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手记之虚拟谋杀.pdf

刑警手记之虚拟谋杀.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刑警手记之虚拟谋杀》内容简介:当红作家模仿自己书里的主人公突然自杀在精神病院里,成为了社会的焦点,而后他的微博突然更新称自己是被谋杀的,把这起死亡事件再次推向风口浪尖。捧红作家的出版商和作家妻子的先后被谋杀,死亡现场被刻意布置成畅销小说中主角死去的场景,这一切只是巧合还是凶手在借机杀人?凶手总能在警察赶到的前几分钟从容离去,甚至在案件告破前仍然没有找到任何犯罪嫌疑人。是谁在操纵幽灵微博?作家死亡的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凶手究竟是谁?

编辑推荐
《刑警手记之虚拟谋杀》是国内第一部披露利用网络犯罪悬疑推理小说。还原毫无破绽犯案现场,揭秘高科技犯罪本来面目。最残忍、最郁闷、最无奈、最新颖的破案故事,精彩度超越《高智商犯罪》《十宗罪》系列小说。

作者简介
野兵,八零后,河南济源人,曾服役于某军,喜好古龙式侠客精神,退役后放弃了安逸的工作,选择流浪式的生活。做过小工,摆过地摊,当过推销员,干过服务员,尝尽了人间酸甜苦辣,却从没有停止过那颗奋斗的心。已出版《单兵作战》、《弑狼》、《野兵》、《让子弹飞翔》、《特种兵系列之侦察兵》、《大狙》、《红狐》、《战鹰》、《雨夜杀人游戏》、《鱼钩上的尸体》等。

目录
第一章 奇怪的命案现场1
第二章 自杀和谋杀之争4
第三章 幽灵微博出现19
第四章 院长认罪36
第五章 逃跑的妻子63
第六章 幽灵微博诅咒74
第七章 新的命案84
第八章 畅销书的编辑96
第九章 命案前的录像119
第十章 畅销书的内幕133
第十一章 旧电脑里的故事149
第十二章 命案现场调查158
第十三章 进入楼道的保洁员171
第十四章 自首的凶手181
第十五章 邮箱地址201
第十六章 爱情故事214
第十七章 真正的凶手222

文摘
第一章 奇怪的命案现场
他将最后一页轻轻合上,闭上眼睛将书里的故事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这真是一本精妙绝伦的书,他心里发出一声感叹。能够读到一本好书总是能让他心情愉悦,就好像孩子寻找到梦想的宝藏一样开心,他会跟着作者辛苦写出来的每个字去体验主人公的生活。
将书里的故事回味一遍后他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了封面上:《被谋杀的伯爵》,月夜著。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作者能以这样的形式去讲述一个悲惨的故事,整部书情节跌宕起伏,让人欲罢不能。一旦你打开了这本书的第一页,只要你读了第一个字,那你就掉进了作者的陷阱里。就像掉进了会吃人的沼泽地之中,越是试图挣扎着走出来,就会陷得越深,而在你几近绝望的时候,作者又会伸出一只手来拉你一把,成为你的救命恩人。
月夜真是一个天才。这不是他对作者的评价,而是每一个书迷,每一个看过月夜写的书的人都会赋予他这样的评价。
书名叫《被谋杀的伯爵》,可实际上伯爵本人并不是被谋杀的。整本书只讲述了伯爵遭到背叛的故事,最后还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不得以之下伯爵选择了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说实话,他不喜欢书的结尾,即伯爵自杀的那一段。
他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偷偷嘲笑作者一定没有到过精神病院,根本不了解精神病院的构造。他嘲笑作者不是没有理由的,作为精神病院里的一名医生,他至少要比作者更加了解精神病院。精神病院里的管理非常严格,就算是晚上也会有值勤的医生和保安,他们会在不同时间对病房和病人进行巡查,也就是说精神病院里的病人根本没有机会去自杀。另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一个人是如何在一个比自己还低的地方上吊死的呢?总之,书的结尾成了整个故事唯一的硬伤,不过这并不能掩饰作者的天分,通体来说这还是一本难得的好书。
“嘀嘀嘀……”桌上的闹钟响了起来,提醒他现在已经是午夜12点,该查房了。
他关掉吵闹的铃音,放下手中的书,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喜欢自己的工作,尤其是夜班的时候,可以腾出很多时间来读书。在这里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那些被关在小房间里的病人就是他的臣民,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违背他的指令。比如说113室里的病人,前两天刚刚来这的时候也非常不配合,现在不也老老实实地待在了这里。
他走到113室前停了下来,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想着里面的家伙一定正像孩子一样倒在床上熟睡。
奇怪,床上怎么没人?
为了确定床上没人他打开了手电筒,将灯光透过房门上如同铁窗一般的缝隙照到里面去,结果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113室里的病人正躺在地上,上半身靠着床头,脖子上缠着什么东西,舌头向外伸着,看上去像已经死了很久。
看到这副死亡画面他确实非常吃惊,完全出于本能地大声叫道:“保安,保安!”慌乱中掏出自己的钥匙插进钥匙孔,却发现自己的手在不停地颤抖,插了几次才将钥匙插进去。
咔,房门终于被打开了,他推开房门冲进去并打开了室内灯。
这下他看清楚了,病人将床单撕成布条状绕过自己的脖子绑在床头自杀了。
看到这一幕他惊呆了,《被谋杀的伯爵》中伯爵就是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的。不久前他才嘲笑过这种方式,转眼间现实里就出现了。同样是精神病院,同样是把床单撕成布条绑在床头,同样是上吊自杀。
“嗒嗒嗒……”走廊里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他扭头见两名保安小跑了进来,立即伸手阻止他们靠近尸体,盯着眼前令人恐怖的场景哆嗦着说:“报……报警,快点儿报警。”
保安看着他,被他那苍白的面孔给吓到了,愣了两秒钟才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第二章 自杀和谋杀之争
高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他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接到可以刺激他神经的案子了。这样的生活让他无趣,更要命的是萧月为了缩减开支竟然不再让他喝酒。
天啊!高峰心里暗自叫道。没有刺激的案件,没有酒喝,这样的日子还不如直接对着他的脑袋开上一枪,至少他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痛不欲生。
“当,当 当,当 当……”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颓废的高峰突然变得兴奋起来,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向外奔了出去。
萧月是一个非常警觉的人,一有动静就醒了过来,看了眼时间才凌晨2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她不耐烦地叫道:“这么晚了,是谁呀?”
高峰一边冲过去开门一边向正在发牢骚的萧月说道:“我去开门就行了,你继续睡吧!”
