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终不能幸免.pdf

遇见,终不能幸免.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世上最温暖的事是,当你拥抱一个所爱的人时,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紧。

精美装帧,随书附赠超豪华全彩四色便笺本,极具收藏价值!

贺培安就如同一头在暗夜中蓄势待发的猛虎,
健硕、狂野、见血封喉。
而江澄溪就似一朵阳光下肆意生长的蔷薇,
纯洁、清新、卓然傲立。
第二次见面,他便说:“以后,你不是江小姐,而是贺太太。”
语调柔和,不动声色。
新婚前一晚,她对着宠物龟说:“苏小小,明天我就要结婚了。可他,不是把你送给我的那个人……”
那一刻,连月亮都失了颜色。

有人说,日子就是靠哄、靠骗过下去的。
哄久了,骗久了,就是一辈子了。
还好,她遇到了那个,
愿意骗她一辈子的人。

海报:


编辑推荐
如果爱非要用什么来表达,
在一个需要你的时间,
在一个有你的地方,
仅此而已。
畅销言情天后梅子黄时雨继《人生若只初相见》后全新风格大作。
一场在劫难逃的倾城之恋,触动千万读者渴望爱情的神经。
这是我迄今为止最爱的一本小说。——梅子黄时雨
精美装帧,随书附赠超豪华全彩四色便笺本,极具收藏价值!

媒体推荐
梅子的书一直以来都让我入迷,拿到书一口气看完,意犹未尽,让我沉浸在故事中,久久不能自拔。贺培安是我最喜欢的男主,没有之一。
——新浪网友

梅子的书是不会让人失望的。故事不算新颖,但是梅子就是有一个很奇怪的本事,她可以把一本题材不新颖的小说写得引人入胜,让人不由自主看下去。她的文笔也越来越好了,很有画面感。人物刻画得很丰满,情节曲折。本书是梅子作品中可以排进前三的佳作。
——豆瓣网友

作者简介
梅子黄时雨,原名杨月文,来自浙江嘉兴,知名言情小说作家。2009年出版第一部小说《人生若只初相见》,作品文笔细腻清丽,以情动人,刚一上市便好评如潮,作者也跻身成为当代言情小说畅销作家。之后出版的每一部小说,都成为经典作品,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

已出版:
《人生若只初相见》
《最初的爱,最后的爱》
《江南恨》
《因为爱情》
《青山湿遍》
《锦云遮,陌上霜》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终章》
《恋上,一个人》

梅子黄时雨的秘密花园

目录
Chapter01 你是谁的一见钟情
Chapter02 我一直在等你的路上
Chapter03 爱的天罗地网
Chapter04 他不是那个人
Chapter05 世界只剩我和你
Chapter06 只要你给的温柔
Chapter07 苍凉的往昔
Chapter08 我们就这样消失不见
Chapter09 如果没有遇见你
Chapter10 谢谢你爱我
番外一 天下父母心
番外二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番外三 假如有天意
番外四 澄净小溪的微博
作者的话

后记
嗨,亲爱的朋友们:
大家好!
梅子再一次和大家再见了。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书中“澄溪”这个名字?梅子以“澄溪”做我们女主角的名字,是为了纪念生我养我的浙北小镇——油车港。它位于江、浙、沪两省一市的交界处,东邻上海,西靠杭州,北接苏州,处于长江三角洲中心的中心,是著名的丝绸之府、鱼米之乡。这个小镇在民国时期,原名是澄溪镇。
澄溪,澄溪,澄净的小溪,多清新好听的名字啊,比现在油车港这个名字好听太多倍了。总叫梅子想起小时候,阡陌河道里头清澈见底的河水,蓝天白云倒映其中,碧玉一样的水草下,可见里头惬意游动的小鱼小虾。
是这个小镇的水,这个小镇的土养育了梅子的祖祖辈辈,也养育了梅子。后来,梅子到了嘉兴市里求学工作,但每每想起我的家、我的小镇,心里总是充满了很爱很爱的感觉,仿佛世界之大,天底下却再没有一个地方比那里更可爱美丽了。如有任何人对它有一点侮辱的话,梅子每每会像只公鸡,昂起头,竖起翅膀,准备随时飞扑上去。
在这篇文中,梅子在前半段第一次尝试了用幽默可爱的语言去描述江澄溪的爱恋故事,后半段则保留了一点点的虐,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
另外要说明一点,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点比《有生之年,狭路相逢》中蒋正楠、许连臻的爱情,还有比《恋上,一个人》中聂重之、蒋正璇故事都要早。所以大家都可以在另两个故事中看到梅子提及祝安平,甚至提及过祝安平孩子的照片。
或许大家会问:梅子,你是不是准备转型啊?居然开始玩幽默了,不,不是的。梅子没有想过转型什么的。其实梅子向来大爱虐文,所以也一直写虐,虐已经成为梅子的一部分,梅子会将它进行到底。写自己想看的,一直是梅子的宗旨。但是有机会,梅子想要尝试各种不同的写法,想在给自己惊喜的同时,也给大家带来一些小小的不同感觉。
希望大家可以感受梅子的用心,看到梅子每本书中的小小改变。这样的话,梅子就觉得足矣。
梅子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梅子静静地写,大家静静地看。隔着书和电脑,我在这头,大家在那头。中间则是那些散碎在文字间的光阴,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岁月这般静好,日子如流水般缓缓缓缓流淌而过。
梅子觉得人生至此,已经足矣,不敢再多奢求什么了!

