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少女花影下.pdf

在少女花影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少女花影下》是一本追忆流年的小说,全文采用第一人称叙事,主要讲述“我”的初恋,
“我”曾陷入到少女希尔贝特•斯万的爱慕当中不能自拔,相思成疾,虽然两人也有交集,
但年少的爱情没有禁受住一些因素的干扰,两人最终分手。

《在少女花影下》借助超越时空的潜在意识,不时交叉地重现已逝去的岁月,从中抒发对故人
往事的无限怀念和感叹。当一切梦想成真,曾经的你我却渐行渐远……每一个现在都会是过去
通过追溯往昔,告诉人们要好好过现在,不要等到岁月过去才遗憾叹息。

编辑推荐
《在少女花影下》是畅销小说《追忆似水年华》的第二部。法国最高文学奖获奖作品,
也是意识流小说领域的最高成就,作者采用虚实结合的创作手法,追忆过去,思考现在,语言精炼,内容深刻。

《在少女花影下》告诉每位读者:从过去回归现在,珍惜似水流年 用心过好当下。
在时空的距离中思念、惦记、牵挂,在回忆、淡忘中不断改写今天。追忆的价值在于寻找快乐的源泉,
在静止中复得失去的时光,从而创造全新的生命。

作者简介
马塞尔·普鲁斯特 法国小说家,意识流文学的先驱。普鲁斯特自幼患哮喘病,巴黎大学毕业后
因健康原因,足不出户,专心从事文学创作。1896年出版第一本小说《欢乐与时日》。
从1909年开始创作凝聚其毕生心力的《追忆似水年华》,其中第二部《在少女花影下》荣获龚古尔文学奖。
1984年法国《读书》杂志公布了法国、西班牙、德国、英国、意大利报刊评选的欧洲十名“最伟大作家”,普鲁斯特名列其中。

