛2013年度最佳商业图书榜单,受到比尔•盖茨、《经济学人》、《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路透社等权威人士与媒体的隆重推荐。《逃离不平等》聚焦世界贫富分化与不平等问题,是近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家热门得主安格斯•迪顿的最新力作,谈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与人类不断向前同时制造一个个新的不平等的故事。全书论证严密,充满洞见与道德勇气,与近来万众瞩目的《21世纪资本论》一样,同为该领域最新的不可多得的杰作。

名人推荐
如果你想了解,为什么随着时间推移,人类的整体福利上涨如此之多,安格斯•迪顿的这本书你将不能错过。
——比尔•盖茨

一本无与伦比的杰作。
——威廉•伊斯特利(著名经济学家 纽约大学教授)

这本书排在我2013年必读书目的首位。迪顿处理的是一些大的话题:全球健康改善与幸福感的提高,令人担忧的国家内部以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不平等,以及通过外国援助解决贫困问题所面临的挑战。他充满力量的、富于煽动性的论证结合了细致的分析、富于人文情怀的洞察、明晰的阐述以及无所畏惧的挑战传统智慧的勇气。无论是否同意他的结论,本书都会迫使你重新思考你在一些世界最紧急问题上的位置或立场。
——克里斯托弗•伊斯格鲁布(普林斯顿大学校长)

媒体推荐
世界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公平、富裕的地方吗?极少有经济学家能够比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安格斯•迪顿有更多的储备或资历来回答这个问题。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评估衡量国际福利状况,不害怕为此追溯历史。不同于常规的研究视角,在这本书里,迪顿超越了简单的经济叙事,关注到那些经常被忽视的领域的进步,如人类的健康改善……要驾驭这样综合的主题,需要有大的格局和大胆的构想规划,安格斯•迪顿同时具备了这两点。
——《经济学人》
迪顿这本条理清晰的书激赏由发展带来的财富,同时明晰而审慎地解释为什么总有一些人在这样的进步中“落后”。他严格区分了由知识进步造成的不平等以及由政治系统有缺陷造成的不平等……这本书深厚的历史与地理知识背景增加了其论述的力量。
——《金融时报》
一个富于启发性的激动人心的关于人类的寿命和繁荣程度是如何在现代社会猛增的故事。从工业革命开始,到“二战”之后加速,经济进步和医疗技术里程碑似的发展使人类的预期寿命激增,本书便是关于这三者的一个综合阐述。
——《纽约时报》
当迪顿教授提出很多人或国家的所谓援助其实更多是满足自己的帮助需求时,可谓一语道破真相。他识别了人们的援助幻觉——即认为通过富裕国家的人们提供资金,可以解决贫困国家人民的贫困问题。
——《金融邮报》

了解当今世界福利状况的最佳指南之一……迪顿讲述了所有人类故事中最为激动人心的一个,它将给所有人以对人类未来前景乐观的理由,只要我们愿意听取其中的道理。
——《纽约时报书评》
在这本新书中,经济学家迪顿教授质疑所有援助的有效性,同时论述了世界上更多的贫困人口是怎样并不仅仅出现在非洲,同样也出现在急速发展的、贫富分化非常严重的中国和印度。
——《巴伦周刊》

《盛大逃亡》一书将技术的先进性、道德的紧迫感、富于经验的智慧以及一种引人入胜的写作方式做了一个惊人完美的结合。它将加深你对现代经济所取得的进步的赞赏,同时坚定你的利益能够也应该被更广泛地共享的信念。
——彭博新闻社

正如书名所显示的那样,迪顿勾勒了一副两百多年来人类逃离贫困和早期死亡的图景。这是一个充满能量的故事。在迪顿的笔下,所有经常被忽视的人类在过去一个世纪中所取得的成就被予以突出,这既给人以新鲜感又叫人充满期待。
——路透社

