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的王:千古一帝石勒前传.pdf

逆袭的王:千古一帝石勒前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石勒是一位极富军事战略、政治智慧、宏大远见的皇帝。毛泽东主席曾对石勒的一生做出过这样的评价:“两晋时出过一个马上皇帝石勒,是一位很有军事能力和政治远见的政治家”。
他出身贫寒,不识字,在行军中设君子营,让汉族儒士给他念《左传》《史记》,发表自己对历史事件的见解。因身材壮健、善手搏骑射,有胆略,获得赏识,得以自由。凭借“冀州十八骑”起家,成为西晋末年彪悍勇猛的农民起义领袖之一。南征北战,终于推翻西晋成就霸业,建立了十六国时期国力最强疆域最大的多民族国家赵。立国后大力倡导汉族政策文化,重视教育,是中国最早建立三试入仕的皇帝。将佛教立为国教,重视国内民族融合。
《晋书•石勒载记》:“朕若逢高皇;当北面而事之;与韩、彭竞鞭而争先耳;朕遇光武;当并驱于中原;未知鹿死谁手。”

海报:



编辑推荐
两位作者历时六年多次走访帝王故地,多次易稿,共同发掘整理出流传了千百年帝王传奇。

从奴隶打拼到皇帝,史上有载仅此一人

毛泽东说:两晋时出过一个马上皇帝石勒,他是一位很有军事统帅能力和政治远见的政治家。败后汉,灭前赵,擒刘曜,是个厉害的角色。

翻开本书,了解千古一帝逆袭为王的人生轨迹,感受石勒体恤天下的尊者情怀。

翻开本书,领略马上皇帝如何从奴隶隐忍为王,了解隐忍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一位被误解的皇帝。在许多人的意识里,他总是被误为杀人如麻的石虎。而其实石勒重视教育,重视民族融合,倡导汉族政策文化,倡立佛教。
●知恩必报
{刘琨曾送还石勒母亲以图招降石勒,虽然石勒拒绝,但仍以厚礼作回报。后刘琨石勒相互为敌,在攻打北中郎将刘演时擒获其弟刘启,刘演和刘启都是刘琨的侄儿,石勒此时仍然感谢刘琨让他母子重聚的恩德,不但没有杀死刘启,还赐他田宅,命儒官教授他经典。

●绝世武功
{石勒少年杀豹,有惊人胆略;得遇名师,系统研习手搏术;被密授神功,得周天运气大法。技艺高超并善于分析运用,将所学手搏技艺运用到军队之中,从此带领将士们纵横天下,打下大半个中国。}

●好学思辨
{石勒虽不识字,但喜好文史,即使行在军旅仍常听汉儒讲读中国历史,随时发表自己的见解。一次听到郦食其劝刘邦得天下后分封六国诸王,大喊糟糕,怀疑刘邦怎能平定天下。后来才知道张良劝阻,才连忙说“赖有此耳。”可见他天资之高,英明贤达。}

●不念旧恶
{石勒称赵王的第三年,让家乡武乡县的父老到襄国来,大家叙齿列坐欢饮,叙述平生家常。有个李阳,两人因争麻地曾互相殴打,现在石勒当了赵王,故不敢来。石勒说他自己方取信于天下,岂计个人恩怨,特地将李阳找来,和李阳酣饮欢谑,并对李阳说 “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晋书•石勒载记》),即赐予李阳甲第一区,封为参军都尉。}

●深明大义
{石勒曾问大臣徐光他能比作昔日哪位君主,徐光说石勒神谋武略,比汉朝开国君主刘邦更高,而刘邦以后再没有人能和石勒比较。石勒则笑言徐光说得太夸张,自我评价道:“我若果与刘邦同时,就当作他的臣下,与韩信、彭越皆为其将;若果与汉光武帝刘秀同时,就会与他争夺中原,不知鹿死谁手。大丈夫行事,应该光明磊落,如日月皎洁,绝不可以像曹操、司马懿那样欺负孤儿寡妇,用奸计夺取天下。”}

作者简介
郭先伟
山西省黎城人,晋中市民间文化艺术博物馆副馆长,山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晋中理事,一生酷爱文学创作,先后创作过《神驴传奇》《箕子传》《南陌古镇传》等十余篇历史长篇小说和传奇故事。

李晓渊
山西省阳泉人,长期关注中国传统民俗文化及内容的整理,在省级和国家级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有关民俗文化和名人掌故文章。

