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每天做好最重要的一件事.pdf

松下幸之助:每天做好最重要的一件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松下幸之助,他是事业、人生皆成功的典范,他是张瑞敏、王石、任正非、马云、稻盛和夫、丰田英二最推崇的“经营之神”。如何获得成功?如何走出自己的人生?或许松下幸之助是最有发言权的回答者之一。怎样有效地与人交流?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怎么办?为什么没有灵感?自己是否天资平庸?这些具体而微的问题,《每天做好最重要的一件事》中松下将一一为读者解答,分享自己的成功心得。《每天做好最重要的一件事》是针对年轻读者所精选的短文集,并邀请日本知名插画家江村信一为之配图,每篇文章均配有诙谐可爱的插图,四色全彩印刷,轻松好读。

编辑推荐
“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的成功心得:每天做好最重要的一件事,贯彻始终的工作信念让职场之路越走越宽!四色全彩,图文并茂,松下幸之助的精选短文集《每天做好最重要的一件事》,帮助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轻松找到属于自己的“最重要的事”,做好一件事就能迈向成功,职场之路从此越走越宽!

作者简介
松下幸之助(1894—1989),松下电器创始人,奠定了现代日本商业精神,被誉为“经营之神”。他不仅是一位冷静自持的经营者,还是一位洞察世事的思想者。在企业经营中,注意时时总结经验,归纳得失,并将其形诸笔端。生前著述六十余种,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广为流传。

目录
万物相似…………2
问候…………4
倾听…………6
会发生什么?…………8
烦恼…………10
如果跌倒了…………12
人世间…………14
你就是你…………16
转换思路…………18
找借口…………20
道理…………22
转机…………24
敞开心胸…………26
云…………28
静待天时…………32
坦然面对…………34
为时尚早…………36
冷静的美德…………38
下工夫…………40
悲观·乐观…………42
最平凡的…………44
次善之选…………46
工作…………48
智慧无限…………50
如意算盘…………52
撒娇…………54
责备…………56
道歉…………58
感谢…………60
感染他人…………64
热情…………66
下雨时撑伞…………68
一日三省…………70
危险的成功…………72
打开视野…………74
无限的宝库…………76
自己承担…………78
理所当然的事…………80
风浪…………82
浪费…………84
智慧的宽度…………86
天赐…………88
路…………90

序言
自序
封面的这张照片,拍摄在二〇一三年。我在京都,寺院里看完一块大木匾,庭院小坐。
这一年,我有一些变化。
我发生了一次多段组成的长途旅行,把与四个他人之间的相会和交集,写成一本书。我也由此遇见一些朋友和老师。同时决定改一个笔名,这本新书会由新的名字来出版。
人的心每一刻都在发生变化,如同河流带走每一步旧的脚印,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的东西。以现在的状态和心境,可以有一个新的名字。我选择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名字。更多理解是在意会之中,因此无须解释太多。

这次改名不代表安妮宝贝这个名字的消失。它承载了我以往所有的写作。如同一棵树长出新的枝干,一个旅人走到新的边界。所有新的发生,建立于原先的基础,而不是离开自己的过去。这个名字始终是我一部分,我生命的组成,它包含其中。
如果你很早就认识了我,也可以一直称呼我为“安”或者“安妮”。它融化于“庆山”这个名字之中,已经得到它的位置。
我不是一个跟外界互动很多的写作者,更多时候只愿意以自己的方式度过时间。像一个游离在社会主流之外的边缘人,也是一个仅仅表达了个体自我的价值倾向和哲学观的写作者。这些年,一直只是写着自己的字,保持写作之外的生活。十多年也就这样过完了。

目前的时代,我并不认为是一个对写作来说很好的时代。如果心的表达坦白,这样的写作者大多孤单。但有时依然只能走自己的独木桥,因为潮流和虚名的汪洋并不真实。
从二十余岁的年轻女子,写作至今,十六年过去。一路走来,已近中年。我并非别人想象或虚拟中的一个标签。所有是非争议不及一缕尘烟。只是一个平凡而安静的写作人,有时因为过于专注,遗忘了世间的热闹。写作对我而言,究其根本,只是一条道路,我在其中试图发现和寻找自己。
也是铃木俊隆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研究自己,最终是为了忘记自己。”

