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有的文化.pdf

我们应有的文化.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什么是文化?什么是文化的真正价值?文化繁荣的源泉何在?现代文化正遭受哪些致命的威胁?
《我们应有的文化》内容简介:在这本不可或缺的重要著作中,史学大师雅克•巴尔赞基于毕生的思考对此作出了振聋发聩的论述。他指出,文艺复兴以来的现代文化正在衰落之中。1500年之后,人类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或将成为过去。

从人文到艺术,从历史到哲学,巴尔赞全面考察了现代文化的衰颓迹象:在专业化的支配下,人文学科被学术研究侵蚀,丧失了其人文气质,沦为纯粹技术性的分析;文化被委托给专家,成为谋生手段,成为文化产业的组成部分,不再是大众完善自己精神的财富;艺术成为功利性的收藏活动,人们没有对艺术的真正理解,却为其疯狂飙升的价格而蠢蠢欲动;知识则转变可随时检索的信息洪流,人们专注于占有事实而不是领悟语境或者意义……

将来,是新黑暗时代的到临,或者是新的理想、新的文化的创生?巴尔赞并没有售卖廉价的预言,而是努力让我们重新理解现代人和现代文化的境况。他坚信通过回顾过去500年“伟大卓绝的成就和令人痛心的失败”,我们可以“发现一个过去,并且用它来创造一个新的现在”。

巴尔赞曾自称为一个“快乐的悲观主义者”。确实,在这些黯淡的语言之下,却饱含了炽热的激情和强大的生命力。
清晰的判断、深邃的洞察,还有必不可少的典雅文字,让《我们应有的文化》成为雅克•巴尔赞这位“风趣、博学、大胆的人文主义者”的文化宣言,更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著作之一。
对于任何希望理解文化或者对现有文化感到失望的读者而言,《我们应有的文化》无疑是必读之选。

编辑推荐
《我们应有的文化》编辑推荐:在一个文化溃败的时代,如何延续伟大的人文主义传统?“最后的人文主义者”、史学大师雅克•巴尔赞,凝结一生思索,将他对时代和文化的洞悉嘱托后世。《我们应有的文化》是史诗巨著《从黎明到衰落》之后,美国国宝级历史学家雅克•巴尔赞最具代表性的力作,凝结毕生阅历、胆识、想象、智慧而成的文化卓见。唐德刚、余英时、夏志清、李欧梵、甘阳、张闳等重要华人学者一致推崇《我们应有的文化》。

终于,让我们感到慰藉的是:只要人类存在,文明及其所有成果都会以萌芽的状态存在。文明并不能等同于“我们”的文明。重建国家和文化,无论是现在还是其他任何时候,都是我们的本性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比渴望和悲叹更有吸引力。




名人推荐
巴尔赞不满足于谴责黑暗,他还不知疲倦地支持“文艺以及求真能够获得自由”这一信念。
——托马斯•文奇盖拉(Thomas Vinciguerra,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教授)

媒体推荐
巴尔赞的文化研究和广博兴趣是无可匹敌的。就像其历史杰作《从黎明到衰落》中介绍的狄德罗一样,他对人类思想所触及的几乎任何领域都有所涉猎,了解最新的研究发展状况,能做出中肯在行的评论。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这本书思想丰饶,启人深思,充满大量鲜为人知却又息息相关的细节。对评论者而言,很难对它做出恰如其分的评价。《我们应有的文化》能解答你的所有疑问,甚至包括那些你未曾想到并提出的问题。而且,所有这些都以一种独特的叙述风格呈现出来,循循善诱而非信口开河,简洁明晰而非索然无味,温和开放而非狂妄独断。
——《美国观察者》(The American Spectator)