“当 当 当……”敲门声还在继续,而且明显要比刚刚还大,似乎门外的人有特别的急事,不然不会这么晚了还来打扰。
高峰打开房门见到警察局局长张成功站在门外,这让他稍微有些意外,以往像这样坚持不懈敲门的一定会是刑警队大队长胡兵。张成功的出现无疑说明警察局遇到了棘手的案件,以至于他不得不亲自跑一趟。
张成功也为自己深夜到访而感到抱歉,向高峰说道:“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助。”
高峰难以压抑内心的兴奋,不等张成功说完就扭头冲屋里叫道:“萧月,别睡了,我们有工作了!”说完又回头向张成功说道,“我们边走边说吧,这样能省点时间。”
张成功知道高峰具有惊人的推断力,可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就要一起走,这还是让他有点无法接受,好奇地问:“你知道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高峰的目光就像激光一样在张成功身上扫了一遍,开口说道:“你是一个非常注重仪表的人,可现在你的头发却混乱得就像刚刚和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大战了三百回合一样,再加上你眼角还有眼屎,这些都说明你也像我一样是被人半夜突然叫起来的。”
张成功听到这里急忙擦掉眼角的眼屎,顺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高峰接着说道:“刚才你不停地敲门,并且用的力道逐渐加大,说明你遇到的事非常麻烦,以至于你担心我会不在家。另外,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通常你会让胡兵来找我,而这次你却亲自来了。如果不是遇到了你们警察无法破获的案子的话,你绝对不会有这些表现,而且我还可以断定这是一起命案,你是刚刚从命案现场直接赶到这里来的。”
张成功不得不佩服高峰那令人惊讶的思维跳跃能力,面色沉重地说:“我来找你确实是和一起命案有关。这是一件棘手的案子,我不得不来这里听听你的高见。”
高峰说道:“如果你想听我的意见的话,那就应该让我到命案现场去看看。走吧,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还是边走边谈吧。”
“可是……”张成功有些为难,目光在高峰身上转了转,问道,“你确定真的就这样出去?”
高峰反问:“怎么,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就在这时,萧月走了出来,看到正在交谈的两人后叫道:“天啊!你就穿成这样站在门口说话?”
高峰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注意到自己只穿了条短裤,怪不得张成功刚才会有那样的表情。
萧月见高峰还站在那里不动,叫道:“真希望没有邻居看到你这样。快点回去穿件衣服,听到了没有?”
高峰始终不觉得自己穿的有什么问题,不过他可不想招惹萧月,转身回到屋子里穿了套衣服,出来见萧月和张成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就催促道:“我们快点走吧。”
张成功看着正在整理衣服的高峰说:“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们,不过我真的不能等到天亮,那样可能已经完了。”
高峰无所谓地说:“没关系,反正我睡觉之前也想活动一下脑子,我可不想让它生锈。”
“什么?”张成功没听出来高峰的意思是在说自己太无聊了,很快他就注意到高峰那赤红的双眼,精神看起来并不是太好,扭头向萧月问道,“他不会是生病了吧?”
萧月瞟了高峰一眼,不在乎地说:“没什么,只是有点轻微失眠而已,很快就会好的。”
张成功像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说:“失眠,他有去看医生吗?”
高峰停下脚步说:“张局长,医生是治不了我的失眠的,而且你要是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的话,那不如我们回去喝杯咖啡再走。”
张成功这才意识到自己问得有点多了,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起身说道:“我们路上详细谈吧。”
高峰、萧月随张成功来到了楼下,那里停着一辆还没有熄火的警车。胡兵坐在驾驶座上正伸头向外张望,看到三人立即叫道:“高大哥,萧月。”
萧月见胡兵坐在那里不动,开玩笑地说:“胡大队长,你该不会是被撤职做回老本行了吧?”
胡兵解释道:“这起案件非常特殊,局长怕浪费时间就让我在车里等着。”
张成功主动上前打开车门说道:“先上车再说吧。”
高峰和萧月坐了上去,不等吩咐胡兵就踩下油门向前冲去,警笛在黑夜里发出刺耳的喧嚣声。
高峰见车子跑起来了就向张成功说道:“张局长,现在你可以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案子,要劳驾你这个局长大人亲自跑一趟?”
张成功的面色一直很沉重,见高峰问起就说道:“哦,其实也没有什么。市精神病院在两个小时前发生了一起命案,我们警方已经对现场进行了勘查,并且有了初步的结论,死者可能是自杀。不过,死者的死亡方式有点奇怪,而且身份非常特殊,因此需要你这个专家过去确认一下,看看死者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精神病院里能有什么人?除了精神病人就是工作人员,他们的身份说白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并不像外界想的那么神秘。高峰有些好奇地问:“死者是什么人?”
张成功先是沉默了一下,接着缓缓说道:“死者年龄30岁,男性。现在我只能对你说这么多,其他的我必须暂时保密,一切都等你看过现场后再说。”
高峰扭头看着张成功那有些为难的脸,要是以前这家伙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把掌握的所有资料都告诉自己。现在说的等于没说,间接地增加了案件的神秘性和特殊性。高峰对这起命案增加了点兴趣,不过他也没有再问什么。他不想被太多的外界因素所影响,像张成功说的那样,一切等看过现场之后再说。
精神病院建在市郊,当高峰四人赶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半了,整个精神病院都被封锁了起来,不准任何人进出。
高峰在张成功的陪同下来到了案发现场,非常赞同张成功的说法,死者的死亡方式非常奇怪。任何到过现场的人都会赞同这种观点,死者竟然是在比自己矮上许多的地方上吊自杀的。
现场没有任何的搏斗痕迹,死者背靠床头半躺在那里,利用撕烂的床单上吊自杀,整条舌头都吐了出来;双手无力地垂在地面上,手掌却曲张着,手指因为与地面过度摩擦而流出血;两条腿蹬得笔直,一只鞋半挂在脚上,而另一只却飞到了一米外的墙角。
高峰见老朋友法医李亮也在现场,上前问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李亮指着周围说:“难道你觉得现场还不够奇怪吗?”
高峰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回头向张成功问道:“除了警察还有哪些人到过现场?”
张成功回道:“精神病院里的一名值班医生和两名保安。是医生先发现死者的,他是一名悬疑爱好者,看过许多悬疑侦探小说,对现场保护有一定的了解,在警察到来之前可以说没有任何人破坏过现场。另外,即使我们在对现场勘查的时候也尽量保持原状,没有进行过任何破坏。”
高峰点了点头,非常满意警方所做的一切,一边查看现场一边问:“通知死者家属了吗?”
