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惜艳阳年.pdf

应惜艳阳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爱情,往往自以为是,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真相。

五年等待,完美终结。
自由行走继《第三种爱情》后最新温暖都市爱情故事。
千万读者好评,网络总点击3000,000次,百度搜索200,000条。

内容简介:
他们初次相见便不欢而散,苏洛狠狠记下这个人的名字,发誓再不要与他有任何瓜葛。
可她却发现,他竟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身边,仿佛命中注定。

她说:如果我不认识你,这一切也会发生,和你没有关系。
他说:如果你不认识我?苏洛,我告诉你,我就是你的命运!

他无数次冷眼旁观她的手足无措,却也无数次在她真正走投无路时伸出援手。
他喜欢看她挣扎,喜欢看她求他的样子,可这世界上,若还有一个人是真正了解苏洛的,那么也只有他了吧?

如果你爱着一个人,根本无从掩饰。
那么何必躲藏,阳光正好,应惜艳阳年。

海报:

编辑推荐
爱情,往往自以为是,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真相。

五年等待,完美终结。
自由行走继《第三种爱情》后最新温暖都市爱情故事。
千万读者好评,网络总点击3000,000次,百度搜索200,000条。

经典语录
她想要的,是她想逃离的。她爱的,是她曾经舍弃的。
爱情是场拉锯战,时进时退,原地踏步。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在和自己作战。
她想想,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与这个人永远无法和平相处,即使有个愉快的开始,后面都跟着极其不堪的结尾。
她忽然觉得挺高兴,很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这时候听到,也许是最后一次听到,真好。脑子里开始回想和他之间的那些片段,当时气得七窍生烟的那些事情,此刻只觉珍贵。他经常讽刺挖苦刻薄她,但是能记起来的,还是他说:“苏洛,我是真的喜欢你。”

媒体推荐
在自由行走的笔下,故事会完结,人物却没有终结,因为,她写的不是一个故事,她写的不是几个人物。她用她的笔,让我看到的是有着血肉的生动形象。繁华盛世,似乎你不经意的回首就能碰上的人。
没有整段的背景介绍,没有华丽的肖像描写。作为笔者,惜字如金,没有一句废话。不需要过多描绘,而是静静地让人物自己演绎他们的命运。看着他们,在世俗里挣扎,在哭泣后坚持。即使卑微,也高高仰起头,看艳阳高照。自由行走文字的魅力,如同小小蜗牛的触角,悄悄地触动着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不经意间,早已情有独钟,非她莫属。
自由行走的文不多,但每个字都愿意珍藏。一个文,如果人物有了灵魂,已经成功。然而,看自由行走的文,我不仅看到了有灵魂的人物,还看到了用灵魂写作的笔者。因为一个故事,我相信了故事中人物的存在。这的确是除了自由行走之外,没人给过我的感受。

作者简介
自由行走
长居南方,有一份兴趣盎然的工作,格外钟情漫长的雨季。
喜欢与朋友长谈,但内心安静,更愿意独处,乐于在人群的边缘观望。
写故事让我开心,准备继续写下去。
代表作《第三种爱情》是不可超越的经典都市言情作品,并被改编成电视剧《绝爱》,由刘亦菲、宋承宪主演的同名电影也已开机。

也许您还会喜欢:
《第三种爱情》(珍藏纪念版)
有一种爱,停不下,却到不了。

敬请期待:
《借借你的爱》
我们总是在爱情里,
干着入不敷出的事情。

目录
第一章 把有钱人都扔到天上去
第二章 苏洛,陪我喝酒去
第三章 暗恋是患得患失的事情
第四章 在阳光下暴走
第五章 他和她和他
第六章 我可不是受虐狂
第七章 凡事不可太绝对
第八章 他是何方妖孽?
第九章 我要找杨锐
第十章 有朝一日若成了爱人
第十一章 我们不是神
第十二章 阴晴不定的他
第十三章 山路那么长
第十四章 用眼神可杀不死我
第十五章 另一种了解
第十六章 永远没有下次
第十七章 趁早断了和平相处的念头
第十八章 天堂和地狱
第十九章 爱,是因为同情吗?
第二十章 跟着我走,才有希望
第二十一章 他也许爱她
第二十二章 一把重注
第二十三章 你根本就走投无路
第二十四章 我就是你的命运
第二十五章 最难得是我喜欢你
第二十六章 可以结束了
第二十七章 阳光正好,应惜艳阳年
后记

