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上海教父.pdf

杜月笙:上海教父.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杜月笙:上海教父》以“私家”视角重新解构了杜月笙,这个集大腕、富商、企业家、政治家、阴谋家多重身份的传奇人物。
颠覆另类,前所未有;辛辣劲道,不容错过!
中国的黑帮大哥都差不多,唯有杜月笙被称为“三百年帮会第一人”、“上海皇帝”。
在很多人眼中,他靠烟土发迹,专于玩弄权术,杀人越货,心狠手辣;而在另一些记载中,他又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儒者,爱国怀乡,慷慨疏财。他一生叱咤风云,闯得猛,玩得火,斗得凶;涉足领域之广,结交关系之深,可谓前无古人,

编辑推荐
《杜月笙:上海教父》是迄今为止最颠覆、最另类的杜月笙全传
高端大气版现实“韦小宝”
中国近代史上最富传奇性人物

商人的头脑,谋略家的眼光
闯得猛、玩得火、斗得凶
一生叱咤风云,混迹江湖,上下通吃
出入黑白两道,游刃商军政三界
“中国第一帮主”威震上海滩的超级“混”功

作者简介
一寸山河一寸金,本名罗建华,毕业于安徽大学历史系,历史学学士。长期致力于历史与管理学边缘学科探索,运用丰富曲折的人生阅历审视历史、解读历史。写史风格嬉笑怒骂,说史态度风趣真诚。
已出版作品《晚清大变局》《洋务大业》《大唐霸业》《短命南朝》《攻破壁垒有方法》《三分管人七分带人》《富有,从人脉开始》《跟说客学艺》《移动帝国诺基亚》等。

目录
第一章 终于踏进了黄金荣家的金色门槛
鬼节里出生的招风耳是个大克星? / 001
十里洋场,哈哈,我终于赶过来啦! / 006
在黄金荣门下的那些“光辉岁月” / 017
摆平第一件难事、捞到第一桶金、 成立第一个公司 / 025
第二章 时代骄子的成长路线图
小弟帮大哥摆平“跌霸”大难题 / 043
融合英租界流氓势力,挽救黄金荣的颓势 / 050
颠倒玩转大军阀 / 058
运作百万民工心为自己架大桥筑高台 / 063
踏上上流社会的红地毯 / 077
第三章 筹码为何押在了国民党身上?
两点小贡献 / 085
钉进一根长长的契子 / 091
买枪支聚人手挂招牌,合成伙结成“集团军” / 095
为蒋介石政变航母卖力打造杀人平台 / 101
第四章 与最高层结网,大发横财
马屁行程新解:紧跟马的屁股狂拍 / 109
在国民党最高层开挖金山 / 117
搞定法国权贵 / 130
极高调唱响“常回家看看” / 138
第五章 在上海市工商界的惊涛骇浪中纵横驰骋
借他人的钱堆出自己的银行来 / 143
收取几条金融界大鳄 / 146
上海金融界最耀眼新星之成长路线图 / 155
买你的品牌、挖你的人才、争你的席位 / 161
用红道手腕挤掉对手,拉黑道朋友帮扶业务 / 166
扣住对方一个闪失, 将纱布交易市场头把交椅揽入怀中 / 172
问鼎市商会:先害苦你再拉拢你 / 176
第六章 在抗日大潮中玩冲浪游戏
在反日洪流中瞄上了抗日的领导权 / 182
吴市长误判形势,杜月笙配合演戏 / 185
本想从中获益, 不料想却误中鬼子缓兵之计 / 189
将上海市地方协会变成国民党政府的高级朋友 / 194
