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制品:文化如剧本·艺术以何种方式重组当代世界.pdf

后制品:文化如剧本·艺术以何种方式重组当代世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后制品》是国际知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尼古拉•布里奥继《关系美学》之后的又一力作。
从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越来越多的艺术家通过翻译、再现、重新展出和利用别人的作品或一些文化产品来制作自己的作品,布里奥审视了这种艺术潮流和观念。《后制品》回应了在信息化时代,全球文化迅速发展的混乱现象,原创的观念在这种新文化风景中变得模糊起来。
《后制品》从物品的使用、形态的使用、世界的使用和适应全球文化四个部分,探讨后制品的起因、类型、制作过程和意义。

编辑推荐
《后制品》是一本对当代艺术经过深思熟虑后简练分析的书。
《后制品》一书对后制品艺术进行了真实的论述,书中对比内容极有智慧,佐证亦极为明了,令人叹为观止,完全是必备之作。

作者简介
尼古拉•布里奥(Nicolas Bourriaud),法国著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院院长。1996年至2006年,担任当代艺术空间巴黎东京宫的联合总监。他曾是当代艺术杂志《艺术文献》的创办人和负责人。2009年第四届泰特三年展的策展人,2014年台北双年展策展人。著有《关系美学》《后制品》等书。

目录
一物品的使用
1.产品的使用,从杜尚到杰夫·昆斯/006
2.跳蚤市场,90年代艺术的主导形式/009
二形态的使用
1.80年代和DJ文化的诞生:形态走向共产/019
2.形态作为剧本:世界的使用方法(当剧本变成形态)/031
三世界的使用
1.游戏世界:重新编排社会形态/059
2.黑客,自由的职业和时间/067
四如何适应全球文化(MP3之后的美学)
1.艺术作为信息储存的表面/079
2.作者,司法上的实体/081
3.折中主义和后制品/084

序言
很简单,人类创造作品,就是用来做该做的,让它们为我们服务。
——塞尔日·达内(Serge Daney)

“后制品”(Postproduction) 这一专业术语, 用于电视、电影和录像领域。它是对录制下来的素材进行处理的总称,包括:剪辑、加入其他声音和图像素材、打上字幕、配音和制作特效。 它是与服务和再生领域相关的活动总和,属于第三产业范畴,与工业和农业相反,这两者都是生产原始材料的。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越来越多的艺术家通过翻译、再现、重新展出和利用别人的作品(甚至是一些文化产品)的方法进行工作。这种后制品艺术的起因固然是由于信息化时代全球文化的传播,但同时,也是因为艺术世界开始兼并一些过去被忽视或者蔑视的形态。对这些把自己作品植入到别人的作品中的艺术家,我们可以说他们对废除传统意义上生产与消费、创作与复制、现成品和独创品的区分做出了贡献。 他们所使用的材料不再是第一材料。对他们来说,创作不再涉及将原始材料转化成一种形态,而是加工那些已经存在并在文化市场中流通的物品,换而言之,就是那些已经为人们所熟悉的物品。独特的概念(来源于……)和创作的概念(从没有中做出来的),在被DJ(电台主持人)和节目编排者这两种双生子般的职业所标记的文化新风景中,渐渐变得模糊。这两种工作的原则都是选择一些文化产品来插入不定的环境。
《关系美学》(Esthétique relationnelle)这本书构造了一个延长期,描述了在新的艺术活动形式中集体的感受。网络是我们所处时代的重要工具,这两本书都以因网络的到来而改变精神空间作为出发点。但是,《关系美学》阐述了网络革命中交际与互动的一面(为什么艺术家们如此热衷生产那些社会性的东西,热衷将自己置身于人与人之间)。而《后制品》一书,则侧重于因网络到来而产生出来的形态:一句话,就是如何在文化的混沌中自我定向,如何推断新的生产方式。的确,我们只能被那些最常用来生产这些关系类型的工具打动,诸如作品或已经存在的构造形式。就好像文化产品和艺术品有一个自主的层面,可以为个体之间提供联系的工具;就好像我们不得不以一种有别传统艺术史的态度,以一种对文化,特别是对艺术新关系的生产的思考,来创立新的社会形态,观察和评论当代生活的形态。
几个标志性的作品可以勾勒出后制品类型的轮廓。