后记
后记

我只写过三个故事,其中一个早就写完了,一个刚刚写完,还有一个,仍未结束。
《应惜艳阳年》,是刚刚写完的这个。这期间,经过了五年时间,如果没有出版社和编辑的鼓励、催促和威逼利诱,估计还不知何时才能够结束。
我其实一直在想,爱情中,是不是契机才最重要。契机包括社会阶层、文化修养、家庭出身、童年记忆,还包括,某一时某一刻或某件事。就像螺丝钉,把偶然相遇的两个人,镶嵌在一起。
在这个故事里,其实没有特别纯粹的爱情,也没有特别纯粹的人。肖见诚对苏洛,苏洛对杨锐,杨锐对沈莹,沈莹对肖见诚,这四个人,只是各自坚守着自己的愿望,努力把自己嵌进对方的人生。
其中,肖见诚最强大,所以他得到了苏洛。苏洛最无畏,所以她能够转过身,修改自己的方向。即使如此,这世界还是有很多规则,必须遵守,不得逾越。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情,比比皆是,哪里有时间细细品尝,认真挽留?所以,照我的狠念,肖见诚能放苏洛走,只是在消毒液弥漫的深夜打个电话,就已经很圆满了。
但是,我的编辑亚娟告诉我,必须要有个“Happy Ending”,让大家看完之后,能够早早释怀—那好吧,来场洪水,来架飞机,载着爱人飞来拯救可爱的苏洛—也不能说这就不是故事的本意,现实中,也有可能发生同样的事。
但是,不多见。
因此,如果没能见到,也不要紧,该怎么走,就怎么走,走到哪儿算哪儿。人生没有可比性,任何选择都是正确的、应该的、唯一的。
苏洛最终会爱上肖见诚,肖见诚最终也会爱上苏洛,杨锐和沈莹也可能再次相遇,而生活,最终会给你我完满的答案!
谢谢所有看完故事的朋友!