在上海风雨飘摇之际构建杜家准政党组织——恒社 / 199
第七章 战争大风浪中驾大船捞大财
面对日元诱惑却说不,在中日贸易协会中却捧场 / 202
组建上海抗敌后援会,担纲救国公债募捐 / 206
勤奋劳军还是勤奋结识军队高层 / 211
你以为离开老巢容易吗? / 215
第八章 既为抗日出力,更为在香港打开局面挥拳
集聚特殊人才,是香港拓展局面的关键 / 220
前政府大员一养两用 / 225
援建“统一委员会”,拱虞洽卿出局 / 229
助高宗武、陶希圣逃出上海,为蒋介石扳回一局 / 238
第九章 盲棋法遥控上海地下抗日棋局
除掉竞争对手兼亲日败类傅筱庵 / 245
枪爆俞叶封,击毙张啸林 / 249
为营救心腹管家,从汪伪到日军最高层行走 / 255
熄灭“中储券”之惊天连环大血案 / 262
巧用劲搭救吴开先 / 268
第十章 大战大后方伸长手发大财
妙用忽悠招赢得香港胜利大撤离 / 274
人脉招发力,重庆起手即大赢 / 277
日军、国军、帮会齐动员,都来做战时棉纱大生意 / 283
拓展关系网之“人脉之旅” / 289
第十一章 战后乱局中玩火中取栗戏法
秘密受命,不只为打捞政治资本 / 295
强龙是如何压不住地头蛇的? / 299
政治?在金钱面前请你让条小路 / 308
痛哉戴笠,好搭档与把兄弟! / 314
第十二章 起势、结势、扩势与聚财之天然联系法
完美演绎鹬蚌相争之渔翁得利招 / 320
毫不相干之扭曲联系发财法 / 323
重组恒社实力核心,拓展“新建会”势力外围 / 327
聚势、显势、摆势与发大财之联合捆绑术 / 331
第十三章 破解耐人寻味的蒋家玩法
猫戏老鼠反转成老鼠戏猫 / 335
捕蝉螳螂不惧身后黄雀 / 340
让蒋经国一剑封嘴 / 346
国中之国梦破上海滩 / 353
第十四章 最后的涅槃
突然之间天塌了 / 356
难搞定的香港 / 361
七次大婚 / 366
算清账,好去天国报到 / 373

文摘
第一章 终于踏进了黄金荣家的金色门槛
鬼节里出生的招风耳是个大克星?
1888年阴历 7月 15日,在上海县高桥镇,所有的人都忙于过鬼节的时候,一个长着一对招风耳的男孩子来到了人世间。这小子出世的这天,人间阴气太重,但作为孩子的母亲朱女士,跟所有女人第一次做母亲一样,却是非常非常的高兴。她想,要是孩子的父亲听到生儿子的消息,第一次身为人父的他,也一定非常非常的高兴。
你已经注意到了,今天孩子的父亲在这样重要的时刻居然缺席。
是的,他实在太忙,以至没时间回家看看。此刻,杜文庆正在 20里外的杨树浦那边经营一家小米店。米店不大,还是与别人合伙,然而却一天也不敢关门休息,实在怕影响小本生意。
现在的杜小朋友还小,正在他妈妈的怀里吃奶,我们因而有时间来看一看他父亲的生意如何,毕竟,这是他将来真正的生活来源。
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小米店的半个老板,不是什么大老板,实在是个穷老板,这个月卖米赚的钱,也就够这个月交交房租,混碗饭吃。现在家中突然添了个人丁,对他来说,意味着负担的加重,虽然小朋友目前不用吃饭,只要吃奶,但是,孩子母亲的那张嘴总得给她糊上,如果连她也没有饭吃,那奶水就一定会断掉。
你要问杜文庆家为什么这么穷?