巴尔赞支持对文化艺术的智性直观和自发创造,反对对艺术家的盲目崇拜和美化吹捧,反对对语言的轻率侵蚀……
——《纽约时报书评》(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巴尔赞的精巧散文……颂扬了法国哲学家帕斯卡所说的“敏感性精神”——面对文化时心灵的直觉或敏感。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作者简介
雅克•巴尔赞(Jacques Barzun),美国“国宝级历史学家”,50年来罕见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思想家,获法国政府颁授的最高荣誉——荣誉军团勋章,2003年,获小布什颁授的“总统自由勋章”,2010年,获奥巴马颁授的“国家人文勋章”。
美国著名史学大师,文化史研究的奠基人之一。1907年生于法国,1920年随父抵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研读历史与法律。毕业后即留校执教,历任塞思•洛历史学教授、教务长和院长。他是英国皇家艺术学会会员,并且曾两度担任美国艺术和文学学会主席。他一生致力于通过推行大学“通识教育”把欧洲的博雅文化传统引入美国,对推动美国现代的“通识教育”贡献极大。
巴尔赞在众多领域堪称权威,一生出版30余部著作,涉猎的内容包括历史学、哲学、科学、文学、音乐、艺术;他曾两度荣获美国艺术和文学学会批评家金奖,被赞誉为“最后的文艺复兴人”。
巴尔赞并不是一位纯粹的学院知识分子。他积极参与美国的公共知识生活,长期为《哈泼斯》《新共和》等众多权威杂志撰稿,是西方公认的“最值得珍惜的知识分子”。直至今天,他对文化、思想、艺术、社会的诸多思考,仍起着深远而不可替代的影响。
2012年,巴尔赞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去世,享年104岁。全世界各大媒体纷纷发表消息和评论,竞相发掘他留给后人的无尽精神遗产。

目录
作者序
第一章 文化:高雅与枯燥
第二章 无法解决的问题:为艺术提供资金
第三章 历史如今在何方?
第四章 批评家的作用
第五章 重视时间和空间
第六章 相对主义的怪物
第七章 退场吧,人文学科
第八章 艺术的过剩
第九章 单一成因谬见
第十章 败坏的许可证
第十一章 查找!核实!
第十二章 迈向21世纪
特别说明

文摘
第一章 文化:高雅与枯燥

迄今为止,“文化”这个词语被用来表示许多意义,给头脑敏锐的读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惑。人类学家是这一问题的始作俑者,是他们使用“文化”一词来表示一个部落或民族的所有信念模式和行为模式。当时可以使用“社会”一词,但是,社会学家看来抢先使用了这个词语;年轻的学科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独享的词语。公众从人类学家那里知道了“文化”这个意义宽泛的词语,然后将它重新用于各种各样的目的。例如,艺术家受到“自己所处文化的限制”(意思是社会环境),艺术界也与周围的文化抗争(意思是某些信念和道德观念)。此外,文化(意思是社会制约)产生神经症患者——他们是无法反击的人群。出现这类意义变化之后,“文化”这个术语开始像原子一样分裂,于是,我们得面对两种不同的文化、反文化、族裔文化以及若干亚文化。文化如今是人们喜欢或者讨厌的社会现实的任何部分。

在本章的讨论中,我所用的“文化”一词表示智性和精神产生的传统事物,表示思维所形成的兴趣和能力;总之,它表示曾被称为“修养”——自我修养——的努力。这个最初的意义——例如,马休•阿诺德在《文化与无政府状态》中所用的意义——显然是一个隐喻。它基于农业耕种——耕地、撒种子,以及收获有营养的东西。我们在使用“有教养的男女”“有修养的人”这两个短语时,仍然承认这个意思。这里的隐含意义是,人的自然状态物质已被翻动、耕犁,播下具有良好萌芽的种子;这样,人和被种下的东西的潜能以可见和有用的方式得以实现。
既然文化不再明晰,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说“受过教育的男女”?这里的回答是,“教育”一词与文化类似,已经被人滥用。在此没有必要讲述“教育”一词所经历的类似磨难。如今,任何一个拥有从自称教育机构的学校获得文凭的人都被列为受过教育的人士,小学和中学的种种异类做法也被说成是教育。教学与教育之间的差异已经被人遗忘。我们常常听人说,在某某学校或学院中,学生被给予教育。

在这种情况下,我所关注的与随意使用的“文化”和“教育”这两个术语所表示的迥然不同。文化和教育是在这样的人身上发现的品质:他们首先接受了读写训练,然后在面对逆境时,培养自己的心智,进行自我教育。在每一个时代中,都有希望通过体育锻炼强身健体的人;与之类似,也会出现希望进行这种历练的人。但是,这样的情况也是常见的:许多其他的人如果得到鼓励,可能形成同样的愿望,根据自己的方式,成为身强体健的人,成为有修养的人,或者同时具有这两种品质。

