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2014"深情"系列: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pdf

刘墉2014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畅销千万册,影响数代青年,华人世界首席励志大师刘墉经典代表作!人这辈子短短数十寒暑,刚起跑便到达终点;今天过去,明天还不知道属不属于自己,此刻过去便再也追不回;白了的发再难黑起来,脱了的牙再难生出来;错了的事已经错了,伤了的心再难康复……上天不容我们从头再活一次,即使再往回过一天、过一分、过一秒。所以,我们要高高地飞到枝头,欢唱着,吶喊着,敢爱敢恨,能取能舍,倾我们最大的力量,以我们最真实的心灵——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作者刘墉以深入浅出的笔触,讨论日常生活和学习过程中的感悟,并告诉我们,如何积极地把握人生。

编辑推荐
昨天的事我们已经无法改变,明天还属于未知,我们所拥有的只有今天,那么,请珍惜属于自己的歌,即便不一定唱的好听。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今生都不积极把握,凭什么瞩望来生?既然这样,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今生的自己,要肯定自己、挑战自己。这样,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趟;这样,才可能活得有价值;这样,当你老去,回顾以往,扪心自问:你为什么活着?才有答案可寻。我们要懂得满足,懂得一切我们在世上所应懂得的,今生的事不要指望下辈子,那只是乐观主义者编选出来的童话,那么请享受我们的今生,请珍惜我们的今生,请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作者简介
刘墉,著名作家、画家。籍贯北京,生于台北,现居美国。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纽约圣若望大学专任驻校艺术家、圣文森学院副教授。出版中英文文学、艺术作品八十余种,被称为“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应邀在世界各地举行画展近三十次。
创作的原则是“在感动别人之前,先感动自己”“为自己说话,也为时代说话”。
处事的原则是“不负我心,不负我生”。现主持水云斋,有一颗很热的心、一对很冷的眼、一双很勤的手、两条很忙的腿和一种很自由的心情。

目录
自序 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前言 可爱的生命
今生有爱
恋爱的扉页
年轻的坚持与美丽
爱与拥有之间
当一切化作烟尘
吸吸
亲亲
抱抱
不属于别人的他
今生有情
心灵的接纳
皮肤的感触
愈活愈宽
心园七帖
当藤蔓攀上须眉
端丽的平凡
香草
谢谢虫
垂头的母亲
狮子的牙齿
雪昙花
今生有憾
再会吧!我的爱
如果他长大
人到中年恨难忘
最后一声呼唤
做梦的胆量
死亡的快与慢
莫负今生
心中的一首歌
放孩子飞吧!
忘了我是谁
生命的飞翔
生生长流

文摘
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小时候最爱听父亲讲狐狸精的故事。
狐狸精有男也有女,有好也有坏。他们总穿着长长的袍子,对人笑容满面地拱手作揖。他们比人还像人,只是,常常一转身,不小心,就露出个红毛的大尾巴。
“狐狸修炼五百年,可以成人的样子,可是必须修上几千年,才能把尾巴修不见。”父亲一脸神秘地说,“要知道,我们人也都是修来的,我们修得更久,修了几万年,把尾巴修掉。不信,你摸摸屁股后面,到现在还有一小截尾巴骨呢!”
我摸摸屁股,果然有个小骨头。却一边点头,一面心里想:“狐狸干嘛那么费劲?修成人有什么好?人又干嘛那么费劲?修几万年,才修掉一条尾巴!”