现在说一说这趟旅程。
我的旅行,从二〇一三年下半年开始。自北京出发、抵达、回来、再出发……如此循环,路线从江南延展到甘肃。遇见四个以前不相识的人。
爱作画也善于烹饪的厨子,倡导他的饮食方式。摄影师回归乡居,以作品系列礼敬故乡和大自然。年轻僧人,以诗歌以唐卡以修行以领悟,供奉信仰。以古法弹奏的老琴人,年过八旬,经历各种变迁,心守一事。
我与他们之间,发生时而密集时而闲散的对话。谈论价值观、信仰、环保、人类、社会此类的话题,也感怀父母、故乡、童年、往事。更有闲情逸致,说一说荷花塘和油盐酱醋。有时一起短短生活几日: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喝茶、吃饭、爬山、涉水、赏花、散步……
一切细节,一切观点,均如实记录于这本书。当然我依然觉得时间过于短促,不过是数日。如果时间更持久,我们彼此之间的了解也会更多、更深入。

秋阳•创巴仁波切曾长期在西方弘法。我读了一些他的作品。他在一九八七年已离开这个世界。在一本著作中,他写过这样一段话。
“在大观禅修中,我们与所观之物间有着广大的空间。我们知道有此空间,而此空间内无事不能发生。这里所说的发生,不是相对地或对抗地发生在这儿或在那儿;换言之,我们不把自己那些概念化的想法、名称及分类,强行加在感受上,而是直接体会每一情况中敞开的空间。如此,我们的觉知变得非常精确,而且包容一切。”
他又说:大观禅修的意思是还事物本来面目……我们不必以还其本来面目的心态去看它们,它们当下即是本来面目。

我的旅行,仿佛是一次尝试以行动去领悟这些观点的实践。有时一切看起来没有发生,一切又都在无所不能地发生。而不管是发生,或者不发生,总是会有超出人头脑之外的进展,而无关预料、期待、想象、设计。当下充满活力,直接体会如此重要,以至有时当我们经历其中,只能试图保持单纯。
只是看着,听着,感受着。这也是我与书中那些时间、空间、人、物之间的关系。

没有一个人的生活是四平八稳的,是完美无缺的。
有时我们不能够让旁观者感觉很清楚很愉悦,通常会引起异议。
有时我们无法让别人理解和同意自己的心,因为心里所有的,本身也不容易阐释。
但这里面并不涉及谁的标准更高或更完美。对我来说,写作这本书,只是记录下来,表达,传递。其他主观的评价或判断,不需要给予也无须界定。

里面所有的观点,不论是谈论个人价值倾向,还是谈论佛法或信仰,都只是个人观点。所有的个人观点,都不代表是权威或公认的或统一的无误的结论。但我们可以表达和展示个人观点,这代表对生活方式、对生命方向的一种自主选择。
这是它的美妙和意义所在。

在浩茫和杂乱的录音记录中,摘选出精华部分整理成文。感受每个瞬间的本来面目,感受即刻的发生,即是这本书的初衷。最终由读者自己去吸取、分辨、选择所需要的东西。
当我把这些文字整理出来,我想它们应是一座桥。让这些他人的观点通过这座桥,流向更远的地方、更多人的内心。以便他们感觉到有所不同的有活力的参照,并从中觅得一些启发。而我自己,在做这份工作的时日,在奔走、对谈、采写、记录之中所获取的所闻、所见、所悟、所感,收获可贵而良多。有无限感谢。

创巴仁波切还曾说,布施是交流沟通。沟通必须是放射、接收、交换。而慈悲是温柔、敞开的沟通之道。
我们相会,一起激发和融化,长时间地谈论,我以此获取和记录他们生命的一个横截面。而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做的又是什么?这一切于他们,未尝不是一种布施。先给予我,再给予这个世间。献出温柔而敞开的沟通,坦呈质朴而真实的经历。

如果我们尝试去真正地了解和接纳他人,就会得到来自他们的给予。为这个世间而散发出来的光和热。

这些人,虽然年龄、身份、经历、生活都截然不同,但也有隐约的相同之处。相对于很多人对所置身的时代的热衷和身不由己,他们做出了自己可选限度的决定。
每一个人的言行,生命存在的状态,都在影响这个世界的变化。息息相关,共为一体,从不曾分离。可以去学习和体会平静、素直、坚定、自省这些品质的含义,去获取思考、交流、布施、分享这些行为的价值。

