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译文集.pdf

胡适译文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翻译文学对白话文学的发展影响巨大,胡适是第一位提倡白话文、新诗的学者,致力于推翻两千多年的文言文,同时也是文学翻译的实践者,他笔下译介的名家,从都德、莫泊桑到契诃夫、高尔基、欧·亨利等,均是百代不朽的文豪。本书以胡适译《短篇小说第一集》(1919)《短篇小说第二集》(1933)为底本,参校以《胡适全集》,合计二十一篇译作,并收录胡适《论短篇小说》,力求以最严谨的态度,将胡适翻译小说的全貌精确呈现给广大读者。

名人推荐
胡适毫无疑问地已尽了他的本分。无论我们怎样评判他,今天中国学术与思想的现状是和他的一生工作分不开的。但是我们希望中国未来的学术与思想变成什么样子,那就要看我们究竟决定怎样尽我们的本分了。——余英时

我今天讲的是胡先生对我的影响,他对我最大影响不仅在于民主自由的理念,而是他在践行民主自由的过程当中,是真正能运用民主自由的理念行事之人。换言之,在争取和践行民主自由的道路上,胡适是一个“道成肉身”的人。“道成肉身”是一个比喻,不是基督教意义上的道成肉身,一言以蔽之,他是个知行合一的人。——冉云飞

在硝烟弥漫处深思,越发怀念胡适,他对待批评的理性态度,他的“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他对“容忍”的以身作则,都成了这个时代的空谷绝音。 ——潘采夫

作者简介
胡适(1891—1962),安徽绩溪人。原名嗣穈,学名洪骍,字希疆,后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现代著名学者、诗人、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因提倡文学革命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曾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中央研究院院长、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等职。胡适兴趣广泛,著述丰富,在文学、哲学、史学、考据学、教育学、伦理学、红学等诸多领域都有深入研究。著有《中国古代哲学史》《白话文学史》《胡适文存》《尝试集》《中国哲学史大纲》等 ,1939年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胡适是二十世纪中国最重要的知识分子之一,在思想文化和学术教育领域都有开创性的贡献,也始终坚持弘扬自由民主的理想而不辍,影响深远。

序言
《短篇小说第一集》销行之广,转载之多,都是我当日不曾梦见的。那十一篇小说,至今还可算是近年翻译的文学书之中流传最广的。这样长久的欢迎使我格外相信翻译外国文学的第一个条件是要使它化成明白流畅的本国文字。其实一切翻译都应该做到这个基本条件。但文学书是供人欣赏娱乐的,教训与宣传都是第二义,决没有叫人读不懂看不下去的文学书而能收教训与宣传的功效的。所以文学作品的翻译更应该努力做到明白流畅的基本条件。
——《译者自序》

后记
附录一 《短篇小说第一集》译者自序


这些是我八年来翻译的短篇小说十种,代表七个小说名家。共计法国的五篇,英国的一篇,俄国的两篇,瑞典的一篇,意大利的一篇。
这十篇都是曾发表过的:《最后一课》曾登《留美学生季报》;《柏林之围》曾登《甲寅》;《百愁门》曾登《留美学生季报》;《决斗》、《梅吕哀》、《二渔夫》曾登《新青年》;《一件美术品》曾登《新中国》;其余三篇曾登《每周评论》。因为这十篇都是不受酬报的文字,故我可以自由把他们收集起来,印成这本小册子。
短篇小说汇刻的有周豫才、周启明弟兄 译的《域外小说集》(一九〇九)两册,周瘦鹃的《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刊》(一九一七)三册。他们曾译过的,我这一册里都没有。
我这十篇不是一时译的,所以有几篇是用文言译的,现在也来不及改译了。
近一两年来,国内渐渐有人能赏识短篇小说的好处,渐渐有人能自己著作颇有文学价值的短篇小说,那些“某生,某处人,美丰姿……”的小说渐渐不大看见了。这是文学界极可乐观的一种现象。我是极想提倡短篇小说的一个人,可惜我不能创作,只能介绍几篇名著给后来的新文人作参考的资料,惭愧惭愧。
后面附录《论短篇小说》一篇,是去年的旧稿,转载在这里,也许可以帮助读短篇小说的人领会短篇小说究竟是一件什么东西。
民国八年九月胡适

