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共党人的悲歌.pdf

台共党人的悲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台共党人的悲歌》讲述黑暗历史时期,一家三口的悲剧故事。《台共党人的悲歌》是悲壮的台湾近现代史,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
白色恐怖下,牺牲者的群像,一个时代的悲凄怅然。
日本殖民地台湾回归中国以后,中共在台湾的地下党的组织、活动与败退,恰恰是从张志忠抵达台湾而展开并以张志忠的牺牲为结束的、整整长达八年的斗争史。
1949年,国民党退守台湾后,台湾共产党机构曾组织过暴力起义、武装割据等活动,但是实力悬殊,抵抗数年后终被血洗。一部分台共党人或投降、或卖党,但领导人之一张志忠夫妇却从容赴死。
《台共党人的悲歌》详细描写了张志忠夫妇的一生,以及那个时代里怀有信仰的台共党人群像,更折射出近代中国历史的一段缩影。

编辑推荐
《台共党人的悲歌》讲述一群信仰坚定者的奋斗,是近代中国历史缩影里的一曲挽歌。清华教授汪晖三万字长序倾力推荐,著名导演侯孝贤盛赞。国共两党在台湾暗战八年的历史,国民党湮没五十年的台共产党人的斗争。

名人推荐
通过漫长的调查,在蓝博洲的笔下,日据时代台湾民众和革命者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战后台湾民众和革命者反对国民党暴虐统治的斗争、“五〇年代白色恐怖”时期左翼进步人士的奋斗和牺牲,渐渐以具体可感、清晰真实的方式呈现于读者的面前。作者勾稽起其间的连续与变化,又将这些连续与变化置于与中国革命及建国运动的关系之中,展开了一幅生生不息、广阔深厚的历史画卷。
——清华大学教授汪晖

历史就是要有像蓝博洲这般一旦咬住就不松口的牛头犬。在追踪,在记录。凡记下的就存在。凡记下的,是活口,是证人,不要以为可以篡改或抹杀,这不就是历史之眼吗。我无法想象,没有这双眼睛的世界,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著名导演侯孝贤

作者简介
蓝博洲,TVBS电视台《台湾思想起》制作人;著名导演侯孝贤御用编剧;台湾“中央”大学教授;时报出版公司曾经的主编……
其作品被侯孝贤导演改编为中国首部国际大奖电影《悲情城市》。另有作品《台北恋人》改编为电影《好男好女》和数十集电视剧等等。已出版《共产青年李登辉》等十余本书籍。
曾获获《联合报》年度最佳书奖、《中国时报》十大好书奖、好书金鼎奖、时报文学奖……

目录
序 言
两岸历史中的失踪者/汪晖

序 曲 杨扬之死
一九六八年,作家柏杨收到台湾共产党后人的遗书后,在自己的专栏上连续发表三篇文章,引出了一曲台共党人的慷慨悲歌……
第一章 张志忠
抗日战争结束,日本殖民地台湾回归中国以后,中共在台湾的地下党的组织、活动与溃败,恰恰是从张志忠抵达台湾而展开。
第二章 季 沄
张志忠从上海带回来的新娘名叫季沄。从季沄的生命史来看,她后来之所以走上革命的道路是跟整个中国的命运息息相关的。
第三章 张志忠与季沄
地下党的工作行踪不定,张志忠与季沄只能通过与家人书信往来得知彼此下落。关于一家三口被捕的经过,国民党官方档案里有种种不同的记录乃至相互矛盾的说法。
第四章 小 羊
抗日战争结束,日本殖民地台湾回归中国以后,中共在台湾的地下党的组织、活动与溃败,恰恰是从张志忠抵达台湾而展开。
尾 声 为了忘却的纪念
张志忠从上海带回来的新娘名叫季沄。从季沄的生命史来看,她后来之所以走上革命的道路是跟整个中国的命运息息相关的。
大事年表

后 记
为我补课的博洲大哥/陈键兴

文摘
台湾有没有共产党?
可以这么说,“二二八”事件后,“台湾有没有共产党”的问题已经正式登上了台湾的政治舞台。
国民政府监察院档案:(八‧13)所存,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台湾省“二二八”暴动事件纪要》当时所掌握的情报是这样的:

