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苍穹4:江山为聘.pdf

凤逆苍穹4:江山为聘.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重塑灵体的凰北月终于知道了万兽无疆的秘密,也明白了师父化魂的原因。原来一直封印在她体内的魔兽魇,竟是万兽无疆的初代契约者。
万兽无疆有着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也有着超乎人想象的残酷反噬力,凰北月会选择继续拥有,还是放弃呢?
彼时,昀离集合修罗城的地狱魔兽和魇并以南翼国威胁凰北月成亲,她应允,风连翼伤心离去。大婚当日,风云汇聚,各方势力聚首,抢走修罗城王玺的凰北月,能够从这些人手中逃脱吗?
风之咒印,当她面对深爱的他,却要反目成仇,互相伤害,他们是否会真的渐行渐远?
黑水禁牢,当绝色容貌被毁,戴上面具的魇,在失去自我终究入魔的心中,还能不能想起她?
六魂封印,高傲如灵尊,在偶尔清醒的意识中,依旧不忘神兽的骄傲,月下对酌,他和凰北月的师徒情谊,还会存在吗?
招魂之术,蜉蝣一世,朝生暮死,黑色桔梗终于绽放。他的一生,始于临淮城的那场初雪,他遇见了她……
万兽无疆,因这一块黑玉持续了上百年的悲剧,能不能在凰北月这一代,划上句号……




编辑推荐
毁天灭地的万兽无疆•风之咒印•化魂入魔•诡异的黑色桔梗花•六魂封印
江山为聘,我终于可以抛却一切黑暗,与你携手天下。

名人推荐
情节衔接紧凑,剧情发展一环扣一环。文笔相当成熟,读起来有畅快淋漓之感。难得的好作品,非常值得一读。 ——月上有风

作者简介
路非,腾讯超人气作家,擅长创作奇幻类作品。其文笔潇洒大气,又不乏细腻,读来让人热血沸腾,欲罢不能。2012年6月份开始创作《凤逆苍穹》(原名:《凤逆天下》),深受读者喜爱。
代表作:《凤逆苍穹》《凤舞江山》《错把总裁潜规则》。

目录
上册
第一卷 日落夜城
第一章 大破杀境
第二章 桃花落情
第三章 浮生半寸
第四章 转移之术
第五章 绝色兽妃
第六章 盛世婚礼
第七章 修罗之王
第八章 日落夜城
第九章 囚困殇情
第十章 大婚风云
第十一章 王玺到手
第十二章 四分天下
第十三章 南国封侯
第十四章 战场相见
第十五章风之咒印
下册
第二卷凤逆天下
第十六章 天命之人
第十七章 攻城略地
第十八章 魔兽临世
第十九章 出使北国
第二十章 影子骑士
第二十一章 黑水禁牢
第二十二章 万兽无疆
第二十三章 凤逆天下
第二十四章 大结局
番外
番外一:红莲之章
番外二:未完之章
番外三:桔梗之诅咒
番外四:风月篇之误入贼窝
番外五:洛洛篇之灰烬
番外六:墨莲篇之转世
番外七:魇之重逢
番外八:织梦

