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2014"深情"系列:抓住心灵的震颤.pdf

刘墉2014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畅销千万册,影响数代青年,华人世界首席励志大师刘墉经典代表作!这是一本极短篇小说集,是刘墉在《我不是教你诈》之后,所写的一本在最微妙处,表现爱情、亲情和友情的作品。这里的每个故事都能让你感觉很亲切,因为,它可能就发生在你周遭,或许你曾听说过、目睹过,更或许就发生在你的身上。或喜或悲,悲喜之间,深悟得失。故事没有结论,如同人生,本来就没有结论,每个人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自己发展出自己的人生哲学,也可以完全没有人生哲学,却充充实实地过一辈子。或许在过去你从未发现,或许只是听听却从没有用心想想背后的涵义,在看完这本书后,你会发现,其实社会上的故事都不只是故事。只要你用心,它可以是一个警惕、一个模范。只要用心看,用心听,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次心灵的震颤。

编辑推荐
这本书讲述了许多震撼人们心灵的事情,许多故事都是在最微妙处,表现爱情、亲情和友情的。
人性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难以捉摸的东西,人的感情则是人性中最复杂,最真挚的。每次听到感人的故事,我们都会感慨,会悲伤,甚至会哭泣,这就是人性的特点,是感性的,当然人群不同,所具有的感情也大不相同。父母具有的是父爱与母爱,是奉献与无私;孩子们具有的是童真和快乐,是无忧无虑;少年们具有的是青春与活力,是不羁与自由。在这本书中的每个故事都能让你收获一份感动。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需要我们用眼睛去看,用心去体会,才能看到人们心灵最微妙的地方。

作者简介
刘墉,著名作家、画家。籍贯北京,生于台北,现居美国。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纽约圣若望大学专任驻校艺术家、圣文森学院副教授。出版中英文文学、艺术作品八十余种,被称为“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应邀在世界各地举行画展近三十次。
创作的原则是“在感动别人之前,先感动自己”“为自己说话,也为时代说话”。
处事的原则是“不负我心,不负我生”。现主持水云斋,有一颗很热的心、一对很冷的眼、一双很勤的手、两条很忙的腿和一种很自由的心情。

目录
前言 在心灵最微妙的地方
父亲的心愿
你是我一生的陪伴
吃得快的人
爱娃娃的司机
总去旅行的爸爸
爸爸心•女儿心
黑色悲喜剧
最后一场清凉秀
小周的如意算盘
王夫人的小嗜好
生生世世爱你
阿妈看海豚
屁仙
泪眼里的春天
机器战警
他们为什么哭
当雕像破碎的时候
人狗之间
上辈子的教训
那只按时出现的小黄狗
狗!对邻居要礼貌
小人物的笑与泪
那个上夜班的女人
王臭头的梦想
母亲赚的脏钱
误会你十年
说不出的爱
总是伸着中指的男人
那一顿烛光晚宴
不一样的情人节
原来你是那个贼
父亲的那件衣服
梦中缘
我在来生等你
追逐到前生
昏迷的两天两夜
那个梦里的娃娃

文摘
你是我一生的陪伴
小时候,父亲常带她去爬山,站在山头远眺台北的家。
“左边有山、右边也有山,这是拱抱之势,后面这座山接着中央山脉,是龙头。好风水!”有一年深秋,看着满山飞舞的白芒花,父亲指着山说:“爸爸就在这儿买块寿地吧!”
“什么是寿地?”
“寿地就是死了之后,埋葬的地方。”父亲拍拍她的头。
她不高兴,一甩头,走到山边。父亲过去,蹲下身,搂着她,笑笑:“好看着你呀!”

