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擒.pdf

束手就擒.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情人节。酒吧。
形单影只的乔汐撞上了同样孤家寡人的纪承安,阴差阳错,“一吻定情”。
然后,她傻了,他呆了。原本只是当做一场游戏一场梦,可是,彼此入戏太深,梦境逼真,结果谁都不想醒来,于是干脆将错就错。

被家人厌弃,被胞妹欺侮,被初恋纠缠……乔汐的日子,似乎过得兵荒马乱。然而在他身边,却被视若珍宝,他护着她,给她长长久久的安宁与平淡。
心理隐疾,寡言少语,高冷死宅……纪承安的日子,似乎过得如一汪死水。然而她的出现,却仿佛一道光,照亮了他暗沉的生命,温暖了他冰封多年的心。

日久生情也好,假戏真做也罢,
只要有爱,便会缴械投降,即使被“围困”,也是甜蜜的“陷阱”。
于是,幸福就这样——手到擒来。

海报:

编辑推荐
★晋江文学网新晋潜力作者——天神遗孤
作者天神遗孤是晋江文学网新晋的潜力言情写手。《束手就擒》连载时反馈就很好,总积分达30,000,000,收藏和评论都已过千。
★现代版《灰姑娘》,草根女遇上傲娇富二代
经久不衰的“灰姑娘”题材。文中描写了被父母胞妹嫌弃的“灰姑娘”女主在酒吧偶遇高冷富二代男主,然后日久生情,假戏真做的故事。

他是冷都男,高高在上,与人绝缘,却偏偏为她敞开心扉;
她是温都女,落落大方,聪慧可人,却偏偏因他泥足深陷。
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让两人的命运紧紧相连。
时光流转,当彼此挣扎于对方内心的过往,才发现爱情早已拿得起,放不下。
其实,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全部,然后心甘情愿地束手就擒。

名人推荐
★读者:这两个人的爱情有温馨有平等有惊险,但是最重要的是有信任。得到一份爱情不难,难的是一直信任对方,爱情之道,忠恕而已。我原谅你对我的小伤害,我相信你对我的矢志不渝。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
★读者:爱情从来都不是轰轰烈烈的,它是一种安静的感情,在不经意间,渗透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爱情也是独立的,就像乔汐不接受那张卡一样,她要的永远是平等,而只有平等才会长久的留住纪大人的目光。最重要的,爱情是信任。
★读者:乔汐是独立的,所以她不屈从于纪承安的强取豪夺,她要的是平等,但无论发生什么,这两个人最终都是会在一起的,因为纪大人啊,一辈子也终得一个乔汐啊,反之亦然。
★读者:关于纪承安的外貌着墨很多,引人入胜!当小乔遇到纪大人,就只能束手就擒了。小乔就是只扑腾的小白兔,最终还是要落在纪大人这只大灰狼的肚子里。

作者简介
天神遗孤,软件技术员,热爱文字创作。“微笑”是自己的人生信条,喜欢创作温馨幽默的作品,让人阅读后能够感动并受到积极的鼓励与启发。
代表作:《索求》

目录
第一章 致命邂逅
第二章 不平等恋爱
第三章 她是他唯一的例外
第四章 陌生而奇异的感情
第五章 烙印般的过去
第六章 你到底是谁
第七章 意外的婚约
第八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
第九章 他想说我爱你
第十章 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全部