目录
第一章 石场斗 / 001

第二章 降生 / 015

第三章 打鬼 / 028

第四章 三请羯人 / 039

第五章 漳河救童 / 058

第六章 杀豹 / 069

第七章 沤麻池 / 084

第八章 密传神功 / 098

第九章 海金山 / 112

第十章 闯巴中 / 126

第十一章 啸皇城 / 138

第十二章 藏金 / 151

第十三章 突变 / 164

第十四章 逃难 / 178

第十五章 夜探 / 195

第十六章 杀麻糊 / 209

第十七章 失幼儿 / 224

第十八章 密谋 / 237

第十九章 三闹县城 / 250

第二十章 起兵 / 263

第二十一章 传世 / 274

跋一 / 280

跋二 / 284

古今吟颂后赵皇帝石勒诗词 / 288

后记

跋一

当我细读《千古一帝石勒前传》后,感慨万千,对此书爱不释手!
在挖掘、整理、开发、利用历史遗产中,《千古一帝石勒前传》的问世,无疑又为再现两晋时期的历史原貌,填补了一项空白。
众所周知,石勒是我国历史上一位难得的民族英雄,但是他青少年时期的壮举,几近空白,一个从奴隶走向帝王的伟人,如果没有青少年时期成长的前因,定然不会有后来其成就伟业的丰果。石勒是古武乡(今榆社)北三十里社城人,史书多有记载其少年时类似于“沤麻之争”等事,还有许多散落在民间的故事口口相传,没有收集整理成册,不想今天被我们“山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的会员郭先伟等同志完成了这一历史使命,不但填补了历史的空白,也为当今的创业者和有志之士提供了楷模,这是我协会的骄傲,也是民间文化的瑰宝,像一朵奇葩,绽放在历史的长河中。
需要说明的是,作为一名饱受欺压的少数民族奴隶,在极其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敢于向没落的西晋王朝挑战,实属罕见。毛泽东主席曾对石勒的一生做出过这样的评价:“石勒是一位很有军事能力和政治远见的少数民族政治家。”可见石勒在毛主席心中的重要地位,后各朝各代均多有史证与诗人留下赞颂之词。然而,我国至今有不少人将石勒和暴政天下的石虎混为一谈,公元349年,石勒驾崩,石虎继位,将其养母与石勒的旧臣尽数杀死,后又大杀其子女和宫廷仆人,直至将汉人“数屠殆尽”,这是暴君石虎所为,并非石勒,更不能说“高鼻、深目、浓须的民族就是五胡乱华的羯族后赵帝国”,石虎代表不了少数民族,而当今在民族大团结的大环境中,这个严重的错误应予纠正。再者,石勒称帝以来,一心向善,大信佛法,先后曾修佛寺893座,他团结重用汉人,有史书为证,他的军师张宾就是汉人,而他之所以能争得天下,实为张宾的首功。
石勒与他所建立的后赵国,虽然已历经一千七百多年,但他前半生的心路经历却一直鲜为人知,同样被尘封千年。通过参阅此书,我们从中可以得知,石勒不仅是一个帝王,而且是一个奴隶出身的帝王,并且还是一个身怀绝世武功的“马上皇帝”。据本书作者和其他几位专家学者在晋中一带实地考察和走访群众证实,现今流传于晋中一带的“手搏术”,其早期的传承,就与本书的主人翁—后赵开国皇帝石勒有关。专家考证道,石勒曾师从王道雄深入研习过“手搏术”,王道雄是关羽帐下大将王浦之子,王浦系古武乡(今榆社)人,王浦的“手搏术”学自关羽,关羽遇害时,周仓自刎,王浦虽曾坠城却幸存下来,后回归武乡将“手搏术”传承下来,现今流传于山西晋中一带的手搏技艺,即为石勒所传。其代表人物有:梁晓峰、赵保忠、张仁礼、王志強等(十一世,按赵玉先生传系上溯至赵汝岱为第一世算起),其中,以梁晓峰得艺最全,影响最大,传承弟子也最多。在他所传承的弟子中,仅在摔跤、散打、武术套路等重大赛事中获得全国冠军以上荣誉的就有56人278人次。获取其他各种比赛奖项和荣誉的,更是不胜枚举。较有影响的弟子有刘根泉、刘利子、白武魁、柳江武、张喜民、任献华、姚苏林、杨长林、张泽田、亢国忠、郭书民、张晔、李拦生、药艳明、齐天生、朱宙辉、孙连德、白东贵、荣建滨、褚增亮、岳小东、刘一平、吕玉兔、赵翰青、李宁、李晓渊、孟涛、李旭、康凯、施中华、李毅、郭安平、张志坚、姚爱平、杨志恩、李刚、杨小喻、陆阳、蔡鹏、王建斌、陈龙、张腾飞等(如从赵玉先生传系上溯至赵汝岱为第一世算起,则为第十二世;如按梁氏族传梁天锦为第一世算起,则为第八世)。
我和梁晓峰先生也很熟,我曾让他给我展示过他所习练的拳谱,有心意拳的,也有手搏的,还有形意拳、查拳和摔跤的。其中,他所给我展示的那本“手搏”拳谱,纸张早已泛黄,页码也残缺不全,但内容倒也能大致看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生死擒手”和“空手入白刃”两篇。为此,我还专门借阅欣赏了几天。后有一“手搏术”的传人给我说“梁晓峰把他‘手搏术’的内容也给写进了心意拳里了”,言语之间似有不同意见。但我想,梁先生的这一举措应该也是武术在更高层面上的融合和传承吧。梁晓峰先生现为中国心意武术专业委员会主席,多年来为国家培养出过许多优秀的武术运动人才。迄今为止,经他传承过的弟子和再传弟子已达数十余万人,为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促进全民健身运动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回想,如果没有后赵帝王石勒的传承,也就不可能会有梁晓峰等人今天所取得的武学成就,和他的传人们为健康事业所做出的特殊贡献。这也不能不说是石勒的一个功绩。
本书的取材,为史传与民间口传而来,其故事鲜明、结构合理、语言流畅、环环紧扣,读后使人回味无穷,难以忘怀。我之所以作跋,只不过是挂一漏万,粗浅而言,还是让读者细细评价吧!
研究民俗,开发遗产,利用当今,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宗旨,我相信,越来越多蕴藏在民间的历史遗产,像《千古一帝石勒前传》问世一样,定会成为独特的奇葩,绽放在祖国大地,激励着后人创造出新的、更加惊人的奇迹!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山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常嗣新
二OO八年五月十九日于太原