作为个体,我们尝试付出种种努力和实践,并最终奉献这些经验。

愿一切转为善。
庆山
二〇一四年二月八日 北京

文摘


那时四月,在南通。受邀和朋友去看顾家的紫檀木家具,中午他们招待一顿家宴。
准备吃饭的客厅,南面是落地玻璃窗,正对一花园的树木葱茏。一面挖掘出来的人工湖,蜿蜒曲折。墙上挂着顾家老板上世纪六十年代拍的彩色描绘照片。他的儿子年轻而健谈,媳妇穿着蓝色丝缎夹袄,含笑不语,面容圆润。这个家族企业规模不小,家庭呈现的感觉,则像退回去一个时代,保留着旧式气氛。
开始摆盘的大紫檀桌子,木材昂贵,但被日常地使用,没有任何奢华之气。首先上桌的是一碗酱油肉,这是顾家厨房的招牌菜。据说是顾家夫人的手艺。这位夫人不食荤腥,但绝技是做荤菜不试口味,只凭感觉就知火候。
酱油肉的做法其实简单:选肥瘦适中的五花肉,切成三五公分长的条肉。不洗,稍作风干,下酱料。酱料是:生抽、老抽搭配,生姜,葱,高度白酒。肉下酱之后过十二小时,取出晒一天。天热时冷藏保存。食用前稍作清洗,可以整条蒸熟,也可以切片蒸熟。
我夹起一片尝,酱香浓郁,甚有嚼头,说放在小面饼里吃风味尤佳。席间搭配自家酿的米酒,梨花陈酿。
之后各种当季食材,荠菜、鲥鱼、鳝鱼、鱼、小油菜……林林总总,陆续上桌。不过都是家常食材,但均精心选择和搭配,烹制的方法极为自然。各式滋味以合理的方式调和,互相渗透,口感清爽。并非大餐厅的形式华丽,情意欠缺,也不是家庭里的手作辛劳,方式草草。这顿饭平淡而讲究,如此结合起来不算简单。
接近尾声时,掌勺大厨刘汉林出来招呼。四十余岁,身形清瘦,人很有精神。脱下围裙,坐入客人中间,吃剩余的菜,丝毫不介意。这一席菜和酒,均出自他手。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含笑,也不多言。进食很有节制。
后来知道他在杭州曾做过一家餐厅,名叫“醉庐”。操作方式跟普通餐厅不同,不对外公开营业,只接受预订。做应季的菜肴。酿酒技巧来自家传,有自己的酒窖。他也画国画,颇有心得。
饭后,众人一起去茶馆聊天。他夹杂其中,时时起身,拿起热水瓶为他人添加热水。沉默而及时地照顾别人的需求,并不热衷高谈阔论。这一桌菜、一壶酒、一个起身的举动,给我留下印象。
也是在那个夜晚,和朋友偶尔提起七月的生日。当时这个安静人,在旁边突然开腔,说,可以到时来北京为我的生日特意做一桌菜。我应道,好,看情况,如果你能来自然很幸运。心里是觉得对方有这份心意已经足够了。让一个朋友远路过来特意做顿饭,是太麻烦的事情。但觉得我们会再见面。
七月,收到他的短信。他记得这个约定,询问是否需要来北京做一顿生日饭。我当时在五台山,将在行禅中度过生日。他重提此事,心里很是感动。两人在短信里聊了一会。他说目前已离开南通,人在海南,帮朋友管理餐厅。
我有了去见他的决定,说,九月去杭州,仔细看你怎么做菜。他说可以。



下午一点,飞机降落机场。醉庐地处偏远,他开车来接。等候在接站大厅,穿一件日常的棉衬衣,头发很短,夹杂些许白发。还要再等一人,机场小坐。他问清楚我回去的班机时间,打算同一时间离开。原来是特意为我赶回一趟,“本想中旬回杭州过中秋节。但这样也好,就在海南和员工一起过节。”

他在海南管理朋友的餐厅,称自己现在是“珠崖府门童”。生活的变动,跟在醉庐结识的一位投资人有关。
“他第一次来醉庐是偶然路过,进来问有没有饭吃。我说,没有,这里需要预约。他说,那就随便弄点,实在太饿。我说,如果你不嫌弃,我就在别的份里夹些出来。他说没关系。然后吃了。
过两天他又来,带了自己的厨师,让我教。那时我姐姐过来帮忙,在旁边对拿着本子记的厨师说,你这样学是学不会的,做菜的人没办法靠记忆学。此后,跟他交往了三四年。他是杭州人,家在新西兰,每次一回来就先到我这里吃饭。”之后投资人和南通顾家合作,成立家具分公司。他过去帮忙,名义上是副总,但其实什么都做。也做食堂,给员工烧饭。海南的餐厅也是投资人的生意,中途被请过去帮忙。结束餐厅的指导和管理之后,也许依然回去南通的家具公司。醉庐现在处于关闭的状态。

