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倾城3:战天下.pdf

一世倾城3:战天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苏落和南宫流云因误会吵架分开,途中遭烟霞仙子追杀。苏落身受重伤生死徘徊之际,
南宫流云及时赶来,杀了烟霞仙子。苏落的伤需要赤血玄参来治,彼时南宫流云内心充满了懊悔,深情表白……
赤血玄参在木仙府九重殿。九重殿一共九关,一关更比一关难,南宫流云带着苏落一起艰难闯关,经历九死一生的险境,最终帮苏落拿到解药,且因祸得福,苏落的血液有了起死回生之功效。
未央宫墨家见此眼红,强行将苏落等人请去做客,想用她制作药人。苏落在南宫流云的帮助下,将整个未央宫搅得人仰马翻。之后,南宫流云施计带苏落几个趁乱逃走。
墨家老祖千里追杀苏落,屡次即将得手之时,都被南宫流云出手阻止。最后南宫流云激发身体潜能,用重伤换来苏落生机……最终,墨老祖灵魂死去,身体却被化为傀儡,成为关键时刻苏落最大的救命底牌。
此时,十年一度的游龙榜大赛展开序幕。苏落运气逆天,频频抽中轮空签,加之有墨老祖这个底牌在,最终打入十强决赛,和南宫流云携手站到最巅峰……




编辑推荐
倾世神女,拔剑而起,挑战宿命;
邪魅王爷,一往情深,霸道相随。
险象环生,狂战天下,他们是否能携手站到最巅峰?

名人推荐
这一部真的被苏落和南宫流云的爱情感动了,看到他们彼此表白的时候,打心眼里替他们幸福。这个故事被小暖写的既炫酷又缠绵,人物塑造于强势处见温情,真的非常喜欢。——苏南宫

作者简介
苏小暖,腾讯原创亿万人气作家。
其文笔流畅,构思精巧,擅长写大框架作品。
能在故事中启示人生,传递正能量,让读者认识人性的真、善、美。
代表作:《一世倾城》(原名:《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目录
上册
第一卷 狂战天下
第一章 巅峰对决
第二章 生死一线
第三章 真情告白
第四章 最后一程
第五章 倾世容颜
第六章 暗中捣鬼
第七章 自相残杀
第八章 入木仙府
第九章 九重殿门
第十章 出师不利
第十一章 过关斩将
第十二章 收集任务
第十三章 灵魂血祭
第十四章 迷幻阵影
第十五章 神秘公子
第十六章 魔族小孩
第十七章 最后一关
第十八章 心如死灰
第十九章 同生共死
第二十章 因祸得福
下册
第二卷 禁地之门
第二十一章 精灵古怪
第二十二章 得罪不起
第二十三章 自讨苦吃
第二十四章 禁地之门
第二十五章 洗劫一空
第二十六章 分赃行动
第二十七章 千里追捕
第二十八章 北漠皇宫
第二十九章 收为己用
第三十章 隔墙有耳
第三十一章 墨祖发狂
第三十二章 险象环生
第三十三章 情深义重
第三十四章 生死之际
第三十五章 天才弟子
第三十六章 不如归去
第三十七章 悔不当初
第三十八章 偷袭黑幕
第三十九章 争游龙榜
第四十章 运气逆天


文摘

第一章 巅峰对决

南宫流云在最后一刻赶至!他站在半空,完美的淡粉色薄唇淡漠地扯起,目光冷傲地环视下方。在看到他家宝贝被人围攻时,他那双素来倨傲的漆黑眼眸,瞬间凝聚出狂风暴雨般的怒火!他的宝贝,他都不敢加以一指之力,现在却被人围攻追杀!
“敢对本王的女人动手,胆子真肥!”南宫流云的身形已经降至半空。
“你是谁?!”为首的黑衣人感受到南宫流云身上散发出来的强者威严,心底闪过一丝骇意!
