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爱.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8-16 07:00:00
  • 试 读在线试读
蚀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蚀爱>1919年,遥远的西伯利亚。革命者、犯人萨马林走入一个与世隔绝、遭到内战困扰的小镇,他的到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其中包括年轻漂亮的战争寡妇安娜。随着怀疑和恐惧开始吞噬小镇,一段包含了流血、背叛和勇敢的动人故事正在上演……

编辑推荐
英国布克奖提名作品
英国皇家学会翁达杰文学奖获奖作品
美国《新闻周刊》最佳长篇小说

《日瓦戈医生》+《安娜•卡列尼娜》+《当代英雄》
——美国《华盛顿邮报》

1919,西伯利亚,爱情+欲望+战争
带您走进那个冰天雪地的国度,走进那个传奇时代……

1.本书是英国作家詹姆斯•米克的长篇小说,2006年英国皇家学会翁达杰奖获奖作品,得到英国各大主流报纸赞誉,一经出版即畅销,影响广泛。
2.本书以苏俄内战时期为背景,讲述了发生在遥远的西伯利亚的一段包含了流血、背叛和勇敢的奇特而动人的故事。
3.语言流畅,引人入胜,使人欲罢不能。

作者简介
詹姆斯•米克,英国作家,记者。1962年生于伦敦,在苏格兰的邓迪长大。1985年起成为一名记者。1991年至1999年居住在俄罗斯。现定居伦敦,为《卫报》和《伦敦书评》撰稿。2004年,他对伊拉克和对关塔那摩的报道赢得了多项英国和国际奖项。《蚀爱》是他的第三部小说,已被译成20种文字。

目录
目 录
一 萨马林 / 1
二 理发师和采浆果的人 / 12
三 穆茨 / 30
四 巴拉绍夫 / 43
五 犯人 / 50
六 安娜•彼得罗芙娜 / 61
七 寡妇 / 89
八 丈夫 / 97
九 马图拉 / 124
十 审判 / 139
十一 河流 / 150
十二 白园 / 156
十三 田野 / 176
十四 军团 / 186
十五 进门 / 195
十六 出门 / 200
十七 动机 / 210
十八 恶魔 / 215
十九 唱歌 / 222
二十 红军 / 228
二十一 食人者 / 239
二十二 在黑暗的天堂 / 245
二十三 面临枪决的穆茨 / 252
二十四 火车头 / 270
二十五 负重的本质 / 278
二十六 宣言 / 285
二十七 萨马林的请求 / 298
二十八 绊倒魔鬼 / 305
二十九 当作礼物的马 / 310
三十 在三界之中 / 317
致谢和注释 / 327

文摘
九年后,十月中旬的一天,在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之间,一位高大、瘦弱、穿着两件上衣和两条裤子的男人从北面朝铁路走过来。他沿着河边,走过急流边岩石上的一片野蒜、花楸和桦木,走了几英里,抵达了一座桥。他的耳朵从长及领子、盘成圈的辫子中露了出来,舌头穿过乱糟糟的胡子润湿着嘴唇。他看着正前方,稳步走着,没有跌跌撞撞,不像一个对道路非常熟悉的人,更像一个已经朝着白日走了数月,只要不被杀死或阻拦就会一直走下去的人。他弯着腰,用右手摸了一下绑紧靴子的一条带子,将左前臂紧紧地压在胸前。
在距铁路还有一百多码的时候,他听到了火车头的汽笛声。没有刮风,树木被汽笛声震得颤抖,倒向地面。他的确定性和方向都出了岔子,他张着嘴,舔着嘴唇朝四周看。他眯着眼看向明亮又灰暗的天空,开始大口呼吸。汽笛声又响了起来,这位男人微笑着,发出了一种声音,可能是没说完整的某个词,或是他忘了怎样笑但仍努力地尝试着。
当汽笛声第三次响起,距离更近时,他沿着河湾往前跑去,他看到了桥。他板着脸朝水边跑去。他蹲下来,用右手掬起水泼到脸上,也喝了一些。他飞速地看了一眼桥和身后的树林,左手才松懈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是用一块破亚麻布包的。他拿起一块稍重的石块,塞到布里,将布的两端扎紧系上。然后缩回胳膊,把包裹扔出去,包裹消失在河水中。他把手放进水里,洗干净,抬起来抖了抖,把上衣的袖子卷到腕部以上,又洗了一下双手。
火车向桥上驶来,身上带有因被腐蚀而发白的孔雀石般的条纹。车头就像一头深绿色的野兽,拖着一串装有牲畜的车厢,爬过狭窄的桥梁。汽笛声飘向山谷,火车的重量压在腐烂的咯吱作响的枕木上,不够润滑的铁轨也发出尖叫声。它往前爬行着,好像有很多路可以选择,而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烟灰和草屑被刮向河里。有一节车厢左右摇晃,除了发动机和火车发出的声响之外,还有劈砍声,就像有人在用斧子劈木头。
车厢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军用马裤和白色衬衫的男人站在门口,背朝外,一手抓着车厢,另一只手奋力拉住一匹马的辔头。那匹马暴跳着,用前腿攻击那男人。后面还有很多马,它们的头朝门口猛冲。这个男人在火车驶近河时跌出车厢,摔到了铁道上,掉到了五十米下布满石块的浅滩上。在跌落时,他的四肢舞动着,像是努力想飞起来,同时努力让脚先落地,以便在撞到地面时支撑自己的身子。他睁着眼,张着嘴,但没有叫喊。他的面颊往后扭曲,趴着摔到了水面上。河水被高高激起,当水落下时,那名男人没有动弹,搁浅在砾石上,在河边被平静的涟漪冲拍着。
有五匹马跟着他从车厢中滚落下来。它们被夹在前进的列车和桥边锈蚀的护栏之间。有一匹立刻就从桥边摔了下去,落到了河边那个摔下去的男人附近,砸到水面上,发出的响声就像一颗地雷的爆炸声。其他四匹在桥梁的护栏边抢夺空间。一匹矮壮的栗色马被列车拖着往前走,它身上的挽具被车厢上一个伸出来的钩子给勾住了,它被拖得奔跑着,跳跃着,试图挤入桥梁远端的隧道口,但它的脖子还是被隧道给挤断了。
三匹幸存下来的马努力在火车和围栏之间打转。那儿的空间只勉强容得下它们排成一排移动,但三匹马中有一匹高大、极瘦的黑马在那里跟其他两匹马相向而行。它跳起来,蹄子落在挡住它的去路的红马身上。它又往回退,站稳之后又跳了起来。红马往前拱,但黑马最终占了上风,腿搭到了红马的脖子上。
在红马和黑马就像打得眼冒金星的拳击手一样纠缠在一起的时候,火车可能撞了一下第三匹马,那匹白色的种马,要么就是它疯了,因为它冲向护栏,一头扎进了护栏边的河中。它是跟红马拴在一起的,红马也被从黑马身下拽了出去,跟着落入了河中。它们飞落而下,完全不同于有翅膀的神马,在空中一点也不优雅,四肢僵硬,轰的一声摔到水面上。
幸存下来的黑马往后退了几步,停下来往前慢跑起来,背着火车运行的方向,踏上它来时的路。那匹马往前跑的时候,护栏和车厢之间的距离变宽了,随着最后一节车厢通过桥梁,黑马加快了速度。车厢消失在隧道中,黑马穿越一片蕨菜和铁路边高高的野草,朝西边飞奔而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