张成功回道:“已经通知了死者家属,她现在就在这里。我的人已经对她进行了询问,暂时还没有让她来现场指认尸体。”
高峰再次点了点头,在房间里检查了一圈,仔细查看了每一个角落,最后解开被撕成布条状的床单,将死者放倒在地上。开始的时候高峰还非常兴奋,可随着深入地检查他变得越来越失望,最后摇头叹了一口气,恢复了张成功找到他之前那无趣的表情。
一直守候在一旁的张成功见高峰似乎有了结论,急忙问道:“怎么样,你是怎么看的?”
高峰扭头看着张成功说:“死者是自杀的。”
张成功明显松了一口气,脸上紧张的表情得以缓和。为了谨慎起见,他再次问道:“你确定死者真的是自杀?”
高峰对张成功用这种质疑的口气询问自己有些不高兴,说道:“我确定这是一起自杀案件,难不成你们警方有着完全相反的结论?”
张成功没有给予明确的回答,而是问道:“一个人为什么要在比自己矮的地方上吊自杀?”这可能是现场唯一没有合理解释的地方,他不得不谨慎一点弄清楚这个问题。
高峰解释道:“这个看似不可能,实际上一个人如果真的想要死的话,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就算是没有任何外来因素躺在床上也有可能死去。”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见周围的人有些不相信就接着说道,“当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解释,不过我们可以通过周围的环境来推断。”
“比如呢?”张成功问。
“比如这起案件。”高峰说着看了眼尸体,接着说道,“他脖子上的勒痕和死亡特征完全符合上吊的特点。当然,也许有人会说他是被人勒死后绑在这里的。那我就要问了,既然凶手想要伪造一个现场,为什么不伪造得更加像一点儿?他完全可以找一个更高一点儿的地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找了一个比死者还要矮的地方。”
胡兵在这时插嘴说道:“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精神病院,这里有许多精神不正常的人,他们的智商和一般人比起来可能会……”
高峰不等胡兵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是想说精神病人的智商比一般人的低吗?”
胡兵点了点头,并且问道:“难道不是吗?”
高峰露出一丝笑容说:“精神病是一种病,它和智商没有什么关系,有些精神病人的智商要远远高于你我这样的人。”
胡兵听到高峰在提到“我”时明显加重了口音,心想像高峰这种智商尚且不敢说比精神病人的智商都高,自己又能说什么呢?
高峰把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说:“我们似乎有些跑题了,还是接着刚才的话说吧。在场的各位都是干刑侦工作的,应该知道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勒死的话脖子上的勒痕是向后延伸的,而上吊的话勒痕就会向上。大家可以检查一下死者的勒痕,这样就能轻易判断出死者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之前死者的脖子被布条缠着,张成功又要保持现场等高峰,因此除了对死者进行过仔细检查的法医李亮外其他人根本没看到死者脖子上的勒痕。
李亮向其他人说道:“死者脖子上的勒痕确实是向上的。”
听闻此话张成功和胡兵一起过去看了看,确定了死者勒痕是向上的。
高峰接着说道:“另外,死者死前有挣扎过的痕迹,那是被吊死时的本能反应。换句话说,如果是他杀的话,死者挣扎的痕迹不应该只留在地面,他会本能地去抓凶手。”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盯着死者,面色沉重地说,“他的想象力一定极其丰富,在被吊死的时候把周围的环境想象成一个在比自己还高的地方,这才有了奇怪却又真实的现场。”
萧月在一旁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死者死前出现了幻觉?”
高峰纠正道:“不,是想象,不是幻觉。”
萧月问:“有什么区别吗?”
高峰回道:“区别就在于一个是主观意识,而另一个是客观意识,也就是说死者死前看到的画面是自己刻意制造出来的,而不是被动产生的。”
这样的解释大多数人都听明白了,死者是自杀的。张成功还是有点不放心,向高峰问道:“你真的确定死者是自杀?我的意思是说,现场真的没有任何疑点了吗?或者说凶手太过于狡猾,制造出这样的现场连你高大神探也被骗了。”
高峰看出张成功有话外之意,于是说道:“你说的也有可能,不过我真的找不出任何疑点了,不知道你们警方有没有发现其他的疑点?”
张成功知道高峰是故意这么讲的,面色有点难看,摇头说:“除了你说的我们警方也没有其他发现。”
高峰问道:“既然我们的观点完全相同,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张成功深吸了口气说:“我说过了,死者的身份有些特殊,因此我要确定他真的是自杀才能对外公布这件事,不能有任何差错。”说着他向高峰伸出手来,“不管怎么说,这次很感谢你能来帮忙,谢谢。”
高峰没有和张成功握手,而是盯着死者说道:“死者的头发秃得很厉害,而我在他的指缝内发现了两根头发,这说明他的头发稀少有一半是脱发的原因,另一半可能是因为他经常抓自己的头发造成的。另外,死者的手指虽然已经破损,但是指尖处和手掌根部还是能看出厚厚的老茧。死者皮肤细嫩,绝不是一个体力劳动者,手上的老茧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经常敲打键盘造成的,这算是一种职业病。”
萧月见高峰停了下来就说道:“这么说死者经常和电脑打交道,而且是一位脑力工作者,他是电脑工程师?”
高峰回道:“电脑工程师或许也会抓自己的头发,可死者不是工程师,他是位作家。”
萧月恍然大悟,作家在创作一本书时会遇到许多障碍,有时候甚至会因为一个情节而烦躁不安,有时遇到一个瓶颈无法突破,就会不自觉地去抓自己的头发。同时,现在的作家和以往不一样,基本上不再使用笔,通常都是用键盘敲字,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死者的手上会有老茧。
当高峰说出死者的身份是作家时,张成功露出惊讶的表情,而高峰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他决定先听下去。
高峰转而盯着张成功说:“张局长曾经说过死者身份特殊,只有确定死者真正的死因后才能向外公布。这说明死者的影响力非常大,是位当红作家,拥有很多粉丝,过早公布结果的话只会引起恐慌。”
张成功的身子动了下,就像被一根刺扎了一下。高峰的分析全是正确的,这正是他所担心的地方。
萧月盯着死者的脸低声自语:“当红作家,他究竟是谁?”其实她内心真正好奇的是,一个当红作家怎么会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而且还死在了这里。
张成功之前松懈下来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向高峰说道:“死者确实是一位当红作家,我之所以这么谨慎,除了因为死者的特殊身份外,还有一个原因。”
高峰说这么多正是想让张成功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抓住时机问道:“什么原因?”