“杀你们的人。”南宫流云明明在笑,瞳眸却冷漠得没有一点温度。
“她是烟霞仙子指明要杀之人,难道你想违抗我家主人的命令?”为首的黑衣人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感,坚持着把话说完。但是能够很明显地看出,他的身子在发抖,牙关在打战。
“烟霞老巫婆?”南宫流云笑起来有一丝懒洋洋的味道。
“大胆!竟敢如此称呼我家主人!”为首的黑衣人又惊又怕地瞪着南宫流云。
南宫流云的眼睛宛若黑夜中的鹰隼,阴鸷而肃杀,“这话,就当你的遗言了。”
无声无息中,他抬手结印。很快,虚空中就出现一道裂缝,无数道风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在半空。
“撤!快撤!”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大声嘶吼。
跟其余的黑衣人比起来,他的见识显然要广得多。一看那风刃的大小厚度,他就估测到了其威力的恐怖程度。他想跑,可南宫流云摆明了要杀他,他怎么可能跑得掉?悬浮在空中的十二道风刃,每一道都有匕首那么长,闪着晶莹之光,森冷寒芒。
扑哧!南宫流云随意一挥手,一道风刃如流星般射去,瞬间割裂为首那黑衣人的脖颈。
啪嗒!这位之前还嚣张无比的首领,永远也无法嚣张了。他的脑袋和身体断成两截,脑袋被切开后直接掉落在地面,在地上滚了滚,最后滚下悬崖……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身首异处。
谁也没想到,南宫流云出手会这么狠,这么毒,这么干脆利落。黑衣人们面面相觑,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跳动得厉害。他们的首领,强大的八阶,竟然就这样,一招就被灭了?这人……究竟强到何等地步?
南宫流云看着眼前这些明显惊恐的黑衣人,嘴角微微勾起,那张妖娆神秘的脸上更显阴柔邪魅,“下一个,到谁了?”
南宫流云要杀人,对方还得排队送上脖子等着被切割。黑衣人不禁互相对视。他们想逃,往四面八方疯狂地涌去,能逃出一个是一个,但是他们却悲哀地发现,此时的他们已经处在一个风刃组成的密闭空间里,怎么都跑不出去。
“既然没人出头,那就随便挑一个。”南宫流云一眼瞧中了之前围攻苏落的那名七阶强者。
总共三名七阶,之前已被苏落杀了一名,现在还剩两名。南宫流云慵懒地随意一挥手,光滑如丝绸的墨色青丝随风舞动。瞬间,清晰的风刃入肉声传来。
“啊!”黑衣人痛得惨叫连连。
南宫流云并没有直接杀掉他,而是操控着那道风刃,先是切下了他握武器的那只手,又切下一只脚,接着……一道风刃来来回回地盘旋着,黑衣人如陀螺般顺时针转着,那道风刃则不断地削着他身上的肉。
“呕——”看到被凌迟的黑衣人,其余的黑衣人全都不忍直视,有的甚至呕吐出来。残忍,实在是太残暴血腥了!
此时,剩余的黑衣人已经醒悟过来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等死,眼前这强大无比的男人摆明了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杀!不然我们全部都会死!”
此时,剩下的黑衣人中级别最高的就是那唯一的七阶黑衣人了,因为黑衣人首领和另外的两名七阶全都已经死了。
反正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下一个要斩杀的目标就是自己。于是,他挥舞着长剑朝南宫流云猛冲过去——
南宫流云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忽然,他那优美的粉色薄唇扬起一抹清冷的浅笑。
就在这名黑衣人冲到他面前三丈远时,南宫流云眼眸一闪,释放出一道强者威压!
扑哧——这名七阶黑衣人的身体顿时如被炸弹炸裂开来,鲜血犹如喷泉般朝四面八方喷溅。
南宫流云一怒,黑衣人首领和两名七阶全部身亡,现如今剩下的黑衣人人数虽多,实力却不够看了,黑衣人们自知打不过南宫流云,他们一起将视线转向云起。
“少主!”一行人全都朝云起跪下,眼底满是希冀和期盼——求生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
原本隐藏在阴影中的云起,现在被直接暴露出来。此刻的他眉头微蹙,神色复杂地看着南宫流云,声音平淡,缓缓吐出两个字,“住手。”
南宫流云慵懒地斜睨他一眼,眼眸如浓重的墨一样深黑,邪魅地挑眉,“你,是谁?”