作者简介
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诺贝尔经济学奖热门候选人,美国经济学学会前任主席,微观经济学家,剑桥大学博士,美国艺术与科学协会成员,计量经济学协会成员,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咨询委员会成员、盖洛普组织高级研究员。首届弗里希奖的获得者、BBVA基金会经济、金融与管理知识前沿奖获得者。
此前,他曾任世界银行研究审核委员会主席、国际货币经济组织华盛顿访问学者、哈佛大学经济系顾问团主席、剑桥大学应用经济学系教授、特里•巴克菲茨威廉学院的研究员和研究主任。
主要著作包括《经济学与消费者行为》、《了解消费》、《家庭调查分析:发展政策的微观经济方法》、《伟大的印度贫困辩论》。

目录
前 言// IX
引 言// XV
第一章 人类福祉现状
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逃亡,是挣脱贫困与死亡的逃亡。与几千年前相比,人类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尤其是在健康与财富方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是,大逃亡也制造出世界各地以及人口之间的差距,与300 年前相比,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不平等了。
第一部分 生存与死亡
第二章 从史前至1945年
相对于过去的历史,今日的世界,人类寿命更长,长得更高,身体更强壮。20 世纪,人类的预期寿命大幅增加的原因是什么?人们的生活质量因何而改善?过去的人们如何生活?逝去的历史又将为如今仍然面临早逝威胁的大量人口提供怎样的经验?
第三章 消灭传染病
当今很多国家仍然存在着儿童大量死亡的现象,相比而言,面对同样的疾病,富裕国家的儿童比贫穷国家的儿童有更多生存机会。这种不平等现象为什么会存在至今?除了医疗进步与公共卫生进步,还有哪些因素在影响人类健康的改善与对疾病的抵御?
第四章 当代世界的健康状况
人类的健康问题焦点已经从婴儿转向了中年人和老年人,人类的人均预期寿命仍然在持续增加。在世界呈现前所未有融合趋势的当下,一个国家的健康创新几乎会瞬时影响到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富裕国家与贫穷国家的健康问题互相影响。
第二部分 大分化时代
第五章 美国的物质生活状况
当生活改善时,并非所有的人都会因此受益,生活的改进往往会扩大人们之间的差距,造成不平等。经济持续增长,贫困人口却在增加。尽管人们普遍相信美国梦就是人人可以成功,但实际上,与其他富裕国家相比,美国人所获得的机会并非特别均等。
第六章 全球化与大逃亡
经济增长成果没有被平等享有,国家内部如此,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二战”之后,现代国家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各个国家的发展步伐并不一致。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缩小了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但这也使得它们和那些更落后的国家之间距离更远。
第七章 如何救助落后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富裕国家尝试以对外援助的形式缩小国与国之间的差距。与人们所想象的不同,援助并没有加快人类的大逃亡进程,反而因为里面掺杂的各种动机、政治因素和非预期效果而起了全然相反的作用。
后 记 未来将会怎样?