自由行走
2014/5/19
长沙

文摘
《应惜艳阳年》精彩段落
一个小时以后,苏洛又站在了父亲值夜班的地方。这时的大厅与昨晚大不一样,毕竟是城里最高档的写字楼,大公司大银行都在此驻扎,四周人来人往,大厅里穿流如织。
苏洛面色沉重地按亮三十八楼的电梯,走进去,仰头等待。
谁知电梯行到二十楼,叮地停下来。电梯门打开,竟是肖见诚一边看着手里的资料,一边走进电梯。
他聚精会神地研究着报告上的数字,完全没有发现电梯里还站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是苏洛。
苏洛靠着梯角站着,在她一路上设想的方案里,她与肖见诚的见面方式应该是,她昂首推开肖见诚的门,直接冲到办公桌前,强悍地说:“领导让我来协商,你想干吗,直说!”肖见诚会被她的气势打压到连连求饶。
但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却横空出现,而且完全无视周围,苏洛有些拿不定主意该如何打响头一炮,
电梯继续往上行。肖见诚抬手想按亮三十八楼的按钮,发现已经亮了,这才回头寻找同行者。
又看见苏洛,傲慢的微笑重回他的嘴角。
“你,到顶楼找你爸?”他慢悠悠地问。
“不是。”
“那你找谁?”
“我找周律师!”
“周律师可不在顶楼。”
“那……我找你也一样!”苏洛心一横,生硬地转了个弯。
肖见诚得意地说:“预约了吗?”
“没有。”
“没有预约的话,我没时间接待。”他答完这一句,又把头埋回到报告里。
苏洛见他打官腔,索性说:“那我现在就约!”
话说着,电梯到了顶楼,苏洛冲出去找秘书,却发现这层楼只有深幽的走廊和几扇紧闭的房门,并没有美丽的女秘书。
“你的秘书呢?”苏洛回头问。
“我没秘书。”肖见诚继续埋头在报告里,朝走廊深处走去。
“你没秘书我怎么约?”
“我准备招一个女秘书,招好了,我再通知你,你再约!”
他又捉弄她,苏洛有些怒了,说道:“那我直接和你约,现在,马上,我们来协商那个拍卖的事,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
肖见诚停在一扇门前,回身对苏洛说:“现在谈?”
“现在谈!”
“在哪里谈?”
苏洛指指房间,“就在你这里谈。”
肖见诚点头说:“那好,我们进去谈!”
他一扭门,示意苏洛先进去,苏洛昂首走进去。
一进去,她就愣了,这哪是什么办公室?完全是一个巨大的卧室,房间中间摆放着一个圆形的大床,上面被褥凌乱,旁边有个全透明的宽大的浴室,居然还能看见一件女人的内衣搭在浴缸边。
苏洛的脸唰地红了,她第一反应是退出去,哪知一返身,肖见诚正在身后堵着她。
“别走啊!我们现在马上谈!”他笑着说,同时,反手把门关上了。