出生长大都在南通。认为南通是适合生活的城市,地域小巧但丰富,人文内涵重。“朱自清曾经评价南通人的性格,说他们坚毅而温厚。民国时期的张謇,对南通做出很多贡献,是全方位的,文化、教育、工业、思想……以此奠定根基,对南通后人也产生影响。城市设计规划得很好,是宜居的地方。难得地保留着护城河,从空中俯瞰就像一个花盆,四面环水。”
那时家里房子很大,他学画画,一个画室有四十多平方。画画的朋友们经常来家里聚会,老师也在一起,“老师说跟我们在一起觉得自己年轻了,虽然师母半夜十二点一过就会来找他。”

二〇〇〇年因为结婚来到杭州。当时在南通他的主业是一家工程公司,已做得很好。但还是决定迁过来。妻子是杭州人,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他觉得自己过去她的城市比较好。也可以说是为感情做出的牺牲,但是一切甘愿。所谓随顺的人,是愿意以他人的想法为重,不会坚持或一定要遵从自己的方便。这一点在他身上时时有表现。
我问他性格里可有比较强硬的部分。他说,很少。内心真正的想法还是比较坚持,“但可能换个方式去坚持。”

在杭州,新的挑战是开始做艺术画的推销,跑市场。大夏天中午汗流浃背赶到人家单位。没有社会关系,没有家庭背景,一切靠自己使劲。
“很多事情也左右不了,一天下来,衣服没有干的地方。不过对我来说,也不完全是做生意,很多事都会替别人考虑。更多还是要凭靠诚信做事。”
后来觉得有些累了,“不想再做阿谀奉承之类的事情。”决定休息一下的那年,已过了四十岁。
从南通来杭州。又回到南通去。现在去海南。这都是生活中大的选择。但觉得人生是一个过程,经历丰富一些也好。

二〇〇七年,与妻子一起,在双灵村里找到房子。当时只是觉得很合适,想稍作整修住着,画画,酿酒,过一段安闲日子。翻新时,越想越复杂,越做越多,修建成庭院,成为醉庐。做菜的手艺来自家传。家里的男人都爱做菜,女人则从不做饭。

“家族原先住在城里,农村有田,土改的时候回村里照料自己的田。家世一直挺大,后来一场火灾把房子烧了。父亲以前在南公园饭店做过,是南通最有名的饭店,接待过刘少奇。后来回到村里,父亲做大队电工。他烧菜好,逢年过节会露一手,村里哪家哪户有红白喜事也来请去。物资匮乏的时期,在家里做菜,菜会少一点,但是依然讲究。调料相当全,生姜、葱、八角……什么都不缺,食材也要新鲜和应季。父亲是在八十多岁时过世的。我们兄妹六个,四个男人都会烧菜,是受父亲的影响。觉得动手做这些事情是有乐趣的。”
他认为烹饪方式不应局限于地域特点,而是按照食材的本质来做,食材适合怎么做就怎么做。食无定味,适合自己的口感最重要。如果人家不喜欢吃,做得再好都不算数。口味偏好一般是由特定的生活环境和从小习惯养成的,总的来说,还是偏清淡一点的饮食比较合理。

“我没有系统地学过做菜,上辈人对食材和做法的理解来自直接的传承,不像现在,大多是被烹饪学校教育出来。我觉得做菜就是,怎么样把食材的临界点最好地体现出来。”
如今很多人做事倾向急功近利,他说自己在村里做醉庐却是想选择一种与其相反的方式。吃饭预约,可以知道来多少人,做多少菜。这样采购新鲜食材,尽量少进冰箱,少做勤做,避免浪费。让自己的厨房透明,客人可以看着做菜,彼此之间的信任便通过坦诚建立起来。“让客人没有太多顾虑,无须担心被宰一刀或吃的东西到底好不好。一般餐厅的厨房是进不去的。”

过去在农村,一年半载才杀一头猪。现在可以选择的食材太多,鸡鸭肉类都很廉价,超市里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但大多都是速成,饲料里混杂各种人工养料或激素,生长环境恶劣。现在吃得越来越方便,质量却越来越差。身体的状况,大多跟吃进去的东西有关,因此选择食物很重要。
“餐饮环境随社会风气一起在变形。人们觉得应该多吃,用鸡鸭鱼肉招待朋友很重要,却没有人觉得在合适的季节做一个清爽新鲜的毛豆是好的。渐渐改变人们对饮食的态度是一种社会责任。”

他到村里后,教会了一些小孩子写毛笔字,认为一个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言传身教。

我说,你是想用自己的存在方式影响别人。
他说,是的。即便自己或多或少有些片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