张成功扭头向胡兵吩咐道:“把吴医生叫过来吧。”
“是。”胡兵应了声,转身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带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子走了进来。
高峰的目光投了过去,男子在40岁左右,长相普通,一进来就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然后才面色发紧地看向张成功。高峰向张成功问道:“他就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医生?”
张成功应道:“是的。”说着向吴医生介绍说,“这位是高峰,高大侦探。麻烦你把之前跟我们说过的事,再向他说一遍吧。”
“高峰?”吴医生眼睛一亮,扭头盯着高峰看了看说,“我听说过你的许多故事,有很多离奇的案子都是你破的!”
高峰不想听别人讨论自己以前破过什么案子,催促道:“吴医生,还是把你知道的先告诉我吧。”
“是,是。”吴医生连声应道,接着说道,“我怀疑月夜是被谋杀的。”
高峰像是没听清楚似的问道:“你说他叫‘月夜’?”
萧月的情绪却要比高峰激动许多,冲吴医生叫道:“月夜!你的意思是说死者就是当红作家月夜?”
吴医生看了看高峰,接着又看了看反应过激的萧月。
萧月知道自己有些失态,忙稳住自己的心情说道:“我是高峰的助手萧月。”说着再次问道,“请问你刚才是在说死者就是当红作家月夜吗?”
吴医生点了点头,反问:“怎么,你们还不知道他就是月夜吗?”
张成功轻咳了一声说:“哦,我还没有告诉他们死者的身份。”
吴医生有些惊恐,以为自己破坏了警方的计划,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另有安排,还以为这是无关紧要的事呢。”
无关紧要的事?张成功瞪了眼吴医生。要不是因为死者是位当红作家,他的死也许会引来外界的关注,自己用得着这么小心谨慎吗?张成功装着没事的样子挥了挥手说:“没关系,反正我正打算告诉他们这些呢。”
萧月倒抽一口凉气,双手捂着嘴以防自己尖叫起来,目光再次落在死者身上:“天啊,天啊!他竟然就是月夜,和我住在同一个城市里,而我竟然不知道!”
高峰看着萧月那夸张的表情,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月夜真的很有名吗?”
萧月放下手用怪异的表情看着高峰,就像高峰问出这个问题是在亵渎“月夜”的名字一样。萧月反问:“难道你从来都没有看过月夜写的书吗?”
高峰一脸真诚地摇了摇头。他确实很少看小说,而且这也是第一次听到“月夜”这个名字。“我应该看过他的书吗?”
萧月摇头叹息了一声说:“月夜何止是有名。如果说你是个天才侦探的话,那月夜就是一个天才的小说家,他在任何一个方面都不会比你差。你知道吗?自从10年前月夜出版了第一本书后,他的每本书都排在畅销榜第一位,光每年的版税就达数千万,是个不折不扣的有钱人。”
高峰看着地上的尸体,除了皮肤细嫩之外,死者不管从哪个方面都不能和有钱人联系起来,更没有人会想到眼前这个自杀的家伙会是一位天才小说家。高峰把视线拉回到吴医生身上,问道:“绕了这么一大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想说什么,或者说你怀疑什么。”
吴医生没有立即回答高峰的问题,而是扭头看着萧月说:“既然你这么了解月夜,难道你不觉得眼前的场景在什么地方出现过吗?”
萧月被这么一问,确实觉得眼前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萧月不断地询问自己,突然叫道:“啊,我想起来了!”说着扭头向高峰说道,“这个场景在月夜最近出的一本书中出现过,书的名字应该叫《被谋杀的伯爵》。”
“《被谋杀的伯爵》?”高峰重复了一遍。
萧月点头说:“是的。《被谋杀的伯爵》创造了新的销售纪录,而且,在书的结尾,作者让伯爵自杀了。”说着目光落在了月夜的尸体上,那眼神就像是正在目睹一场灵异事件,低声叫道,“天啊,他竟然模仿了伯爵的自杀方式。”
吴医生补充道:“伯爵自杀的地方也是精神病院,同样是将床单撕成布条绑在床头上吊死的,和眼前的场景可以说完全一样。”
高峰又看了一眼死去的月夜,好奇地问:“书名叫《被谋杀的伯爵》,为什么结尾伯爵会是自杀的?”
吴医生解释道:“这是一种讽刺手法。表面上看来伯爵是自杀的,可实际上他是在向世人控诉,他的死和那些抛弃他的亲人、朋友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反过来说,伯爵是被自己的亲人、朋友逼死的。那些不断逼他、从他身上获得好处的人才是谋杀了他的真正凶手!”
高峰在吴医生简单介绍完伯爵的死因后说道:“你是想告诉我月夜选择这样的死亡方式是故意的,他是在告诉世人他并不是自杀的,而是像伯爵那样被人谋杀的?”
吴医生点了点头:“或者说是被什么人逼死的。”
张成功在这时开口说道:“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想让你来确定死者的死因。要知道,月夜的死本来就是一件大新闻了,他模仿自己新书的主人公自杀的方式就更是大新闻了,人们会拿这件事不断炒作的。”
高峰看了张成功一眼,重复了自己的观点:“就算死者真的是被某人逼死的,从技术角度来看,没有任何人参与他的死亡,因此他仍不是被谋杀的,而是自杀。”
萧月突然问道:“更深层一点的原因呢?你不是一直追求着事情的真相吗,现在不正是一个很好的案子?你应该查出死者真正的死因,是谁把他逼死的!”
高峰看了看自己漂亮的女助手,她已经被死者的名气冲昏了头脑。高峰摇头叹了一口气说:“以前我追查事情的真相,是因为那并不是死者真正的死因,而眼前的真相已经很清楚了,死者是自杀的。不管他生前有多么大的名气,他都已经毁了自己,不但住进了精神病院里,还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萧月试图去说服高峰,却又被高峰打断了。
高峰接着说道:“这只不过是件无聊的自杀案,而且时间真的不早了,我想回家去睡觉。”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呵欠。
张成功见高峰不想留在这里就说道:“那好吧,我让胡兵先送你回去休息。”
“再见。”高峰摇了摇手,转身走了出去。
萧月见状急忙追了上去,胡兵也跟了出去。
出了精神病院的大门之后,萧月不死心地向高峰问道:“你对这件案子真的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吗?”
高峰摇了摇头,一脸正色地说:“这件案子已经结了,死者是自杀身亡,现场也没有任何疑点,请问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萧月早就知道高峰会这么答,立即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死者背后的故事,他让自己像伯爵一样死去,这里面一定有别的隐情。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背后的隐情和查出真凶吗?”
高峰停下脚步,与萧月面对面地说:“萧月,你究竟想让我好奇什么?一个精神病是如何自杀的吗?那我问你,在那样的环境下,一个人如何才能结束自己的生命?”
