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2014"深情"系列:爱何必百分百.pdf

刘墉2014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人生不满百,相爱几十年,我们何必用许多假设,甚至设计各种方法,去验证自己的爱人?我们可以心里知道,爱情有深浅,性格有刚柔,每个人看待生死的态度也不同,所以到了生死关头,身边人可能弃我们而去。但是今天,现在——他闪亮,他坚强,他温柔,如同百分之百的真钻。就当他是真钻吧!就在太平岁月,快快乐乐、相依相偎过一生吧!

编辑推荐
我又想,绝大多数的教徒,不都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一生?没有生死的考验,也就见不出谁是“誓死不渝”“生死与之”。难道一定要过那长矛的一关,才能见证百分之百的真诚吗?

作者简介
刘墉,著名作家、画家。籍贯北京,生于台北,现居美国。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纽约圣若望大学专任驻校艺术家、圣文森学院副教授。出版中英文文学、艺术作品八十余种,被称为“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应邀在世界各地举行画展近三十次。
创作的原则是“在感动别人之前,先感动自己”“为自己说话,也为时代说话”。
处事的原则是“不负我心,不负我生”。现主持水云斋,有一颗很热的心、一对很冷的眼、一双很勤的手、两条很忙的腿和一种很自由的心情。

目录
仲夏之爱
当他对你特别好的时候 / 002
爱的最后一站 / 009
长相思只为长相离 / 020
早春之爱
多么矛盾的世界 / 030
你有没有为孩子读过故事书? / 037
及时死去的父亲 / 047
弃我们而去。
但是今天、现在——他闪亮、他坚强、他温柔,
如同百分之百的真钻。就当他是真钻吧!
就在太平岁月,快快乐乐、相依相偎过一生吧!
晚春之爱
一家之主换人做 / 058
在那心颤的一瞬间 / 065
妈妈样的女人 / 073
暮秋之爱
如果婚姻是场游戏 / 084
再婚只是换了一条船 / 093
当你们不得不分的时候 / 100
冬之爱
臭皮囊的联想 / 114
我愿随波去 / 128
当战争结束的时候 / 136
四季之爱
不完美的完美 / 146
制造石头和苦水的地方 / 157
遗忘,真好 / 165
当你成为一只候鸟 / 174
谁是真妈妈 / 182
描一次心灵的地图 / 190

文摘
一个人为什么对另一个人特别好?
年轻时,可能为了占有他。
少壮时,可能为了亲爱他。
出轨时,可能为了亏欠他。
思念时,可能为了吸引他。
老年时,可能为了怕离开他。
当他对你特别好的时候
一对老同学来访。
我特别煮了两杯咖啡,倒在新买的斯里兰卡金边瓷器里端出来。没想到,那位太太一瞪眼:
“看到这种带碟子的咖啡杯,我就有气。”
我吓一跳。
“不是说你啦!”她笑了起来,“我是说我老公,看到这碟子,就想起我老公的混蛋。”
“为什么?”我问。
“因为我们结婚之前,每次我喝咖啡,包括到外面喝哟,他都会把一双手伸在咖啡杯下面,说是怕咖啡洒出来,弄脏我的衣服。”
“多肉麻!”一屋子人都笑了。
“是肉麻啊!殷勤得过分了。”她继续说,“但他很现实。所以才结婚,他就不肉麻了。我问他为什么不肯再伸手帮我接着了,你们猜他怎么说。”停了一秒:“他说弄脏洗洗就成了。隔两天,他干脆买了一套咖啡杯,说现在有小碟子,不会打翻了,自己喝吧!所以,我现在一看到带碟子的咖啡杯,就想到他以前的德行。”

“我们要离婚了。” 一个中年的朋友在电话里说。
“你不是才说太太最近对你特别好,常常打电话到你办公室里说好想你吗?”我说,“怎么就闹翻了?”
“屁!她想我!”对面传来怒冲冲的声音,“她只是要确定我在办公室。我笨,还以为她真那么体贴呢!后来看报上写配偶出轨的征象,包括另一半对你特别热情、温柔,对你在办公室的作息特别关心,才起了疑。”
“起了疑?”
“对!所以有一天,我才放下她的电话,就冲出门去,飞车回家,停下车,正看见那个男人从我家走出来。”

想起一个年轻女同事说的话。
“如果哪天晚上,我先生对我特别好,”那三十多岁的女同事神秘地笑笑,“我就知道那天晚上他要做爱做的事了。”
“怎么好呢?”有人问。
“帮我擦桌子、洗碗啊!哄小孩早早上床睡觉啊!”
她的丈夫在旁边,笑了起来:
“当然要好!要不然她一直拖、一直磨,磨到小孩睡觉才去洗碗、擦厨房,拖到十二点、一点,兴趣早没了。”
“所以呀!结了婚的男人,对你好,多半有所求。”在场的女同事你一言我一语地骂。

太太又在发鱼翅了。
那是她叮嘱我去香港买的,先放在温水里,加上姜片泡二十四小时,再配上香菇、鱼肚、鸡肉、笋
丝、高汤、黑醋和香菜。
“儿子要回来了吗?”我问,“你又要做鱼翅羹了。”
她点点头。
每次当鱼翅羹的香味弥漫整个屋子,就是儿子进门的时刻。
“好香!好香!好像到了台湾的夜市。”儿子总是这么喊,“奇怪,我真有口福,一回家,就能碰上我最爱吃的东西。”
有一天,我吃醋地问太太:“为什么儿子回来,你才做鱼翅羹呢?”
“做鱼翅羹,他都不一定回来。不做,更不想家了。至于你,反正得回你的老窝,不怕你不回来。”

下午,九十一岁的老母拿着茶杯出来,我赶紧跑去接过,再奔到厨房,为她倒满热水,放在她的轮椅旁边,又把当天的报纸交给她。
晚饭后,我在看电视,老母慢慢走过。我从桌上的纸盒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放在她手里。一大块巧克力,她居然一次全放进嘴里。又绕过椅子,从她下垂的眼皮里露出亮亮的眼神,还拍拍我的膝盖:
“告诉我,你是不是又要回台湾了?”
“没有啊!”我说,“我这次要在家待三个多月才走!”
她点了点头,缓步离开,喃喃地说:“我觉得你又要走了。”
我好奇地追过去问:“为什么呢?”
“因为你这两天对我特别好,”她指指嘴,“说不准我吃糖,还给我巧克力吃……”
我没答话,不敢告诉她那是代糖做的巧克力,怕她知道就觉得不好吃了。
她迈着小脚,一蹭一蹭地进房了,我重新坐回椅子,想她说的话。
我是最近对她特别好吗? 还是以前对她不够好?我又为什么在每次离家之前,不自觉地会对她特别好?
我想,以前,我是因为自己要离开。但是这一年,看她快速地衰老,我有了另一种恐惧。

一个人为什么对另一个人特别好?
年轻时,可能为了占有他。
少壮时,可能为了亲爱他。
出轨时,可能为了亏欠他。
思念时,可能为了吸引他。
老年时,可能为了怕离开他。或像我一样,怕我的老母,某一天,突然永远离开我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