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2014"深情"系列:生生世世未了缘.pdf

刘墉2014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我们小学最好的朋友在哪里?我们还记不记得彼此的名字?我们初恋的情人在哪里?为什么早已失去了感觉?我们的家人在哪里?我今晚能不能与他相聚?何必问前生与来生,仅仅在今生就有多少前世与来生,就有多少定了的约,等我们去履行?多少断了的缘,等我们去重续?就有多少空白的心版,等我们用明天,去写一个缘的故事……
书中一个个真实的故事,都蕴藏着深刻的寓意,正如作者所说“看这本书,不必讨论不必争议,只是用心去感觉——那是不是真的。” 这本书就是以一连串的挣扎与感动,累积成的!

编辑推荐
虽说人能忘情,虽然许多人在追求“了却尘缘”的境界,但这世间,有几人,能平平安安,一无牵挂地离开?像是远行的人,他们回头,回头,又回头。如果车能等,飞机也能等,你再给他十天八天,他仍然有做不完的事,他仍然舍不下那个家。

作者简介
刘墉,著名作家、画家。籍贯北京,生于台北,现居美国。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纽约圣若望大学专任驻校艺术家、圣文森学院副教授。出版中英文文学、艺术作品八十余种,被称为“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应邀在世界各地举行画展近三十次。
创作的原则是“在感动别人之前,先感动自己”“为自己说话,也为时代说话”。
处事的原则是“不负我心,不负我生”。现主持水云斋,有一颗很热的心、一对很冷的眼、一双很勤的手、两条很忙的腿和一种很自由的心情。

目录
【情深未了缘】
多情却似总无情 / 002
无限的爱 / 009
被他疼爱一生 / 017
当老人变成孩子 / 024
总在缘里面 / 031
【夫妻未了缘】
轻轻摘下那顶绿帽子 / 038
如果少了那个爱 / 046
【生生未了缘】
不要回忆了吧! / 054
当我们亲身投入 / 060
生生世世的家 / 067
小童工的笑与泪 / 074
【漂泊之歌】
漂泊的八首歌 / 081
何必问曾经 / 082
飞舞的千羽鹤 / 087
屋顶上的小草 / 089
叹息桥的传说 / 095
生死交替的古战场 / 100
我可没骗它 / 104
时常半满就好 / 107
一条灵魂的河 / 110
【亲子未了缘】
生命中的气球 / 116
别挡住春天 / 122
养的恩情大过天 / 130
为了牺牲为了爱 / 138
有爸爸多好 / 146
没了手的爸爸 / 150
【天地未了缘】
拥抱大地的情怀 / 160
所有的港都能停泊 / 167
【今生未了缘】
让生命在记忆中呈现 / 176
再年轻一次 / 183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 / 188
美丽的结束 / 194
【生生世世未了缘】
写一个缘的故事 / 202

文摘
死人可以等,活人等不及啊!
有时候手术台前面,堆了一堆尸体。
救了不少,也死了不少,
你能伤心吗?
你有时间去哭去笑吗?
多情却似总无情
妻的眼睛不好,所以自从到美国,就常去看一位眼科名医。
每次从诊所出来,妻都要怨:“看了他十几年,还好像不认识似的,从来没笑过,拉着一张扑克脸。”
有一天去餐馆,远远看见那位眼科医生,他居然在笑,还主动跟妻打招呼。妻开玩笑地说:“真稀奇,我还以为你从来不会笑呢!”
眼科医生笑得更大声了,突然又凑到妻耳边,小声地说:“你想想,看病的时候我能笑吗?一笑、一颤,手一抖,激光枪没瞄准,麻烦就大了。”说完,又大笑了起来。
饭吃一半,那医生跑过来,举着杯敬妻。脸红红的,看来有几分醉了。喝下酒,话匣子打了开来:
“你知道在美国,医生自杀率最高的是哪一种吗?”他拍拍自己胸脯:“是眼科医生!”停了几秒钟,抬起红红的眼睛:“想想!揭开纱布,就是宣判。看见了?看不见?你为病人宣判,也为自己宣判。问题是,前一个手术才失败,下一个病人已经等着动刀,你能伤感吗?所以我从来不为成功的手术得意,也不为失败的手术伤心,我是不哭也不笑的。只有不哭不笑的眼科医生能做得长,也只有不哭不笑的眼睛看得清,使病人的眼睛能哭能笑。”
他这几句话总留在我的脑海,有一天在演讲里提到,才下台,就有一位老先生过来找我。老先生已近八十了,抗战时是军医,他拉着我的手,不断点着头说:
“老弟啊!只有你亲身经历,才会相信。那时候,什么物资都缺,助理也没有,一大排伤兵等着动手术,抬上来,开刀,才开着,就死了。没人把尸首抬走,就往前一推,推下床去,换下一个伤兵上来。”
我把眼睛瞪大了。
“是啊!”老先生很平静,“死人可以等,活人等不及啊!有时候手术台前面,堆了一堆尸体。救了不少,也死了不少。你能伤心吗?你有时间去哭去笑吗?所以,只有不哭不笑的能撑得下去,只有不哭不笑的医生,能救更多人。”

