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标必读丛书:纳兰词话.pdf

新课标必读丛书:纳兰词话.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纳兰词话》是清代诗词的杰出代表,也是中国诗词库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历来为《纳兰词》作注之人不胜枚举,吟咏、阐释者更是不计其数。词中的许多句子早已耳熟能详,直到今天读来都是朗朗上口、触动心灵。编者凭借多年对纳兰诗词的喜爱和研究,在阅读了众多研究者对《纳兰词》的校注及精彩品评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纳兰词话》从纳兰容若的真性情、夫妻情、恋人情、知己情等四方面对《纳兰词》进行了赏析,结合注释,通俗易懂,力求将读者带入纳兰容若的情感世界,给读者呈现一个比较全面的容若公子。

编辑推荐
《新课标必读丛书:纳兰词话》:穿越历史,凝望浊世佳公子的孤独落寞;人生初见,聆听人间惆怅客的一往情深。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独一无二的纳兰容若,谱写诗词史上的绚烂篇章。

作者简介
丰子恺,原名丰润,又名丰仁,浙江桐乡石门镇人。我国现代著名画家、文学家、美术和音乐教育家。他自幼爱好美术,1914年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师从李叔同学习绘画、音乐1918年秋,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对他的思想影响甚大,1921年,赴日学习音乐和美术。回国后,曾任上海开明书店编辑,上海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美术教授。1924年与友人创办立达学园。抗战期间,辗转于西南各地,在一些大专院校执教。1943年起结束教学生涯,专门从事绘画和写作。建国后,曾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上海文联副主席等职。著有《缘缘堂随笔》、《缘缘堂再笔》、《子恺漫画》、《西洋美术史》、《小钞票历险记》等书。

目录
前言


卷一 我是人间惆怅客
金缕曲·赠梁汾
金缕曲·简梁汾
虞美人
浣溪沙
南乡子·柳沟晓发
瑞鹤仙
满江红·茅屋新成,却赋

卷二 一生一代一双人
画堂春
于中好
浣溪沙
青衫湿遍·悼亡
青衫湿·悼亡
鹊桥仙·七夕
沁园春
蝶恋花
临江仙
山花子

卷三 人生若只如初见
减字木兰花
采桑子
虞美人
虞美人
少年游
浣溪沙
浣溪沙
梦江南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卷四 独自闲行独自吟
采桑子
于中好·送梁汾南还,为题小影
金缕曲
百字令
木兰花慢·立秋夜雨,送梁汾南行
金缕曲·姜西溟言别,赋此赠之
潇湘雨·送西溟归慈溪
后记