萧月哑口无言,精神病院为了防止病人自杀可以说做了很多工作,病房内除了一张床外甚至没有其他任何物品,自杀的条件也就得到了限制。
高峰接着说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死者为什么要像自己笔下的人物那样结束生命,那是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他的第一意识会让他那么做,所以他就那么做了,像伯爵一样死去!”
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如果已经有了先例,那后面的人就会效仿,这个萧月是清楚的。比如某世界著名的企业有人自杀时选择了跳楼,那后面若再有想自杀的人就算有其他选择也会有所侧重,他们会像第一个人那样,自然首选跳楼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就是模仿性自杀。月夜写过在精神病院里结束自己生命的人物,当他在同样的环境里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时,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同的方法。
高峰见萧月不再说话,就说道:“你知道我已经几天没睡觉了,现在我很累,想要回去睡觉,请不要再拿这件事来烦我了。”
萧月看着远去的高峰,虽然她知道月夜有可能是模仿性自杀,但是内心深处更希望事情不是这样的。她更愿意相信月夜的死是一场谋杀,选择与伯爵相同的方式自杀是想暗示着什么。萧月不愿意就这么放弃,扭头冲胡兵叫道:“喂,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也同意他的观点?”
显然萧月的求助找错了人,经过几个案件合作后,胡兵已经将高峰的推理认定为真理,绝不会轻易地去怀疑高峰。再加上他像高峰一样对月夜这样的名人并没有什么关注,因此好奇心也就没有萧月那么重。胡兵轻咳一声,看着萧月说:“对不起,这次我赞同高大哥的观点,案子已经结了,再追查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什么?”萧月叫道,不愿意相信胡兵会站在高峰那一边。
高峰已经走到了汽车前,回头叫道:“喂,快一点儿,我很累!”
“来了!”胡兵应道,加快步子向前跑去。
萧月一脸无奈,只好在后面跟了上去。上车后,萧月又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试图说服高峰继续查这个案子,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到最后高峰干脆闭上眼睛装睡来回避这个话题。萧月非常失望,她搞不懂高峰这次为什么会这样,或许这段时间的失眠真的对他影响很大。
高峰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装睡,可是后来睡意越来越浓重,在汽车的晃动下他竟然真的睡着了。这次他睡得很沉,到家时不管萧月和胡兵怎么叫他都没有醒来,最后还是胡兵、萧月合力将他扶上了楼。
第三章 幽灵微博出现
在高峰熟睡的这段时间,张成功并没有闲着。他和月夜的妻子进行了商量,决定暂时封锁月夜死亡的消息。不过,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张成功试图封锁消息的时候,精神病院里的吴医生已经发了一个微博公布了这件事。
月夜进入精神病院本来就是一件爆炸性新闻,最后还死在了精神病院里,这就像将一包烈性炸药扔进了岩浆里一样,造成了轰动的效果。短短一个小时,微博转发的数量就多达几十万次,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
张成功和警局的电话成了询问月夜死亡的热线,不断有人打电话来求证事情的真相;就连市长也亲自打电话过问了这件事。迫于社会各界的压力,张成功不得不决定天亮以后召开一次记者会,专门说明此事。在记者会召开之前张成功是别想睡觉了,他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让记者从他的话里找到任何可以用来制造更多虚假新闻的把柄,那样只会把事情搞得更乱。
高峰一直睡到时近中午才醒来,这时张成功的记者会也已经召开完毕。对于张成功来说这次记者会召开得还算成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社会各界传来的压力。对于参加会议的记者们来说,他们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资料,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一时间,月夜进入精神病院并死亡的消息和推测,占据了各大大小小报纸和网站的头条,再次加快了事件的传播。
人们开始凭借着自己的想象推翻了警方的结论,有的人说月夜本来就是一个精神病,不然怎么能写出那样畅销的小说;有的人说月夜并不是真的患有精神病,之所以进入精神病院只不过是为了体验生活,好为下一部小说做准备。评论最多的无疑是月夜死亡的方式,在这方面人们达成了惊人的一致,认为月夜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另有隐情,他是被谋杀的!
高峰睁开眼就见到萧月捧着笔记本电脑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的表情难看,气势上就像是要讨伐自己一样。高峰是一个聪明人,立即装着无辜的样子,说:“萧大小姐,我知道月夜的死让你感到很难过。不过看在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分上,而且以后我们可能还要长时间地在一起生活下去,请你不要为了一个算不上认识的人,破坏我们那还算是美好的感情。另外,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人死去,其中不乏知名人物。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的生活却还是要继续的,对吧?”
萧月捧着笔记本电脑一动不动,就这么站在那里盯着高峰,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高峰开始有点为萧月担心了,坐起来叫道:“萧月,不要吓我,你没有事吧?喂,给点反应好吗?”
萧月把笔记本往高峰身上一推,沉声说:“你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再说。”
著名小说作家月夜,昨晚在精神病院里自杀,就像《被谋杀的伯爵》中的伯爵那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死一定是在告诉我们什么。
高峰看到这么短短的一条微博,另外还附了一张月夜死亡的照片,接着就是无数条相关的评论。高峰简单浏览一下评论的内容,摇头叹息道:“这下吴医生有麻烦了。”
萧月被高峰冷不丁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问道:“你说什么?”
高峰把笔记本电脑转过来,指着上面的微博说:“怎么,你还不知道这个微博是吴医生发的吗?”
萧月摇了摇头,这条微博是突然出现的,微博账号也是刚刚注册的,并没有经过实名认证。萧月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吴医生发的?”
高峰露出一丝笑容说:“很简单。首先,张成功绝对不希望月夜死亡的消息像现在这样传播,因此这条微博肯定不是警方发的。其次,微博上的内容和吴医生的想法一样,他故意提到了《被谋杀的伯爵》一书,这是在故意诱导人们的思维。吴医生新注册了个微博账号,目的就是不想让人们知道这条微博是他发的,却不知道他所发的内容正好出卖了他。”
萧月不以为然地说:“你不能只凭一句话就认定这条微博是吴医生发的。我也有这种想法,你为什么不怀疑是我发的这条微博?”
“我当然不是只凭一句话就怀疑他的。”高峰说着将照片放大,指着照片说道,“你仔细看这张照片,除了死者外屋里没有任何人,这张照片是在警察到来之前拍摄的。”
萧月之前一直没有留意照片,这时仔细看了看,照片拍的时候四周确实非常安静,只有最先到达现场的人才能拍出这样的效果。萧月抬头看着高峰说:“那又怎么样?别忘了当时除了吴医生外还有两名保安,难道照片就不能是保安拍的吗?”