文摘
重新编排已经存在的作品

在1995年的作品《新鲜的阿孔西》(Fresh Acconci)中,麦克•凯利(Mike Kelley)和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让一些专业的模特和演员演绎了维托•阿孔西(Vito Acconci)的行为表演。在1996年的《每分钟一次革新》(One Revolution per Minuite)中,里拉克里特•蒂拉瓦尼拉(Rirkrit Tiravanija)将奥利维尔•莫赛(Olivier Mosset)、 艾伦•麦科勒姆 (Allan McCollum)和林荫庭(Ken Lum)的作品混入了自己的装置中,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他展出了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的一个工程构造,让孩子们在上面绘画,取名为《无题(玩耍时间)》[Untitled (Playtime),1997]。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将高登•玛塔-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的一部短片《圆锥相交》(Conical Intersect)投影在影片的拍摄地,作品取名为《圆锥相交之光》(Light Conical Intersect,1997)。斯维特兰娜•艾格(Swetlana Heger)和普拉门•德扬诺夫(Plamen Dejanov)的系列作品《丰富的欲望之物》(Plenty Objects of Desire)中,在极简风格的平台上展示他们自己购买收藏的一些艺术品和设计品。豪尔赫•帕尔多(Jorge Pardo)在自己的装置中,使用了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阿恩•雅各布森(Arne Jakobsen)和野口勇(Isamu Noguchi)的作品。

适应历史的风格和形态

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ès)根据自己的关注点,利用大概三十年前的极简艺术或者反形态运动(Antiforme)的表面语言,将其重新编码。同样,这本极简主义的词语汇编也被别的艺术家改头换面,重新利用。利亚姆•吉利克(Liam Gillick)将其用于对资本主义的考古,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用于隐私的范畴,豪尔赫•帕尔多用于对使用的提问思考, 丹尼尔•弗拉姆(Daniel Pflumm)用于对产品的概念提出问题,莎拉•莫里斯(Sarah Morris)则将其用于自己的绘画,以描述经济潮流的抽象概念。1993年,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展出了作品《无题》(Sans titre),那幅画用撕烂的手法复制了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著名的画作《佐罗的Z》(Z de Zorro)。夏维尔•威尔汗(Xavier Veilhan)展出的《森林》(La Forêt,1998),里面那棕色的毛毡让人联想到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和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的作品,而构造又令人想起吉瑟斯•拉斐尔•索托(Jusús Rafael Soto)的作品《可进入的》(pénétrables)。安吉拉•布洛克(Angela Bulloch)、托比亚斯•里赫伯格(Tobias Rehberger)、卡斯滕•尼古拉(Carsten Nicolai)、西尔维•弗勒里(Sylvie Fleury)、 约翰•米勒(John Miller)和悉尼•斯塔基(Sydney Stucki),这里我只列举几个名字,他们用极简、波普或者概念的形态和构造来阐述自己个人关注的问题,甚至全部复制使用那些已经存在的作品。

图像的使用

在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开幕展上,艺术家安吉拉•布洛克展出了影像作品《索拉里斯星》(Solaris),这是由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所拍摄的一部科幻电影,她把电影的原声换成了自己的对话。《24小时惊魂记》(24 Hour Psycho,1997)是道格拉斯•高登(Douglas Gordon)的作品,作品内容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的电影《惊魂记》(Psycho)的慢放,时间长达24小时。肯德尔•戈尔斯(Kendell Geers)将一些著名电影片段分离出来, 如《坏中尉》(Bad Lieutenant)中哈威•凯特尔(Harvey Keitel)的鬼脸,《驱魔人》(L'Exorciste)中的一个场景,把它们重复播放,加入他的影像装置作品中, 在作品《TW-射击》(TW-Shoot,1998~1999)中,他分离了当代电影汇编中的枪战场面,分别投影到两块相对的屏幕上。

将社会当做形态的目录

马修•劳雷特(Matthieu Laurette)总是用超市的优惠券来购买商品并得到返利,钻推销体系的空子。他使用经济形式,就好像使用一幅画上的线条和颜色:他推出了一个以物物交换为原则的电视节目(El Gran trueque,2002),他在美术中心售票处之外自行安置了一个售票处,用所得的钱开了一间叫“offshore”的银行(Laurette Bank Unlimited,1999)。延斯•哈宁(Jens Haaning)把艺术中心变成进出口商店或者地下非法作坊。丹尼尔•弗拉姆攫取一些国际大公司的商标,赋予它们新的用途。斯维特兰娜•艾格和普拉门•德扬诺夫做任何他们找到的工作,以购买他们那些“欲望之物”。1999年他们甚至为巴伐利亚机械制造厂股份公司(英文简称BMW, 即宝马汽车公司)工作了整整一年。米歇尔•马歇温斯(Michel Majerus)把“采样”(sampling)这种技术引用到他的绘画中,广告、商品包装上的图片是他取之不尽的素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