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标必读丛书:铁道游击队.pdf

新课标必读丛书:铁道游击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铁道游击队》主要内容:铁道游击队的故事是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写出的。抗日时期,山东临城微山湖一带的铁路线上,活跃着一支从百姓中走出来的抗战特种兵部队——铁道游击队。
在大队长刘洪、政委李正的带领下,铁道游击队的队员们破坏敌人的运输交通,牵制敌人的兵力,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屡建奇功,被当地老百姓称为“飞虎队”。他们也因此成为日本侵略军小林部队,及其特务队长冈村的心腹之患,千方百计进行围剿。大队长刘洪在一次战斗中负伤,得到寡妇芳林嫂的精心照料,两人逐渐产生爱情。
屡屡战败的日本侵略军发动多次围剿,却根本找不到飞虎队的踪迹。不久,日军便向飞虎队发起偷袭,而刘洪、李正指挥有方,大败冈村特务队。日军恼羞成怒,四处烧杀,肆意报复。被激怒的刘洪欲在微山湖上与日军正面对阵,幸亏李正赶来及时劝阻,飞虎队实力得以保存。可是芳林嫂在执行侦察任务时却遭敌兵逮捕。不久,抗战胜利,李正伤愈归队,率队赴临城阻遏国民党军队北上,救出了芳林嫂,并迫使小林残部投降。

编辑推荐
《新课标必读丛书:铁道游击队》:一群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庄稼硬汉,一支从百姓中走出来的抗日队伍。
一段真实而传奇的杀敌卫国佳话,一部战争岁月波澜壮阔的伟大史诗。
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创作的《铁道游击队》,是作者最著名的代表作品,极具传奇色彩,甫一问世,便因其曲折惊险、险象环生、悬念迭起的故事情节而格外引人入胜。根据该作品拍摄的同名电影,战争题材与传奇色彩有机结合,严肃紧张与幽默诙谐的绝妙搭配,重大的历史背景与浓厚的乡土气息相辉映。影片被列入当年最受欢迎的十部影片之一。片中的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脍炙人口,广为传唱,成为大众最喜爱的红色经典歌曲。拍摄的同名电视剧,以黑马的姿态被各地电视台一直不间断播出。

作者简介
刘知侠(1917—1991),现、当代作家。原名刘兆麟。河南汲县人。1938年赴延安,入抗日军政大学。1939年毕业后随一分校到山东沂蒙地区,任《山东文化》副主编、文工团团长。1944至1945年,两次到微山湖和枣庄,同当地铁道游击队一起活动。这时期写了一些短篇小说、歌词、文艺通讯和中篇小说《铁道队》等。1948年,作为《前线报》特派记者随军参加了淮海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作协山东分会主席、《山东文学》主编、中国作协理事等职。他的代表作品是1945年开始创作、1953年完成的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出版后深受读者欢迎,曾多次再版,并被改编为电影和电视剧。
主要作品:小说《红嫂》、小说集《铺草》、《沂蒙故事集》,中篇小说《铁道游击队的小队员》,多卷长篇小说《决斗》。

目录
第一章 王强夜谈敌情
第二章 老洪飞车搞机枪
第三章 合伙开炭厂
第四章 来了管账先生
第五章 政委和他的部下
第六章 小坡被捕
第七章 血染洋行
第八章 山里来了紧急命令
第九章 票车上的战斗
第十章 初会微山湖
第十一章 夜袭临城
第十二章 敌伪顽夹击
第十三章 进山整训
第十四章 出山
第十五章 渔船上
第十六章 小坡和王虎
第十七章 地主
第十八章 在湖边站住脚了
第十九章 打冈村
第二十章 六孔桥上
第二十一章 松尾进苗庄
第二十二章 站长与布车
第二十三章 拆炮楼
第二十四章 微山岛沦陷
第二十五章 她的遭遇
第二十六章 三路出击
第二十七章 掩护过路
第二十八章 胜利
后记
新版后记
《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
编后记