高峰知道萧月不到黄河心不死,于是说道:“你说的也有可能,不过我们讨论的并不是照片由谁拍的,而是这条微博是谁发的。照片加上微博的观点就指明了一个人,那就是吴医生,微博是他发的。”
萧月盯着微博上的照片,现在她已经相信高峰的话了,这条微博是吴医生发的。
高峰接着说道:“我们的吴医生有麻烦了,现在张成功一定正在为这条微博恼火呢。”
萧月把笔记本夺过来将照片恢复原样,指着下面的评论说:“我让你看这条微博不是让你去找它是谁发的,而是想让你看看下面的评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月夜的死另有原因。”
高峰抬头看着萧月说:“另有原因,你是想说谋杀吧?”
萧月不否认这点,叫道:“没错,他是被谋杀的,大家都是这么看的!”
高峰无奈地说:“那些人根本没去过现场,他们只是凭着一张照片和主观评论推测的,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而我去过现场了,月夜是自……”
萧月打断高峰的话叫道:“那事情的真相呢?月夜让自己像伯爵那样死去是有原因的,他是想告诉大家自己像伯爵那样遭到了抛弃,他是被人逼死的。你为什么就不能找出是谁逼死他的?”
“我知道……”高峰刚开口就又被萧月打断了话。
萧月将一本书扔在了高峰身上,大声叫道:“这本就是月夜写的《被谋杀的伯爵》,你好好看看它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再和我讨论这件事!”
高峰看了一眼封面,图片设计得有几分像月夜死亡的照片,接着又抬头看了看萧月那快要发疯的脸,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她的话,往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高峰无奈地说:“好吧。我先看看这本书,不过它不会改变我的看法。”
萧月说道:“现在说这话有点早,等你看完再说吧!”说完哼了声,用沉重的鼻音来发泄自己的不满,随后抱着笔记本电脑转身离去。
高峰冲萧月的背影叫道:“喂,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
萧月头也不回地说:“什么时候你把书看完了再吃饭!”
“你是在威胁我吗?”高峰问道,却没得到回应,低头晃了晃手中的书说,“这玩意要是能当饭吃就好了。”
萧月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客厅里和网友们进行着讨论,无一例地大家都觉得月夜的死有蹊跷。随着讨论的深入,萧月越来越相信月夜的死是谋杀,过度地投入让她根本不知道高峰已经站在她背后有一段时间了。
高峰看了一段聊天记录后忍不住说道:“别忘了我们是侦探,讲究的是推理和证据,而不是和那些从来没有去过现场的人进行毫无意义的猜想。”
萧月吓了一跳,特种兵出身的她本能地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朝高峰脑袋上砸去。幸好关键时刻她及时控制住了自己,这才避免了高峰被砸得头破血流的场面出现。
高峰也被萧月强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心想下次还是不要在萧月背后突然讲话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萧月白了高峰一眼说:“书看完了吗?”
高峰将那本《被谋杀的伯爵》扔到桌面上说:“看完了,你该不会是想考考我吧?”
萧月还真把高峰看成了说谎的小学生,拿起书翻了翻问道:“伯爵是被谁送到精神病院的?”
“他妻子。”高峰对答如流。
萧月接着问:“他妻子为什么要那么做,是因为伯爵真的患了精神病吗?”
高峰拉萧月到对面的椅子坐下说:“不,伯爵根本没有患精神病,他只不过是被自己的妻子算计了而已。至于他妻子为什么要那么做,那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小自己10岁的仆人。而她又不想放弃已有的荣华富贵,于是就和仆人设计陷害了伯爵,以此夺取伯爵的财产。”
萧月从高峰的回答可以看出高峰确实读过了这本书,不过她还是不太相信高峰把整本书都读完了,于是问出了第三个问题。“既然伯爵没有患精神病,那他为什么没有逃走,而最后又选择了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高峰回道:“那是因为伯爵的妻子收买了精神病院里的所有人,致使伯爵没有办法逃离精神病院。伯爵自杀是因为他不想待在精神病院里继续受侮辱,而他又没有办法逃出去,不得已之下他只能选择结束生命来保存自己仅有的尊严。”
萧月合上书兴奋地叫道:“你看,事情就是这样的。”
高峰像是没听懂萧月的话,问道:“什么样的?”
萧月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说:“月夜的妻子爱上了别人,而她又不想放弃月夜的财产,于是她就把月夜送进了精病院,并且收买了精神病院里的所有人。月夜没有办法逃出精神病院,可他又不想继续忍受侮辱,于是就像伯爵那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高峰摇头说道:“萧大小姐,拜托你不要把小说和现实生活搞混。小说是小说,生活是生活,有谁会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小说来写?”
萧月叫道:“月夜就会这么做!要知道月夜是个天才,把自己的生活写成了一部书,并用自己的死来提醒大家注意这一点。他是被谋杀的!”
高峰镇定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月夜知道自己的妻子要陷害自己,提前把它写成了小说。月夜的妻子像书里写的那样把月夜送进了精神病院,月夜在明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还是进入了精神病院,最后还自杀了?”
萧月纠正道:“是谋杀。”
高峰无可奈何地说:“好吧,先叫‘谋杀’吧。”接着问道,“你真的认为这样讲能说得通?要么月夜是傻子,要么月夜的妻子是傻子,否则没人会那么做。”
萧月无话可说了,如果月夜真的提前知道了这一切,那他应该事先做好准备才对,根本不可能像小说中的伯爵那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送到精神病院,更不会选择自杀。从另一方面来讲,月夜的妻子一定看过《被谋杀的伯爵》这本书。她又不是笨蛋,不会在月夜有警觉的情况下还按书上写的那样将月夜送进精神病院。这一切都说不通,萧月却不讲理地叫道:“不管怎么说月夜的死有蹊跷,他是被谋杀的!”
高峰不想和萧月争论,说道:“书我已经看完了,可以给我弄些吃的吗?”
“哼!”萧月再次用沉重的鼻音表达自己的不满,起身进入了厨房,片刻之后端着一碗面走了出来,放在高峰面前说,“吃吧。”
高峰盯着碗叫道:“什么,你就让我吃方便面?”
萧月白了高峰一眼说:“没错,你爱吃不吃!”