跋二

石勒前半生的青少年时代,受尽欺侮凌辱,饥寒交迫。但更有他光辉的一页。无论正史传记、注释索引,都是一鳞半爪,根本看不出石勒这个历史人物的全貌与在家乡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记载,只有民间丰富的传说,留下了他的生活痕迹。
收集整理这些丰富的民间传说,就成为当地民间文学领域的一项重要的、有意义的任务。
庆幸的是,老郭、老周、老李,三位名不见经传的民间文学爱好者做了这个事情。作为乡人,一是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他们是业余的民间作者,费劲心力,为家乡的乡土人物,勤勤恳恳、不计报酬。几年来历尽千辛万苦,做着几乎是默默无闻的贡献,而且做出了很大成绩。这是值得专业文学、历史、民间文艺工作者学习的;二是他们能够利用历史史实、民间传说,依据史迹,写出了榆社土生土长的两晋时期的著名人物石勒少年时代的传说。这是很不容易的。
我们知道,石勒是历史上很著名的人物,两晋南北朝时期,他不堪忍受压迫,与羯、汉两族人民,揭竿而起,走上了推翻西晋腐朽王朝的道路。并且根据大多数人的意愿,建立了一统北方大部地方,各族人民和睦相处的后赵国。成为我国历史上少有的少数民族出身的政治家、军事家,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绩,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备受世人称赞。
他不是一般的帝王。他的头脑里惦记着少年时代的苦难,他的思想中有一种愤恨腐败、仇视霸道、行侠仗义、为国为民、忧国忧民的思想,他想为平民百姓创造一个和谐温馨、天下太平、没有歧视的社会,这是我们纪念他、挖掘他的主因。
由于历史的局限,他的前半生主要是青少年时期,只能依靠在他出生生长的地方,依据乡里故土、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和依旧在此存在的历史遗迹,星星点点地查找他青少年时期的艰难痕迹。
没有石勒的前半生、没有他的少年时代,石勒的一生就不完整。《千古一帝石勒前传》的问世,有力地填补了这一空白,挖出了这一历史遗宝,展示于改革开放的当今,可谓是人们期盼已久的事情。
石勒与他所属的那个羯族,在古老的榆社大地,留下了无与伦比的英雄业绩。他悲壮的人生旅程,是榆社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化食粮。
石勒是榆社人民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社城是原古武乡立县之时的县城所在地,石勒就是社城北之人。史书载:石勒所居上党武乡(榆社北三十里)北原山下,草木皆成人参状,就是这个地方,社城镇东面南面,至今有一千七百余年前,石勒所筑的巍巍峨峨的武乡古城墙存在,记录了石勒的雄才大略。社城周围,到处都是石勒的民间传说与生活遗迹。
民间传说:社城西北脉山的山庄,就是石勒出生地,至今犹有石像、脉山庄、石羯坪、石半庄、背伢岭等遗迹存在。所以作者下决心不让这些历史遗迹掩埋。根据千年传承口碑,把石勒写得活灵活现、写得栩栩如生,写成一个出生于榆社,成长于榆社,地地道道的榆社贫苦、正直的少数民族英雄形象,就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种历史责任。
我儿时曾在家乡(榆社)跟随梁晋武老师练习过“手搏术”。1972年我到榆次,在晋中地委参加工作后,又听说榆次也有个会“手搏术”的老先生叫赵玉,但与我们不是同一流派。后来,我在工作和生活相对稳定后,专门去拜访过赵玉老先生,并在赵老先生那里结识了正在学艺的梁晓峰和张仁礼先生,十分可惜的是,当我向赵老先生提出想在他门下学艺时,他却一直以自己“练得不好”或“没有时间”为由进行推辞,致使我最终未能如愿。此前,尽管我也深知此艺属于秘技自传,既神圣也神秘,从不肯轻易示人,但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失望之情。值得庆幸的是,后来我在与赵老先生的弟子梁晓峰先生的交往过程中,却更多的了解了“手搏之道”,获益不浅。今天,在细品了本书后,我更加理解了其中的奥妙。
书中提到,原来石勒为使处于奴隶地位的部分少数民族得以翻身,从小即投师学武,在其师爷王道雄(三国名将关羽身边的名士王浦之子)的精心传授下,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终于学得了当世的最高武功—“手搏大法”,并以此纵横天下,打遍了大半个中国,这段历史耐人寻味,毛泽东主席为此还专门称他是“马上皇帝”,同时这位帝王也在其家乡留下了闻名于世的“手搏大法”,并且流传至今,传承不息。
社城这个千年古镇,就要在新时期放出异彩,成为历史悠久的文化名镇。它蕴藏着众多的民间历史文化,像一朵奇葩,开放在神州大地,为当今和谐社会,增添光彩,也为家乡人民的美好明天,贡献着娇艳的魅力。为此,“石勒文化”的全方位开发利用工作,还任重道远,需在各级政府部门的领导下,继续努力。
石勒研究、石勒民俗、石勒传说,在大家的努力下,都会越来越丰富多彩。石勒长存,社城古镇长存,家乡榆社长存。