云起眼眉微蹙,对南宫流云那上位者般强势的态度表示不悦。但随即便温雅地笑了,“在下欧阳云起,不知阁下……”
欧阳云起的名字南宫流云是听过的。欧阳云起是西陵百年不世出的人才,很多人都将他们相提并论,有“东有流云,西有云起”之说。
南宫流云这是第一次见欧阳云起,但是……他却本能地对欧阳云起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排斥感。即使这个时候,南宫流云还不知道,欧阳云起就是他最大的情敌。
就在这时,紫妍噔噔噔地跑了过来,见缝插针地凑到南宫流云耳边低语:“三师兄,他就是男小三!”说完悄悄话,便退回到苏落身旁。
南宫流云的神色一瞬间冷凝,乌黑的眼眸射出黑曜石般的冷芒,冷冷落到欧阳云起身上。
“刚才你说,不要杀他们?”南宫流云俊美无比的脸上透出傲然绝世的光芒,那双倨傲深邃的漂亮眼眸,居高临下地斜睨着欧阳云起。
欧阳云起眼神微凝,淡淡地说道:“阁下修为强大,这些人绝非你的对手,恃强凌弱有何意思?”
“哼!”南宫流云冷嗤一声,灼灼发光的凤眸眯起,眼神淡漠得没有一丝温度。他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淡淡地看着欧阳云起,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扬起。
扑哧!一道轻微声响起,随之就有一名黑衣人抽搐不止。
欧阳云起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下巴的线条倨傲冰冷,“阁下执意要动手?”这些黑衣人他留着还有用,现在死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然而,南宫流云却傲慢地笑着,“你能如何?”
你能如何?一句话,流露出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
随后,南宫流云又是一挥手。扑哧!随之又是一名黑衣人倒地身亡。
欧阳云起怒了,漆黑的眼眸中闪动着点点怒火,如火苗般乱窜。他正欲飞身而上,却见南宫流云嘴角扬起一抹淡漠的冷笑。
“你打不过我。”南宫流云宛若黑夜中的鹰隼,满脸肃杀之气。说话间,他一挥手,剩下的风刃分别没入黑衣人的要害,扑哧扑哧声响不绝。
等众人再看时,原地已经没有站立的黑衣人了。所有的黑衣人都躺在地上,身体僵硬,双眼圆瞪,死不瞑目。
此时的南宫流云负手而立,宽大的墨色长袍在山风中猎猎作响。他周身散发出冷傲肃杀的气场,盛气凌人,有一种傲视天地的强势。与他相比,云起在气场上就要弱了几分。
云起沉稳地站在原地,目光冰冷清浅。他侧眸望着苏落,而苏落此时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南宫流云身上。那眼底,有着发自内心的欣喜和自信。
曾几何时,她眼眸中的注意力全都是给他的……云起那墨色的眼眸如寒潭般幽冷,脸上线条紧绷,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难道……落落之前所言是真,而不仅仅是骗他?
她说她早已有了意中人,难道就是眼前这个神秘莫测、强势霸气的男人?云起衣袖中的手,紧握成拳。
就在云起深情凝视苏落的那一刻——
南宫流云墨发飞舞,俊颜张狂阴戾,神秘妖冶,他双掌凝聚出一道风刃,寒芒如剑般朝云起身上射去,杀气刺骨。
云起闪身避过风刃。然而此时,南宫流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云起身前一丈之远。
苏落的眼瞳瞬间紧缩。如果换成是她,绝对难以逃过南宫的这记杀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云起紧握的拳头忽然迸射出金色光芒,金色的拳头狠狠砸向南宫流云的掌风!
强强对击!
南宫流云身形不动,但是云起的身形却微微晃了晃。
云起若是后退几步,倒是可以卸去几分力道,但是此时的他却硬生生地挨下这一掌。
南宫流云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愚蠢。”这是他对云起的评价。
云起温润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凉薄,他淡漠地笑了,“你不会明白的。”
南宫流云微眯的眼眸冷冽、锐利,如草原上的鹰隼般灼灼逼人,“在你觊觎落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上绝路。”
云起的心猛地一沉。果然!眼前这个男人喜欢落落,他是为了落落而来!
而落落……云起不敢看苏落的眼睛,却还是用余光看去——此时的苏落,那双美丽得不像话的眼睛,正关切地望着对面的男人,她吝啬得连一点点余光都不舍得给自己!云起的脸色瞬间沉下,胸腔中有一股说不出的痛意。
南宫流云顺着云起的目光看去,朱唇邪魅轻勾,“落落是我的,永远!”