就【台湾】非法团体言,大别之约分为四:一为台湾共产党,首领为谢雪红、林日高、杨克培、杨克煌、张道福、潘钦信、苏新、王万得、林兑等,分为ABC三集团,A集团在台中,B集团在台南嘉义,C集团在台北,外围组织为“人民协会及民主同盟”等。

针对这些“非法团体”,政府当局也制定了相应的防范措施。
七月二十五日,台湾警备司令部公布社会秩序安宁维持办法。
十月七日,台湾省政府依据中央所颁“后方共产党处理办法”,令本省境内共产党员于本月底前登记,逾期依法究办。
针对这个问题,一九四九年三月,香港智源书局出版,“庄嘉农”(苏新)所写的《愤怒的台湾》,在第十三章《“二二八”以后的反蒋反美运动》第三节“中共在台湾”批判地写道:

台湾有没有共产党?现在台湾人民对于这个问题都没有疑问了。他们所怀疑的是共产党在什么时候会起来解放台湾。不过,前些时,美国通讯社却很认真地宣传台湾没有共产党,甚且说台湾人民不欢迎共产党,反对共产主义。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却咬定台湾二二八民变是共产党煽动的,甚且他们凭他们的主观,捏造许多中共在台湾的机构,说有什么什么工作团,台中有A团、台北有B团、台南有C团(据劲雨《台湾事变真相与内幕》)等,这不过是反动派的推测而已,除了中共自己以外,谁都不知道中共在台湾的机构和活动情形……自从国民党反动派进入台湾至二二八民变这一年多的期间中,中共在台湾都没有任何表现。二二八后,反动派极力夸张宣传中共的“阴谋”,想把民变的责任推诿到中共身上去,但中共在台湾的机构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台湾省第二届运动会在台中举行时,台中市内及运动会场,出现了没有署名的宣传品,介绍人民解放军六十七条时局口号,并附有当时解放战争的形势图。虽然没有署名,但一般人民都相信是共产党散发的。

一九五九年,“安全局”出版的机密文件《历年办理匪案汇编》第一辑“匪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叛乱案”的“对本案之综合检讨”写道:

共匪台湾省工委会之组织发展,甚为迅速,例如:三十六年【1947年】“二二八”事件时,仅有党员七十余人。三十七年【1948年】六月“匪香港会议”时,已有党员约四百人……(第18页)
(图3-11)廖清缠手绘的“二仑支部”组织系统图

一九八四年,香港阿尔泰出版社的《中共的特务活动原始资料汇编—附录五,中共特务对台工作》也载明:
自一九四七年“二二八”至一九四八年五月的“香港会议”期间,即便“二二八”的死伤逃亡者不算在内,“全省中共党员共二百八十五名”。此一时期,中共在台北区组织包括:“台北市工作委员会”有九个支部,“台北市学生工作委员会”有三个支部,“邮电职工总支部”有两个支部,计有党员一百六十三名,占全省党员数的五分之三。(第331页)
诚如当年的地下党员吴克泰在接受我采访时所言,这两个官方的统计数字虽略有出入,但它却说明了一个历史事实:
那些曾经积极参加“二二八”斗争而幸存的台湾青年学生与社会精英,一方面已经对白色祖国彻底失望了,另一方面也在斗争中,认识到日据以来台湾左翼运动的前辈们英勇无私的战斗和牺牲,因而很快就在失落一时的身份认同上,找到新的阶级与民族的认同。因此,在“二二八”之后的白色恐怖气氛下,勇敢地加入了蔡孝乾和张志忠领导的中共在台湾的地下党组织,为整个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继续奋斗。
季沄寄自“军法处”看守所第四十五号的信
根据季沄从“军法处”看守所寄给妯娌蔡芬的信所透露的信息,一九五〇年九月二日,季沄与刚满三岁的儿子小羊被移送到“军法处”看守所第四十五号押房。这时,她才获准和张志忠的家人通信和会面。
九月五日,法官答应让小羊回嘉义,季沄于是写了报告,请求批准。
九月十四日,张志忠托人带口信给季沄,表示他“人很健康”。
九月十五日,季沄连续写了两封家信给张再添的妻子蔡芬。在第一封信中,季沄除了告诉蔡芬“这里可以和家中通信”、“来信寄台北市省保安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第四十五号季沄收”之外,也提到“每逢星期四可以和家属面会三分钟,每天可以送东西来”。