序言
前言

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公元1655年1月19日),北京纳兰明珠府中,一个男婴诞生了。当时的大清朝还不知道,这个孩子将会给后世带来多大的震撼。他就是纳兰明珠的长子、被后人誉为“满清第一词人”、诗词被反复吟咏的纳兰容若。
纳兰容若,名纳兰性德,字容若,小字成哥(一说因其出生在腊月,所以小字冬郎),号楞伽山人。原名纳兰成德,为避当时太子“保成”的名讳,改名为纳兰性德。一年之后,太子改名为胤礽,于是纳兰性德的名字又改回成德。
若追溯一下源头,纳兰容若的祖上原是蒙古人,姓土默特,后征服满洲纳兰部,占领了他们的地盘,改姓纳兰,居叶赫之地,这就是后来我们在清史中经常看到的“叶赫那拉氏”。在努尔哈赤统一东北女真的过程中,叶赫部被爱新觉罗部所吞并,纳兰部归附后金,随清入关,为满洲正黄旗,纳兰氏成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
容若的曾祖父名金台什,为叶赫部贝勒,其妹孟古姐姐,于明万历十六年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子皇太极。其后纳兰家族与皇室的姻戚关系也非常紧密。纳兰容若的父亲明珠也是大清风云一时、为后世所熟知的人物。他是武英殿大学士,累加太子太师,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母亲觉罗氏为努尔哈赤第十二子爱新觉罗·阿济格(英亲王)正妃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也是皇亲国戚。因而可以说,纳兰容若的一生注定是富贵荣华、一帆风顺的。也许是造化弄人,容若并没有因其皇亲贵胄的身份而成长为一个纨绔子弟,偏偏是“虽履盛处丰,抑然不自多。于世无所芬华,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者。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纳兰容若自幼聪慧过人,明珠对这个长子寄予了厚望。自清入关以来,一方面一直在接受汉族文化,另一方面仍然坚持以骑射为根本。骑射在满族的社会生活中历来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努尔哈赤时就把骑射作为立国之本;加之大清又是马上得来的天下,所以即使是在逐渐地接受汉化,满人也不废骑射。所以纳兰容若尚幼之时便在父亲的教导下接受精英级的满、汉文化教育。这对他以后的诗词影响颇为深远。
果然,容若没有辜负父亲的教育,读书过目不忘,骑马射箭样样精通。17岁入太学读书,为国子监祭酒徐文元赏识,推荐给其兄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徐乾学。这两徐也是清初的大人物,明末遗老顾炎武的外甥,家学渊源,学问等身,徐乾学更是有“徐严嵩”的称号。纳兰容若18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19岁时准备参加会试,但因病没能参加殿试。尔后数年学习中,容若更加发奋研读,并且拜到徐乾学门下,熟读通鉴及古人文辞。在名师指导下,纳兰容若两年之中主持编纂了一部1792卷编的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一时间名动京城,他的非常才气也受到皇上的格外赏识。也许正是在这两年间,纳兰容若从徐氏兄弟身上学到了文章的真谛,激发了对汉文学的热爱。
康熙十五年(1676年),容若再次参加会试,以殿试二甲七名,赐进士出身,授三等侍卫的官职,不久就晋升一等侍卫,正三品,从此步入仕途。这一年,容若二十二岁。深得康熙帝的厚爱的纳兰容若为皇帝做了九年的贴身侍卫,多次随康熙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奉命参与重要的战略侦察,与皇上唱和诗词,译制著述,颇称圣意,多次受到恩赏,一直是人们羡慕的文武兼备的少年英才,帝王器重的随身近臣,前途无量的达官显贵。
这一切都令父亲纳兰明珠颇感欣慰。然而渐渐地,他却发现,这个儿子好像总是惆怅的。纳兰容若从来都是不甘于只做自己的相府公子,只做皇帝的御前侍卫。他身上流着蒙古人的血,他的祖先曾经在沙场上驰骋,他文武双全、有经世之才,他骨子里是想建功立业的。可是,他生于纳兰家,就注定了被压制。想想他的祖先曾经被爱新觉罗氏歼灭,他的父亲已经是当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工于权术的康熙帝怎么会放心再让纳兰家掌握千军万马?将纳兰容若放在身边,其一是做给明珠看,给容若光鲜亮丽的身份,以示对纳兰家的重视、安抚;其二,我想纳兰容若大概是康熙帝的人质了。
渐渐地,纳兰容若看透了世道的黑暗。高贵的身份、平坦的仕途,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在内心深处厌倦官场庸俗和侍从生活,无心功名利禄。最后,这个抑郁一生的诗文奇才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7月1日),因“寒疾”而长逝,时年三十一岁。
纳兰容若以词闻名,他本人也十分欣赏李煜,他曾说:“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贵重,李后主兼而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因此他的词受李煜影响很大,哀感婉艳,有南唐后主遗风,悼亡词情真意切,痛彻肺腑,令人不忍卒读。24岁时,他把自己的词作编选成集,名为《侧帽集》,后改为《饮水词》,后人多称《纳兰词》。《饮水词》在当时社会上就享有盛誉,为文人、学士等高度评价,成为那个时代词坛的杰出代表。时人云:“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可见其词的影响力之大。王国维有评:“纳兰性德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北宋以来,一人而已。”朱祖谋云:“八百年来无此作者。”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作词皆幽艳哀断,所谓别有怀抱者也。”