文摘
《束手就擒》书摘
★这大概是乔汐这一生经历的最难忘的吻了,男人像是对待珍惜之物一样轻柔地碰触了一下她的唇,第一次,乔汐觉得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她缓缓闭上眼,这样的深夜被如此温柔对待似乎也像是心中空缺被填满一样。
★她在街口站住,微微有些愣神,这个瞬间她想起与他初遇的时候,那时他也是背着光站在她面前,像一缕暖光照入她的生命。
★乔汐是爱过人的,少年的时候,付出所有的爱恋,用无比热情的目光看着自己深爱的人,满心的期待与渴望都付诸在一个人身上,整个人迷离其中,无法自拔。
★他何尝不想忘记她,但爱入骨髓,舍不去,忘不了,整颗心剖出来也无济于事,因为,早已融入身体,无法抹去。
★人都有两面性,善良或邪恶,过去和未来,但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全部,然后心甘情愿,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试读
第一章 致命邂逅
聪明人,永远站在时代的最前端。
乔汐一直觉得自己是糊涂人中的聪明人。
自毕业后她顺利留在永兴市并在外企工作两年,在外人眼里,她的生活是美好而惬意的,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在二月十四日的情人节时,一个人去奔赴女性朋友聚会的自己后果将会多么惨烈。
尤其是在堵车的情况下,迟到的自己一定会被那群损友痛宰一顿。想到这里她哀叹一声,天朝的别名就是天堵啊,天天堵车!
薄羽酒吧是永兴市中等偏上的酒吧,装修大气,环境优雅,虽然收费高了一些,但这一点也满足了人们心中某种等级的优越感,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最佳的优待,体验人上人的感觉,因此吸引了很多白领在此聚集。
将大衣寄存在前台的衣物存放处,乔汐穿着宝蓝色小礼服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便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坐在不远处。
穿着黑色长裙的何九在座位上冲她招手,然后笑着对坐在她身边的男士说了几句话,男人很快就离开了。
“不错呀,干吗放过了?”和男人擦身而过的乔汐揶揄地看着何九。
何九是绝对的御姐型,像枝绽放的玫瑰,引起男人征服欲的同时也让人敬而远之,所以每当这样的特殊日子大多数是她俩单着的做个伴儿,而今年却意外加了人。
“今天可是我们的小聚会,不要男人。”林随意笑着伸手拉她入座,何九无奈地摊了摊手。
她们三个是自大学就交好的朋友。她和林随意是同寝,何九大她们两届,是在学生会的时候认识的。
“夫奴,这话可不像你说的。”乔汐打趣林随意,“和沈枫吵架了?否则这样的日子一向是我和何九啊。”
提起交往五年的男朋友,林随意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叹着气说:“我都一星期没看到他人影了。”
说起林随意的男朋友,那真是一个渣男。渣到什么程度呢?用一句标准的强大宣传语形容就是这样:被他勾搭过的人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
但是感情的事,朋友有时候也不好开口,就像她一个月前和男友分手,原因即使是亲密的朋友也难以开口。
聚会在偶尔谢绝男人的搭讪中进行着,毕竟在酒吧里她们三个的小组合很是奇特,气场强大的御姐何九,小家碧玉的林随意,还有面容秀美精致的乔汐,各异的风格满足了男人心中全部的幻想。
可聚会的结尾是这些年来最奇特的。先是何九的追求者跑来送玫瑰,追求了四年还不知道何九花粉过敏也不怪他不成功了,然后是林随意触景伤情说两年没收到玫瑰开始大喝特喝,酒量不佳的她很快醉了,何九连忙送她回家,最后由乔汐收尾作为她迟到的惩罚。
收拾完之后,乔汐一时也不想走。林随意有交往五年的男朋友,何九也有着长年的追求者,似乎到最后也只有她一个人形单影只。
打开手机翻了翻短信,里面基本上都是乔母发来的。不同于其他母亲的关爱话语,她发来的都是一句句冷硬的命令。
“快点打钱!”
“怎么这么少?下个月再加两千!”
“小望要去永兴市了,你过几天接她去,好好照顾她,否则你就别回来了!”
前面都是老套的话,只有最后一条让乔汐的手指顿住。