文摘
从驿馆到锁月楼并不远,以冰灵幻鸟的速度,不到两分钟就赶到了。
  天色已晚,星光暗淡,一弯斜月挂在天边,冷冷的清辉洒下来。
  凰北月老远就看到了锁月楼的顶端,一个妖红的身影映着月光,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红色的纸伞在他的手中旋转。因为月光太淡,他的脸半明半暗,血红的眸子微微垂着,有些怜悯地看着下方,红唇轻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蝼蚁。”
  阴柔的声音有些诡异,传入凰北月耳中的时候,她也不禁一怔。
  待冰灵幻鸟飞近,凰北月定睛一看,锁月楼中的人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院子里的一切都被毁了,只有魇脚下的锁月楼还安然无恙。
  凰北月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几乎说不出话来。
  从那些自地面的缝隙里冒出来的红色花朵不难看出,这一切的破坏者是谁。可是她怎么都不敢相信,黑水禁牢里的七年相伴,她竟然对他半点儿都不了解吗?
  魇将红纸伞微微移开一点,红伞下面,妖魅的红色眼眸斜斜地看着凰北月。
  凰北月想要喊出他的名字,他却比她先一步开口,略带讥讽地说:“又一个送死的。”
  凰北月浑身一震,还没来得及多想,就感觉到一阵疾风从背后掠过,她本能地向旁边一闪,无数红花擦着她的身体飞了过去。
  红花飞入魇的手中,慢慢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镰刀,“该死的,竟敢拦本大爷的路。解决了你,就可以走了吧?”
  镰刀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弯月形的弧度,忽然朝凰北月飞了过来。
  凰北月立刻以雪影战刀抵挡,然而那把镰刀具有的巨大砍杀力,连她和冰灵幻鸟加起来都招架不住,一起被砍得身子猛地向下一沉。
  凰北月咬着牙,低吼一声将镰刀架开,怒道:“魇,你疯了吗?”
  “臭丫头,竟然知道本大爷的名字。”
魇撇着嘴,红唇的形状比他身旁的红花还要撩人。若不是面色有些苍白,此刻的他真是妖孽无双,狐狸精看见他都得甘拜下风,羞愧欲死。
  很明显,他现在狂性大发,根本不将凰北月放在眼里。
  镰刀一击不中,魇一手握着纸伞,一手握着镰刀,身形一晃,闪着寒芒的镰刀就在凰北月的头顶举了起来。
  糟糕!凰北月举起雪影战刀抵抗,只听铿的一声,她的手臂差点儿断掉。
凰北月依旧死死地握着刀柄,咬着牙和魇僵持着。
  “黑水禁牢里七年相伴,我是凰北月。”
  魇垂下眸,和她的目光一撞,忽然说:“凰北月?我想起来了!”
  凰北月一阵欣慰,还好,他不是和昀离一样失去自我,他没有变回以前那个危险的魇。
  庆幸的笑容刚刚在凰北月的脸上出现,魇忽然猝不及防地第二次挥起镰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力度,将她猛地拍落下去。
  “哈哈哈……我骗你的,你还真相信了,傻瓜!”魇的笑声张狂地在空中响起。
  凰北月的身体迅速向下坠落,幸好有冰灵幻鸟,在她快要砸在地面的时候拼命振翅,险险地带着她擦着地面飞过。
  饶是这样,刚才两刀相撞,震得她几乎左手瘫痪,此刻连刀柄都握不住了 。
  嘴唇咬破了,凰北月不甘心地抬起头瞪着魇。
  “看什么看?本大爷知道凰北月,不过是要杀了她的。你这个臭丫头敢冒充她,那就连你一块儿杀了。”
  “没想到你连这个都忘了。”凰北月有些苍凉地笑起来。
  听出她语气中的嘲讽,魇挑眉问:“臭丫头,你什么意思?”
  凰北月不多做解释,只是从纳戒里拿出万兽无疆,握在手心,翻转过来让他看,“这是什么不用我说吧?”
