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如初见,回首是一生.pdf

相逢如初见,回首是一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相逢如初见,回首是一生》内容简介:追思家乡的亲人挚友、灵山秀水、民俗风情和童年趣事,以唯美的语言寄托浓浓的乡愁,既有对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的感叹,又有对自然纯朴乡风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小院竹篱,春水秋月,一切还是初时模样。外婆于花荫里闲穿茉莉,外公于厅堂独自饮酒,母亲在菜圃打理她的蔬菜瓜果,父亲则背着药箱,去了邻村问诊。而我,坐于雕花窗下,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头的春雨。原以为星移物换的岁月,只老去那么一点点沧桑。

海报:

编辑推荐
1.畅销书作者白落梅是CCTV3电视诗歌散文特约撰稿人,有大批的忠实粉丝。
2.怀旧是时人的通病,尤其是对童年家乡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使读者更能产生共鸣和丰富的情感。
3.全彩印刷,文字、插图、装帧设计精美,既是个人品读之美文,又是馈赠友人之佳作。

作者简介
白落梅,隐世才女,栖居江南,简单自持,心似兰草,文字清淡。其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三十余篇。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已出版作品《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你是锦瑟 我为流年》《世间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等。

目录
第一卷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茉莉002
采莲009
栀子017
桂花024
浮萍032
第二卷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竹源040
目送048
竹笋056
菜圃063
老宅070
第三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过年078
赶集086
酿酒092
采药099
稻香108
第四卷 空山人去远,回首落梅花
戏子116
梅妻124
过客132
相逢139
黄昏145
远行153
第五卷 山河总静好,人事亦从容
流年160
旧物 168
茶馆176
修行182
光阴190
第六卷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听雨200
流云208
山月214
秋水221
庭雪227
林泉 234
后记 241
附:山静月长 243

序言
时光惊雪,旧物不言
近日来,总生出急景凋年之感,仿佛一次低眉,一个转身,已被光阴抛远。往日山河不在,唯留几件旧物,朴素安静,不减风姿。那个在旧庭深院里,摘花听雨的小女孩,竟也提前老去。
看罢人世风景,深知众生不易。多少深情岁月,换来离合聚散,远去的往事从容又忧伤。以往喜爱一切古雅美丽的事物,而今已无欲求。世间万物,无须修饰,唯清素简洁,方不失韵味。一如人生,多一些留白,则干净无争。
那些如画山水、炊烟人家,都付与匆匆流年,留下的,还有些什么?散淡的记忆,飘忽的世事,以及浓浓的乡愁。在仓促的时间里,曾经遇见的人和事,皆被缓慢遗忘。而许多年前,那些黛瓦青墙下的故事,恍如昨天。
以往认为不会离散的故人,在我远赴异乡的行途中,渐渐杳无音讯。落笔行文时,外婆尚在人世,于遥远的故里,漫不经心地老去。不过几月光景,便与我天人永隔,纵是山水踏遍亦不得重逢。那种割情断爱的苦痛,今世再怕亲尝。
母亲电话里一番叨絮,令我心生厌烦,只觉生命里因了她的牵挂,而有了太多的不由自主。可她说,这世上唯母爱无私,深沉似海,除了她再无人对我真心关爱。听后内心悲伤不已,泪眼迷蒙,哽咽无言。
是啊,那些途经我倾城时光的人,皆为过客,不经意间便走远了。千帆过尽,亲人依旧相陪,尽管他们一次次目送我的背影,却一如既往在故乡的路口,等候我的归来。人世风光无际,长亭短亭,无论走得多远,那条回家的路,始终不敢荒芜。
小院竹篱,春水秋月,一切还是初时模样。外婆于花荫里闲穿茉莉,外公于厅堂独自饮酒,母亲在菜圃打理她的蔬菜瓜果,父亲则背着药箱,去了邻村问诊。而我,坐于雕花窗下,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头的春雨。原以为星移物换的岁月,只老去那么一点点沧桑。
远处,古老的村庄炊烟袅袅,旧宅深巷里,已是灯火阑珊。繁华世景,终不及庭风山月这般简净宁和。生一炉薪火,泡一壶野茶,小巷行人缓缓,几声犬吠,就这么静了下来。
时光且住,不言离别。
白落梅 甲午荷月于落梅山庄
序言 时光惊雪,旧物不言
近日来,总生出急景凋年之感,仿佛一次低眉,一个转身,已被光阴抛远。往日山河不在,唯留几件旧物,朴素安静,不减风姿。那个在旧庭深院里,摘花听雨的小女孩,竟也提前老去。
看罢人世风景,深知众生不易。多少深情岁月,换来离合聚散,远去的往事从容又忧伤。以往喜爱一切古雅美丽的事物,而今已无欲求。世间万物,无须修饰,唯清素简洁,方不失韵味。一如人生,多一些留白,则干净无争。
那些如画山水、炊烟人家,都付与匆匆流年,留下的,还有些什么?散淡的记忆,飘忽的世事,以及浓浓的乡愁。在仓促的时间里,曾经遇见的人和事,皆被缓慢遗忘。而许多年前,那些黛瓦青墙下的故事,恍如昨天。
以往认为不会离散的故人,在我远赴异乡的行途中,渐渐杳无音讯。落笔行文时,外婆尚在人世,于遥远的故里,漫不经心地老去。不过几月光景,便与我天人永隔,纵是山水踏遍亦不得重逢。那种割情断爱的苦痛,今世再怕亲尝。
母亲电话里一番叨絮,令我心生厌烦,只觉生命里因了她的牵挂,而有了太多的不由自主。可她说,这世上唯母爱无私,深沉似海,除了她再无人对我真心关爱。听后内心悲伤不已,泪眼迷蒙,哽咽无言。
是啊,那些途经我倾城时光的人,皆为过客,不经意间便走远了。千帆过尽,亲人依旧相陪,尽管他们一次次目送我的背影,却一如既往在故乡的路口,等候我的归来。人世风光无际,长亭短亭,无论走得多远,那条回家的路,始终不敢荒芜。
小院竹篱,春水秋月,一切还是初时模样。外婆于花荫里闲穿茉莉,外公于厅堂独自饮酒,母亲在菜圃打理她的蔬菜瓜果,父亲则背着药箱,去了邻村问诊。而我,坐于雕花窗下,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头的春雨。原以为星移物换的岁月,只老去那么一点点沧桑。
远处,古老的村庄炊烟袅袅,旧宅深巷里,已是灯火阑珊。繁华世景,终不及庭风山月这般简净宁和。生一炉薪火,泡一壶野茶,小巷行人缓缓,几声犬吠,就这么静了下来。
时光且住,不言离别。
白落梅 甲午荷月于落梅山庄