乔望要来永兴?
乔父乔母膝下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乔汐,小女儿乔望,可他们只疼爱乔望,对从小不长在身边的乔汐十分冷落,明明都是女儿,待遇相差十分之大。
乔汐垂下眼眸,关掉手机。
她的心情不免郁郁。父母偏宠,又遭遇分手,屡屡不顺的境况让她在这种热闹的节日中更加神伤,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
她刚为自己点了一杯酒舒缓心情,就不知从哪冒出一个喝得醉醺醺的中年男子坐到乔汐身边,上来就拉她的手:“小姐一个人啊?来,一起喝一杯。”
乔汐皱眉挣开:“离我远点。”
中年男人露着一口大黄牙:“嘿,还挺硬气,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个性的妞。”边说边得寸进尺地伸手要揽她的肩。
乔汐连忙躲过,横眉竖眼地看向那男人,但心知她一个人在酒吧实在弱势,何况她已是半醉,更加难以摆脱,便说:“谁说我一个人?我男朋友就在那儿!”
说罢直接转身,视线一扫,就近找了个半敞开式小包房走进去,坐到男人面前。
一抬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昏暗柔和的灯光下,面前的男人完美地诠释了“致命吸引力”这一词。
他低着头看不太清楚表情,侧脸却有着极致的美感,立体的轮廓,完美的下颌弧线,身体线条完美至极,宽肩窄腰,单单坐在那里就有种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气势。
惊艳之余乔汐也不忘看看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果然,他还注视着她,如果现在被面前的男人赶出去,今晚她肯定会遭殃了。
于是她笑起来,用最甜的声音说:“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终于,他抬起头看她。
大约是出乎男人的预料,半醉的乔汐看到男人皱起好看的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本以为会看到一张妖异美艳的脸,然而面前的女人有一张精致柔美的脸孔,带着淡淡的清纯气息,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样子并不让人讨厌,起码目前为止,他没有觉得厌恶。
不知为何女人的神色有些焦急:“我叫乔汐,你呢?”
他没回答她,站起身打算离开。今晚本来就是被逼着出来的,现在也出来够久了。
乔汐看着要离开的男人心下一慌,他走了自己不就穿帮了吗?
于是她也站起身,打算说清原委让他帮自己一下,结果却因为酒醉与动作的冲击顿时失了力量,正巧跌进男人的怀里,不承想男人没有扶起她反而退了两步,乔汐连忙用手扶住桌子这才站稳。
而不远处的中年男人已经面露讥笑地朝她走来。
死就死吧!
她大步上前,一手拽着男人的领带,一手伸入男人的黑发中,我亲……
与男人冷然外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有一双柔软的唇,伴着酒的清香让她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她很快退开,缩在男人怀里用余光看那个中年男人,还好,他停住脚步了。
乔汐抬头朝男人感激一笑,正要道清原委,不料想男人竟然低下头,吻了她。
当面前的女人吻他时他惊讶极了,不是由于她的突击,而是自己的态度,竟然……没有推开她。
像是为了证明,他伸出手抓住女人细瘦的胳膊,女子有些惊讶地眨眨眼看向他。
手下的胳膊雪白纤细,仿若稍稍用力便会折断,他收了一下力道轻轻握着,学着女子刚刚的姿势,一只手伸向她的后脑然后试探性地低下头去。
这大概是乔汐这一生经历的最难忘的吻了,男人像是对待珍惜之物一样轻柔地碰触了一下她的唇,然后才慢慢施力,这个过程很慢,男人也没有闭上眼睛,但第一次,乔汐觉得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被很轻柔地对待,她缓缓闭上眼,这样寂寞的深夜被如此温柔对待似乎也像是心中空缺的某处被填满一样。伸出手碰触到男人后背的时候,她感觉到他浑身轻颤了一下,然后便是天旋地转的腾空感。