一提到纳兰容若,很多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一个温文尔雅、深情款款而又略显落寞的翩翩公子形象。若不是如此,怎会有“辛苦最怜天上月”这样的感叹?又怎会有“一生一代一双人”这样的情愫?
是的,爱情占据了《纳兰词》三分之一多的篇幅,而且是《纳兰词》最具特色、最能代表其个性的地方,也是其全部的精华,是纳兰容若呕心沥血的珍品。究竟是怎样的情感经历,能让纳兰容若写出这样的爱情诗词,令闻者动容呢?
传说纳兰容若在结婚之前,曾经有一段无疾而终的初恋,而这位初恋情人,根据女作家苏雪林的考证,就是纳兰的姨表姐妹,并引了清代无名氏《赁庑笔记》对这段情史作为证明:
“纳兰眷一女,绝色也,有婚姻之约。旋此女入宫,顿成陌路。容若愁思郁结,誓必一见,了此夙因。会遭国丧,喇嘛每日应入宫唪经,容若贿通喇嘛,披袈裟,居然入宫,果得彼妹一见。而宫禁森严,竟不能通一语,怅然而出。”
苏雪林认为《饮水词》中的所有凄婉哀感之词,都是纳兰为表妹所作,并从词中窥测出两人分手后的蛛丝马迹,说纳兰容若当时虽与卢氏结婚,但还是不能忘却旧情,仍与表妹藕断丝连,二人经常秘密通信,并且互相馈赠私物,后来,这个表妹在宫中郁郁而死,纳兰容若悲恸万分,哀悼终身。
不过,苏雪林这种说法并没有旁的佐证,至于无名氏的《赁庑笔记》,其内容也不尽可信。我不否认纳兰容若在婚前有恋人,但是却不一定是什么表妹,而至于所谓的私相授受,更是无稽之谈,毕竟“一入宫门深似海”,在皇宫那样一个守卫森严的禁地,岂能容得宫女与他人幽会?再者,纳兰容若婚后与妻子琴瑟和谐、伉俪情深,纳兰容若的爱情诗词大概也多是为妻子所作吧!
那么就一定要说一说纳兰容若的妻子了,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填满了纳兰的词,这样的哀婉缠绵?1674年,纳兰容若二十岁时,娶两广总督、尚书卢兴祖之女为妻,赐淑人。那一年卢氏年方十八,“生而婉娈,性本端庄”。成婚后,二人夫妻恩爱,感情笃深,新婚美满生活激发了他的诗词创作。这段时间的纳兰容若是快乐的,卢氏的善良温和,善解人意,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为他提供了摆脱人生泥沼、超脱孤寂情怀的凭借和寄托,这期间纳兰容若写下了不少欢愉的句子。
但好景不长,仅三年,卢氏因难产而亡(一说产后受寒),这给纳兰容若造成极大痛苦,从此“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沉重的精神打击使他在以后的悼亡诗词中一再流露出哀婉凄楚的不尽相思之情和怅然若失的怀念心绪。据说,卢氏去世后,灵柩暂时停放在今北京西阜城门外的紫竹公园一所禅院内,直到次年初秋入葬纳兰氏祖茔皂荚村为止,在未入葬这段时间,痴情的纳兰容若多次夜宿禅林,陪伴夜台长眠的薄命佳人度过那孤寂的清冷岁月。一次,他梦到爱妻淡妆素服与他执手哽咽,临行前吟出两句诗:“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醒来以后更是悲痛不已。虽然后来纳兰容若又续娶官氏,并有侧室颜氏,但是仍然对卢氏念念不忘,词中更是少不了她的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传言纳兰而立之年,好友顾贞观在江南为他介绍了一位富有诗词才华的名妓沈宛。作为乌程才女,沈宛曾有出色的词作《选梦词》刊行于世,为纳兰容若欣赏看重。也许是对寻觅知己的渴望与怜惜,也许真的是两情相悦,虽然有家族的障碍,纳兰容若还是纳沈宛为妾,接她到京城。由于沈宛的身份和血统,她不能名正言顺地进入明府,纳兰容若便在德胜门内为沈宛置房安顿。可惜半年后,纳兰容若突然去世,留下孤独无靠的她和纳兰容若的遗腹子,最终沈宛含泪返回江南,以词作抚慰她心中的伤痛。天公不作美,有情人终不成眷属,留下一段让人叹息、让人辛酸的风流憾事。

后记
纳兰容若,也许只有这个优雅的名字,才配得上这位浊世佳公子。纳兰容若文武双全,家世显赫,又是康熙皇帝身边的近臣,然而他的流芳百世,不是因为有何丰功伟业,不是因为权倾朝野的宰相父亲,也不是因为千古一帝,而是因为他是“满清第一词人”。
《纳兰词》是清代诗词的杰出代表,也是中国诗词库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历来为《纳兰词》作注之人不胜枚举,吟咏、阐释者更是不计其数。词中的许多句子早已耳熟能详,直到今天读来都是朗朗上口、触动心灵。本书从纳兰容若的真性情、夫妻情、恋人情、知己情等四方面对《纳兰词》进行了赏析,结合注释,通俗易懂,力求将读者带入纳兰容若的情感世界,给读者呈现一个比较全面的容若公子。
在编写过程中,编者凭借多年对纳兰诗词的喜爱和研究,在阅读了众多研究者对《纳兰词》的校注及精彩品评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在此向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谢!