  “万兽无疆!”魇狠狠地盯着她手中的黑玉,眼中的杀气忽然重了几分,“臭丫头,你从哪儿得来的?”
  “还用问?现在的北月郡主不过是个空壳而已,我才是真正的凰北月。”凰北月眯着眼睛冷笑,“如今的我是以轩辕谨的七破丹重塑灵体而生,这些你比我更清楚吧?”
  魇恍惚地想着,轩辕谨、七破丹……脑海之中,这些记忆若隐若现,每当他觉得要想起来了,又瞬间无影无踪,让他无比烦躁。
  “既然你才是凰北月,那我杀你就好了!”魇语气狠厉地说道。
镰刀翻转,再次朝凰北月攻来。
  凰北月一擦嘴角的血迹,万兽无疆的黑气中,一条雷光闪烁的鞭子飞快延伸了出来。
  “雷神之鞭。”
爆闪的雷光中,黑气夹杂其间,随着鞭子甩起,四周的空气明显都被影响了流动速度和方向。
  镰刀被雷神之鞭缠住,魇想拽回来,凰北月的力气却出乎意料地大,死死拽住不松手。
  趁着这拉锯的瞬间,凰北月身子前倾,飞起一脚,踢向魇的腰部。然而,她还没靠近,便有无数红花涌现出来,将她的脚挡开。
  “不自量力!”魇轻蔑地看着她。
镰刀忽然缩小,从雷神之鞭中脱出来,转眼间又变大。
  凰北月眸光一闪,身子猛然退开,雷神之鞭也飞快地变幻了数十个不同的角度甩向魇。
  魇却将一把镰刀挥舞自如,鞭子那么刁钻的角度,竟都近不了他的身。
  “哈哈哈……臭丫头,有些实力。”
  “过奖了!”凰北月狠狠地说。
她一掌对着魇的胸口拍去,可是毫无意外地被红花挡住了。
凰北月眼中狡猾的光芒一闪,另一只手一转方向,雷神之鞭便在魇的腰部狠狠抽了一下。
魇恼羞成怒,从没在战斗中遇到这么狡猾的丫头,是他一时大意了。
魇的右手反转,握住凰北月执鞭的手,一条藤蔓顺着她的手蔓延至整个左肩。
那条藤蔓会生根,细细的根茎从凰北月的衣服钻进去,扎入了骨肉中。
凰北月大惊失色,连忙调集万兽无疆的元气去抵挡,却一时疏忽了魇,只听头顶一声冷笑,胸口便重重地挨了一下,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般掉了下去。
半空中的魇犹不放弃,挥舞着镰刀朝着凰北月而来。
凰北月咬牙抬起头,手指结印,以身体为核心,一圈黑色火焰腾空而起。
  “无尽玄火!”
  魇的身体刚刚触到黑色火焰的边缘,便立刻停了下来,镰刀倒转,提在手中。红色纸伞从空中慢慢飘下来,落在他的另一只手里。
  微微抬眸,魇看了一眼远处,冷哼一声,“臭丫头,今天算你运气好,本大爷留你一条命,过几天再来取。”
  说完,魇转身离去,妖红的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月色中。
  凰北月捂着闷痛的胸口低咳一声,冰灵幻鸟带着她降落在地上。
锁月楼一片狼藉,她从浮光森林带出来的十五个青年死了三个,其余活着的人也伤得很重,可见魇下手之狠比昀离更甚。
  凰北月走到那三个死去的青年旁边,默默地蹲下来,亲手将他们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当初跟着王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请王不要难过。”吉克默默地蹲在她身后,低声说。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们是和他一起长大、同生共死的兄弟,说不难过怎么可能?只是,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无法避免的,难过也没有用。
  “吉克,把他们送回赫那拉族安葬。告诉他们的父母,他们是在战斗中牺牲的,没有一人临阵而逃,不负勇士之名。”
  “是。”吉克点点头。
  其他人也慢慢围过来,都是赫那拉族的人,看着自己的同伴,集体沉默不语。
 