山西省晋中市文联副主席 陈瑞
二OO八年七月六日于榆次

文摘

第一章 石场斗


公元268年的一天,秋风习习,黄叶飘落。从北原深山里走出一队人马,只见近百名官兵押解着二十多个羯族奴隶,蹚过浊漳河的源头支流石门口(后改龙门)向东走去。
这伙官兵本系乐平石场人(今昔阳县石马寺),为何要来三百里开外的武乡县(今榆社县社城镇,古称武乡)抓人呢?
原来在西晋泰始年,司马炎刚登皇位,为显示他的皇威,在洛阳皇城大兴建筑,从全国各地抓了许多能工巧匠,雕梁画柱,琢玉造石,并在乐平开了石场,打造石狮,运往洛阳。
武乡北原山在十多年前(魏晋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大举南迁时候,来了许多羯人。他们这些奴隶不但是凿石能手,而且就像牛马一样,省钱好管,还可随意买卖,因此官府特意来此抓他们去做劳工。
被抓的羯人中,有一名羯族小首领,名耶奕于(石勒的爷爷),此人四十有余,身高七尺,高鼻深目,一双蓝眼炯炯有神,两腮的胡须硬茬茬地覆盖着大半个脸部。他说一口汉羯交杂语言,朗朗有声,不但有一手雕玉凿石的绝技,而且武功也非常了得。
十多年前,由于无法忍受匈奴侵略,他们随本族难民大举南迁,来到太行山下的大山里隐居。由于长相、语言、习俗多与汉人不合,被官府视为奴隶,任凭着买卖欺压。久而久之,这批羯人也自认时命不佳,该当如此。
耶奕于的妻子在当年迁徙途中病死,只带着小儿子周曷朱(石勒的父亲)来到北原深山的石源庄,靠打猎放牧为生,勉强度日。
周曷朱年方二十,小伙子长得跟他父亲一个模样,风华正茂之时,显得格外英俊,虽性格有点暴躁,但为人处世却很周到,为此很是受人喜爱。他从小跟父亲学得一手凿石技巧,武功也好。他对父亲很是孝敬,这次官府来抓人去凿石,生怕父亲体力不支,就自愿随父到远方的石场去做劳工,一是为找口饭吃,二是帮着父亲干些重体力活,为此就跟着父亲混杂在被抓的人群中。
当官兵押着劳工来到石门沟口时,已过午时,又饿又渴的羯人想到浊漳河边喝口水,那官兵头目便瞪眼骂道:“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下人,喝什么水,等到了石场,有你们好吃好喝的。还有三百多里路程,不赶快走,磨磨蹭蹭的小心皮鞭不认人!”
耶奕于觉得到河边喝口凉水,要求也不算过高,何况解了渴走路也更有劲,并不误事,就与官兵据理力争。哪料官兵根本就不讲什么道理,只见一个官兵举起皮鞭就朝耶奕于的头上打去。周曷朱一见父亲挨了打,哪能忍下这口恶气,便上前将那个打人的官兵两拳就打倒在地。这下可乱套了,还没走出石门口就打起来。官兵人多势众,将他们团团围住,拳打脚踢,直打得他们倒在地下时,才住了手。
初出大山,受此大辱,气得耶奕于低声骂道:“此仇日后一定要报!乡亲们,我们忍一忍先赶路吧!”
众羯人听首领发话,便带着累累伤痕起身,忍受着打骂慢慢地向乐平石场走去。
到了石场,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时分。一夜长途跋涉,官兵与羯人们都累了,而官兵交接过众人后,都去休息了。这批奴隶在一伙新的官兵看护下,开始了搬运石块的重体力劳动。又饿又渴又累的羯人,他们也是人呀,怎能经得起这般折磨?还不到半下午,大都昏倒在地,官兵们见状又打又骂,惨不忍睹。
此时,来了个官兵大头目模样的人,对那群如狼似虎的官兵们大声骂道:
“谁让你们如此对待劳工的?打死他们你们去凿石吗?按期做不成石像,皇上追查下来,你们去掉脑袋吗?真是不知利害的蠢货,还不快去给他们吃饭去!”
官兵们见首领动了怒,乖乖地领着这批新来的奴隶吃饭去了。
开饭了,只见几个人提着木桶走来,给每人舀了一碗“饭”。天哪,这是什么饭呀!只见碗里的树叶泡黑豆,黑乎乎的一团,这是人们用来喂驴马的草料呀!怎能让人吃呢?那耶奕于不由得问了句:
“我们饿了两天,就给吃这个饭吗?”
只见一个兵丁恶狠狠地道:
“你们这些奴隶,吃上这饭已是上等的了,还想吃什么呢?今后就是这饭,吃不吃由你们,饿死活该!”
饿急了的羯人,也只好吃起来。从此他们就过上了与猪狗同样的生活,一面忍饥挨饿度日,一边还干着重体力劳动。