我译的短篇小说,在第一版所印十种之外,还有《他的情人》一篇,现在趁再版的机会,把这篇也加进来。
民国九年四月胡适

文摘
最后一课(La Dernière Classe)

法国 都德 著

  著者都德(Alphonse Daudet)生于西历千八百四十年,卒于千八百九十七年,为法国近代文章巨子之一。
当西历千八百七十年,法国与普鲁士国开衅,法人大败,普军尽据法之东境;明年进围法京巴黎,破之。和议成,法人赔款五千兆弗郎,约合华银二千兆元,盖五倍于吾国庚子赔款云。赔款之外,复割阿色司 、娜恋 两省之地以与普国。此篇托为阿色司省一小学生之语气,写割地之惨,以激扬法人爱国之心。
民国元年九月记于美国。

这一天早晨,我上学去,时候已很迟了,心中很怕先生要骂。况且昨天汉麦先生说过,今天他要考我们的动静词文法,我却一个字都不记得了。我想到这里,格外害怕,心想还是逃学去玩一天罢。你看天气如此清明温暖。那边竹篱上,两个小鸟儿唱得怪好听。野外田里,普鲁士的兵士正在操演。我看了几乎把动静词的文法都丢在脑后了。幸亏我胆子还小,不敢真个逃学,赶紧跑上学去。
我走到市政厅前,看见那边围了一大群的人,在那里读墙上的告示,我心里暗想,这两年,我们的坏消息,败仗哪,赔款哪,都在这里传来。今天又不知有什么坏新闻了。我也无心去打听,一口气跑到汉麦先生的学堂。
平日学堂刚上课的时候,总有很大的响声,开抽屉关抽屉的声音,先生铁戒尺的声音,种种响声,街上也常听得见。我本意还想趁这一阵乱响的里面混了进去。不料今天我走到的时候,里面静悄悄地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朝窗口一瞧,只见同班的学生都坐好了,汉麦先生拿着他那块铁戒尺,踱来踱去。我没法,只好硬着头皮,推门进去,脸上怪难为情的。幸亏先生还没有说什么,他瞧见我,但说孩子快坐好,我们已要开讲,不等你了。我一跳跳上了我的座位,心还是拍拍的跳。
坐定了,定睛一看,才看出先生今天穿了一件很好看的暗绿袍子,挺硬的衬衫,小小的丝帽。这种衣服,除了行礼给奖的日子,他从不轻易穿起的。更可怪的,今天这全学堂都是肃静无哗的。最可怪的,后边那几排空椅子上,也坐满了人,这边是前任的县官,和邮政局长,那边是赫叟那老头子。还有几位,我却不认得了。这些人为什么来呢?赫叟那老头子,带了一本初级文法书摊在膝头上。他那副阔边眼镜,也放在书上,两眼睁睁的望着先生。
我看这些人脸上都很愁的,心中正在惊疑,只见先生上了座位,端端敬敬的开口道:“我的孩子们,这是我最末了的一课书了。昨天柏林(普国京城)有令下来说,阿色司和娜恋两省,现在既已割归普国,从此以后,这两省的学堂只可教授德国文字,不许再教法文了。你们的德文先生明天就到,今天是你们最末了一天的法文功课了。”
我听了先生这几句话,就像受了雷打一般。我这时才明白,刚才市政厅墙上的告示,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就是我最末了一天的法文功课了!我的法文才该打呢。我还没学作法文呢。我难道就不能再学法文了?唉,我这两年为什么不肯好好的读书?为什么却去捉鸽子打木球呢?我从前最讨厌的文法书历史书,今天都变了我的好朋友了。还有那汉麦先生也要走了。我真有点舍不得他。他从前那副铁板板的面孔,厚沉沉的戒尺,我都忘记了。只是可怜他。原来他因为这是末了一天的功课,才穿上那身礼服。原来后面空椅子上那些人,也是舍不得他的。我想他们心中也在懊悔从前不曾好好学些法文,不曾多读些法文的书。咳,可怜的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