文摘
【赏析】
康熙十五年,纳兰容若的父亲明珠仰慕顾贞观的才名,聘请他为纳兰容若授课。而在此之前,顾贞观因受同僚排挤,在康熙十年落职归里。也许因为容若也是词人,顾贞观接受了明珠的邀请,入住明珠府,与纳兰容若相识。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遂成忘年之交。也许是因为惺惺相惜,纳兰容若在这位与自己地位悬殊的朋友面前反而更能真情流露,表现出真实的自我。
一直以为,纳兰容若永远是那个面带微笑,眉目间却有一丝哀愁流转的男子,却不曾想他还会有把酒高歌、冷笑着看这世态炎凉的时候。
“我只是个狂妄的小子”,这句话从纳兰容若的嘴里说出来,不免让人吃惊。纳兰容若的父亲明珠,是当时权倾朝野的宰辅,家族的荣光给了他人人羡慕的高贵身份,纳兰容若更是风华正茂,文武双全,颇得康熙帝的器重,长伴驾前,在他面前正铺设着一条荣华富贵的坦途。然而,他竟劈头自称“狂生”,而且还带着颇为不屑的语气,究竟他的心在想什么?
是的,世人很难理解他。荣华、富贵、权势,似乎纳兰容若都有了,人们穷其一生不就是追求的这些吗?他还在不满些什么?世人怎么会懂,“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在纳兰容若看来,只不过是命运的偶然安排,才使容若投身在富贵之家,而在这里,他看到的只是繁华喧嚣背后的污秽。不是自己想要的,即使它再炙手可热又怎样呢?在别人眼里如珍似宝,在我眼里,一文不值。“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富贵荣华到头来只不过是梦一场,追逐这种虚无未免太可笑了。
唐代诗人李贺有诗句:“买丝绣作平原君,有酒惟浇赵州土。”平原君即战国时代赵武灵王的公子赵胜,在诸多的公子当中,赵胜是最贤明的。他喜欢结交宾客,门下的宾客最多达到几千人。李贺写下这两句诗,意在对那些能够赏识贤士之人表示怀念,也是对自己怀才不遇的抱怨。想向天下的识人之士敬一杯酒,放眼茫茫宇内,有谁能当得起这杯酒呢?想来只有赵国平原君才最值得敬仰了,于是这杯酒便浇向了赵州。“有酒惟浇赵州土”,纳兰容若不做任何修改,直接用李贺这句诗入词,同样也是想表示对知人善用、爱惜人才的贤明君主的敬佩。可是,他和李贺的心情却不一定相同。李贺怀才不遇,一生愁苦多病,他有此抱怨我们可以理解;而纳兰容若算得上皇亲贵胄了,也颇得康熙帝青睐,想来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他从身边朋友满怀才华却屡受迫害的遭遇里,深切地感受到世道的不公,似乎人才总是被压迫,无法逃脱小人排挤的厄运,纳兰容若为之不平,满怀悲愤:到哪里去找像平原君一样的贤明之人!只是,“谁会成生此意?”谁能理解我的想法、我的心情?纳兰容若也知道,他是不被世人所理解的,即使他愤懑、他呼喊,可是谁又能听得到呢
就在纳兰容若心情抑郁之时,没想到真的遇到一位知己好友。“不信道,竟逢知己。”“不信道”已经是没有想到,在之后又加上一个“竟”字,似乎显得有点累赘多余了,但这种重复更能有强调意外之感,才更能表达出纳兰容若的狂喜。想象一下,当你被人误解时,当你收起真心对着别人强颜欢笑时,当你满腹心事无人诉说时,有一个人对你说:“我知道你想什么,我懂你。”每句话、每件事都正中你的心思,你是不是会惊喜得反复地说:“真是知己!真是知己!”难怪历来人们都在慨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古有伯牙摔琴谢知音,今日得遇知己,惺惺相惜,“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正逢彼此盛年,不如把酒言欢,对月高歌。只是,两个人为何又会黯然落泪?是相见恨晚?是伤怀身不由己、郁郁不得志?还是想起了曾经遭受到的打击和仍然在外流放的朋友?这“英雄泪”中包含了悲喜交加的感情,让人不胜欷歔,而以全篇唯一的景语“君不见,月如水”做收束,更令人回味无穷。在古人诗词的意象里,“月亮”已经成了一种感情的象征。而这种感情往往是凄凉的、绵长的。“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军直到夜郎西。”今夜,月光皎洁,凉浸浸的,有些清冷,却很好看,似是诉说着他们心中的悲凉,也见证着相交的喜悦。莫要悲伤,尽情饮酒吧,不要辜负了这一晚的月色。