却说当地石阳村(今和顺县李阳村)有位很有名的石匠老人,名王三蛮,绰号石三敲。虽不到五十,因常年凿石,累得背有些驼;虽然他是汉人,但由于过于老实,也常受官兵的欺压凌辱,并将他打入奴隶行列,与奴隶们过着同等的下人生活。官兵们见他驼着背,常常凌辱取笑于他。耶奕于父子帮他解围圆场,并在生活中也常照顾他,特别是周曷朱,每见他去干重活,就主动去帮他。三人还常常取长补短切磋雕艺,情感之下的王三蛮,便将自己的女儿王石英许配于周曷朱。官兵为赶制石像,对这些技艺高超的匠人也宽容了些,他们草草地办了婚事,小两口虽为羯汉两族,但双方均称心如意,不觉三年已过。
就在这年冬季,帝王传旨,要在洛阳宫外的两侧赶制一对特大石狮,并送来图样,限年前交工。短短一个月,如何能雕成呢?这下官兵们急了,他们昼夜监工,又开始了打骂奴隶。由于工期紧,要求严,加之天寒地冻,饥寒交加,王三蛮老人累倒了。官兵哪管这些,还是打骂。这天,王老汉便在毒打下咽了气,这可气坏了亲家耶奕于。他们在与官兵论理时,年轻气盛的周曷朱,在官兵毒打下,动手还击,他父子横下心,使出了全身的武功,根本没把这些平日里作恶多端的官兵放在眼里,几年的仇恨一时涌上心头,只见他父子三拳两脚,便将十多个官兵打倒在地。有一个小头目自以为会几下五八操的功夫,便手操钢刀向耶奕于猛劈过来,哪知连砍几刀,均被其躲过,那个官兵穷凶极恶,面露杀机,又挥刀砍杀过来。无奈之下,耶奕于边躲边从地下捡起块石子,使出了他那没羽箭神功,一扬手便打向那个兵丁头部,只听大叫一声,脑浆崩裂倒地而死。
这下可闯了大祸,官兵杀奴隶无罪,奴隶打死官兵这还了得!只见更多的官兵拥了上来,将他父子拿住,一番毒打后,给上了重枷刑具。
此时从外面跑过来一个兵丁,大骂道:
“你这个吃了豹子胆的奴隶,竟敢在众多官兵眼前打死我弟,这还了得,今天我要杀了你,拿命来!”
只见他边骂边手举钢刀朝耶奕于头上砍去。
耶奕于脖子上戴着刑枷,连手枷在一起,脚上还戴了二十斤重的大铁镣,使他动不得,心中暗想:完了,就等死吧!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只听一个官兵头目赶来喝道:
“住手!万万不可杀死他,洛阳急要的石狮还未凿好,杀死他你能凿成吗?笨蛋!”
说着将那名兵丁拉到一边,悄声道:
“等凿成这对石狮后将他处死,就让他多活几天吧!”
言毕返身对耶奕于道:
“我们的人打死了驼背老人,你又打死了我们的人,一命抵一命,现在扯平了,你就放心打造石狮好了,不过干活时得戴上脚链,这样会好些,奴隶嘛,就得像个奴隶的样子,先将上身刑具去掉,消消气,干活去吧!”
为稳住工匠们的心,官兵头目下令掩埋了王三蛮老人。
当王石英听到爹爹被打死的消息,已是第二天了。她哭得死去活来,后在众乡邻的劝说下,告别母亲,赶往石场,在父亲坟前磕了几个头,祭奠了一下,大哭一场算作了事。
王石英本是一个农家妇女,从小就跟着爹爹摆弄些石头,有时也帮着干些细活。过着苦日子长大的她,很明理是非,也很精明能干,当父亲向她提出要将她许配于周曷朱时,她点头同意了。原来,她每到石场见到年轻的周曷朱时,不知怎么被他那股英气所吸引,加之父亲在他面前一直说这个年轻人是如何照顾自己的,如何的好,为此使石英更加爱慕他。
婚时,官府网开一面,给周曷朱放了三天假,还跟去了个兵丁,怕他跑掉。三天!新婚的三天是多么短暂哪!三天后,曷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妻子,回到石场又干起了那些没完没了的重体力活。
王石英离开了爹爹坟墓,心中想到:听说公爹打死了一个官兵,戴上了刑具,还得干活,她心中预感不妙,迟早有一天公爹与丈夫会惨死在官兵手中,还不如劝说他们逃走。
王石英边走边想着如何逃离这虎狼之地,想着走着,就来到石场,只见岗哨比以前增加了许多,不等她近前,早有兵丁拦住去路:
“呔!站住,什么人敢来此地,快回去。”
王石英不慌不忙地道:
“这位官人,你就行行好吧。我进去给公爹送点饭去,让他吃饱了好干活,你就恩典恩典吧!到时不忘你的大恩大德。”
这个兵丁见面前这个小娘子眉清目秀,说话低声细语,怪好听的,就先消了三分气,上前道:
“送的什么好吃的,先让爷们品尝一下。”边说边翻开石英手中的破篮子。一看,差点让这个兵丁吐了,只见蓝中只有四个发了霉的菜团子,这本是石英拿去祭奠爹爹的祭品,家中过得少吃没喝,也是她走得急,只拿了点与母亲平时吃剩下的菜团子,不想今天却派上了用场。那个兵丁大概是出于同情或是讨厌吧!只见他摆摆手道:
“去吧!快去快出,不能时候久了。”
王石英见兵丁放行,便一溜烟地往石场奔去,刚到石场见到公爹与丈夫,不料又过来几个兵丁大声喝道:
“干什么的?你怎么进来的,快出去,不然小心挨打。”
王石英道:
“哎呀呀,这位官爷,怎么火气这么大,我来给公爹送点吃的,这点面子也不给吗?”