他祖上就是这么穷过来的。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他虽然是穷人,他,还有他家的朱女士绝不是什么懒人。他曾经在茶馆当过“茶博士”,在码头上干过“扦子手”(查验货物的丁役),做过七七八八各种各样能赚钱的工作,他不懒不偷不抢不骗,然而,那个穷命却死死地缠住了他。他能弄到手的钱,连养家糊口都难,更别说发财了。
他讨来的老婆朱女士是个又勤快又会持家的女人,这边月子还没有坐完,那边她就跟这里很多的女士一样,找到了一份帮富人家洗涮衣物的工作,赚取几枚铜板。
小日子要是这么过下去,生活还是幸福的,虽然不富有。但是,似乎上天注定不让这一家子人有好日子过。
1889年的鬼节又来了,上海这里阴雨连绵,疫病就在这样闷热、阴雨的天气中快速地流行起来。或许是这里缺医少药,总之,在小镇上随便走走,就能看到得疫病死的人(俗称:人瘟),天啊,人间的阴气真是越来越重。就是坐在家里不四处乱走,在家门口,天天也能听到送葬的队伍抚着棺材号哭的声音。长时间连绵的阴雨,使得这一地区的稻谷割不上岸,成片成片地烂在了田里,棉花桃的壳子里也灌进了水,成片的棉花烂在了地头。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靠天吃饭的人,全部没有饭吃。
疫病加上天灾,使得很多人变成了失业的贫民。独守在家的朱女士也不例外,她彻底失业了,什么活计也找不到。不过,她还有个出路,有个地方能寻碗饭吃,她的老公在 20里外的杨树浦。她干脆来到老公这里,跟他一起过日子。
朱女士抱着周岁的小杜来到杜文庆的米店时,杜文庆正在伤心。这小米店原本就本小利微,根本就竞争不过洋商开的大米店,一直是战战兢兢过日子,现在,天灾之下,稻米的进货价格暴涨,原来就没有什么周转资金的小店,现在更是时常闹得没有本钱去进货。
看到老公如此困窘,虽然自己又有了身孕,朱女士做出了重要的决定,这就给月笙断奶,自己进厂去当纺织女工。此时的小月笙还没有学会走路,那就在小店里做地上爬的功课吧。
时间过得真快,一年之后的鬼节又要来了,在这祭鬼的时节,朱女士的女儿来到了人世间。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一家子人还来不及庆贺,也就是在鬼节刚刚过去几天之后,朱女士突然得了重病。没钱请医生,没有钱买药。重病之中,年轻的朱女士就这样撒开双手离开了她眷恋的两个孩子和她心爱的老公,一个人急急忙忙奔阴间去了。
杜文庆赶紧擦干眼泪,聚拢手中所有的钱,变卖部分财物,为心爱的妻子买了一口棺材(资料载:薄皮棺材),雇请人手,运回老家。依着家乡的惯例,浮厝在杜氏宅基地附近一块地势略高的地埂上。(浮厝:囤尸体的棺材在野地里放上几年。)
妻子留下的这个女儿,太小太小,除了哭闹拉撒,就只会吃奶,杜文庆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忍痛将她送给别人。请读者先生女士们原谅,大男人养吃奶的小朋友,实在不行。从此,月笙的这个小妹妹杳无音信。杜月笙后来发迹,还专门派人去找过她,寻找的结果是找不到。
当代有句网络流行语,来描述中年男人的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为什么死老婆也是中年男人的幸事,你懂的。如果不懂,请看下文。
应该说,杜文庆同志荣幸地赶上其中一件了。的确,在他的老婆死后,在米店旁边,一位比他小得多的张美媚爱上了他,两人不久同居。张美媚是小三身份还是二奶身份,还真不好界定,这要请专业人士才能做出科学、合理的裁判。依我们这里的地方话,叫“填房”。一句话,我们的杜月笙小朋友也因此有了他漂亮年轻的继母。这位继母是爱他们父子的,至少用我们今天的眼光看来,杜小朋友又可以衣食无忧了。
不知这鬼节出生的招风耳是否是个恶鬼投胎(民间说法:大克星)。总之,不久之后,1892年冬,杜文庆生病了。用文学家的话讲,贫病交加中,杜文庆病死了。民间的算命先生说,这孩子有个克命,四年之间,克死了父亲母亲两个亲人,如果不是他妹妹跑得快的话,或许也会被他克死。用政治家的话说,那个年代真是一个不幸的年代,人的中年死亡率太高,给下一代的成长造成了很大的社会问题。
倒霉的张美媚变成了张寡妇。或许年轻的略有姿色的张寡妇没有意识到,她身边的这个男孩有个克命。不过,现在,她正在为她的老公办丧事,买了口棺材,把她老公的尸体送回老家,送到他的前任的身边。漂亮年轻的张寡妇又带着她的小朋友在小米店里做小生意过小日子了。