云起心底浮起一抹烦躁和恼怒,眼中透着阴冷的锋芒,忽然,他冷冷一笑,“我认识落落比你早多了,你信不信?”
南宫流云的冷眸直直盯着他,冷冷地笑着。他这表情摆明了就是不信。
见南宫流云这样的表情,欧阳云起嘴角的嘲讽越发明显,“可这是事实!”明明他认识落落要早,明明他和落落在一起要早,现在,凭什么要他退出?
南宫流云漆黑如墨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戾狂怒。竟敢跟他抢落落?简直找死!不管他认识落落早不早,不管他想不想挖墙脚,人死了就什么都结束了,南宫流云非常坚信这一点。
南宫流云手中陡然出现一柄长剑。剑光灼灼,寒光在半空闪耀。他飞身而起,黑袍如墨,浓烈而妖冶。
快,实在是太快了!南宫流云的剑与人合二为一,剑尖直指云起的咽喉要害处。以他的速度和力量,云起绝对避无可避。
苏落的眼眸微缩,拳头下意识地捏起。云起……就要这样死了吗?苏落说不清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只觉得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反应。
云起没料到南宫流云说出手就出手。就在南宫流云的剑尖指向云起的咽喉时,他才反应过来!这样凌厉狠辣的杀招要如何躲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云起的身形猛然间一矮,剑芒削落一缕发丝,同时,云起白皙如玉的面容上,出现了一道狭长血痕。虽然受了伤,但终究还是躲过了这一杀招!
紫妍遗憾地摇头,“可惜了,太可惜了……”
苏落神色复杂地看着两个男人,眼眸深沉。
云起的身形快速往后倒掠,冷冷一笑,“看来晋王殿下也不过如此。”
天外飞剑,这是南宫流云的绝世杀招。
南宫流云冷眸微挑,不怒反笑,“欧阳云起,难道你以为天外飞剑,就只有这一招?”言罢,南宫流云手中的剑忽然冲天而起,且一分为二!一黑一白两道剑芒分别朝云起飞射而去,速度简直恐怖到极致!两道剑芒一前一后,自成阵势,绝世杀局!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那一黑一白两道剑芒在苏落眼中掠过,闪过一道灵光,苏落似有所悟,但因为速度实在太快,还未等苏落有所反应,那剑芒就已经飞向云起。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云起这次必死无疑时,就在两道剑芒几乎没入云起的身体时——
唰!几乎就在眨眼间,云起的形体忽然模糊了,继而消失了。
怎么回事?苏落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云起怎么会突然消失?
紫妍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激动地挥舞着拳头,“隐身术!欧阳云起竟会大陆失传已久的隐身术!”隐身术?竟然还有如此玄妙的东西?
苏落的目光朝云起失踪的方位望去。那里白茫茫一片,与天空同色,完全看不出来云起躲在哪里。
苏落的视线转向南宫流云。被云起逃脱,南宫流云会怎么做?
此时,南宫流云嘴角缓缓扯起一抹妖娆邪魅的笑,“隐身术?哼,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南宫流云博闻强识,博览群书,曾用三年时间阅遍整个帝都图书馆,所以大陆上鲜少有他不了解的东西。
隐身术对很多人来说很陌生,但南宫流云却是知道的。初级隐身术,隐身效果只有十秒。
忽然,南宫流云眼底滑过一抹嘲讽的冷笑,因为他感觉一道阴冷身影正朝他背后靠近。云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有十秒钟的时间可以逃,但是你却放弃了,真是可惜。
南宫流云周身的灵力陡然间凝聚全身,身上似披了一件厚重铠甲,但是别人却看不出来。
咔嚓!一记重拳砸向南宫流云后颈,与此同时,云起的身形也逐渐显现。这是云起所有力量汇聚而成的重击!一时间空气中发出剧烈的气爆声,惊天动地,气势恢宏。
苏落离得远,但也被这记重拳带起的掌风影响,她只觉咽喉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紫妍比苏落还要惨。她好不容易凝固结痂的伤口,受到掌风影响,全部重新崩裂,鲜血如泉涌。只是受到波及,苏落和紫妍都已经这样了,可见南宫流云承受的力量有多强大。
云起认为,出其不意地砸下这记重拳,南宫流云至少也该是重伤。然而他太低估南宫流云现在的实力了。
只见南宫流云缓缓回过神,目光一如云端的神祇,俯视着芸芸众生,他嘲讽地看着云起,“这就是你全部的实力?”此时的他面色如常,行动如常,分明没受到一点伤害。
云起的神色在这一刻僵住了,一时间无言以对。
南宫流云的声音冷漠如斯,“你,太弱了。”
云起凝聚起所有实力,连南宫流云的防御都破不了,那又谈什么对决?这表明两人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啊。
云起身形瞬间僵硬,目光如冷冽寒冰,冰冷地盯着南宫流云。就算再不想承认,他也不得不承认,南宫流云比他强,而且不是一星半点。确实,他连人家的防御都破不了,更谈何杀他?一时间,云起脸上忽明忽暗,晦涩不明。
南宫流云目若寒星,语调平缓,“你,预备怎么死?”