  “陛下,那个叫魇的家伙,十多年前是整个卡尔塔大陆的灾难,本以为他变好了,没想到……”
  已经进来一会儿的风连翼站在院子门口,没有上前打扰凰北月等人的哀悼。
  影凰只是个淡淡的影子,用很低沉平淡的声音说着话。
  他们虽然没有看见刚才的战斗,可是根据这里惨烈的场面也能揣测一二。
  风连翼沉默地听着,淡紫色的眼眸深深地看着凰北月的背影。她是很在乎同伴的人,这一次她会怎么做呢?
  
  这一夜,气氛格外沉重,所有人的沉默使得月亮都悄悄隐藏了起来,天上逐渐聚起浓密厚重的乌云,眼看着一场大雨就要来了。
  凰北月紧紧握起拳头,像是下定了决心,终于开口道:“如果魇从此为魔,我就再次封印他。”
  “主人?”红烛抬起头想要说什么,稍微犹豫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选择了继续和众人一起沉默。
  凰北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眼间,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和坚定。
  “这几天大家小心一点,如果魇再次出现,不要和他硬拼,让我来对付他。”
  众人点点头,都明白魇的强大,他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唯一能和他过几招的只有他们的遮夜王。
  刚才虽然没有取胜,但是无尽玄火出来的瞬间,魇还是非常忌惮地选择放弃战斗离开了。他们对王的信心一直没有消减过,有她在,就仿佛一切都不是问题。
  吩咐众人各做各的事情,又妥善安放了那三个人的遗体,凰北月这才转过身,看见了一直站在院门口不说话的风连翼。
  她慢慢走到他面前,有些自嘲地摇头笑了,“我没有想到,转移之术没有夺走魇身上的任何东西,却夺去了他的自我。”
  她之前竟然以为,所谓的以物换物、等价交换,就是转移之术只会相应地夺走人身上的器官,而她连放弃身上某个部位的打算都做好了,却没想到转移之术根本不像她想的那样。她终于明白了为何光耀殿将它列为禁术,因为它夺走的正是那个人最害怕失去的。
  她现在想起来还觉得身体阵阵发凉,如果当初是她亲自施行转移之术,那么她失去的会是什么?
  魇从黑水禁牢出来后一直战战兢兢,因为他曾经化魂,由神入魔,他怕自己再变回以前那样,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保留着自我。
  虽然他从来不说,但凰北月心里很清楚,他本来就是尊贵的神兽,骄傲自负,怎么会愿意堕落为魔?
  忽然觉得眼皮又酸又沉,凰北月低下头靠在风连翼的肩膀上,喃喃地说:“他早就知道转移之术的条件,但是劝不住我,就只好自己去施术。我到底在做什么事情啊?”
  一双手忽然握住她的肩膀,坚定地搂着她,“你做的事情一直都是对的,没有半点儿错。”
  “那错的是谁?”凰北月激动地反问,“是老天吗?我凰北月这辈子都不信苍天神灵,他既然是神,为什么不善待他的子民?为什么人世间还有这么多苦难?”
  风连翼叹息,低声说:“谁都没有错,苍天神灵我也不信,但是你不能不信自己。”
  “我信自己!”凰北月抬起头来,通红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风连翼,“事已至此,挽回不了的话,我只能竭尽所能,做我该做的。”
  风连翼点头,“这样最好。”
  看她重拾自信,他也放心了不少,她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平静得不可思议,本来一直戒备着魇可能随时都会出现,然而一连过去了七八天,临淮城里都风平浪静。
  北月郡主的婚礼在三天之后举行。
她的眼睛复明,皇上大喜,在宫中设宴,让战野亲自邀请凰北月进宫,接受封赏。
  凰北月对赏赐半点儿兴趣都没有,况且最近一心扑在万兽无疆上,哪有心思参加宫宴,因此一连几次都拒绝了。
  高手都有怪癖,何况是她这样的隐世高手,就算皇上心里不悦,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人将说好的赏赐都送了过来。
  北月郡主亲自来过,洛洛也来过,只是都被吉克挡下了。凰北月不见客就是不见客,不会因为来者的身份特别就破例。
  整个临淮城,能见到她的人,除了风连翼只有战野。
  最近两天,临淮城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西边城郊的一个村子发生了地震,死了好多百姓,房屋也被毁了。
  战野亲自带人去救援,地震在这个时代本来也不罕见,可是战野回来后,竟然神色匆匆地来到锁月楼见凰北月。
  战野一进门,凰北月就看见他额头上满是冷汗。他的身上还穿着戎装,上面带有灾区的泥土和血迹,看样子是匆忙赶回来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凰北月捧着茶杯,几夜没睡好,眼眶都是青的。
  “不是地震。”战野冷酷俊朗的面孔上第一次露出慌乱的表情,声音干涩,“是火山。”
“那里怎么会有火山?”凰北月好奇地问道。
那个村子她曾经路过过,青山绿水,以她所懂得的知识来看,那里根本不可能出现火山。
  “我是第一个赶到村子里的人,当时百姓都因为害怕逃出来了,只有我进去,看到那条还没有合上的裂缝下面竟是滚动的岩浆。”
  闻言,凰北月的面色也变了。战野不是会说谎的人,看他的样子,很明显当时也感到十分震惊。
  凰北月的脑子转得飞快,瞬间就联想到了灵央学院第七塔下面的无边火海。
  她记得第一次和战野进去的时候,从火海跑到阴冷的地下,那里有一座非常古老的城市,已经沉入水底多年。据说当年那是一座非常繁华的城市,却一夜之间消失在了世上。
  因为外面有火海,所以凰北月猜测,那座城市和地中海的圣托里尼岛一样,是因为火山爆发而沉入海底的。
  想到这里,凰北月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端着茶杯的手都有些颤抖。
  与战野对视了一眼,她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和她一样。
  第七塔下面巨大的火海太惊人了,一旦爆发,那临淮城……
  “是天要亡南翼国吗?”战野苦笑一声。
  “你先别担心。这个消息不要走漏了,我去第七塔下面看看火海是否有异样。”凰北月放下茶杯,冷静的语气有种安抚的作用,让战野的内心也慢慢冷静了下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凰北月摇摇头,忽然问:“战野,南翼国迁都的可能性有多大?”
  “龙脉在此,国祚不能移,那些老臣会拼死反对。况且迁都是大事,没有五六年时间不可能完成。”
  “要是火山爆发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凰北月激动地说道。
不过,转念一想,一个泱泱大国忽然迁都,肯定会弄得人心惶惶。
  如今灭了东离国,西戎国也归降,可这两国的百姓和老臣余孽还在蠢蠢欲动,一旦失了民心,南翼国不保。
  战野是从小培养的太子,心中第一位永远是南翼国,否则他不会这么慌乱地来找她。
  但是火山爆发,老实说,她没有那样的能力阻挡。
  这个国家,这座城池,这里的许多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起点,如果一夜之间被火山吞噬了,该怎么办?
  带着这样沉重的心情,凰北月还是在半夜潜入了第七塔下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