或许她毕竟没有豆腐西施的姿色,不管如何,她没有吸引到多少顾客。她的米店生意做得实在不咋的,不久,关门停业。小店不开了,日子还得过下去,作为女人,办法多少还是有的,她跟自己的前任一样,有一双勤快的手,能替人浆洗缝补,不至于连碗饭也糊不到嘴。
杜月笙 6岁了。要是在今天,这样的孩子该升幼儿园大班了,可是,他还没有读书,当然,他也应该读书。张女士还是想了办法,把他送到翟妇人开设的私塾里学习。该是给张女士一点掌声的时候了,虽然是她的死鬼丈夫的前妻生的孩子,她仍然尽到了做继母的责任。不过掌声不要太大,也不要太过于长久,因为仅仅四个月,杜小朋友又辍学了。不是他顽皮不好学,虽然他的确很顽皮,实在是,真不好意思说出口,这位张女士没有能力交得起那笔微薄的学费——每月五角钱。真想狠狠地骂那个社会一句:狗日的黑社会!整整一代人的家业,连一个孩子读书的钱都供不起,就不讲那些多个孩子的家庭了。
辍学就辍学吧,反正多少还有碗饭吃。然而,那个社会似乎就是跟他过不去,绝不让他好好吃饭,好好享受母爱的幸福。
有一批人物要出场了,请大家准备好口水,因为这一批人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人渣中的人渣!他们的工作内容是贩卖人口,类似于今天某些地区拐卖妇女儿童的地下利益链组织。这批流氓地痞非常有经营头脑,极有市场观念,他们专门盯梢街头巷尾漂亮一点的青年寡妇,最最感兴趣的是那些蓬门弱质的女子。发现目标之后,就会长时间跟踪,摸清对方的生活习惯、工作规律,找准对方的软肋,然后,想出种种办法,威逼利诱百计用尽,逼她们改嫁他人,从中牟取黑利,更有甚者,迫使她们卖身青楼,从中赚钱。用历史老师的话说,这些人犯下了种种罪恶,罄竹难书。
非常不幸的是,我们的女主角之一,张美媚,略有姿色的张寡妇成为了他们猎取的目标对象。在杜月笙小朋友 8岁那年的一天,他的继母突然失踪,谁也不知道她去了何方。在这件突然而来的变故上,当地所有人非常一致地认为,这肯定必定而且一定又是蚁媒党造的一桩孽。
如果你是一位宿命论者,你一定在慨叹,这鬼节出生的招风耳,真是个恶鬼出世,仅仅过了四年,他又克走了他最后唯一的最亲的亲人。我要说,真是那个万恶的旧社会造成了杜小朋友的不幸,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八个年头里,他的一个爸爸两个妈妈一个妹妹全都痛苦地失去了。不过,8岁的小朋友还没有时间哭,虽然他不用为他的继母买棺材,但他却必须为下一顿米饭发愁。
就如街头上一只本来有家的小狗,在它还没有长成成年狗之前,却不幸地成为了流浪狗。这样的日子真的很不好过,要不,就是今天繁华盛世的日子里,8岁的小朋友独自上街试试行乞的感受,一准饿得眼发花也不一定就有人睬你,何况那样一个饥饿盛行的年头?如果说元代末期朱元璋小时候命苦的话,这位杜小朋友的命比他更苦,而且苦N倍。毕竟他朱元璋失去所有的亲人时已长大成人且能自食其力,而这位 8岁的孩子,除了要饭,还能做什么呢?
记住,即使要饭也不是那么好要的,去街头要饭,那是必须讲地盘,必须拼码头的。人要活命的话,办法也还是不少,8岁的杜孤儿想出来的法子,是要饭,不过,他很聪明,他并不急着现在就去大街上闯荡,而是先在堂兄家、娘舅家练习讨饭的身手(专家说法:要饭实习期)。
今天去讨一顿,明天去混一餐。可怜的娃,要是他的父母双亲知道孩子目前的状况,那是真的在天上也要哭了。但是,杜孤儿的要饭的身手却也日渐见长,在镇上,在一帮游手好闲的无赖少年中,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朋友,有的甚至是他要饭的得力帮手!在饥一餐饱一顿的情况下,他成功地度过了自己的要饭实习期!(掌声)不仅如此,他还胜利地进军茶馆赌棚,在那里硬讨,软求,明抢,暗偷,呵呵,这小小少年差不多达到了一人吃饱
他成功地活下来弱弱地庆贺一下。
又是一个四年过去了,12岁这年,他学会了除讨饭之外人生第一门真正的技艺:赌博,呵呵,讨饭如果不算技艺的话。提醒某些听讲的同学,不要在这里说家庭教育、品德教养之类的话,他能活下来,已经相当不错了。现在,这位相当于初中一年级的杜少年,从内心里长出一种渴望来,渴望像那些成年的壮汉一样,在赌场上大把进出,呼卢喝雉。为了满足自己的这个渴望,他立即采取了行动。父母遗留下来的祖物里面,除破烂家什外,多少还有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