有些机构为所谓的文化利益服务;如果由于任何原因,我们希望了解文明——当下或者过去的文明——的这一组成部分,那么,我们就会试图猜测这样的人士在人口规模中所占的比例,从而考察这些机构。其原因在于,显而易见的情况是,当文化的内容在长达数百年的岁月中被人了解时,没有哪一个人——实际上,没有哪一代人——可能拥有整个文化遗产,更不用说在没有损失或歪曲的情况下加以传承了。社会需要特殊的守望者,因此出现了图书馆、博物馆、剧场和其他机构,以便积累文化作品,延续文化欣赏,促进文化生产。
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保存、分类、标注、参考和讲授的文化内容越来越多——更别说发现、记录和欣赏的东西了。如今,我们面对长达500年之久的连续的文化创造和保存活动的结果,还一直从其他文明中得到大量同类材料,此外,还有持续增加的来自遥远过去的罕见发现:我们现在拥有古巴比伦人创作的颂歌、古埃及人的情歌、旧石器时代克罗马农人的岩画。毫无疑问,海底探索将会很快告诉我们海妖唱给尤利西斯听的歌曲的词句。

任何人都可能会说,我们以非常有效的方式、怀着发自内心的尊敬来处理这种数量日益增加的宝藏。19世纪形成了对艺术的崇拜,培养了对历史的激情。所以,我们对一切东西都照单全收,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使其得以利用”。此外,我们对文化的关注并非完全采取厚古薄今的态度。我们认为,应该鼓励现代创作,鼓励年轻一代。业余音乐、绘画、戏剧演出、诗歌朗诵以及写作训练班在全国蓬勃发展,这不仅是因为人们具有这种自然愿望,而且是因为得到了私人资助和公共拨款。人们似乎会觉得,这个世纪虽然备受战争、屠杀和管理不善之害,却从高度发展的真正文化中得到了赎救。
不过,请允许我冒昧提出,从质量和尊崇的意义上说,文化——文明——正在衰落。文化衰落事实上是与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所有这类收集、展示、表演和促进的活动——成正比的,而这类活动的发展和扩大是得到善意的公众支持和私人支持的。其原因不仅在于,过多的活动往往分散人们的注意力,没有留下时间让人们消化和思考文化体验,这是过量活动的一个重要缺陷。此外,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它可以用一个术语来说明:自我表现意识(self consciousness)。

首先,现代社会关注并且喜欢用语言表达与艺术文化相关的问题。文化艺术是一个词语,意思是声誉和金钱。纽约州参议院有一个文化产业专门委员会,这肯定不是唯一一个。私人基金和公共基金从经济这个角落里涌进流出;长期以来,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对忽视其特殊利益团体的做法愤愤不平。自我表现意识溢于言表。我们努力从事艺术活动,刻意形成审美行为,而统计数字收集者也紧随而来。假如一位来自外星的访客在校园或者某个艺术聚会上问任何一个信息灵通的美国人:“请告诉我,在这个国家中,我如何去找到高雅文化的证据?”他得到的回答很可能是,“去我们的高等院校吧,当然,也可看一看许多著名的博物馆、图书馆和音乐协会,读一读我们的文学季刊”。我可以相当确定地说,大学会是首先被提到的,而且我敢肯定,那位提供信息的人会一一列举机构,而不是个人或者著名团体——那些自我选择出来的人群。

没有说出的假设是,在这些学术机构和其他机构中,相关负责人是有修养的男女,能够向一个陌生人描述今天西方文化的状态。这一点听起来似乎有理,然而我认为,这位来自远方的客人在了解的过程中会再三感到失望。他会发现,这些异常聪明的人——常常是学识渊博的人——信奉一种特殊艺术的理念,致力于相关学术研究、表演理论或者批评理论,具有管理事务的实际能力,但是,他们一门心思地忙于处理文化事务,没有在这个过程中或者在事务之外提高自己的修养。如果在交谈中出现所选范围之外的话题,这位谦虚的对话者可能说:“哦,关于这个问题,你得去见琼斯,那位搞音乐研究的(或者鲁滨孙,那位搞版画和雕刻管理的;或者史密斯,我们这里搞戏剧的人)。”

在此,我并非只是重复专业化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我所指出的是专业化所隐含的,但是很少被人注意或者表达的某种东西,那就是,通过专业化,文化被委托给专家了;文化已经不再是其分享者用来完善自己精神的财富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是这种碎片化:大家都在谴责,没有人采取实际行动。专家把一个小题目当作自己的领域——而且一辈子都是兴趣或眼界狭窄的人。但是,通过这种文化委托,艺术和人文学科的重要性被转移到一个新的场所中。这些美好事物的价值不再是给人们的头脑和内心带来的直接影响;它们的价值在于作为职业,作为谋生手段,作为荣誉标识,作为被销售的商品,作为文化产业的组成部分。

