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标必读丛书:老人与海.pdf

新课标必读丛书:老人与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新课标必读丛书:老人与海》收录了作者另两部著名小说《没有被斗败的人》《乞力马扎罗的雪》。可谓是经典的汇集。老渔夫圣地亚哥在海上连续84天没有捕到鱼。起初,有一个叫曼诺林的男孩跟他一道出海,可是过了40天还没有钓到鱼,孩子就被父母安排到另一条船上去了,因为他们认为孩子跟着老头不会交好运。第85天,老头儿一清早就把船划出很远,他出乎意料地钓到了一条比船还大的马林鱼。老头儿和这条鱼周旋了两天,终于叉中了它。但受伤的鱼在海上留下了一道腥踪,引来无数鲨鱼的争抢,老人奋力与鲨鱼搏斗,但回到海港时,马林鱼只剩下一副巨大的骨架,老人也精疲力尽地一头栽倒在陆地上。孩子来看老头儿,他认为圣地亚哥没有被打败。那天下午,圣地亚哥在茅棚中睡着了,梦中他见到了狮子……这部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小说,赞颂了人类面对艰难困苦时所显示的坚不可摧的精神力量。

编辑推荐
《新课标必读丛书:老人与海》它曾在1953年获普立兹奖,1954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86年,本书成为法国《读书》杂志推荐的理想藏书,48小时内卖出530万本,销量排名第一。另外本书的中文译本是我国教育部推荐书目,新课标必读丛书的经典名著之一,具有十分广泛的读者群。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美国小说家,“新闻体”小说的创始人。一向以“文坛硬汉”形象著称,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1899年,海明威生于美国芝加哥市郊橡胶园小镇。中学毕业后,他在美国西南的堪萨斯《星报》当了6个月的实习记者,受到了良好的训练,对文学创作产生了极强的兴趣。20世纪20年代,海明威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在我们的时代里》、《春潮》、《没有女人的男人》、《太阳照样升起》、《永别了,武器》等。其代表作《老人与海》,体现了“人在充满暴力与死亡的现实世界中表现出来的勇气”。1954年,海明威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目录
老人与海
附录一 没有被斗败的人
附录二 乞力马扎罗的雪

文摘
在墨西哥湾1上的一条小船里,一位老人独自垂钓。在已经过去的整整八十四天当中,他没有钓到一条鱼。而就在开始的前四十天,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男孩相伴。但就因为这四十天里他没能捕到一条鱼,男孩的父母讽刺老人说,他现在就是一个十足的“倒霉蛋”,也就是说他倒霉到了极点。于是,男孩听从了父母的安排,选择了另一条船。幸运的是,头一个星期男孩就捕到了三条好鱼。每天从海上回来时,男孩都能看到老人空空的船,他感到十分难受。他常常走到岸边,帮老人拿钓索,或者是鱼钩和鱼叉,以及绕在桅杆上的帆。帆上有许多用面粉袋打的补丁,收拢后就像一面象征永远失败的旗。
老人身体消瘦而且十分憔悴,脖颈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由于热带地区海面上反射的强烈的太阳光,使老人腮帮部位的皮肤出现良性癌变,产生了许多褐斑,褐斑从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老人的双手因为常年拉钓索而落下了很深的伤疤,但这些伤疤都是旧伤。它们古老得如同无鱼可捕被侵蚀了的沙漠一般。老人通身带着一股古老的气息,但他那双眼睛却像海水一样蔚蓝,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愉快且不肯认输的人生态度。
“圣地亚哥,”当他们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男孩对老人说,“我又可以陪你出海了,家里挣了一些钱。”
老人将捕鱼的技巧传授给了男孩,男孩十分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到了一条好运气的船,还是跟他们待在一起吧。”
“但是你应该记得,有一回你八十七天没有钓到一条鱼,可接下来的三个星期,我们每天都能捕到大鱼。”
“我当然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并不是因为没信心、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我爸爸叫我走的。我只是个小孩,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
“我明白。”老人说,“理该如此。”
“其实是他没有信心。”
“是呀。”老人说,“我们当然有信心,不是吗?”
“对。”男孩说,“我们到露台饭店喝杯啤酒吧,我请你,然后我们一起把捕鱼的家什带回去,好吗?”
“好啊!”老人说,“咱都是捕鱼的人嘛。”
老人和男孩同坐在饭店的露台上,身边几个渔夫拿老人开玩笑,老人却一点都不生气。另外几个上了年纪的渔夫默默地望着他,心底里产生一些难受的感觉。可他们没有丝毫表露出来,只是假装斯文地谈论着海流,说他们能把钓索送到海下多少米,以及他们的见闻。
天气依旧很好,满载而归的渔夫们都已经回来了。他们将大马林鱼剖开,整片儿地排在两块木板上,每两个人抬一块木板,摇摇晃晃地将鱼肉送到收鱼站,好让那里的冷藏车将它们运到哈瓦那的市场。而捕到鲨鱼的渔夫会把鲨鱼送到海湾另一边的鲨鱼加工厂去,先把鲨鱼吊在复合滑车上,去掉肝脏,割下鱼鳍,剥5去外皮,然后把鱼肉切成一条一条的,以备腌制。
每当刮东风的时候,隔着偌大的海湾都能闻到从鲨鱼加工厂那边飘来的一股气味。但今天的气味很淡,或许是因为风向转到了北方,后来又逐渐平息了。
露台上阳光明媚,可人心意。
“圣地亚哥。”男孩说。
“哦。”老人平静地应了一声。他握着酒杯,思量着许多年前的那些事儿。
“要我去弄一些沙丁鱼来,给你明天用吗?”
“不用了。你还是去打棒球吧。我划得动船,罗赫略会帮我撒网。”
“可是,我很想去。哪怕不能陪你钓鱼,我也想多为你做一些事。”
“你已经请我喝啤酒啦。”老人说,“你是个大人了。”
“你第一次带我上船时,我有多大啊?”
“五岁。那天我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拖上船,它差一点就把我的船给撞碎了,你也差一点送了命。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那条鱼的尾巴砰砰地拍打着船板,都快把船上的座板给打断了,还有用棍子打鱼的声音。我记得当时你把我朝船头猛推,那里搁着湿漉漉的钓索卷儿,我感到整条船都在颤抖。你用棍子啪啪地打鱼的声音,就像砍树一样。我还记得当时我全身都是一股甜丝丝的血腥味儿。”
“你是真记得那回事儿,还是我在不久前刚和你说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