十多年后,她出国念书,回来,又跟着父亲爬上山头。
原本空旷的山,已经盖满了坟。父亲带她从一条小路上去,停在一个红色花岗石的坟前。
碑上空空的,一个字也没有。四周的小柏树,像是新种。
“瞧!坟做好了。”父亲笑着,“爸爸自己设计的,免得突然死了,你不但伤心,还得忙着买地、做墓,被人敲竹杠。”
她又一甩头,走开了。山上的风大,吹得眼睛酸。父亲掏手帕给她:“你看看嘛!这门开在右边,主子孙的财运,爸爸将来保佑你发财。”

她又出了国,陪着丈夫修博士。父亲在预产期的前一个月赶到,送她进医院,坐在产房门口守着。紧紧跟在她丈夫背后,等着女婿翻译生产的情况。
进家门,闻到一股香味,不会做饭的父亲,居然下厨炖了鸡汤。
父亲的手艺愈来愈好了,常抱着食谱看,有时候下班回家,打开中文报,看见几个大洞,八成都是食谱被剪掉。
有一天,她丈夫生了气,狠狠把报纸摔在地上。厨房里刀铲的声音,一下子变轻了。父亲晚餐没吃几口,倒是看小孙子吃得多,又笑了起来。
小孙子上幼稚园之后,父亲就寂寞了。下班进门,常见一屋子的黑,只小小的电视亮着,前面一个黑忽忽的影子在打瞌睡。
心脏扩大,父亲是愈来愈慢了。慢慢地走、慢慢地说、慢慢地吃。只是每次她送孩子出去学琴,父亲都要跟着。坐在钢琴旁的椅子上笑着,盯着孙子弹琴,再垂下头,发出鼾声。
有一天,经过附近的教堂。父亲的眼睛突然一亮:
“啊!那不是坟地吗?埋这儿多好!”
“您忘啦?台北的寿墓都造好了。”
“台北?太远了!死了之后,还得坐飞机,才能来看我孙子。你又信洋教,不烧钱给我,买机票的钱都没有。”
拗不过老人,她去教堂打听。说必须是“教友”,才卖地。
星期天早上,父亲不见了,近中午才回来。
“我比手画脚,听不懂英文,可是拜上帝,他们也不能拦着吧!”父亲得意地说。
她只好陪着去。看没牙的父亲,装作唱圣歌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一年之后,她办了登记,父亲拿着那张纸,一拐一拐地到坟堆里数:“有了!就睡这儿!”又用手杖敲敲旁边的墓碑:“Hello!以后多照顾了!”

丈夫拿到学位,进了个美商公司,调到北京,她不得不跟去。
“到北京,好!先买块寿地。死了,说中文总比跟洋人比手画脚好。”父亲居然比她还兴奋。
“什么是寿地?”小孙子问。
“就是人死了埋葬的地方。”女婿说,“爷爷已经有两块寿地了,还不知足,要第三块。”
当场,两口子就吵了一架。
“爹自己买,你说什么话?他还不是为了陪我们?”
“陪你,不是陪我!”丈夫背过身,“将来死了,切成三块,台北、旧金山、北京,各埋一块!”
父亲没说话,耳朵本来不好,装没听见,走开了。
搬家公司来装货柜的那天夜里,父亲病发,进了急诊室。
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孙子。从母亲离家,就不曾哭过的父亲,居然落下了老泪:
“我舍不得!舍不得!”突然眼睛一亮,“死了之后,烧成灰,哪里也别埋,撒到海里!听话!”
说完,父亲就去了。

抱着骨灰,她哭了一天一夜,也想了许多。想到台北郊外的山头,也想到教堂后面的坟地。
如果照父亲说的,撒在海里,她还能到哪里去找父亲?
她想要违抗父亲的意思,把骨灰送回台北。又想完成父亲生前的心愿,葬到北京。
“老头子糊涂了,临死说的不算数。就近,埋在教堂后面算了。”丈夫说,“人死了,知道什么?”
她又哭了,觉得好孤独。
她还是租了条船,出海,把骨灰一把一把抓起,放在水中,看一点一点,从指间流失,如同她流失的岁月与青春。

在北京待了两年,她到了香港。隔三年,又转去新加坡。
在新加坡,她离了婚,带着孩子回到台北。
但是无论在北京、香港、新加坡或台北,每次她心情不好,都开车到海边。一个人走到海滩,赤着脚,让浪花一波波淹过她的足踝。
“爸爸!谢谢您!我可以感觉您的抚摸、您的拥抱,谢谢您!我会坚强地活下去。”
她对大海轻轻地说。发觉自己七海漂泊,总有着父亲的陪伴;不论生与死,父亲总在她的身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