“送什么吃的,先让老子看看。”
当他们见到只有几个烂菜团时,便骂道:
“就这几个烂了的菜团,还值得送吗?”
正在此时,周曷朱急忙过来向兵丁道:
“这是我的妻子,你们就行行好,让她给我们说几句话吧!”
兵丁本来是不会同意的,但他们目前又用得着这几个奴隶,按大首领吩咐,对来送饭的人,也就同意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完了走开!”
这几个兵丁边骂边到别处察看去了。
王石英见兵丁走去,急忙对公爹与丈夫道:
“明晚三更天我在石场外等你们,一定要逃出这死亡地方,我准备些干粮衣物,一定一定!”
精明的耶奕于父子,早料到官兵会对他们下毒手的,但无计可施,今听石英讲明晚三更天她在石场外接应,公爹便点点头道:
“夜半三更,我们能逃出去,只是你准备把斧头,到时将脚链劈开即可,千万要小心啊!”
他们边说边拿出菜团子,只听周曷朱高声道:
“这菜团子真好吃,可惜送得少了,不够吃。”
言毕低声道:
“你快走吧,别出了事,明晚你等就是了!”
王石英见事办完,高声道:
“你们好好干活,别惹军爷们生气,我走啦。”
说完便疾步走出了石场。
王石英离了石场回到家中,将经过向母亲讲了,母亲深情地道:
“闺女呀,你就跟他们走吧!家里有你哥你姐招呼着,不会有什么事,你们走得越远越好,等个三五年风声过了,再回来看我,去吧!”
母亲含着泪,道出了她的心里话,石英的心里七上八下,走了又舍不得母亲,不走吧,丈夫与公爹难以活命,更重要的是她已身怀有孕,担心路上会连累他们的,在她左右为难时,母亲猜透了女儿的心思,只听她对石英道:
“闺女呀!如果遇上官兵追赶,你一个妇道人家他们能怎地?再说即便孩子没了,可千万保住大人,只要有你在,孩子会有的,妈也就放心了。”
石英听妈这样说,也就放心了,她便准备衣物,干粮去了。
却说耶奕于父子目送石英离去,一边装作干活的样子,一边商量着如何逃走之事。他们在为逃跑紧张地做着一切准备。
转眼第二天夜幕降临,老天忽然下起了大雪,这晚父子俩对看守的兵丁十分口甜,晚饭还尽量多吃了些。耶奕于对看守的兵丁道:
“这几天让军爷们多费心了,我们多吃些,好好干活,提前把石狮赶凿出来,到时可别忘了给我们记一大功呀!”
直夸得那些兵丁早将防逃之事抛到脑后,认为有大铁链拴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晚饭后,见下起了大雪,在这大雪天,有的去睡了,有的外出寻花问柳去了,这倒是给他们逃跑创造了好机会。
将近三更,周曷朱见外边无任何动静,就悄悄帮父亲提着脚链,小心翼翼地踏着漫天大雪走出窝棚,向石场外走去。
耶奕于父子很顺当地出了简易的篱笆大门,王石英早在门外的暗处等候,见公爹与丈夫平安出来,就急忙上前接应。他们一直走出很远,石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斧头,周曷朱弯下身,砸开了父亲的脚链,除掉脚链,耶奕于轻松多了。他们一边奔走,一边商量着逃往何处去。
以父亲心意,要逃回北方的凉州湟水老家,但儿子儿媳却坚持要回武乡石源村去。儿子认为,北原山大险峻,又有本族许多同乡照护,地形也熟,就是官兵追去了,也奈何不了他们。
此时只听王石英道:
“我哥听说咱们逃出来要回北原山去,怕我在路上拖累公爹,就与我妈一块向邻居家借了头毛驴,约好在天亮前到石马寺南的石窖坪等咱们,不用绕道回石阳了,就从那里赶往西走,我哥路熟,有他领路放心多了。”
耶奕于听儿媳安排得如此周到,感动地道:
“只是让你跟上我们受罪了。”
“爹爹!看你说的什么话,咱们是一家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情愿随爹爹丈夫过此难关,咱们快走吧!”
耶奕于见儿媳很明事理,想得如此周到,只得点头同意。
他们三人冒着大雪边说边走,不一时便到了石窖坪,刚到村口,见一个人牵头驴,在那里等候,只听石英喊道:
“哥哥,我们来了。”
石英的哥哥三十出头,人很老实,不善言语,由于家穷,还未娶上媳妇,当他父被官兵打死后,他悲愤交加,恨透了官兵。听妈说,二妹子石英要随丈夫逃跑,他是万般同意,别看他不言不语,心里可明白,如不逃走,迟早都会死于官兵手中,为此他早早地就牵着毛驴来到了约定地点等候,当见到他们时,只道了句:
“妹呀,快骑上毛驴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耶奕于父子谢过后,也来不及说什么,就让石英骑上毛驴一路向西去了。