苏洛有些紧张,往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距离,脸上露出凛然不可侵犯的表情。
肖见诚似乎觉得有趣,又跟着凑上来几步,“你有什么好建议?”
苏洛赶紧又往后退了两步,小腿已经抵在了床沿。
肖见诚拿眼示意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说:“坐下聊?”
“不用。”苏洛梗着脖子答。
“在这里和人谈工作,我还是头一次,有点不习惯。”肖见诚说着,从旁边的矮柜上拿出烟点上,然后走到床边,将枕头扔在一旁,靠坐在床头上。
苏洛挪了挪位置,站在房子中央,与他继续保持距离,然后正色说道:“我们希望你能把拍品送回来,让这次拍卖活动顺利结束。”
“你们弄虚作假,我有权利收回。”
“我们哪有弄虚作假!”
“你与我串通,抬胡大山的价!”
苏洛气结,“你这是耍赖,你有什么证据?”
“我们认识,我们通过好几次电话,我们一起吃过饭,喝过酒,很多人可以证明这一点。”
“你本来就是捐拍品的人,我为什么要和你串通?”
“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并不知道我是谁。”
“你这是陷害我!法官不会相信你。”
肖见诚深吸一口烟,然后用力向空中喷去,“这社会,法官说不定会相信谁!而且,打官司总得打个两三年,我喜欢和法官交朋友。”
“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作对?我们是在做善事!如果你外公醒来,他一定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那你就端个小板凳,坐在他病房里,等着告状吧。”
“你为什么要这样?”
肖见诚将烟灰随意地弹在地板上,挑着眉答:“我喜欢。这样很好玩。”
“无耻!”
“美女,你很喜欢骂人,这习惯不好!”
“我这不是骂人,我是说真的。”苏洛说着,朝门口走去,她知道已没有说下去的必要。
见她如此,肖见诚马上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门边挡住她。
“我这房间,进来的人,没有谁出去这么快的,别人会怀疑我的能力!”他竟然微笑着说出轻浮的话。
苏洛拿出手机,狠狠地警告道:“让开,不然我报警!”
“这层楼手机信号屏蔽,你报不了警。”肖见诚耸耸肩,“而且,这层楼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喊也没用。”
苏洛想揍他,拳头捏得紧紧的,背都微弓起来了。
肖见诚忽然哈哈大笑,他说道:“你这女人真有趣,我是很有钱的单身男人咧,给你机会接触,你怎么这么放不开呢?”
“我没兴趣!”
“别故作清高了,你们这些小姑娘,不就想找个像我这样的男朋友吗?言情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我从没想过。你别痴心妄想!”苏洛打断他。
他听到这词,很不悦,“痴心妄想?就凭你?苏小姐,你太高估自己了。别以为你一副刺猬的样子,我就会对你特别有兴趣。我只是无聊,逗逗你而已。”
“既然这样,你挡着门干吗?”
肖见诚忽然收敛了笑容,正色说:“好,我们言归正传,这次拍卖的拍品,是我们家祖传的宝贝,我那个头脑不清楚的外公未征得我们家人同意,擅自捐出,我坚决不同意。我对你们的那些善事也不感兴趣,那是国家的事,我们纳了 税,就不必管了。所以,这次的事情,包括和你见面,包括胡大山来举牌,都是我事先安排好的,一句话,这次拍卖我存心要让它黄了!这些拍品我存心要收回来!”
“原来是这样……”苏洛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个胡大山突然冒出来。
“你回去可以把原话带给你们领导,我的方案是,拍品收回,产生的相关费用,包括拍卖公司的费用,我来付。其他买家的工作,你们基金会去做,让他们不必付钱买这些破字画,他们应该会愿意,然后,事情就这样了结。”肖见诚边说,边做了个下斩的手势。苏洛发现,这人不嬉皮笑脸时,竟是极强悍的表情。
“我们承诺的学校怎么办?孩子们的教室都快垮了。”
“教委应该修啊!关我们什么事?”
“如果教委有钱,哪里需要我们来募捐。”
“教委怎么没钱?让他们少吃几顿,少开几台车,什么学校都修好了!”
“你不了解情况,他们有实际困难……”苏洛想继续解释。
肖见诚已经不想听了,他让开身子,将门打开,说:“不送。”
再说无益,苏洛走出门去。
肖见诚在她身后说:“以后,喝酒的事,随时奉陪,其他的事情就不必打我电话了。”
“放心!”苏洛头都没回,只答一句。
走出电梯,站在大厅,她心里忽然很难过,觉得自己就像是破烂,被人给随手扔了出来。
她拨通杨锐的手机,响了两声后,杨锐在那头答:“苏洛,你好啊!”
他的声音,永远那么清澈。
“杨锐,你在哪里?”苏洛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在回去的车上。那些石头我给我的同学看了,他说有色金属含量很高,有开采价值,我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去。”
“那……太好了。”
“你在哪里?”
“我……”苏洛支吾了一下,答,“我在外面办事。”
“怎么精神不太好?”
“没有啊!”苏洛忙把音调提高一些,“是这里人太多,噪音太大。”
“那就好!过几天,我会带学生来城里看病,到时再聊,记得有什么事要跟我说。”杨锐叮嘱。他是玲珑心,其实明了苏洛的难处。
“好!”苏洛站在那儿,用力地点头。
“再见!”
“再见!”
她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像以往一样,她不会说自己的困难,杨锐就像个苦行僧,一心要普度众生,她又怎么能再给他增加负担?
大楼外,中午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苏洛眯着眼,冲进阳光中,开始暴走,她超过前面的一个又一个行人,没有目的地拼命往前赶。
肖见诚嬉笑的面具下那副冷酷强悍的表情,总在苏洛面前晃动。社会就是这样在运转,大大的齿轮,往前缓慢地移动,力量强大的人,可以控制齿轮的速度和方向,而没有力量的人,则会被齿轮甩下去,碾进泥里。但那又怎样?其实并没有人在意。
苏洛觉得,自己现在也像一个被甩来甩去的人,她努力地让自己抓稳,同时,也想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去帮助身边的人,但是,似乎效果不大。
于是,她只能努力地在阳光下暴走,超过身边的每一个人,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就像她的心里,因为委屈而流出的小小泪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