序言
《大逃亡》本来是一部电影,讲述的是“二战”期间一群盟军士兵逃离德军战俘营的故事。在这本书中,我所说的“大逃亡”则另有所指:我要讲的是人类如何摆脱贫困与早逝、如何改善自身生活质量以及应该如何让更多的人实现这些目标的故事。
我父亲的人生经历就是这类故事中的一个真实案例。父亲名叫莱斯利•哈罗德•迪顿,他于1918 年出生在英国南约克郡一个以挖煤为业的小村子里。在发现了新的煤矿后,我父亲的爷爷和奶奶放弃了农业,转而投身煤矿,希望以此能生活得更好一点。他们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爷爷,在参加完“一战”后复员,回到村子里继续井底的挖煤生活,并最终成了一名煤矿管理者。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村子里只有极少孩子能有机会读到中学,我父亲也没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只能在矿井里从事最底层的工作。对于他和他的同龄人来说,那时候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爬到地面上工作。但这一愿望却一直未能实现。1939 年,父亲应征入伍,随后被送到法国,成了英国远征军的一员。后来远征军在法国惨败,父亲又被送往苏格兰接受训练,成了一名突击队员。就在那里,父亲遇到了我的母亲。同时,父亲也十分“幸运”地因患肺结核而退役,被送至疗养院休养。之所以说幸运,是因为后来苏格兰突击队对挪威德军的突袭遭遇失败,许多人牺牲。父亲要是参与其中,恐怕也丢了性命。1942 年,父亲复员返乡,同我的母亲莉莉•伍德,一位南苏格兰木匠的女儿结了婚。
虽然没能获得上中学的机会,父亲还是在夜校学到了实用的煤矿勘测技能。1942 年,由于劳动力出现短缺,拥有这一技能的父亲获得了青睐,成了爱丁堡一家土木工程公司的勤杂工。进入公司后,父亲立志也要成为一名土木工程师。于是他从头学起,之后经过10 年的努力,最终实现了自己的这一梦想。其实读土木工程的课程非常不易,尤其是数学和物理两科。最近父亲曾就读的夜校,也就是现在的赫瑞瓦特大学给我寄来了他当年的考试成绩,从成绩单上也可看出,父亲当年的确费了不少劲儿。取得资格后,父亲在苏格兰边区得到了一份给排水工程师的工作,并买下了我母亲的祖母曾居住的小屋。据说早年间著名的苏格兰历史小说家沃尔特•司各特爵士曾经光顾过这座小屋。不过对我来说,爱丁堡这里只有煤尘、烟灰以及糟糕的气候。等到1955 年夏天,我终于得以离开那儿,搬到了有树有山,还有溪流以及无尽暖阳的另一处乡村,这成了我的一次大逃亡。
按照一代要比一代强的传统家族观念,父亲在这时也开始着手为我规划人生。为此,他找到我的老师,并说服他给我课外开小灶,为的是我能够通过爱丁堡一所有名的私立学校的奖学金考试。这所学校的学费比我父亲一年的收入都高。最终我拿到了奖学金,成为仅有两个可以免费入读的学生中的一个。后来我考入了剑桥大学的数学专业,再后来我就成了一名经济学教授,先是在牛津教书,然后去了普林斯顿。我的妹妹考入了苏格兰的一所大学,后来做了一名教师。在我们这一辈的数十个孩子中,只有我们俩考上大学。在我俩之前,我们家祖祖辈辈也没有一个大学生。我的两个孩子现在都生活在美国。我的女儿是芝加哥一家卓越的财务管理公司的合伙人,我的儿子则是纽约一家成功的对冲基金的合伙人。他们两个都在普林斯顿大学接受了优质而多样的教育,其受教育的程度、获得的机会以及获得教育的质量,都是我这个学习经历单一的剑桥本科生所不能比的。虽然我父亲很长寿,也见识和享受到了一些如今的高水准生活,但对于他而言,他的孙辈们生活质量之高,已是全然超乎想象了。而他的曾孙辈们所生活的世界,无论是财富数量还是机会数量,更是那些生活在约克郡煤矿时代的人们所无法想象的。
我父亲从那个煤矿小村庄的“逃亡”,是这本书主要内容的一个例证。按照今日的标准,我父亲生于贫困之境,但却终于生活相对富足。我没有关于约克郡矿区的统计数据,但是在整个英格兰,1918 年的时候,每1 000 个孩子当中,有超过100 个是活不过5 岁的,在我父亲出生的那个村子,孩子的死亡率更高。今天,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儿童活不过5 岁的概率还是要高于1918 年的英格兰。我的父亲和他的父母在1918~1919 年的大流感中幸存了下来,不过他的父亲还是在年轻时被矿井里的煤车撞死了。我的外公去世时也很年轻,死因是阑尾切除感染。我父亲虽然在年轻的时候就患过肺结核这种堪称夺命杀手的病,但还是活到了90 岁。他的曾孙子辈,我看则极有可能活到100 岁。
同一个世纪前相比,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已极大提高。童年夭折的人大幅减少,人们活得更长,得以有机会去体验这个时代的繁荣。在我的父亲出生一个世纪之后,每1 000 个英国儿童5 岁前的死亡数字已经降到了5 个。即便在约克郡剩下的矿区中(我父亲出生地的煤矿于1991 年关闭),这一数字略高,然而若同1918 年相比,现在的死亡率已经微不足道。在我父亲的时代,人们认为没机会接受教育是天经地义的,即便到了我这一代,也只有不到1/10 的英国孩子能够进入大学校门,但是今天,大多数人都能获得某种类型的高等教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