夏天,端了一盆昙花到大树下。为的是让它晒点太阳,又能因为有些树荫,不致晒得过火。
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一棵昙花上,居然爬了五六只蝉蜕。蝉都飞走了,只有张牙舞爪的壳,虽然已经空了,还紧抓着昙花不放。
妙的是,就在大树四周,也躺了许多死掉的蝉。每只都很完整,大大的头,薄薄的翼,泛着蓝绿光芒的身体,好像正值壮年,就骤然而逝的一群,与旁边的蝉蜕对比,就更有意思了,仿佛婴儿房与殡仪馆开在一起。不禁令人猜想:
这些死掉的,搞不好,正是不久前,由这些壳子里出来的?
查百科全书,果然有此可能!
书上说,这种蝉在地底下要潜伏十七年之后,才能钻出泥土,从蝉蜕里挣脱,公蝉的腹下有一对“膜”,可以振动出尖锐的声音,吸引母蝉。
然后,它们交尾,交尾完,公蝉就死了。剩下的母蝉,则用它尖尖的尾巴,插到树皮里产卵,产完卵,也掉在树下死掉。
再然后,卵孵化,成小虫,落在地上,钻进土里,靠树根的养分过活,开始漫长的十七年的等待。
天哪!它们等上十七年,真正能飞、能鸣的日子,居然只不过一个月!用人类大约八十岁的寿命推算,如果我们也像蝉一样有这“等待的时期”,那一等将是:一万六千三百二十年啊!

有位女学生,自称“阴阳眼”。说有一天,她进屋,发现个女人坐在书桌旁。她装没看见,坐下来读书。那女人还是不走。她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送客,那女人的魂,才一下子不见。
学生的母亲也通灵,道行更高,到了学生屋里,居然跟那魂作了交谈。说那魂原是屋主,已经住几十年了,只是下一世的时间没到,还不知要等多久。
“我妈把她请走了!”学生说,“怪可怜的!到处漂泊,听说有的要漂个几百年,才能投胎到下一生!”
使我想起十几年前,在美国读到一本书《人的前生》(Life Before Life),许多人被催眠后想到前生,有的居然回到埃及法老王的时代。问题是,从法老王到今生,这中间的几千年,他在哪里?
难道正像我那学生说的,到处漂泊?或者像是蝉蛹,躲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只是等待那一个月的“重生”?

看冬季奥运会“坡道滑雪”的转播,一位赛前最被看好的选手,居然临到终点,错过了一个标杆,而未能计分。
记者访问他:“明天,你还有另一场比赛,今天的失误,会不会对你造成心理上的影响?大家都看好你,你如果输了,怎么办?”
选手一笑:“你知道我等这场比赛,等了多少年吗?我从小练滑雪,九岁就立志来奥运。我好像从生下来,就在准备这场比赛。何必回头去想失败?”他斩钉截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是来赢的!”

去看一位残障的学生。
天生的异常,使她的脊椎弯曲,肋骨压到了内脏。从小到大,已经动了七次手术。坐在轮椅上,她外面支着钢架。据说身体里面,也支了粗粗的钢条。
“老师!我已经不知道不痛是什么感觉了!”她神态怡然地对我说,“但是想想!父母在一起,有上亿个精虫。凭什么会是我,早早游到母亲的卵子,进去受孕。又多么有幸地,让我这受精卵,能在子宫‘着床’。再多么幸运地,十月怀胎,被平安地生下!”她一笑,满是安详:“跟那些未受孕的比起来,我能来到这世界,已经够走运了,我要好好活着,活个够本,才不负这一生啊!”

记得二十几岁时,有个专门研究轮回的朋友,到家里做客。
“我们夫妻,下一辈子还会不会是夫妻?”我太太问他。
“很难!机会不大!”他想都没想就说。
“可是……可是难道这一生夫妻的爱,死了,就完了吗?”
“好像电插头,拔掉一极,不亮了!”他又冷冷地说。
“那不是太可惜了吗?”我不平地说。
“有什么可惜?你几时能记得前生?你记得你上一辈子,也是跟你太太吗?你当然不记得!”他一笑,“同样地,你下辈子又能记得这一辈子吗?既然不记得,是不是同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夫妻缘,只是缘的一种,没有绝对不变的,否则轮回就没意思了。最重要的,是你们今生是夫妻,看得到,摸得到,最实在!”
将近二十年了,他的话常在我脑海浮现,一方面觉得他太无情,一方面又觉得很有道理,这世上,有什么比今生更实在呢?
很喜欢一个禅宗的故事。
有一天老禅师带两个徒弟,提着灯笼在黑夜行走。一阵风,灯灭了。
“怎么办?”徒弟问。
“看脚下!”师父答。
当一切变成黑暗,后面的来路,与前面的去路,都看不见,如同前世与来生,都摸不着,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当然是:“看脚下!看今生!”