云起面色微微僵硬,不过,他很快便冷笑出声,“你不敢杀我。”云起毫无惧色地看着南宫流云,目光灼灼,十分笃定。
南宫流云衣袖翻飞,似乎下一刻就要取他性命。但是,云起却勾了勾唇角,“如果你杀了我,落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云起一句话,却将早已置身事外的苏落扯了进去。这句话,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块巨石,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苏落僵立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云起。在他亲手将她杀死之后,他怎么还有脸理直气壮地说这种话?
南宫流云的视线投向苏落。在看到苏落的那一瞬,他的眼眸微微一沉。之前他因为紫妍信中说了落丫头被纠缠的事而迁怒于她,所以到来之后,故意忙着战斗没瞅她。但是现在,这……南宫流云在看到苏落的容貌之后,心中顿时大惊,他直接把云起丢一边儿去了。
他快步朝苏落行来,最后停在苏落面前三步距离,亮如星辰的眼眸怔怔地看着苏落,半晌没有言语。这姑娘肩膀上站着小神龙,绝对是落丫头无疑。可……南宫流云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这姑娘太漂亮了,美得让他差点失神。
“你……”南宫流云的目光略带忐忑,有点惴惴地看着苏落,试探性地唤了声,“落落?”
苏落简直想翻白眼。这个男人居然不认识自己了?苏落没好气地点点头。
这表情,这眼神,绝对是他的落丫头无疑!
“你这脸……怎么……”南宫流云神色不再平静,漆黑如墨的双眸,闪烁着星辰。
“你喜欢吗?”苏落不答反问。她半眯着眼,笑看着他。
南宫流云忙不迭地点头,“喜欢!当然喜欢了!”
“那幸好是变漂亮了,如果变丑你就不喜欢了。”苏落故意将他一军。
南宫流云忙摆手否认,“怎么会!落丫头不管变成什么样,本王都喜欢!”此时的南宫流云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简直像个孩子,哪里还有刚才那强势王者的霸气?
紫妍看得眼睛都直了……眼前这幼稚得如同愣头青的少年,真就是她那生人勿近的三师兄?紫妍擦擦眼,再擦擦眼,终于确定眼前的场景不是幻像。
云起的眉头不自觉地皱起。那一高一矮的身影相视而立,男的俊美无双,女的倾国倾城,缱绻萦绕。好一幅神仙眷侣图。他目光阴戾地盯着那两个人,一时间神情高深莫测……
此时,南宫流云在最初的震惊之后,眼眸中现出一抹担忧。他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抚上苏落的面容,疼惜而担忧地凝望着她,“其实,以前的落落就很漂亮的。”
苏落笑看着他。南宫流云组织了一下语言,用最委婉的方式说道:“本王从未嫌弃过你的容貌,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嗯?”苏落额角微抽,不明所以。
南宫流云无比心疼地叹息,“脸上动刀子,很疼吧?这又何必呢?本王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本王都喜欢的。”
苏落终于听明白南宫流云委婉背后的真实意思。这厮竟然以为是自己对容貌自卑,然后做了整容?苏落双眼瞬间点燃两簇火苗。
南宫流云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跑,却被苏落一把拎住衣服,冷哼道:“你说谁整容呢?哼哼!本姑娘以前的容貌不好看?”