雪,越下越大;路,越走越难。前面刚走过,后边的脚印已被大雪覆盖。石英骑着驴,他哥赶着,不时地还抽打几下,有了这头毛驴,快得多了,天刚正午,他们已来到沾县(今和顺县)与武乡的交界处了。
此地名赵村,归阳光占管辖,过了赵村便是武乡,但路却不好走了,本来是羊肠小道,大雪一盖,什么也看不清,此时耶奕于道:
“他哥呀,你就送到这里吧,前边的路毛驴也走不了,你回去还得还人家驴,停下来让石英走走,活动活动,一过了这个坡,就没事了,你回去告诉老人,别挂念我们!”
石英哥也感到前边不能再走了,就告别了二妹子石英他们,返回石阳村去了。
耶奕于三人望着走远了的石英兄长,心情很是激动,只听石英道:
“咱们快走吧!”
他们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厚厚的大雪,慢慢地走向武乡大地。
当他们一路下坡走到一个叫圪针沟的地方,石英便累得走不动了。只见她感到腹内阵阵疼痛难忍,脸色变得煞白,她心里明白,自己怀的六个月的胎儿,怎能走得了如此艰难的路呢?周曷朱见妻子实在是走不动了,便抱起她慢慢行走,只听石英低低地对丈夫道:
“都怪我肚里有了孩子,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小产,就保不了孩子啦!”
周曷朱闻听又惊又喜,有了孩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呀!说什么也不能让妻子受罪了,想到此,他蹲下身子,也不管石英愿不愿意,就背起来飞快走去。
也是他心急如火,也许是太激动了,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掉进一个大坑内,这个坑是多年水冲刷的,虽不是很大,但也有丈余深,坑外四周布满了干枯的圪针,如不细看还真是难发现。
他俩掉进坑内,被干枯的圪针扎得满脸是血,衣服也被挂破了许多,只听石英“哎呀”一声,便吓得昏了过去。借着坑外那昏暗的一丝光线,周曷朱将妻子紧紧抱在怀里,望着她那憔悴而又娇艳的面孔,他的心碎了,这个七尺男儿,从未掉过眼泪的硬汉,此时紧紧抱着妻子,一边淌着眼泪,一边呼唤着她。
大难见真情,相依情更深,石英在丈夫的拥抱呼唤中,慢慢地睁开了双眼。坑外的耶奕于在后边走着走着,突然不见了他俩的身影,急得边喊边找,紧走几步,见前面有坑,却不见了脚印,又听儿子在喊叫,他什么都明白了,只见他快速从腰里解下五尺长的扎腰带,拴了块石头边喊边将一头坠向坑里。
周曷朱见爹爹放下腰带,急忙一手抓住,一手抱着妻子,连拉带爬地钻出了土坑。
当父亲见他俩满身是血从坑里爬出来时,又心痛又着急地问道:
“看你俩满脸是血,衣裳也挂破了,伤得厉害不?歇一歇再走吧,你这个冒失鬼。”
“爹呀,没事,只是刮破了点皮,就是她有点受不了。”
儿子用手指了指石英。此时石英也不甘心拖累,强打精神道:
“没事,爹爹,咱们慢慢走吧。”
他们重新休整了一番,慢慢向西走去。
老天像是被他们的磨难感动,雪渐渐停了,天空露出了晚霞。他们站在武乡大地的高坡上向西北望去,虽看不到村庄,但心里宽松了许多。是呀!在乐平石场三年了,今日终于回到久别的武乡,终于离开那吃人的魔掌,怎能不让人兴奋呢!
却说此山下五里处有一村庄,名白草坡(现名白家庄),只有三户人家,靠道边的一家姓白,只有两位老人和一个儿子,儿子二十多岁,常挑些山货到县城去挣些零花钱,昨天儿子走了至今未归,天快黑了,白老汉一直在路口焦急地等儿子归来。
突然,他看见从东边的山坡上艰难地走来三个人,等近前一看,吓了一跳:
“我的老天爷呀,还有个走不动的女人,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该不是逃荒要饭的吧?”
只见耶奕于上前施了一礼道:
“老人家,我们一家三口逃荒到此,天色已晚,想在此借住一夜,行吗?可怜可怜我那走不动的儿媳吧!”
山里人心肠好,白老汉见那妇道人家让人搀着,怪可怜的,就点了点头,将他们领到窑洞里。老伴儿一见来了逃荒要饭的,急忙给热了稀饭,又拿出几个为儿子准备的谷面煮疙瘩递给了他们。
耶奕于一家三口连日来从未吃过一顿这样的热饭饱饭,千恩万谢后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不知为何白老汉的儿子今夜又未回来,他们就在他儿子的窑洞里凑合着睡了一夜。