许多人都相信来生与前世。因为那让我们能对今生的不幸,用前世作借口,说那是前世欠下的。也对今生的不满,用来生作憧憬,说可以等待来生去实现。
问题是,哪个“今生”不是“前世”的“来生”?
哪个“来生”,不是“来生”的“今生”?
来生的缘,可以是今生结下的;来生的果,可以是今生种下的。前世的债,今生正在还,还不清,来生还得继续。前世的缘,今生正在实现,好不容易盼到了,还不好好把握?
看脚下!看脚下!有什么比脚下踩的地更实在?有什么比今生更直接?
今生都不积极地把握,凭什么瞩望未来?今生都不耕耘,凭什么盼望来生丰收?
难道我们还要像不负责任的父母,欠下债,死了,让儿女还?打算今生欠债,来生还吗?
还是勇敢地面对今生,今生债今生了!连前世未还的债,也今生了断。
何况,这有限的今生,是我们灵魂漂泊了许久之后,才盼到的。今生之后,又可能是多么漫漫的长夜!
如同蝉!十七年,只换来三十天。
我们当然要像它们一样,高高地飞到枝头,欢唱着、吶喊着。敢爱敢恨、能取能舍。倾我们最大的力量,以我们最真实的心灵——
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小时候最爱听父亲讲狐狸精的故事。
狐狸精有男也有女,有好也有坏。他们总穿着长长的袍子,对人笑容满面地拱手作揖。他们比人还像人,只是,常常一转身,不小心,就露出个红毛的大尾巴。
“狐狸修炼五百年,可以成人的样子,可是必须修上几千年,才能把尾巴修不见。”父亲一脸神秘地说,“要知道,我们人也都是修来的,我们修得更久,修了几万年,把尾巴修掉。不信,你摸摸屁股后面,到现在还有一小截尾巴骨呢!”
我摸摸屁股,果然有个小骨头。却一边点头,一面心里想:“狐狸干嘛那么费劲?修成人有什么好?人又干嘛那么费劲?修几万年,才修掉一条尾巴!”

夏天,端了一盆昙花到大树下。为的是让它晒点太阳,又能因为有些树荫,不致晒得过火。
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一棵昙花上,居然爬了五六只蝉蜕。蝉都飞走了,只有张牙舞爪的壳,虽然已经空了,还紧抓着昙花不放。
妙的是,就在大树四周,也躺了许多死掉的蝉。每只都很完整,大大的头,薄薄的翼,泛着蓝绿光芒的身体,好像正值壮年,就骤然而逝的一群,与旁边的蝉蜕对比,就更有意思了,仿佛婴儿房与殡仪馆开在一起。不禁令人猜想:
这些死掉的,搞不好,正是不久前,由这些壳子里出来的?
查百科全书,果然有此可能!
书上说,这种蝉在地底下要潜伏十七年之后,才能钻出泥土,从蝉蜕里挣脱,公蝉的腹下有一对“膜”,可以振动出尖锐的声音,吸引母蝉。
然后,它们交尾,交尾完,公蝉就死了。剩下的母蝉,则用它尖尖的尾巴,插到树皮里产卵,产完卵,也掉在树下死掉。
再然后,卵孵化,成小虫,落在地上,钻进土里,靠树根的养分过活,开始漫长的十七年的等待。
天哪!它们等上十七年,真正能飞、能鸣的日子,居然只不过一个月!用人类大约八十岁的寿命推算,如果我们也像蝉一样有这“等待的时期”,那一等将是:一万六千三百二十年啊!

有位女学生,自称“阴阳眼”。说有一天,她进屋,发现个女人坐在书桌旁。她装没看见,坐下来读书。那女人还是不走。她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送客,那女人的魂,才一下子不见。
学生的母亲也通灵,道行更高,到了学生屋里,居然跟那魂作了交谈。说那魂原是屋主,已经住几十年了,只是下一世的时间没到,还不知要等多久。
“我妈把她请走了!”学生说,“怪可怜的!到处漂泊,听说有的要漂个几百年,才能投胎到下一生!”
使我想起十几年前,在美国读到一本书《人的前生》(Life Before Life),许多人被催眠后想到前生,有的居然回到埃及法老王的时代。问题是,从法老王到今生,这中间的几千年,他在哪里?
难道正像我那学生说的,到处漂泊?或者像是蝉蛹,躲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只是等待那一个月的“重生”?

