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可能的吗:新型政治辩论的诸原则.pdf

民主是可能的吗:新型政治辩论的诸原则.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德沃金指出:真正的民主国家,首先是要尊重每个人生命的基本人权;民主的精神不仅是选举和投票,它最具生命力的精神内核是参与。这两大原则,不仅针对当下美国,对我们如何理解当下中国,乃至于未来的中国该往何处去,都具有深远的指导意义。

编辑推荐
读懂德沃金,读懂美国民主精神,贺卫方、高鸿均、崔卫平、刘苏里推荐。

★德沃金: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逝世一周年精装纪念版
★贺卫方、高鸿均、刘苏里、崔卫平推荐
★读懂德沃金,读懂美国民主精神
★每个美国人都应阅读此书。——《纽约观察家》
法学大家德沃金,与诺齐克、罗尔斯并称当代自由主义最著名的三位旗手,也是当今最重要思想家之一。本书被誉为德沃金“最通俗易懂的著作”之一。在本书中德沃金就同性恋者权益问题、富人该如何纳税、反恐与人权保障等这个时代面临的诸多基本问题深入剖析,并试图从中找到一条法律人通往公共生活的道路。

名人推荐
德沃金关于人权保障的论述在西方已经成为主流理论,但对于中国而言却仍然振聋发聩,弥足珍贵。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贺卫方

通过解决美国的疑难案件,德沃金建构了“权利法理学”和“整体解释学”,提出“平等关怀与尊重”的民主法治观。这些自由的追求与平等的理想,浸润着民权运动的精神气质,充分表达了美国和全世界热爱自由与平等人民的心声。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高鸿均

德沃金认为,在分裂的人们中间,必然有一些具有实质内容的共享原则。他本人的努力,就在于希望能够找出分歧双方的共同点,找到差异光谱中那些交叉的部分,即构成共同体生活基石的那种东西。
——人文学者 崔卫平

媒体推荐
在德沃金的众多著作中,本书是最通俗易懂的书之一。
——《图书馆学刊》

这是一本值得认真反思和回应的杰作。
——《欧洲遗产》

具有洞察力和穿透力,每个美国人都应阅读此书。
——《纽约观察家》

作者简介
罗纳德•德沃金(Ronald Dworkin,1931—2013)
举世公认的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法理学家,曾先后任教于耶鲁大学、牛津大学、纽约大学等欧美高校,与诺齐克及罗尔斯并驾齐驱,被称为当代自由主义最著名的三位旗手,堪称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德沃金一生获奖无数,2007年获得被誉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诺贝尔奖的“霍尔堡国际纪念奖”。
2013年2月14日,81岁的德沃金与世长辞,英国《卫报》在讣闻中将其与19世纪世界上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斯图尔特•密尔相提并论;《纽约书评》开辟专版,刊登了他半个世纪以来最具代表性的6篇文章作为纪念;纽约大学法学院网站上介绍说:“假若两百年后还有两三个人的著作会被后人阅读,他一定是其中之一。”