“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夜他们必将喝得大醉吧!“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今天,不必去理会那些嫉贤妒能的小人的肆意诋毁,任他去吧。“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古往今来,愈是才能出众之人,愈是容易遭人嫉妒,被人排挤陷害,顾贞观他们因此受到不公的待遇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了。世道如此,既已无法改变,若是将那些不平放在心上,岂不是要将人累死、烦死、气死了?既然管不过来,他便劝慰好友,算了算了,不要理会,不如大醉一场,管那些污秽做什么。也许醉酒并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但是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醉了却是最好的逃避方法。
王维的《酌酒与裴迪》中有“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世间之事就像天上的浮云一样,虚无缥缈,来去匆匆,不值得关心,倒不如自己悠然自得地颐养天年。在这里纳兰容若与王维颇有些相似。“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这一句紧承前面一句。人生漫漫,这些流言蜚语不值得去追究,不如一笑而过。“寻思起,从头翻悔。”如果真要追究,恐怕就要后悔当初不该投生到这个污浊的世上了。这里纳兰容若不仅仅是劝慰朋友,也是对自己内心的表达。因为最不愿处在这个尘世的人,恐怕就是他吧!世上有太多的事,计较不过来,也不能后悔,只能看开些,冷眼面对那些对自己的伤害。
面对这样一个知己,纳兰容若直率地表达出自己的珍重之情。“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这才是一个真实的纳兰容若,一旦倾心,即使历尽千难万险,经历生生世世,这份感情也不会改变。生生世世,这是一个几乎感动过所有人的承诺。来生,是一个比未来还要远的时间,那时候,我们会如何,谁也不知道。但是情到深处,我愿意许下这个诺言,生生世世,不会后悔。
这是一首赠给朋友的词,却能从中看到一个清楚的纳兰容若。他不再是那个似乎有些羸弱的公子,而是一个心怀抱负、有情有义、不恋繁华、立于浊世的真“狂士”。
【注释】
[1]梁汾:顾贞观(1637~1714),字华峰,号梁汾。江苏无锡人,纳兰容若的好友。清康熙五年(1666年)顺天举人,著有《弹指词》、《积山岩集》等。顾贞观与陈维嵩、朱彝尊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又与纳兰性德、曹贞吉有“京华三绝”之誉。康熙十五年(1676年)与纳兰容若相识,从此交契,直至容若病殁。
[2]狂生:一说是纳兰容若自谦,称自己是“狂妄无知”之辈;一说是不受世俗观念的浸染,崇尚真性情的人。
[3]缁尘:黑色灰尘,常喻世俗污垢。南朝谢朓《酬王晋安》诗:“谁能久京洛,缁尘染素衣。”唐代李益《答许五端公马上口号》:“晚逐旌旗俱白首,少游京洛共缁尘。”乌衣门第:乌衣巷为六朝时王、谢两大望族的居住地,所以“乌衣门第”便成为世家望族的代称。
[4] 赵州土:指的是平原君的墓。平原君好养士,死后虽然没有葬在赵州,但贵为赵州公子、赵相,后人称他的坟墓为“赵州土”。会:理解。
[5]青眼句:指对人喜爱或器重,借指知心朋友。据说晋代阮籍能作“青白眼”,遇见意气相投的人,便露出青色的眼珠,以示尊重。杜甫《短歌行》有:“青眼高歌望吾子,眼中之人我老矣。”这里纳兰容若反用其意,说自己与顾贞观相逢时正当盛年,惺惺相惜,青眼相加,慷慨高歌。
[6]蛾眉谣诼:《楚辞·离骚》中云:“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意思是女子因其貌美,遭到其他人的嫉妒,众人纷纷造谣毁谤。这里以此比喻才能出众,却受到他人诽谤中伤。
[7]心期:以心相许,知己深交。
[8]后身缘:来世之情。恐:估测之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