到深山里的残障育幼院去。才隔两年,老师的面孔全不一样了。
“一批来、一批去,本来就是如此。”院长说,“年纪轻轻的大学毕业生,满怀理想和爱心,到这里来。抓屎、倒尿,渐渐把热情磨掉了,于是离开。然后,又有新的一批跟上来,不是很好吗?”
说着,遇见个熟面孔,记得上次我来,就是他开车送我。
“王先生是我们的老义工了。”院长说。我一怔,没想到那位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的中年人,竟然是不拿钱的义工。
“他在附近护林班做事,一有空就来。水管破了,今天他忙死了。”
“他是教友吗?”
“不!他什么都不信。他只是来,只是做,做完就走,隔天又来。你不能谢他,他会不好意思。只有这种人,能做得长。”

到同事家里做客,正逢他的女儿送男朋友出国,两个人哭哭啼啼,一副要死的样子。
“年轻人,太爱了,一刻也分不开。”同事说,
“只怕很快就要吹了。”
“这算哪门子道理?”我笑道。
“等着瞧!教书教几十年,我看多了,愈分不开,变得愈快。”
果然,半年之后,听说两个人吹了。都不再伤心,都各自找到新的恋人。
想起以前研究所的一位室友,不也是这样吗?刚到美国的时候,常看他打越洋电话。在学校餐厅端盘子,一个钟头三块钱,还不够讲三分钟的电话。常听两个人在电话里吵架,吵完了哭,哭完了又笑。
女孩子来看过他一次,也是有哭有笑。激情的时候,把床栏杆踢断了;吵架的时候,又把门踹了个大洞。
只是,当女孩回台湾,他神不守舍两三天,突然说:“才离开,就盼着再碰面;才碰面,心里又怕分离。爱一个人,真累!”
然后,他去了佛罗里达,不久之后结了婚,娶了一个新去的留学生。

少年时,我很喜欢登山。
记得初次参加登山队,一位老山友说:“我发现在登一座高山之前,那些显得特别兴奋的年轻人,多半到后来会爬不上去。因为他们才开始,心脏就已经跳得很快,又不知道保存体力。倒是那些看起来没什么表情,一路上很少讲话,到山顶也没特别兴奋的人,能登上一座又一座的山峰。”
也记得初登山时,常对着群山呼喊,等着听回音。有时候站在几座山间,能听到好几声回音。
有一次正在喊,一位老山友却说:
“别喊了!浪费力气。真正登到最高峰,是没有回音的。”
不知为什么,最近这两段老山友的话,常袭上我的脑海。我渐渐了解什么是“多情却似总无情”、“情到浓时情转薄”,也渐渐感悟到什么是“太上忘情”、“情到深处无怨尤”。
只有不喜不悲的人,能当得起大喜大悲。也只有无所谓得失,不等待回音的人,能攀上人生的巅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