有人可能会觉得,我错误地表述了现状的某些部分。但是,真实的情况是,任何人都可能分享文化;实际上,在若干方面,业余爱好者脚下的道路是容易的、畅通的。但是,在那些守护者所提供的帮助及其鼓舞人心的例子影响之下,业余爱好者很快又变成一名专家、一名代表。画作收藏家是关于其藏品的信息源泉,室内乐演奏家可以滔滔不绝地大谈弦乐四重奏曲的文献,一名简•奥斯汀的爱好者很快成为公认的小说解读名家——但是他却几乎没有听说过狄更斯。类似情形也出现在对芭蕾舞、电影、雕塑和建筑的爱好之中;或者从交叉角度看,出现在对古代、中世纪、其他世纪、风格和流派的爱好中。人们显示出来的这类爱好几乎不属于文化范畴。它并不是为了自我修养,更确切地说,它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个人癖好、一种休闲活动,近似于当棒球球迷。这两种消遣活动都形成相同的事实性知识的大量堆积,这类人的心态是守财奴式的,目的在于卖弄学问。有一点很能说明问题:据说有300多个学会,每一个专门研究一位作家,其成员几乎是清一色的业余爱好者,他们进行研究,召开会议,就一些学术问题进行商谈,而且肯定出版业务通讯。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我把这种处理文化问题的现代方式称为自我表现意识的令人遗憾的标志?有人可能会说,艺术缺乏赞助,在大学校园中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处;对应机构的专业性越来越强,以便为学识渊博的受众服务;政府和基金会形成了项目资助基金体系,以满足公众的需要;许多鉴赏家也乖乖地一一就范。所有这一切都是逐渐形成的,没有形成其结果的预示和前兆。实际上,许多人并未意识到已经出现的变化,觉得这一切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与整个局面相关的完全有意识的因素是这种做法背后的狂热决心,是其规则和定义的种种计划,是设立了各类附属专业的大学系部,例如,你会看到一个研究19世纪的男子、一个研究文艺复兴时期的女人,或者一个研究弥尔顿的学者——他每周一、三、五的上午10点在课堂上口若悬河,大谈这位诗人的创作方式如何有理。基于这类善意的系统化,加之现存的选修课制度,于是形成了这个原则:每个人在某种时段——通常在大学期间——必须服用一定剂量的这种精心搭配的药物。

这种模式如何对公众产生影响,在广告商笔下的都市女郎肖像画中得以生动体现。她大谈特谈自己的情况,她的言论让我们一瞥公众内心的一个重要部分。下面这段文字是她的典型沉思之一:
一个女孩会非常忙吗?我在普林斯顿大学修17个单元课程,在自己休假和学校放假时加紧完成自己的事业,在可能安排时学习唱歌和舞蹈,努力与我的五位亲密朋友保持联络,抽时间欣赏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阅读托马斯•哈代的作品,为儿童禁毒计划工作。哦,对了,我还养了三匹马、三只猫、两只鸟,还有我的狗杰克。我最喜欢的杂志说,“非常忙”的意思是,你不愿错过任何东西……
我喜欢那本杂志。我猜想,你可能会说,我就是那个都市女郎。

念完大学之后,当她步入中年时,迈克尔•杰克逊有可能淡出她的生活,托马斯•哈代可能占据上风,引导她进入我刚才描述的鉴赏家行列。在某种意义上,学术和大学会赢得另外一个新兵。或者说,大学学习的东西可能毫无用处,那17个单元的课程加起来等于零。

但是,在学术机构的实际围墙和象征性围墙之外,是否可能存在文化生活?几乎不可能。公众心态在各个方面都受到学术思维的攻击。在绘画和雕塑展览上,解释和评价通过耳机灌入观众耳朵里,或者被印刷出来,贴在每件作品的旁边。在音乐会上,听众首先阅读节目单。除了刚刚出版的新书之外,所有图书都附有导读和注释。参考书在数量上与正式读本不相上下,其中包括手册、文摘、关于每个题目的字典——它们都以简略的形式提供相关信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