高峰有些恼火,早知道是方便面的话他就不看那本书了,还不如自己动手弄点吃的。不过,高峰是真的饿了,也不和萧月争论那么多,低头几口就将碗里的面吃掉,就连碗里的汤也喝了个精光。
“当、当 当。”就在高峰放下碗的时候身后传来敲门声。
高峰连看也没看一眼,向萧月说道:“开门。”
萧月正在网上寻找新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而且她还在生高峰的气,因此坐在那里没有动,冷淡地说:“我正忙着呢,你去开门吧。”
高峰不慌不忙地说:“你不去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见他们。”
萧月听到这句话才将目光移到高峰身上,问道:“你知道敲门的人是谁?”
高峰点头说:“我不但知道敲门的人是谁,而且还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当、当 当。”敲门声还在继续,沉稳而有节奏,并没有因为开门的时间过长而有任何混乱。
萧月瞟了一眼房门,好奇地问:“你说他们,意思是说外面的人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
高峰说:“准确地说是两个人,而且你我都认识。”
萧月更加好奇了,追问道:“是谁?”
高峰漫不经心地说:“张成功和胡兵。”
“他们?”萧月有些意外,接着问,“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高峰看了萧月一眼说:“和你的目的一样,想让我继续调查这件案子,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想见他们的原因。不管故事的背后有什么原因,月夜的死都是自杀,再怎么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萧月听到这里不再说什么,立即起身跑去开门。既然自己一个人无法说服高峰,那多两个人帮忙也是好事。萧月打开房门果然见到胡兵和张成功站在门外,不等两人开口就侧身让开说:“快点进来吧!”
胡兵看着萧月那过于热情的态度,不解地问:“你知道我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萧月见两人还站在那里就一手一个将两人拉了进来,嘴里叫道:“先进来再说吧!”
进到屋里后,胡兵和张成功显得有些拘谨,尤其是张成功,他松了松衣领示意胡兵开口说话。胡兵先是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坐在客厅里的高峰,接着扭头向关上房门的萧月说道:“我们这次是来找高大哥帮忙的。”
萧月说:“我知道,你们来这里和月夜的案子有关,对吧?”
胡兵惊讶地看着萧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月瞟了高峰一眼说:“准确地说是他知道。算了,别管我们是谁知道了,过来这边坐吧!”说着她把胡兵、张成功引到高峰面前坐下。
高峰看都没看张成功和胡兵一眼,抓起桌上的报纸挡在面前说:“你们回去吧,我不会同意的。”
这突然而来的话让三人俱是一愣,张成功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忍不住叫道:“喂,我们都还什么也没有说呢,你就拒绝我们。你知道我们要说什么吗?”
高峰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对张成功的话充耳不闻。
张成功见高峰不理自己,就扭头问萧月:“他真的知道我们要说些什么吗?”
萧月说道:“他说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说服他继续调查月夜的案子。”说着以求证的眼神看着两人,问道,“对吗?”
张成功和胡兵惊讶地看着高峰,真是神了,高峰竟然什么都知道。张成功此行的目的确是想请高峰出面帮忙继续调查月夜死亡的案子。不过自己还没开口就被拒绝了,这让他有些尴尬,一时间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萧月见张成功和胡兵不说话就接着说道:“你们来之前我也一直在试着说服他继续调查这件案子,不过你们也看到了,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始终认为月夜的死是自杀。”
这时高峰突然放下了报纸,抬头向张成功说道:“怎么?张局长,难不成你们警方改变了看法,认为那个畅销书作家是被谋杀的?”
张成功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警方根据现场留下的证据已经证实月夜的死是自杀,这点警方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过。无奈舆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不久之前市长还亲自打电话向他下达了重新调查这起案子的命令。张成功向市长解释说已经得到了高峰的确认,月夜的死不可能是谋杀。可市长却说这件案子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必须给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至少也得重查此案,这样也显得政府和警方很重视这事。张成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到这里来的,为了缓和目前尴尬场面,他勉强笑了笑说:“高大神探,我实在是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敲门的是我们两个,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的?”
高峰解释道:“很简单。不久之前萧月让我看了网上的评论,这件案子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你可控的范围。我想一定是市长要求你重新调查此案的吧?”
张成功点了点头,再次向高峰投去佩服的眼光。
高峰接着说:“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敲门那么急切,现在都已经中午了,敲门声反而变得平稳。我猜测来的还是你,而且你内心非常矛盾。你相信案子是自杀,可是迫于压力只能到这里来,想让我重新调查此案。”
张成功连面子也不要了,借着这个机会说:“你也知道我是迫于压力而来的,还请你帮下忙,不然市长那边我无法交代。”
高峰才不管下达命令的是谁,向张成功说道:“根本没必要再调查了,死者是自杀,这也是我拒绝你们的唯一理由。”
张成功见求高峰不行就改变了战略,扭头向萧月问道:“我听说你们最近的生活有些拮据,已经开始控制开销了,对吧?”说着还故意看了看高峰面前那还留有方便面残渣的碗。
萧月不知道张成功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高峰眉头一紧,盯着张成功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成功使了个眼色,胡兵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酒放在了桌子上。
高峰眉头皱得更紧了,问道:“这是干什么?”
张成功呵呵笑道:“你一定已经很长时间没沾酒了,不想尝尝?”
高峰盯着桌子上的酒舔了舔嘴唇,抵抗着这致命的诱惑,费了很大劲才将目光从酒瓶上移到张成功脸上,沉声说:“别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张成功这时不理会高峰,扭头和萧月说道:“如果高峰接下这件案子,我给你们两倍的酬劳,怎么样?”
萧月惊讶地叫道:“什么,两倍的酬劳,你是说真的?”
高峰听后则气愤地叫道:“姓张的,你少玩这套,你以为我高峰是钱就可以收买的人吗?”
张成功知道萧月掌管着高峰的财政大权,因此不理会高峰,向萧月问道:“你认为怎么样?”
萧月扭头向高峰说道:“我们已经没有钱了。如果你不接这个案子的话,那以后都别想再喝酒了,恐怕连方便面也没得吃了!”
高峰面对诱惑和威胁毫不妥协,起身叫道:“那我以后不喝酒就是了!”说完转身向卧室走去,同时叫道,“萧月,从今天起我一天只吃一顿饭。对了,每次吃一包泡面就行了!”
萧月以前也用这个办法威胁过高峰,可从来没见过高峰像现在这么倔强,扭头向张成功说道:“看来这招不行,你说怎么办?”
张成功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干坐在那里。
萧月见张成功和胡兵没有走的意思就为两人泡了一壶茶,三人都是老熟人了,也用不着寒暄什么,可干坐在那里还是有些尴尬。萧月主动找话题说:“这茶是今年的新茶,你们尝尝怎么样。”
张成功端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一股清香透人心脾,让人感觉就像身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整个口腔中都充斥着茶叶那独有的淡淡清香。茶绝对是好茶,可张成功依然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向萧月说道:“高峰也太难说话了,怎么说这也是一起命案,而且还是市长亲自下达的命令,谨慎一点儿有什么不好的?”