吻毕,他把头搁在她肩上轻轻依着,喘着气一下一下喷在她的颈侧边,让她觉得颈侧那边像是被火燎着,有些痒有些疼。
他和她一起走出去,意识昏沉的乔汐看到那个中年男人悻悻地走开,心下一安。
她上了男人的车,即使酒醉,乔汐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车不缓不急地行驶着,下一个路口就是她家,刚要张口,就被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打断。
她接起,是她的前男友,多可笑,追了她几年,却在两人交往一个月后就出轨了。
蒋峰在电话里说他等在她家楼下,希望她给他一个机会。
没有机会了,从她看见他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地在一起时就没有机会了。
她挂掉电话,抬起头看向身边的陌生男人,暗夜中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能闻到他身上清淡的味道,这种味道让她暂时忘记了内心的寂寞。她抓住身旁男人的手臂:“你有女朋友吗?”
男人握了握拳,像是在克制什么。
然后她听到男人清冷的声音:“没有。”
正要再问,车停了。
乔汐下车,看到面前的酒店,身后的车像是她生命中其他的过路人一样,
停顿片刻便决绝离开。
竟然被人扔在酒店门口,太可悲了。
巨大的失落感砸在心头,她慢慢蹲下,也不顾周遭人的视线,低下头抱着双膝。
不知何时车子又回来,男人下了车站到她面前:“上车。”
意识不清的乔汐抬起头,便看到男人清冷俊美的脸,内心长久积攒的委屈一瞬间涌上心头,她一时竟没动,只是仰头看着他。
她听到他轻叹口气,弯下腰把她抱到车里。她缩在他的怀里,竟感到这么多年也没有过的安心,她闭上眼,听到男人的声音:“回家。”
他将她放到床上便要离开,她死死拽住他的衣角:“不要走。”这样寂寞的夜,她不想一个人。
她攀到他的身上,胡乱地吻他。乔汐知道在他回来找她的时候,她的理智便早已溃决不见,她只知道抓住面前的男人,只知道攀住这唯一的温暖,终于,他回握住她的腰,低下头印上她的唇。
温软无边的大床上,周围黑寂一片,男人动作生疏,弄得她生疼,然而他紧握着她的手,让她觉得那些疼痛像是烙印在心口的誓言,渐渐觉得疼痛不再。
那一夜,不能说是完美,却因为次数频繁而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乔汐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意识也渐渐恢复,身体酸疼得像是散了架。
宿醉和欢好的双重代价就是她的脑袋和身体都像被压路机碾轧过一样,头疼欲裂外加浑身酸疼。
她揉了揉眼睛,嘴里发出难受的声音,回忆也如潮水般袭来——聚会、酒、孤身一人、被人骚扰、前男友电话,还有黑夜中的美男。
床上只有她一个人,被子下面是她赤裸的身体。
强撑着胳膊支起上半身,映入眼帘的房间差不多和她租的房子一样大。
家具是简洁的黑白风格,色彩明亮大方,整个空间也显得简洁明快,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空间愉悦感,地面上铺着米白色的长毛地毯,顺着光亮看向窗户,然后,她看到一个沉默的身影在那里站立着。
身着蓝色套装的年约四十的女人上前两步,严肃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奇怪,好像她是珍稀物种一样。
应该奇怪吧……床上突然多了个女人……
她恭谨地向乔汐点了一下头,声音清冷:“我是这里的管家,陈丽,你可以叫我陈姐。”
躺在床上的乔汐木了一下,如果有卡通效果的话,那么她现在的背景就是黑白简笔画,而她是脑袋冒烟的火柴人。
她半晌才回答说:“……陈姐,你好。”
惊!她这像是得了喉炎的沙哑嗓音是怎么回事?
陈姐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伸手指了一下房间某个门的方向继续说:“这是浴室,里面已经准备好衣物,洗漱之后可以去楼下吃早餐。”
“谢谢。”
陈姐轻轻向她颔首,态度有礼而不失高雅,有着到了一定年岁才拥有的沉淀优雅的气质,直到她轻轻关门出去之后,乔汐才猛地把头埋进雪白的被子里一直蹭蹭蹭。
啊,好丢人!