“好看好看。”霸气十足的南宫流云在苏落面前乖巧得像只大猫咪。
苏落这才丢开他,哼道:“我怎么可能会整容?简直胡说八道!告诉你,现在这副容貌才是本姑娘的真容,以前那张脸不过是幻影罢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中了移形换颜?”南宫流云不愧是博览群书,果然一点就通。
“嗯哼!”苏落得意地挑眉。
“怎么会?”南宫流云不解地打量着苏落那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苏落女王般双手环胸,瞟了他一眼,傲娇地扬着下巴,淡淡地说:“可能是怕我长得太漂亮了不安全吧。”
这话虽然自恋得离谱,不过还真是离真相不远了。就在苏落扬扬自得之际,忽然觉得一道浓重的阴影袭来,下一刻——她已经被南宫流云紧搂入怀中。
南宫流云紧紧抱着她,力道大得惊人,几乎要将苏落肺里的空气全勒出来。
“轻点,轻点。”苏落不介意大庭广众之下与他搂搂抱抱,但她介意自己的生命安全啊。
南宫流云轻笑,强有力的臂膀微微松开,却依旧霸道地环在她腰际,让她挣脱无门。他将下巴搁在她肩窝里,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情绪一点一点安宁下来。
时隔两年,终于能真实地抱住她,而不是徘徊在梦境中,真好。
四周很静,有一股静谧而暧昧的味道在空气中盘旋。看到此情此景,紫妍识趣地想要退下。但在此地,还有一个很不识趣的人,他的名字叫欧阳云起。看着那紧紧相拥的身影,云起眼眸眯起,眼神危险,双手紧握成拳,发出一阵咔吧咔吧的清脆骨节声。
“放开她。”云起一步一步平稳地走到旁若无人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面前,漆黑的眼眸中闪着暴风雨来临前的诡异平静。
南宫流云正沉浸在温柔乡中难以自拔,这会儿突然被打断,顿时就不高兴了。他缓缓放开苏落,将她推到自己身后,吝啬得不给欧阳云起看上一眼。
“你可以再说一次。”南宫流云轻笑地看着云起,但笑意不达眼底,眼瞳冷似寒冰。这样的南宫流云,霸气外露,脸上是不可一世的强势。
云起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冷意,但是,他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更进一步。
“我说,我认识落落比你早,落落和我在一起也比你早,该滚开的人是你!”云起毫不示弱地冷笑地看着南宫流云。
南宫流云那俊美无比的容颜上,有一瞬间的僵硬。
嘭!南宫流云回答云起的,是一记重拳!
云起早有防备,隐身术施展开来,但他速度不及南宫流云,脸上还是被狠狠砸到。云起整个人跌倒在地,嘴角一抹血迹汩汩流出,看起来非常狼狈。但是云起也算一条硬汉,他非但不惧,反倒展眉而笑,挑眉望向苏落,“落落,难怪你不原谅我,原来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
苏落皱眉。云起的作为越发让她看不起了。
“欧阳云起,你有脸说这句话吗?”苏落冷笑。云起故意说这些话,不就是为了刺激她威胁她吗?他都不怕说出穿越的事,她怕什么?她有实力,又有南宫流云罩着,还有美人师父护着,谁敢拿她当妖孽?反倒是云起,他真的能置身事外?
云起看看拳头紧握的南宫流云,又看看眉头紧锁的苏落,轻笑起来,笑中又带了一抹苍凉,“落落,你心里,真的没有我了吗?”
苏落冷冷地说道:“云起,你够了。”
云起摇头,苦涩地笑了,面色苍白,“我找遍了全世界才找到你,而你却不要我了……”
苏落心口一窒,下意识地按住胸口。
南宫流云面色冷戾,神情如乌云笼罩,黑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两人的对话,毫不留情地告诉他一个事实——这两个人,真的有过曾经!他的落落,真的曾经……
南宫流云目光阴狠地射向云起,他大步踏去,直接掐住了云起的脖子!这个人,必须死!
然而,云起却笑了,“你能杀我,却抹杀不了曾经。南宫流云,从一开始你就输得一塌糊涂了,可惜你却什么都不知道!”
南宫流云面色如黑云盖顶,强而有力的手掌猛然间收缩!
云起却依旧笑着,笑容如春花般绚烂,“可怜那个孩子,没出生就已经……”
啪!苏落冲上去狠狠一巴掌抽到了云起脸上。那力道很重,抽得云起白皙的脸上骤然间出现一道清晰的掌印!
