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真无悔:陈铁健八十文录.pdf

寻真无悔:陈铁健八十文录.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西路军失败的根源在哪里?真是“国焘路线造成的恶果”、“国焘路线的牺牲品”吗?最终解开这个历史之谜的究竟是哪一位领导人?
陈独秀与瞿秋白,二人既是旷世的才子更是聪明绝顶的学者,他们的人生,本应属于讲堂和书斋,然而时代的浪潮,把他们推上了政治,走了一条书生从政的悲辛之路……为什么说陈独秀成为中共第一位代人受过的替罪羊,直到他百年之后仍然蒙羞?AB团肃反的“法理”依据与文化根源在哪里?1920年代的中国大革命何以失败?何以说胡乔木是“亦官亦学”?……
学者陈铁健精选五十年来学术研究成果,探古发微,寻求历史真相,成此巨册。

编辑推荐
西路军失败的根源在哪里?
红军何以败走苏区?
为什么说陈独秀是中共第一位代人受过的替罪羊?
“非委”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组织?

作者简介
陈铁健
字石之,1934年生,浙江绍兴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主要著作有:
《瞿秋白传》、《蒋介石:一个力行者的思想资源》(与黄道炫合著)、《绿竹水南集》、《中国新民主革命通史》(12卷本,与李新合编)等。

目录
历史功过向谁论
北伐漫议
中国大革命成败之议
论西路军——读徐向前《历史的回顾》札记
宜将直笔写西征——西路军研究散论
西安事变简论——杨奎松《西安事变新探》读后
——《西京兵变与前共产党人》读后
AB 团肃反之“法理”依据与文化根源
——读《AB团与富田事变始末》札记
红军何以败走苏区?
——回到历史现场省视苏区革命

得失成败之间
蒋介石骗了孙中山?——蒋孙关系新论
得失成败之间——写蒋介石人生的一本新书
亲情乡情与“夫人政治”
跋《蒋介石与中国文化》
序《蒋家王朝》
最后的觉醒——抗日战争时期的陈独秀
“扩拓万古心胸”——读《陈独秀著作选编》
启蒙三人行

不多余的《多余的话》
重评《多余的话》
《多余的话》与瞿秋白心路历程
《多余的话》两段佚文
瞿秋白被捕时间考辨
瞿秋白绝命诗考
人格的魅力——瞿秋白与张太雷
短暂的交谊——瞿秋白与胡适
历史的沧桑——瞿秋白与蒋介石
瞿秋白案复查散记
瞿秋白研究通信选
瞿秋白与中山大学的纠结
——《清校问题》中俄版本比对与相关史实
观书心语——《瞿秋白研究文丛》读后
尘封半个世纪的“五四”先驱王希天
一生多变章士钊

流逝的岁月
送李新先生远行
历史家的品格——记黎澍师
黎澍先生十年祭
洞察历史的深刻
李时岳师
尘凡多变敢求真——胡绳先生印象
观史犹忆阎宝航
亦学亦官胡乔木
怀念郑惠
悼蔡德金
记彭明先生
马连儒周年祭
杨劲桦与《梦回沙河》

真实是历史学的生命
神化杂谈
鬼术杂识
游民文化值得研究
门外文谈
“谷底”论辨析
出新的《晚清政治革命新论》
出新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研究
勿忘日本侵华罪行
国军有一个敌后抗日游击战场
民国反贪何以失败
《“中间地带”的革命》告诉你:中共何以必胜
豫中行记痛
真实是历史学的生命
半生多误陈独秀——唐宝林著《陈独秀全传》读后
“终身反对派”陈独秀
后记

文摘
宜将直笔写西征
——西路军研究散论

东风劫后几经秋,黑水芦花遍地愁;废堡残垣人何在?夕阳影里入甘州。
这是1964—1965年参加张掖(古甘州)“四清”后回到北京我写下的一首诗。在“三面红旗”的浩荡东风中,张掖数十万人死于人为的大饥荒。在同当地干部接触中得知大批西路军将士流落此地,但人们谈之色变,欲言又止,心存恐惧。因为西路军是被算在张国焘“退却分裂”罪账上的。这种凄苦苍凉的印象始终挥之不去,这些诗句自然也是抑郁不欢了。

历史,何以尘封半个世纪?
河西走廊绵延两千里,它的荒漠、戈壁、雪山、草原里,深埋着一段离我们只有六十多年但却令人惊骇的历史,尽管这些历史的当事人、见证者不久前都还健在,然而知道或谈论这段历史的人却不多。原因是人们不愿又不敢提起这段伤心史。
人们不愿提起这段历史,因为它是由于战略指导错误酿成的备受屈辱的历史。西路军二万一千八百人在河西走廊全军覆灭。其中战死者七千多人,被俘一万二千多人。被俘后惨遭杀害者六千多人,回到家乡者三千多人,经营救回到延安者四千五百多人,流落西北各地者一千多人。一说战死者7—9千人,9千人被俘(内5600人被杀),返回家者两千多人,流落甘、青、宁等地两千多人。
内中被俘两千多名女战士的遭遇尤其悲惨,大部被奸污后或遭残杀或转配他人或流落异乡,受尽人间苦难。被杀六千多人中,有3267人在张掖死难:2609人被活埋,575人被枪杀,36人被烧死,27人被扒心、挑喉、割舌、断筋致死。
人们不敢提起西路军,是因为它长期被当作张国焘路线遭受鞭挞。毛泽东把西路军的失败责任完全推到张国焘头上。说西路军的行动是张不经过中央,将队伍偷偷地调过黄河,张国焘有野心,要到河西搞块地盘,称王称霸,好向中央闹对立。说西路军是为敌人吓倒了,西路军失败是张国焘右倾逃跑路线造成的恶果,等等。数十年中西路军幸存者大多命运坎坷,受到极不公正对待。川陕省苏维埃主席、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十一位成员之一的熊国炳,建国十年后于1960年冬冻饿死在酒泉公园门前风雪中,无人理睬。西路军参谋长李特、红五军政治委员黄超,随李先念支队撤到新疆后惨遭秘密杀害。原因就是李、黄深知西路军失败乃中央军委指挥失误所致,对批张过火内心不服,并声言要到共产国际去说理,终招杀身之祸。直到1996年才平反。而在“文化大革命”中,许多西路军人员备受摧残,死于非命。1967年,61岁的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政治委员陈昌浩被迫害致死,罪名竟是“张国焘忠实走狗”。当年没有死于敌人的屠刀下,却死在自己的政权手中。这个教训之惨痛,丝毫不逊色于西路军的失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