后记
在这个新版本中,加了一幅作者照片,并附上了一篇《(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
该书从一九五四年一月初版,至今已出版三十七个年头了。在此期间,除了十年浩劫中遭到“四人帮”的查禁外,近三十年里,这本书一直在陆续再版,在五十年代后期和六十年代初期曾为全国畅销书。截至目前为止,国家版本图书馆对各种版本的印数统计为二百五十七万多册,加上四川、江西和贵州等地的少年版和节编本,已近三百万册了,并被翻译成英、俄、日和朝鲜等国文字。
这本书一九五六年改编为电影上演,一九八五年又改编为十二集电视连续剧播放,电影和电视剧的主题歌在群众中广为流传。正因为这本书、电影和电视连续剧有较多的读者和观众,所以到处都有人问我这部作品中几个主要人物的情况,以及我是怎样写这部书的。虽然我在作品的后记中,对这些问题做了简要的交代,但是他们还是感到不满足。为此,我于一九八七年在《新文学史料》第一期上发表了《(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
我在这篇创作经过中,谈了这部作品从生活到艺术的整个创作过程,也具体谈到了读者所关心的书中主要人物的形成、发展和命运,所以我就把它附在新版的后面,和读者见面了。

文摘
彭亮是个黑黑脸膛、身体魁梧的汉子。
在战前,他父亲在陈庄南头靠铁路的一个洼地上烧砖,他们就住在窑边两间矮矮的小草屋子里。因为家离铁路太近了,自小他在睡梦里都听到火车叫,不分昼夜过往的火车震得草屋乱动,可是却挡不住他睡觉。彭亮小时和老洪、王强在一起捡焦核,扒车学得也最快。离他家那个窑西边不远,就是车站东头铁路职工宿舍,到车上值班的司机、烧火、挂钩、打旗的工人上下班时,都在这里休息,彭亮小时常在这里打混,工人们看他还伶俐,都很喜欢他,他也很殷勤地替工人们烧茶倒水,出去买东西,像个小使唤人一样。他父亲常对他说:
“你和他们在一起是好事呀!学点本事,将来托他们为你在铁路上找个事,能当上个工人,全家都托福呀!”父亲又对他说,“铁路上的事很牢靠,简直是铁饭碗,一辈子也打不破的!”
十四五岁的时候,他很能做些重活了。有时他提着饭盒,给司机工人送到车头上,还帮工人们干些杂活。往炉里送煤的铁铲,像小簸箕一样大,他也可以端动,往炉里送炭了。他又会用沾油的棉纱擦机器,提着油壶为机器上油。他学什么都很用心,一学就会,而且做起来,简直和车头上的熟练工人一样。他跟着工人跟车出一趟班,能为大家做一大半事情。吃饭时,工人们约他一块吃。到什么地方要买东西,或是到站上去提水,都是他去。彭亮像车头工人不可少的膀臂一样,有时见不到他,他们就很惦念。
一个老司机工人,开车二十年了,人家都叫他张大车,车开得又快又稳。他开车,旅客不觉察就站住了,在不知不觉中,车就开走了。他开车时,经常是眯着眼睛,沉睡了似的坐在司机位置上,像一块雕刻的石像,可是车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从来不出一点毛病。张大车最喜欢彭亮,他经常把彭亮拉到司机座位跟前站着,手握手地教彭亮开车:“你将来会成为一个好司机的!”就这样,彭亮很快就学会开车了。
虽然,他已是一个熟练工人,工人们为他的事,向机务处请求过,但是却不能为他在铁路上补上名字,原因是没有钱给那个肥胖的机务段长送礼。在旧社会里没有“门子”和钱,是很难找到事情的。没有办法,每当他从火车上下来,工人们就从机车的煤柜里,给他偷偷地装一麻袋炭,扛回去换点钱维持生活。
日本鬼子占了枣庄,铁路一时停顿,虽然不久又通了,可是彭亮却死了干铁路工人这条心。因为他家的砖瓦窑,靠铁路太近,鬼子为了保护铁路安全,怕这里藏游击队,用刺刀逼着从站上抓来的人,把窑和草房拆掉。父亲一辈子吃这个窑啊!这白发苍苍的老头,强忍住悲愤向鬼子说理,被鬼子一刺刀穿倒了,血染红了窑边的枯草。这天彭亮不在家,等他回来后,看看窑和矮草房,都被平成了一堆土岗了,亲友已把他父亲和家人都安置在庄里的一座小破屋子里。在一片哭声里,他看到将要断气的父亲,父亲只翻了一下白眼,就死去了。
鬼子修复临枣铁路,正式通车以后,需要铁路工作人员,勒令过去在铁路上的工人上班,不上班就以通游击队判罪。有好多工人就迫上工了,为了生活,只得去。
和彭亮一条街上,有个和他很熟的伪人员,看到彭亮生活很困难就来劝他:
“你会开火车,到铁路上去报个名吧,你不是好久以来都盼着干铁路么?”