文摘
目送

江淹《别赋》里曾写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仅此一句,道出了千古离情别绪。人生一世,来去匆匆,每天都在演绎聚散离合。再华美的花事,繁盛的筵席,都有散场的那一天。所不同的,亦不过是早晚而已。

李叔同在《送别》一词中写道:“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所以在他经历人生诸多悲欢之后,选择皈依禅门,获得无上清凉。从此谢绝奢华,一切从简。世间爱恨离合,犹如梦中之事,再无牵怀。

这一生,我惧怕的,亦是离别。每次背着行囊,回到千里之外的故土,总有近乡情怯之感。光阴如流水,冲淡了过往痕迹,却冲不散维系一生的亲情。带着远行的风尘,见到年迈的父母,是我多年以来最不忍心面对之事。

聚时短暂,而后则是漫长的离别。日久年深,重复着这个离合过程,我从当年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到如今年华老去。岁月是生命里最好的恩师,它让我洗尽铅华,藏起锋芒,学会了隐忍、宽容、退让和圆通。亦懂得了涵容待人,淡然处世。

我知道,我与父母的缘分,注定了只有那么多年,见一次,则少一次。明知如此,亦不愿用更多的时间,去承欢膝下。自私地以为,千里不过咫尺,常聚亦只是频添烦恼。我总想着,做一缕漂泊的风,自在的云,没有挂碍,来去无心。不必为谁停驻脚步,更无须为谁更改波澜。

行尽江南,竟不知归去何处,归依何方。陌上莺啼,斜阳古树,梦影依稀,一切还是旧时模样。故山隐隐,烟雾萦绕的村庄,一如当初的绿芜庭院,乌衣老巷。外婆坐于门前的石凳上,穿着茉莉,指间戴着一枚黄金镶嵌翡翠的戒指,镂空的花饰,古老明净。曾经的她,是一位纤弱的大家闺秀,含蓄典雅,如今在迟暮的风中,多了一份从容的忧伤。

发髻上,插一支古朴的银簪,不施脂粉,一如她简单纯粹的一生。来往的小女孩,手上皆戴一串茉莉花,巧笑嫣然。古意的青瓷杯里,泡了几朵茉莉,在水中素净无求。平凡妇人的日子,简约安宁,不知浮名,不问前程。每日对镜理红妆,洗手做羹汤,家人安康,日子平顺,是最大的幸福。