文摘
父亲不再提我的“外交官职业”,母亲似乎不太满意。我认为她
感到遗憾的不是我放弃外交,而是我选择文学,因为她最关心的是用
一种生活规律来约束我那喜怒无常的情绪。
“别说了,”父亲大声说,“干什么事首先要有兴趣。再说他
不再是孩子,他当然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恐怕很难改变。他明白什
么是他生活中的幸福。”将来的生活幸福还是不幸福,暂且不谈,当
晚我便由于父亲这番让我自己做主的话而感到烦恼。父亲突如其来
的和蔼往往使我想扑过去亲吻他胡子上方红润润的脸颊,仅仅怕
惹他不快我才不这样做。我好比是一位作者,他认为自己的遐想既
然出于本人之手,似乎价值不大,但出版商竟然为它们挑选最上
等的纸张,并且可能采用最佳字体来印刷,这不免使他惶惶然。我
也一样,我问自己我的写作愿望确实如此重要,值得父亲为此浪
费这么多善意吗?他说我的兴趣不会改变,我的生活将会幸福,这
些话在我身上引起两点十分痛苦的猜想。第一点就是我的生活已经
开始(而我每天都以为自己站在生活的门槛上,生活仍然是完整
的,第二天凌晨才开始),不仅如此,将来发生的事与过去发生
的事不会有多大差别。第二点猜想(其实只是第一点的另一种形
式),就是我并非处于时间之外,而是像小说人物一样受制于时
间的规律,而且正因为如此,当我坐在贡布雷的柳枝棚里阅读他
们的生平时,我才感到万分忧愁。从理论上说,我们知道地球在转
动,但事实上我们并不觉察,我们走路时脚下的地面似乎未动,我
们坦然安心地生活。生活中的时间也是如此,小说家为了使读者感
到时间在流逝,不得不疯狂地拨快时针,使读者在两分钟内越过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在一页书的开始,我们看见的是满怀希望
的情人,而在同一页的结尾,他已是八旬老翁,正步履蹒跚地在
养老院的庭院里作例行的散步,而且,由于丧失了记忆,他不理
睬别人。父亲刚才说“他不再是孩子,他兴趣不会变了”等,这
些话使我突然间看到时间中的我,使我感到同样的忧愁,我虽然
尚不是养老院里智力衰退的老头,但仿佛已是小说中的人物。作者
在书的结尾用极其残酷的、冷漠的语调说:“他越来越少离开乡
间,终于永远定居乡间。”
这时,父亲唯恐我们对客人有所指责,便抢先对妈妈说:“我承
认诺布瓦老头,用你的话说,有点迂腐。他刚才说对巴黎伯爵提问会
不成体统,我真怕你会笑出来。”
“你说到哪里去了,”母亲回答说,“我很喜欢他,他地位这么高、
年龄这么大,还能保持这种稚气,这说明他为人正直又颇有教养。”
“不错。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机警和聪明,这一点我最清楚,他
在委员会上判若两人。”父亲抬高嗓门,他很高兴德.诺布瓦先生能
受到母亲的赞赏,并且想证明他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因为好感往往
抬高对方,揶揄往往贬低对方),“他是怎么说的……‘王公们的事
情难说……’”
“对,正是这样。我也注意到了,他很敏锐,显然他的生活经验
很丰富。”
“奇怪,他居然去斯万夫人家吃饭,而且还在那里遇见了正派
人,公职人员。斯万夫人是从哪里弄来这些人的呢?”
“你没注意他那句俏皮话吗?‘去那里的似乎主要是男士们。’”
于是两人都努力追忆德.诺布瓦说这话的声调,仿佛在回想布
雷桑或迪龙。然而,诺布瓦先生的用词所受到的最高赞赏却来自弗朗索瓦
丝。多年以后,每当人们提起大使称她为“第一流的厨师头”时,她
还“忍俊不禁”。当初母亲去厨房向她传达这个称呼时,俨然如国防
部长传达来访君主在检阅后所致的祝词。我比母亲早去厨房,因为我
曾请求爱好和平但狠心的弗朗索瓦丝在宰兔时不要让它太痛苦,我去
厨房看看事情进行得如何。弗朗索瓦丝对我说一切顺利,干净利索,“我
还从来没遇见像这样的动物,一声不吭就死了,好像是哑巴。”我对
动物的语言知之甚少,便说兔子的叫声比鸡小。弗朗索瓦丝见我如
此无知,愤愤然地说:“先别下结论。你得看看兔子的叫声是否真比
鸡小,我看比鸡大得多哩。”弗朗索瓦丝接受德.诺布瓦先生的称赞
时,神态自豪而坦然,眼神欢快而聪慧——尽管是暂时的——仿佛一
位艺术家在听人谈论自己的艺术。母亲曾派她去几家大餐馆见习见习
烹调手艺。那天晚上,她把最有名的餐馆称做小饭铺。我听了甚为高
兴,如同我曾发现戏剧艺术家的品质等级与声誉等级并不一致时那样
高兴。母亲对她说:“大使说在哪里也吃不到你做的这种冷牛肉和蛋
奶酥。”弗朗索瓦丝带着谦虚而受之无愧的神情表示同意,但大使这
个头衔并未使她受宠若惊。她提到德.诺布瓦先生时,用一种亲切的
口吻说:“这是一个好老头,和我一样。”因为他曾称她为“头”。他
来的时候,她曾经想偷看,但是,她知道妈妈最讨厌别人在门后或窗
下偷看,而且会从别的仆人或门房那里得知弗朗索瓦丝偷看过(弗
朗索瓦丝看见处处是“嫉妒”和“闲言碎语”,它们之作用于她的
想象力,正如耶稣会或犹太人的阴谋之作用于某些人的想象力:这
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的、不祥的作用)因此她只是隔着厨房的窗瞟
了一眼,“免得向太太解释”,而且,当她看见德.诺布瓦先生的大
致模样和“灵巧”的姿势时,她“真以为是勒格朗丹先生”,其实
这两个人毫无共同之处。“谁也做不出你这样可口的冻汁来(当你肯
做的时候),这来自什么原因?”母亲问她。“我也不知道这是从哪
里变来的。”弗朗索瓦丝说(她不清楚动词“来”——至少它的某些
用法——和动词“变来”究竟有什么区别)。她这话有一部分是真实
的,因为她不善于——或者不愿意——揭示她的冻汁或奶油的成功诀
窍,正如一位雍容高雅的女士之与自己的装束,或者著名歌唱家之与
自己的歌喉,她们的解释往往使我们不得要领。我们的厨娘对烹调也
是如此。在谈到大餐厅时,她说:“他们的火太急,又将菜分开烧。牛
肉必须像海绵一样烂,才能吸收全部汤汁。不过,以前有一家咖啡店
菜烧得不错。我不是说他们做的冻汁和我的完全一样吗?不过他们也
是文火烧的,蛋奶酥里也确实有奶油。”“是亨利饭馆吧?”已经来
到我们身边的父亲问道,他很欣赏该隆广场的这家饭馆,经常和同
行去那里聚餐。“啊,不是!”弗朗索瓦丝说,柔和的声音暗藏着深
深的蔑视,“我说的是小饭馆。亨利饭馆当然高级啦,不过它不是饭
馆,而是……汤铺!”“那么是韦伯饭馆?”“啊,不是,我是指好
饭馆。韦伯饭馆在王家街,它不算饭馆,是酒店。我不知道他们是否
侍候客人用餐,我想他们连桌布也没有。什么都往桌子上一放,马马
虎虎。”“是西罗饭馆?”弗朗索瓦丝微微一笑,“啊,那里嘛,就风
味来说,我看主要是上流社会的女士(对弗朗索瓦丝来说,上流社会
是指交际花之流)。当然哪,年轻人需要这些。”我们发觉弗朗索瓦
丝虽然神情淳朴,对名厨师来说却是令人畏惧的“同行”,与最好
嫉妒的、自命不凡的女演员相比,她毫不逊色。但我们感到她对自己
这门手艺有正确的态度,她尊重传统,因为她又说:“不,我说的那
家饭馆以前能做出几道大众喜欢的可口菜。现在的门面也不小。以前
生意可好了,赚了不少的苏(勤俭的弗朗索瓦丝是以‘苏’来计算
钱财的,不像倾家荡产者以‘路易’来计算)。太太认识这家饭馆,在
大马路上,靠右手边,稍稍靠后……”她以这种公允——夹杂着骄傲
和纯真——口吻谈到的饭馆,就是……英吉利咖啡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