苏落眼中的泪毫无征兆地滚落。这件事她一直深深埋在心底,那是她不能碰触的曾经。但是云起,为了让南宫流云嫉妒,竟然不择手段肆无忌惮地说了出来。
“云起!我真的很后悔,很后悔怎么认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苏落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握成拳。
云起看着苏落,目光平静,“落落,跟我回去吧。”
南宫流云的呼吸一瞬间停止,他难以置信地看着云起,视线又移到苏落身上。
云起吸了口气,又缓缓说道:“我知道回去的路,我们回去,好不好?”
南宫流云的眉头紧紧皱起。虽然心中怒火滔天,但南宫流云还是没有立刻掐死云起。因为云起说的话越来越玄乎,越来越……让他害怕,让他有一种即将失去落落的恐慌。
云起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眼底饱含无限期待。
苏落只是冷笑地看着云起,目光冰冷,一言不发。她的眼底如荒芜的沙漠,没有一丝起伏。
四周一时间寂静无比。
南宫流云整个人愣住了,他往后退了几步。在这一刻,他竟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仿佛他们两人才是一国的,而他完全被排除在世界之外,这样的认知让南宫流云心中充满恐慌。
南宫流云目光如锋利的冰刀,毫不留情地落在苏落身上,像是要将她撕成碎片。
苏落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南宫……”苏落拉住南宫流云的手,试图解释。
可刚一张口,她却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解释……因为,那些事真的存在过,即使是上辈子。
南宫流云冷冷地看着苏落,他在等她的解释。只要她说没有,他绝对相信。他的神情表面平静,内里却带着几分希冀和祈求。
苏落的咽喉像是被人卡住,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对望着。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南宫流云眼中的希冀和期盼渐渐被失望、绝望取代。
苏落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解释,南宫流云猛地拉起她的手,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她手腕的骨头捏碎。他拉起苏落,大步转身就走!他的速度很快,快得苏落根本跟不上他的脚步,只能踉踉跄跄地被带着往前跑。
紫妍默默地看着南宫流云将苏落拉走,叹了一口气。算了,小两口的事,她还是不要搀和的好,自己还是回炼狱城玩吧,外面的世界太不精彩了。紫妍转身欲走,却看到欧阳云起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来。紫妍厌恶地盯着他,恨恨地骂道:“男小三,就喜欢挖人家的墙脚!”
云起嘴角微扯,不以为意地转身离开。
“喂,欧阳云起,我警告你,落落是三师兄的!你最好给我记住了!”紫妍双手叉腰,冲着欧阳云起离开的背影怒吼。
云起的身形顿了顿,潇洒地朝后方摆摆手,“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脚挖不倒。”
说完,他潇洒离去,只留下一脸便秘样的紫妍僵立在那里。她双手紧握,恨不得一拳头将云起砸死!这个不要脸的男小三!哼!
云起在紫妍面前装作很潇洒,但转过身之后,此时无人在看,他的脸色却是一片落寞和悲怆。
看着南宫流云和苏落离去的背影,他心情复杂,有嫉妒愤怒,也有惆怅茫然。最后,所有的情绪汇聚成一个信念——落落,必须是我云起的!南宫流云,我等着你跪在我面前!
云起知道,现在的他远非南宫流云的对手。今日南宫流云没杀他,只是被他爆出的信息震晕了,等他回过神来,他就未必有这么幸运了。他必须努力修炼了!
南宫流云愤怒之下几乎失去理智,他拎着苏落快步往前走,至于要去往何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脚上似腾云驾雾,速度快得离谱,没多久便深入山中。
苏落跑得几乎喘不过气,盛怒中的南宫流云太可怕了。他脸上的表情凶神恶煞,犹如血狱战场里走出来的修罗,杀气腾腾,所有的温柔都在这一刻收起。这样的他,把苏落吓出一身冷汗。
南宫流云不顾苏落的挣扎,径直往前走着。苏落被他扯得手腕几乎碎裂,她弱弱地说:“南宫流云,你轻点好不好?”
南宫流云面如寒霜笼罩,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听到这话他的脚步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走得更快!这样的南宫流云,她该如何安抚?苏落觉得脑袋都大了。
不知走了多远,南宫流云终于在一处溪涧流淌、古树参天的地方停下,他的背影散发着黑暗愤怒的气息,以及生人勿近的杀气。
苏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忽然,南宫流云转过身,直接将她压在了一株十人合抱的参天古树上。他恶狠狠地掐住苏落的下巴,“苏落,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这才两年,就忍不住勾三搭四?”