“去你奶奶的!”彭亮没等他讲完,就红着眼睛把这伪人员轰出门去。
虽然他自小渴望做个铁路工人,也就是父亲所说的找个打不破的铁饭碗;虽然他听到机车的轧轧声,心都在欢乐地跳动,但是现在他不想干了,因为他不愿去替鬼子做事。怎样生活下去呢?他和自小一块捡焦核的那一班穷兄弟,偷偷地扒鬼子的火车,从车上弄点炭和粮食来糊口。可是前些时鬼子警觉了,子弹打穿了他的裤裆,这些日子他没有再去扒车,眼看就要饿肚子了。
这一天,彭亮坐在街边的墙角下,低着头晒太阳。父亲的仇,家里的贫困,绞痛着小伙子的心。一个有力、能干,肩上扛上两百斤的麻袋,跑几里路都不会喘粗气的人,现在却像掉在枯井里的牛犊一样,有力无处使。苦闷中突然想起了老洪。这人浑身都是劲,矮矮的个子,眼睛不大,可特别亮,当它瞪着他的仇人的时候,会使对方胆怯;看到受委屈的穷兄弟的时候,会给你以力量。遇到不平事,牙咬得咯咯响。他勇敢、义气,容易使穷兄弟们在遭到困难的时候想到他。现在彭亮就想到他了。鬼子来时,他参加了据说是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几个月前又突然回来了。这次回来,彭亮看着他好像和过去有些不同,他仍然勇敢、义气,但是像更沉着,肚里有学问了。前天他还对彭亮说:“兄弟,有困难,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的。”彭亮是个不愿向人告帮的人,只笑着回答,“没有什么。”可是自己已经是一天没吃饭了。彭亮又想到老洪近日常和王强在一块嘀咕,他们中间一定有事商量,是想拉队伍么?可是为什么背着我呢?我一定要跟着他们干。可是反过来一想:家庭呢,母亲和一群弟弟妹妹靠谁养活呢?难道都饿死么?