看冬季奥运会“坡道滑雪”的转播,一位赛前最被看好的选手,居然临到终点,错过了一个标杆,而未能计分。
记者访问他:“明天,你还有另一场比赛,今天的失误,会不会对你造成心理上的影响?大家都看好你,你如果输了,怎么办?”
选手一笑:“你知道我等这场比赛,等了多少年吗?我从小练滑雪,九岁就立志来奥运。我好像从生下来,就在准备这场比赛。何必回头去想失败?”他斩钉截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是来赢的!”

去看一位残障的学生。
天生的异常,使她的脊椎弯曲,肋骨压到了内脏。从小到大,已经动了七次手术。坐在轮椅上,她外面支着钢架。据说身体里面,也支了粗粗的钢条。
“老师!我已经不知道不痛是什么感觉了!”她神态怡然地对我说,“但是想想!父母在一起,有上亿个精虫。凭什么会是我,早早游到母亲的卵子,进去受孕。又多么有幸地,让我这受精卵,能在子宫‘着床’。再多么幸运地,十月怀胎,被平安地生下!”她一笑,满是安详:“跟那些未受孕的比起来,我能来到这世界,已经够走运了,我要好好活着,活个够本,才不负这一生啊!”

记得二十几岁时,有个专门研究轮回的朋友,到家里做客。
“我们夫妻,下一辈子还会不会是夫妻?”我太太问他。
“很难!机会不大!”他想都没想就说。
“可是……可是难道这一生夫妻的爱,死了,就完了吗?”
“好像电插头,拔掉一极,不亮了!”他又冷冷地说。
“那不是太可惜了吗?”我不平地说。
“有什么可惜?你几时能记得前生?你记得你上一辈子,也是跟你太太吗?你当然不记得!”他一笑,“同样地,你下辈子又能记得这一辈子吗?既然不记得,是不是同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夫妻缘,只是缘的一种,没有绝对不变的,否则轮回就没意思了。最重要的,是你们今生是夫妻,看得到,摸得到,最实在!”
将近二十年了,他的话常在我脑海浮现,一方面觉得他太无情,一方面又觉得很有道理,这世上,有什么比今生更实在呢?
很喜欢一个禅宗的故事。
有一天老禅师带两个徒弟,提着灯笼在黑夜行走。一阵风,灯灭了。
“怎么办?”徒弟问。
“看脚下!”师父答。
当一切变成黑暗,后面的来路,与前面的去路,都看不见,如同前世与来生,都摸不着,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当然是:“看脚下!看今生!”

许多人都相信来生与前世。因为那让我们能对今生的不幸,用前世作借口,说那是前世欠下的。也对今生的不满,用来生作憧憬,说可以等待来生去实现。
问题是,哪个“今生”不是“前世”的“来生”?
哪个“来生”,不是“来生”的“今生”?
来生的缘,可以是今生结下的;来生的果,可以是今生种下的。前世的债,今生正在还,还不清,来生还得继续。前世的缘,今生正在实现,好不容易盼到了,还不好好把握?
看脚下!看脚下!有什么比脚下踩的地更实在?有什么比今生更直接?
今生都不积极地把握,凭什么瞩望未来?今生都不耕耘,凭什么盼望来生丰收?
难道我们还要像不负责任的父母,欠下债,死了,让儿女还?打算今生欠债,来生还吗?
还是勇敢地面对今生,今生债今生了!连前世未还的债,也今生了断。
何况,这有限的今生,是我们灵魂漂泊了许久之后,才盼到的。今生之后,又可能是多么漫漫的长夜!
如同蝉!十七年,只换来三十天。
我们当然要像它们一样,高高地飞到枝头,欢唱着、吶喊着。敢爱敢恨、能取能舍。倾我们最大的力量,以我们最真实的心灵——
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