按照常规睁开眼看到的不应该是男人吗?为什么会有一个女人站在角落里特意等她醒来!昨晚不会是幻觉吧?乔汐抱着被子胡思乱想。
而刚刚出门的陈姐却忧愁不已。
她自少爷十岁起开始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多年来少爷一直清心寡欲,别说是她,就是跟自己的大哥也从未有过肢体接触,少爷不喜他人碰触的习惯保持了多年,这次不仅碰了女人还带回了家,整件事都太过于异常。
这个女人到底是无意还是被人派来的,这一点,她要好好调查。
乔汐洗漱之后,换上了他们准备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但很贴身很舒服。
下楼用餐之后,乔汐观察了一下,这个别墅有两层,主卧在二楼,房间之间用原木连接成露台,望出去可以看见对面巍峨壮丽的高山和山下波光潋滟的湖色,风景美好。
餐厅在一楼,宽大的餐桌上摆着红薯酪、玉米麦片粥和牛奶,旁边就是厨房,流理台上整洁明亮,干净得简直连餐具都在闪闪发亮。
整体来看,那个男人很注重生活品质。
用过餐后,陈姐过来说男人想见她一面,客随主便,她点头说好。
客厅很大,一楼的装饰要比二楼繁华一些,木质的黑色地板和宽大的欧式布艺沙发还来不及看清全貌,视线便被站在落地窗前的男子所吸引。
男子穿着黑色衬衫和同色长裤侧身而立,衬衫上的纽扣一颗一颗紧密地扣着,显得露在外面的双手和颈项异常白皙惑人,直到陈姐出声男子才缓缓转过头看向她。
乔汐这才看清楚这人的长相,果然是俊美至极,肤色玉白,一双眸子犹如墨玉浸水,仿若有盈盈波光在里面缓缓流动。
一时之间乔汐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昨晚最亲密的彼此早上却是最陌生的人。
按照常规她应该回家了,正要措词说离开,却听到对面的男人轻轻吐出几个音质美好的字:“纪承安。”
“啊?”她有点愣地看着他。
似乎她的表情让他愉悦,纪承安嘴角微动:“我的名字,纪承安。”
这是他至今为止对她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那么她要回答说“你好”吗?
思量好借口之后她清了清喉咙说:“纪先生,谢谢你的早饭,我想先回去了,善后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然后配上一个友好的笑容,她自己都想给自己打个五星满分了。
对方却不甚在意,长腿走出几步坐在沙发上,单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双腿交叠,姿势优雅,眼睛就盯着她看。
乔汐觉得对方的眼神犹如豹子看羚羊,羚羊一动豹子就出击。
可她没动豹子还是出击了。
“你有男朋友吗?”纪承安轻声问她。
乔汐摇摇头。
“那么你现在有了。”
“啊?”乔汐嘴角一抽,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他是?
要不要这么独裁,她好歹也是当事人之一吧。
她走过去,坐在距离他几步的沙发上,表情认真地道:“纪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纪承安不舒服地蹙起剑眉:“我从不开玩笑。”
面前的女人有一张秀美精致的脸,浓墨般黑的眉,墨色眼瞳,优美的弧线自鼻梁滑到小巧的下颌,还有一具很合他心意的身体,气质清雅,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微眯,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
但比她美比她好的女人他见过更多,可偏偏只有她入了他的眼。
无论怎么样,在探究出自己对她的特殊态度之前,他不想放过她。
感觉到他的认真,乔汐也端坐起来,眼神与纪承安对视良久才轻轻摇头说:“可我想不出我们交往的理由,我们甚至都不认识。”
“那怎样才算认识呢?”他反问她,“有时候与你相处十多年的人你也不见得真的了解,而我相信昨晚我们已经很深入地认识了,如果你想要理由,这就是理由。”
“我要想一想。”乔汐说。
纪承安也不想逼得太紧,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他点点头:“我等你的答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