彭亮抬起头来,从门口望着院子里母亲最喜爱的两只老母鸡,头一伸一缩地四下觅食,它们很久才在地上啄一下,显然地上找不到任何米粒,人们都几天不见粮食只吃菜梗了,哪里会把米粒落到地上呢?瘦弱的妹妹坐在屋门口的石磨旁,在摘着地瓜叶,用水把草和土块淘掉,揉成黑团蒸着吃,作为午饭。小破屋里传出孩子们的哭声,在向母亲要东西吃。
突然一阵咯咯的钉子皮靴声,街上来了群鬼子,端着发亮的刺刀乱叫,喝醉了酒的发红的眼睛在四下巡视。鬼子的皮靴声,吓退了正要走出门的老母鸡,折回向院子里跑去了,吓住了屋里叫饿的孩子的哭声。一个喝醉的鬼子,看到跑进院里的鸡,就晃着身子端着枪追进去。鸡噗噗地飞上墙了,母亲急着跑出来说:“天老爷,我只有两只鸡了!” “砰”的一声,一只白鸡随着枪声从墙上掉下来了。鬼子去提鸡,看到被枪声吓倒在磨道里的妹妹,鬼子发狂地嚎叫着:“花姑娘的!”彭亮红涨的脸上青筋在跳着,他紧握着拳头,站起来要向鬼子冲去,突然被身后一只有力的手抓住,彭亮回头一看,见是老洪。“先不要动!”他把彭亮拉到一个拐角处,从短墙上可以看到院子里的一切。老洪发亮的眼睛盯住院子,另一只手插在腰里。
母亲木鸡似的呆在那里,鬼子看着妹妹正要弯下腰去,一声哨子响,鬼子提着死鸡跑出来了。老洪看看集合起来的一队鬼子出街以后,就把彭亮拉到炭屋子里坐下。
“我不抓住你,你空手冲上去,不白送死么?”老洪瞪着彭亮说。他顺手递给彭亮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一支。
彭亮握紧了拳头,纸烟被揉碎了,他气愤地捶了一下桌子:“我难道眼看着我妹妹被糟蹋么?我是个人呀!”
“难道我忍心看么?”说到这里,老洪把上衣襟一掀,“你看这是什么?”
彭亮看到一支黑亮的驳壳枪别在那里。老洪眼里冒着火,斩钉截铁地说:
“只要他敢动你妹妹一手指头,我就打碎他的脑袋。撤到拐角,是为了打完便于走呀!”接着老洪惋惜地说,“是哨音救了他的狗命。他们要集合了,你再放枪,就显得咱太笨了。因为他们一队鬼子听了枪响,包围过来,咱们不易脱身,反正他没动咱的人,就饶他这次算了。”
彭亮的眼睛里冒着感激的泪水,紧握着老洪的手:
“老洪,我看到你的枪了,你也给我一支吧!我跟着你干。”
“好,我们接受你的请求。我们最近要在这铁路线上拉起一支武装队伍,和鬼子战斗。”
“干!我心里像火烧似的,总算盼到了我报仇的日子啦。”
彭亮说到这里,突然想到母亲。自父亲死后,他更爱受尽苦难的母亲了,现在他仿佛听到破屋里一群孩子要吃的哭声。
“家里是困难的!可是这时候也顾不得家了!”彭亮咽了一口唾沫,显然他下了决心。他对老洪说:“老洪,前些天,你问我,‘兄弟!有困难么?’我对你说没有,实际上我家已吃了几天地瓜叶了。我没有好意思告诉你……”
“眼下我们还不拉出去,最近我们要开个炭厂,也算你一份股东,买卖一做起来,家里就都有吃的了!”
“开炭厂么?本钱呢?我哪有钱入股呀?”
“会有的!”老洪满怀信心地说,接着他把和王强计划的事情告诉彭亮,最后说,“这不就有本钱了么?”
彭亮听了一阵阵地高兴,连声说:“这太好了,这太好了。”他积压在胸中的愁苦,一扫而光。老洪停了一会儿,两只发亮的眼睛严肃地盯住彭亮:
“你真有决心么?”
“有!”彭亮坚决地回答。
“不怕牺牲么?”
“不怕!”
“好!”老洪的声音转得温和些说,“我现在代表铁道游击队吸收你为队员。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有人民支持,能克服任何困难,战胜敌人……”
彭亮临走时,老洪笑着对他说:“现在我们是同志了,有困难要说出来呀;明天我从王强家弄点粮食,派人送到你家里。炭厂一开门,就不困难了。”
在紧紧的握手中,彭亮第一次感到“同志”的亲切。有“同志”在一块战斗,他不再感到孤独了,身上增添了无穷的力量。他们约定了会面联系的办法,彭亮才回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