芬姐:
很久不见面了,你生了男孩子没有?我是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离家,本月二日才和小孩来到这里,他爸爸不在这儿,昨天还托人带口信给我,人很健康。九月以来,我也没有生过病,小羊已长大,会唱许多歌,只是不大胖,肠胃不十分好。本月五日,法官已答应,允许小羊回嘉义,我也写了张报告请求批准,等批准这事时,请再添来台北,领孩子及箱子两只、包袱两个。
我心中常常难过,我们从来没有拿钱给家中人吃饭,如今两个小孩都要你们负担,真是对不起。我在等判决,还不知道是如何结果。这里可以和家中通信,每逢星期四可以和家属面会三分钟,每天可以送东西来。你接信后,请你把我箱子打开,拿一件长袖蓝布衫,一件灰色短袖长衫,一条你做的红短裤,再买一双木屐,包了准备好,等我的信,通知你们何时好来台北领孩子。
和我同房间住的,大部分是台北人,他们每天家中送吃的东西来,花很多的钱,你们没有钱,不要买东西来,我不会怪你们不送东西给我吃,只有再添来台北时,新港家中如有土豆,多炒点带来,炒点米糠(和白糖要炒好再加糖),煮点卤蛋,给我请请房间里的人,不好常揩他们的油。
新港的爸爸妈妈年纪大了,不知道现在可健康?你们可以劝劝二位老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要太难过。
哥哥嫂嫂面前,也请你安慰他们,实在对不起,小羊又要他们负担。
谢谢你把阿梅养大,倘是在台北,又要关在笼子内,现在是在嘉义,还是在新港?
……
(图3-14-1,3-14-2)1950年9月15日,季沄给芬姐的第一封狱中书信(张再添提供)

法官允许小羊回家了
大概就在第一封信交出去之后,季沄又突然接到“法官允许小羊回家”的通知,于是赶紧给芬姐写了第二封信,希望小叔张再添能够在接到信后赶紧上台北,把小羊接回新港。最后并再次提醒:“来信寄保安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45号季沄”。

芬姐:
前信大概看到了罢?今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法官允许小羊回家了。接此信后,再添就来台北,到军法处看守所45号领孩子。小羊今年是三足岁又三个月,是三十六年【1947年】六月四日上午一点钟出生,到明年秋天,可送往幼稚园读书,台北户口名杨扬。小羊有两种病常发,一是皮肤病,一是肠胃病,今年从二月起至五月底,整整四个月,都是生皮肤病,用了很多九一四、消治龙药膏!每天用消毒水洗才洗好;多吃东西就生肠炎,所以小羊回家后,请你们!看顾时特别注意两点:(一)天天要洗澡换衫睡觉,(二)不要多给东西给他吃。我们来到这里才一天吃两顿,从前八个月,小羊每天早上吃两小碗粥,中午一碗饭,吃好饭就睡午觉,睡一两点钟,吃一杯牛乳、两块饼干,晚饭也是一碗。八点多钟睡,夜晚要小便一次,睡觉前都叫他小便好才睡觉。回家后没有钱吃牛乳,不要买给他吃,睡到半眠,他常要吃开水。这里房间小、人多,我要他剃成和尚头,回家后替他留头发。他现在已不会说台湾话,请你们教他,会唱十几个歌,十分调皮,回到新港后,不许小羊在灶下玩火,他是什么东西都爱玩,家中人眼睛要多看这孩子,他不大听大人讲话。一千个对不起你们,阿羊、阿梅都要你们照顾,我在这里快判决了,不知道是什么结果。生春药行李太太处我有几个大头、一套沙发、一包米,请再添去把大头、沙发和米卖掉,我在这里要点钱零用。还有许多锅子、碗盘零碎东西,请再添自己处理。我要的箱子中的蓝布长衫、灰色短袖长衫、红短裤,再买一双木屐,一把木梳,一定要带来给我用。
接信后,请寄回信来,说明何时能来台北。一切真对不起家中许多人,我和他爸爸两人从来未给钱给你们,如今反来麻烦你们。请你多多安慰爸爸妈妈年老人,哥哥嫂嫂前问好,你生了男孩没有?招财老伯、伯母前问好。
我和小羊在这里天天揩油吃别人的东西,请再添来时炒点土豆、米糠(炒好加白糖)、卤蛋,请他们吃。来信寄保安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45号季沄。
(图3-15-1,3-15-2,3-15-3)1950年9月15日,季沄给芬姐的第二封狱中书信(张再添提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