萧月和张成功的关系有些特殊,她也非常了解张成功。以前张成功是有名的火爆脾气,提起他的名字罪犯就会打个寒战。自从坐上局长的位置,他的脾气已经有所收敛,可是刚刚高峰的态度又把这坏脾气给引发了出来。萧月又为张成功倒了杯茶,缓缓说道:“大家都不是第一天认识高峰,他是有名的倔脾气,如果他已经认定了一件事,那就很难改变他的观点,除非有特殊情况发生。”
张成功看了萧月一眼,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火了,暗自调整心态,尽量平和地说:“这个我知道。这次我多少有些身不由己,面对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我不得不重新调查这个案子,他就算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也应该出手帮我一把。”
萧月见张成功的话语有些缓和就接着说道:“这要怨我。你们来之前我一直逼他重查这件案子,他可能是有点反感了,这才没有考虑那么多。”
张成功对高峰的火气基本上已经消了。他一直有个疑问,趁着这个机会问道:“萧月,对这个案子你好像异常关心,这是为什么?”
萧月没想到张成功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身子动了一下说:“其实说不上异常关心,只不过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另外,和高峰的观点不同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张成功却不相信萧月的话,追问道:“你一直坚持月夜是被谋杀的,是因为你掌握了什么证据吗?”
萧月听出张成功想多了,认为自己故意隐藏了什么证据,立即说道:“不是。之前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对月夜的死亡方式有所怀疑。他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们什么,只是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
胡兵进到屋里后基本就没有说过话,尤其是在高峰进卧室后,无聊的他就拿出手机上网。这时他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抬头看着萧月和张成功,声音微微颤抖地说:“局长、萧月,你们最好看一下。”说着他就起身将手机凑到了张成功面前。
萧月将目光投了过去,手机上出现的是一条微博,等她看清微博的内容之后,立即吃惊地看向博主的名字,想要确认这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恶作剧。
我是被谋杀的。
微博的内容加上标点符号也只有短短的7个字,它是10分钟前发的。可是短短的10分钟内转发量就达到了惊人的上万次,另外还有好几千人评论。
“天啊,天啊!这是起死回生了还是幽灵复仇?”
“看来有人的死真是惊天大冤案,竟然又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一个人死了也能发微博,只是不知道地狱里的信号好不好?”
“查一下,是谁盗用了微博账号,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无聊的人,竟然开这种国际玩笑,快点儿滚!”
“人已经死了,大家就不能让他安静一点儿走吗?”
“警察是干什么吃的?快点儿查清楚月夜到底是怎么死的,再查一下是谁盗用了月夜的微博开这种玩笑!”
……
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引来这么多关注,全都是因为博主的名字特殊——月夜。
萧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是月夜的微博账号,以前她就关注过,在张成功和胡兵来之前她还曾浏览过。之前萧月想从月夜的微博中寻找一点蛛丝马迹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如今这条微博无疑证实了萧月的观点,可它又是不成立的,一个死人是如何发微博的?
张成功看到这条微博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痛恨那个将月夜死亡信息发在微博上的家伙,而眼前这条简短的微博,无疑是在本就已经沸腾的油锅里又加了碗水,让事态变得更加难以控制。张成功忍不住问道:“这……真的是月夜的微博?”
萧月和胡兵同时点了点头。
张成功深吸一口气,问:“月夜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发微博?”
胡兵眼珠子转了一下,说:“可能是有人盗用了月夜的微博账号,不管这个发微博的人是谁,现在的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们必须尽快给公众一个交代。”
张成功有些头大,他知道这个“交代”很难交代。警方认定月夜是自杀,可是绝大多数公众却不这么认为,要是重新查一遍没有查出什么来,公众就会认为警察无能。可如果真的查出点什么来,公众也不见得说你好,至少证明了你之前确实渎职。
萧月见张成功沉默不语,就从胡兵手中拿过手机,说:“我再去找高峰谈一谈。”
张成功和胡兵一起看向萧月,希望她能说服高峰,不管怎么样警方必须有所行动才行。
“当、当 当。”
躺在床上的高峰听到敲门声就叫道:“不要再浪费口水了,案子已经结束了。”
萧月在门外叫道:“开门,是我。”
高峰没有起来开门的意思,叫道:“萧月,你也别替他们说话了,今天我要在房间里继续睡觉,把前些天的睡眠全都补回来。”
“咔”的一声轻响,萧月推开房门走进来说:“我必须和你谈谈。”
高峰知道萧月又撬门进来了,在这位美女面前似乎没有什么门能挡得住她。高峰无奈地说:“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个人隐私?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男人,你一个女人就这么闯进来不怕外面那两个家伙说闲话?”
萧月没工夫和高峰贫嘴,走过去坐在床头把手机伸到高峰面前,说:“你看下这个。”
高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内容,起身问道:“这真的是月夜的微博?”
萧月点了点头,面色沉重地说:“千真万确。我知道你可能会说这是有人盗用了月夜的账号,可是……”
高峰不等月夜说完就跳下了床,跑到客厅向坐在那里的张成功和胡兵叫道:“我已经决定了,重新调查月夜的案子!”
从后面追出来的萧月听到这句话愣在了那里,张成功和胡兵也是一脸的惊讶。
张成功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你真的决定重新调查这个案件?”
“是的。”高峰眨了眨眼,接着问道,“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你们警方改变了主意,不愿意让我参加了?”
张成功急忙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到萧月身上,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萧月也是一脸的迷惘,盯着态度急剧转变的高峰说:“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他突然就从床上跳下来跑到这里说要重新调查。”
胡兵对高峰的态度改变也是非常好奇,问道:“高大哥,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想法?”
高峰向三人解释道:“因为那条微博。如果说之前月夜的死只不过是件普通的自杀案,那么刚才那条微博就为他的死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这件案子变得复杂起来!”
萧月听到这里又看了眼手机中的微博,它就像是神奇的药水,突然间就改变了高峰的想法。
高峰迫不及待地走到房门前,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身向张成功说道:“张局长,别忘了你之前的承诺,我要三倍的酬劳。”说完就走了出去。
张成功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追上去叫道:“喂,我什么时候说过三倍的酬劳,我说的是两倍的酬劳!你给我等一下,我们先把酬劳的事说清楚,你这是在敲诈!”
高峰的声音突然又从外面传了回来,说:“那就按你说的两倍好了!”
张成功的脚步一顿,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气愤地叫道:“高峰,你这只狡猾的狐狸!”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