多年来,他们从未睡过暖家热炕,一夜的温暖使石英体力恢复了许多,第二天天刚亮,他们三人急着要上路了。
好心的白老汉见他们怪可怜,就对他们道:
“你们可别逃荒了,还是安个家好,从这里往西北方向走,有个叫脉山的地方,那里风水好,我在那里住过两年,就是服不住,把个女儿没了,你们如果命大能服住,那可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这本来是白老汉寥寥几句谦语,哪知耶奕于就信这个风水,这也难怪,他们羯族人就信火祆教,拜的是“胡天神”,他以为白老汉一定是火祆神,是化身来指点的,为此他执意不回石源村,要到脉山去安家。
他要到脉山安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从迁来北原山后,十多年里,走遍了北原所有的大小村庄,原来北原有三个脉山,那两个真名叫“麦山”,因同音人们给混了,还有叫羯山的说法,真正的脉山就是白老汉所说的那个。论地脉、山势、行走各方面都合心,当初他也曾想过搬去住,只是在羯族兄弟中,他身为首领,不便搬走罢了,今日趁此机会移移地方也好。他打定主意后,就将此意告诉了儿子,不想儿子也不想回石源给乡亲们添麻烦,一说便通了。
他们迎着黎明的曙光,朝脉山走去,走去!
却说乐平石场的官兵,那晚外出寻花问柳的天亮才回到石场,而石场守门的兵丁,还在呼呼大睡,回来的官兵好像得了理,叫醒那几个睡觉的小兵骂骂咧咧道:
“他妈的!让你们在家好好看门,天明了还在睡,睡死你们算了!”
那几个下等兵丁忙道:
“我们刚睡了一会儿,没事的,老天下这么大雪,能有什么事呀!再说我们也没逮什么便宜,哼!太不公平了!”
回来的人自知理亏,便到石场内查看去了。
当他们走到奴隶住的窝棚里,一看耶奕于父子不见了,大声喊道:
“不好了!奴隶跑了!犯人逃跑了!”
喊声惊动了所有的官兵,只见那个大头目跑来怒吼道:
“你们是怎么看守的啊?一群人,两道岗,看不住一个戴脚镣的奴隶,他们跑了谁来弄皇上急要的石狮,追查下来我们都得掉脑袋,还不快去追!如追不回来,我先一个个杀了你们这群该死的!”
那个小头目见大首领两眼放着可怕的凶光,吓得连忙返身对众兵丁喊道:
“还不快去追回来,一个戴脚镣的人能跑多远,全部出动,骑快马,拿弓箭,兵分三路出发呀!”
小头目一边狂喊着,一边领人追去了。
他们分了三队,一队到石阳村去,一队向沾县的八赋岭追去,一队从阳光占向西追去,每队十多人,各拿兵刃呼啦啦一声,冒着大雪出发了。
单说来到石阳村的兵丁,直扑到王石英家见没有要抓的人,将石英妈活活打死,并到她大女儿石花家将女婿抓走替罪。那天大女儿石花领着小儿子李阳正好串门去,才捡了两条命。这伙穷凶极恶的兵丁,将两家砸了个稀巴烂,临走还放了把火,可怜两个家毁在了万恶的官兵手中。
李阳父亲被抓到石场,也未幸免一死,不久便让官兵给杀害了。石英的哥哥回来一看家中的惨景,趴在老母亲身上哭喊着一口气没上来,活活给气死了。
却说向八赋岭追去的官兵,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又抓了几个会凿石的羯族人回去勉强交差了。
从阳光占向西去的官兵,一路也未发现踪迹,等他们到了阳光占,在官宅休息了一下,那个小头目本想再追,但看到兵丁们一个个都累了,再看看天气,还下着大雪,心中想到:反正是瞎追,没准那两队人马已抓住了逃犯,还不如今晚就住在这里。为此他们便在这里安了身,美美地睡了一夜。
谁知第二天天还没亮,去石阳村的那队兵丁赶来了,原来,当天下午他们回到石场,让大首领臭骂了一顿,硬逼着他们连夜赶来增援,兵合一处,给原来的十多名兵丁增加了勇气,他们兵合一处又向西追去了。
此时的雪停了,还不到中午,他们就来到白草坡,当见到白老汉时,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毒打,硬逼着白老汉讲出了实话,这二十多名兵丁就按白老汉讲的,直朝西边的脉山追去。
今日的天气十分罕见,昨天还下着大雪,今天却是晴空万里,火红的太阳照着大地,使人感到冬日的温暖,当官兵们从冰上渡过浊漳进入脉山时,隐隐约约地看到前面山坳里有三个人影在晃动。只听那个小首领喊了一声:
“小的们,前边已发现了逃犯,快点打马追呀!”
这伙兵丁“嗷”的一声怪叫,打马直追而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