目录
第一章 共同点


第二章 恐怖主义与人权
第三章 宗教与尊严
第四章 赋税与合法性
第五章 民主是可能的吗?
结 语
索 引
译后记

文摘
美国是民主的吗?
◆美国竞选体制陷入恶性循环
没有任何国家的政治能够像哲学研讨班那样运作。民主必须就由谁来领导上百万的民众来做出最后决定,而这些民众没有受过经济学、哲学、外交政策或环境科学的训练,没有时间或没有能力在这些学科中达到胜任的水准。但在我们的国家政治中,连一场体面的初中辩论所要求的水准都没有达到。当我们的候选人清嗓发言的时候,他们使我们尴尬得如坐针毡。他们受到顾问们的操控,而那些顾问告诉他们:风格是一切,内容什么也不是。那些顾问告诉他们,除了使用对激励重要组织具有神秘作用的潜意识代码之外,要尽量惜字如金;那些顾问还告诉他们,在晚间新闻中一段令人昏昏欲睡的演讲摘播是政治的“金牌”,任何稍微类似于一场真正论辩的东西都意味着死亡。
民意测验表明,就在2004年大选之前,在所有美国民众中有半数人以为伊拉克人是“9•11”的劫机犯。而在美苏“冷战”的高潮阶段,多数美国人并不了解俄国是否为北约组织的成员。1996年,民意测验家提出了一长列他们视为对当年选举具有关键意义的时事问题,但只有不到一半的接受民意测验的公众能够回答那些问题中的哪怕40%。鉴于这种无知程度,政治家们在肥皂剧的水平上彼此竞争便不可避免了。谁看起来更加自信或更加沉着?谁用你的方言讲话?你更愿意和哪一个人约会?
这种恶性循环愈演愈烈。如果政治顾问告诉政客的内容是,要将我们当作无知者来对待,那么我们将继续无知下去。而且只要我们无知下去,顾问就会进而告诉政客,一定要以这种方式对待公众。没有候选人能够承担得起跳出这种恶性循环的代价,他们都担心公众已经如此沉湎于批发市场型政治,以至于任何想用演绎推理来扰乱这种政治的人都将受到惩罚。政治作为黄金标准早已过时:政客们在描述他们自己的履历和他们对手的立场方面从不追求准确。他们追求最大限度的曲解,而将那些细微的、未受到扭曲的事实真相,抛弃到以极小字体书写的文本边缘。
◆金钱政治所导致的腐败和利益交换
我们知道,金钱是政治的诅咒。候选人和政党为了支持各种竞选活动,不惜聚敛巨款。而出于几条被反复重复的理由,这种实践也在腐蚀政治过程和政府。十分荒唐的是,政客在筹集资金的问题上,而不是在反思政策或原则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由于大金融利益集团的贡献,某些政党发家致富,并在选票竞争中获得巨大优势,新兴且贫穷的政治组织却因此而往往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用委婉的词汇来说,竞选背后的大金主购买通往官职的“通道”。但实际上,他们经常购买的绝不仅仅是通道,而是控制。此外,巨额财富还会以其他形式毒害政治,而这些形式常常不怎么受人关注。政客及其顾问将数额庞大的资金置于掌控之下,这使耗资靡费的电视与广播竞选成为可能,这种竞选充斥着浮华、诽谤和对半真半假的陈词滥调的无休止重复,还有无意义的仿真叙述,而这些东西已经沦为我们的智力退化型(dumpeddown)政治的生命线。没有候选人能够冒险不参加这一丑陋的表演:如果胆敢质疑低端政治市场,他就会输掉选举。在政治中,金钱不仅是公正的敌人,而且是真正论辩的敌人。
◆媒体该如何捍卫民主政体
对民主而言,新闻业本应有所助益。新闻人是真理的监察员,民主的捍卫者。这是在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最经常赋予出版自由以特别保护的理由。但电视新闻业现在成了问题所在——如果过去是这种情况的话,现在因特网取而代之了——而且电视新闻业成了病症的一部分,而不是对病症的治疗手段。广播(电视)网络由有职业底线的企业集团所拥有,而新闻则与时间表中为娱乐而准备的其余部分进行竞争。因此,电视主要用于兜售动听的演讲片段,其中政客必须无休止地创造和重复;而它的新闻姊妹——广播,则主要兜售以某个参加预选的政治团体为目标的热线脱口秀,这种团体能够让广告商有所指望。尽管每个人都“真诚”地希望依赖负面信息的竞选不会发挥作用,但它仍然有效,这仅仅是因为依赖负面信息的竞选看起来或听起来更加有趣。默多克的福克斯新闻可能不是新现象——毫无顾忌的政党政策报纸,早已变成耸人听闻报道的必要组成部分,但福克斯新闻以其规模庞大而令人感到新奇:一种带有极端保守主义议程的巨大抨击性报道,一份体育运动淘汰赛的时间表,以及由于无耻的偏见性新闻和时事节目,而俘获了大批观众的《辛普森一家》。
所有这些情况究竟有多么糟糕?我们或许会采纳两种不同的意见。我们或许会说,政治是否令人满意只是口味问题,那些认为政治很不令人满意的人,可能恰好是那些其候选人输掉最后竞选的人。的确,某些人会爱好一种更为开明的政治论辩风格,例如,我们曾经能够在英国发现这种风格。但其他人则认为,我们的风格更适合自己国家的气质,即通过我称为智力退化型政治的过程,而非在更像一种大学辩论赛式的过程,美国人能够不可思议地选出有能力的领导人,其价值透过我们发展出来的这种政治过程而熠熠生辉。据评论员广泛报道,在2004年,参议员克里在与小布什总统进行的竞选辩论中轻松获胜。但最后小布什以其性格给公众留下了更深的印象,超过了克里在辩论中的表现。理由毕竟不是一切,而情绪——那种美国选举专攻的东西——在政治中占据重要的地位。
◆我们的政治现已如此贬值
这是我们可能采取的一种比较乐观的观点。如我所说,那些因最近的选举而欢欣鼓舞的人,可能恰好会选择我们对政治的这种观点。而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是,我们的政治现在已如此的贬值,以至于它们威胁到了真正民主的地位——甚至它已经开始破坏政治秩序的合法性。难道这是危言耸听吗?民主是必不可少的政体,这是我们之间的共识。有些人可能会质疑,在世界其他地方推动民主政府是否是美国的使命,就像小布什总统现在声称的那样;但是在我们中间,没有人会质疑,民主相对于我们可能采纳的其他政体而言更加优越。的确,我们没有人会质疑,至少对我们而言,民主政体是唯一具备合法性的政体,没有任何其他政体会有道德权利要求我们的忠诚。
然而,这种广泛的一致具有欺骗性,因为我们内部对民主的实际性质存在极大的分歧——现在这种分歧主要是沿着熟知的红蓝分界线而分化开来。我们是否对自己的民主感到满意这个问题,演变为我们认为民主实际上是什么的问题。因此我将描述民主的两种理念。如果我们接受了其中一种,便可以认为美国是民主社会的典范,在此方向上我们堪当引领其他国家的领袖。但如果我们接受了另外一种理念,就必须断定,美国与真正的民主远不相符,而且或许对我们来说,美国不可能变得民主。在这些民主的理念中,哪个是正确的?各方的支持者如何面对对手,来捍卫自己的立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