这些年,回家最心急之事,便是探望外婆。外婆八旬之时,还在厨房炒菜,辣椒鸡蛋的香味飘得甚远,熟悉如昨。坐下来,一碗白米饭,几盘家常小菜,有种尘埃落定的归属与安心。而后整个下午,我与外婆闲坐庭前,喝茶聊天。几碟自制的点心,腌制的干菜,无论我走得有多远,家乡的味道,为世间美食所不可替代的。

我陪外婆挑拣竹匾里的绿豆,看着她苍老的手,被时间雕刻,心生感伤。她用这双手,为我们做出许多美食,缝补衣裳,那些温柔的皱纹,尽是流年过往。炉火里清炖着邻家猎户送的野兔,外婆一生茹素,却愿意为我们烹煮野味。后院的南瓜花开了,表弟摘回一些南瓜藤和黄花,我与外婆撕去青藤的外皮,给晚餐增添新味。

外婆一过九旬,便仓促老去。每次跋山涉水赶回故乡,她都静躺在卧室的摇椅上。我的归来,令她万分惊喜,执意支撑着老迈的身子,为我泡茶装点心。而后,我们围坐一起,烤火喝茶,安享着相聚的快乐。她知我一个女子孤身在外的不易与悲凉,每至心伤处,不免落泪。

外婆今生的眼泪都给了早逝的小舅,那种天人相隔的悲痛,令她撕心裂肺。时间久了,她竟连眼泪也流不出来,几番思量,只是哽咽无言。她说,他们的相见之期愈发近了,却怕到了另一个世界彼此擦肩而过。又或许,他们母子一场的缘份只有一世,来生他们纵算重逢,亦只是陌路。

短短几日相聚,来不及好好共话,我又开始踏上远行的列车。善感的母亲,一夜忧思不眠,晨起煮好了参汤,为的是让我有足够的精力去抵达千里风尘。未曾道别,已是泪落不止,外婆在一旁叮嘱,劝慰母亲在我面前多加隐忍,莫给行途增添悲伤。人世竟有这般难以割舍的恩情,令母亲肝肠寸断。

我深晓她的担忧,自十几岁起,我便为了求学远别家乡。之后一直独自漂泊天涯,尝尽冷暖,不曾有过真正的安定。她期盼着,我可以早日寻到一个值得依附的人,让他承担风雨。岂不知,缘分三生有定,那个人终归会来,只是有些迟。

父母之心,有如日月,他们对子女的爱,伴随着生命,至死不改。每一次,那双目送我背影的眼神,如同刀刃,揪心刻骨。不敢回头,怕自己看着他们两鬓的白发,再不忍心迈动步履。原本一直假装无情的我,被时间慢慢褪去了面纱,对着养育数年的双亲,再也无法从容自若。

曾几何时,那个美丽张扬的女子,也低落尘埃,输给了沧桑。人生在无常的聚散中慢慢转变,从简单到深沉,从冷漠到宽容。我喜欢龙应台《目送》里的一段话,那么贴切,那么意味深长。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又如何去追,看似近在咫尺的距离,其实早已隔了山水万重。今生的缘分,越来越薄,离别的背影,渐行渐远。人生是一场华美的筵席,纵算你是最后一个离场,亦改变不了它散落的命运。一如成败得失,转瞬皆空,你所拥有的,是那个备受煎熬的过程。

《红楼梦》里,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只因她清醒地知道,聚时欢喜,散时岂不更加冷清。冷清则添伤感,倒是不聚的好。而贾宝玉则只愿人生常聚,唯怕筵散花谢,悲伤不已。其实贾宝玉内心亦是醒透的,世间万物遵循自然规律,又何来朝暮花好月圆。他曾对袭人说过:“你不用忙,将来有散的日子。”

大观园散了,曾经争妍斗艳的群芳也散了,死的死,走的走,来不及道一声珍重。多少功名恩情,清浅如风,在断壁残垣里已寻不到往年踪迹。描写探春的《分骨肉》曾写道:“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奴去也,莫牵连。这亦是我最想对母亲说的一句话,却从不曾说出口。还有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外婆,她还听得见吗?这些年,我之所以可以安然漂泊在外,是觉得外婆会一直在,守着她的诺言,等着我回去。非她失约,而是我们皆抵不过岁月,世间生老病死,不会对谁宽容。

近来,我总是恍惚地以为,外婆还在,还在故乡的老宅,简净地活着。那张陪伴了她一生的雕花古床,有她的气息和味道。有一天,我回去了,外婆还会亲自生好炉火,为我煮茶。而后,再一次目送我的离去,年复一年。

我只想对他们说,奴去也,莫牵连。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