南宫流云眼底的气息是那么危险、狠辣,不留情面。苏落试图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不堪……”
南宫流云森冷地盯着苏落,一字一顿地狠声道:“不是我想的那样,又是怎样?你说,你是什么时候跟欧阳云起勾搭上的?说!”最后一个字,南宫流云几乎是咆哮怒吼出来的。
不远处,一只熊妈妈带着两只小熊出门散步,被南宫流云的声音一震——三只熊顿时仰天吐血,当场倒地身亡。
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惧感从苏落心底升起,她顿了顿,平静地看着他:“云起他……”
“云起,你竟然叫他云起!”南宫流云不等苏落说完,便朝她咆哮着,“你叫他叫得这么亲昵,那我呢!”南宫流云怒气冲冲地握紧苏落的纤细肩膀。
“嘶——痛!放手!”苏落感觉她的手臂快要被齐根捏断了,“南宫流云,你给我放手!”
“你叫我南宫流云,却叫他云起?”南宫流云忽然惨淡一笑,一下子松开苏落。他后退几步,目光苦涩地看着苏落,“苏落,摸摸你的良心,你对得起我吗?”
这样的南宫流云让苏落招架不住。她试图解释,“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无理取闹?苏落,你还真说得出口——”南宫流云神情悲愤,手指指向苏落。
苏落顿时觉得整个头都大了。她本来就不擅长处理感情方面的纠纷,现在南宫流云气成这样,她要怎么办?苏落觉得自己多说多错,于是干脆保持沉默,然而她的沉默却彻底地惹恼了南宫流云。
“你是默认了?”南宫流云目光如锋利的尖刀,狠狠刺向苏落的心脏。
“默认什么?”苏落仰着巴掌大的小脸,眼中闪着倔强。
“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跟他勾搭在一起的!”南宫忽然恶狠狠地掐着苏落的下颌,眼中喷着愤怒的火焰,“说!”
在遇见她之后,他调查了她从小到大的全部资料,但是所有的资料里都没有欧阳云起这个人。然而现在,那个欧阳云起却口口声声说与苏落藕断丝连,甚至还提到孩子……这让一向镇定的南宫流云觉得整个世界都开始坍塌了。
“我没有!”苏落坚决予以否认。
“没有?那他说那些事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没有?现在你跟我说没有?!”南宫流云压根不信!
“我……”苏落只觉得一阵阵头痛。她要怎么说,他才不会生气?云起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她根本没想过这辈子还会遇见他!穿越的事,他会信吗?还有上辈子自己毕竟真的跟云起在一起过,这也无法否认……
苏落纠结得脑袋都大了,她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南宫流云森冷地盯着她,宛若夜空中的鹰隼。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在等她的解释,而她却无话可说。
“南宫流云”四个字,代表着凶残、血腥、狠辣。但是他从来没用这一面来面对过她,从来,他都把她当成是最珍贵的宝贝,呵护备至。但是从认识到现在,南宫流云最讨厌的就是苏落的不接招。不管他多么热情地靠近,还是刻意地逼迫,抑或是故意污蔑,她总是那么无动于衷。没人知道,面对这样的她,南宫流云多么心灰意冷。他不是神仙,他也会累,会觉得辛苦。
苏落思考了许久,终于,苏落做好了心理建设。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将前世的事一点一点都说给南宫流云知道。信不信在他,说不说在她。然而,还未等苏落说出口,南宫流云就猛地甩开了她,转身大步离去,将她一个人留在了这片荒无人烟的丛林里。
“南宫流云!”看着他眨眼间就消失无踪的背影,苏落大声呼喊。但是,不管她如何呼喊,他都没有回来,他就那么大踏步地离开了,坚定而决绝。
苏落觉得委屈极了。不是说喜欢她,不是说对她不离不弃吗?最后还不是甩下她直接走人?骗人的,什么都是骗人的!她脸上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流淌,止都止不住。心脏的位置传来一阵阵抽痛,痛得她几乎崩溃。苏落缓缓蹲下身,双手将自己抱紧。
一时间,她泪如雨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