在此,唯愿所有的朋友,每一天都过得开心喜悦!
PS:梅子后来百度一下,发现在重庆市垫江县那里也有一个小镇也叫澄溪。虽然从未去过,但澄溪这个名字,也一样献给那里可爱的人们。
也祝愿我们祖国的千万条江河,早日澄净透彻,一如我们记忆的往昔!

梅子黄时雨于浙江嘉兴
2014年6月3日

文摘
经典语录
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着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他说世界哪里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很多东西都是从吸引、感兴趣开始的。一见钟情,不过如此而已。
日子就是靠哄、靠骗过下去的。哄久了,骗久了,就一辈子了。
爱情,是他伸出手,她握住。彼此牵手,如此而已。

精彩书摘

江澄溪从理发店出来,刚准备伸手拦的士,便听到有人唤她:“江小姐。”
她侧头,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小平头,国字脸。那人朝她微微颔首:“江小姐,贺先生想见你,请跟我来。”
几天没出现的贺培诚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正好,她趁此机会一定要跟他说个清楚。
江澄溪跟着小平头来到了一辆黑色的豪车前。她蹙了蹙眉头,心道:贺培诚这家伙的车也真多,三天两头地换。
小平头甚是客气地拉开了后座的门:“江小姐,请。”
江澄溪弯腰正要进去,忽然愣住了,眼前的这人竟然不是贺培诚,居然是贺培诚的那个大哥。他此刻正偏着头,不动声色地与她对视。江澄溪整个人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数秒后,这位贺先生倒是先开了口:“江澄溪小姐,请问能跟你聊几句吗?”就算他这样闲闲地叠腿而坐,双手交叉搁在腿上,抬着头漫不经心地说话,可他浑身还是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拒绝的霸道气势。
不愧是有个叱咤三元城的外公,哪怕如今这位贺先生从事的是正行生意,但那世家的气势还是在的。江澄溪的一只手搁在车门边,进退两难之下,只好硬着头皮道:“贺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江澄溪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心一点点潮湿起来。
这一小小的瞬间,她从头到尾从尾到头地想了好几遍,她应该没得罪过这位贺先生吧。她跟这位贺先生除了他弟弟贺培诚之外应该没有任何其他交集。
却见那个贺先生此时却轻扯着嘴角,朝她一笑。那笑容又浅又凉薄。江澄溪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头有些发虚,连笑容也有点发颤了起来:“贺先生,有话请直说。”
贺培安笑笑,简洁地吐出两个字:“上车。”四周的温度似乎一下子凉了下来。江澄溪望了望对面的诊所,虽隔了一条小马路,但依旧能从透明的玻璃门隐约望见父亲坐在桌子前的身影,身子前倾弓成了平日写诊断时的幅度。这条街的四周都是熟人,跟五大三粗的几个男的在这里僵持着,似乎也不大明智。
她沉吟了一下,跨进了车子。坐下来后,她注意到原来一直在车边候着的小平头在她上车后也坐上了前面的副驾驶位置。
贺培安吩咐道:“开车。”
江澄溪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又紧张了数分,嗫嚅道:“贺先生,这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司机发动了车子,如流水般地滑入了行车道。
贺培安:“江小姐放心,我们一聊完就会把你安全地送回来。”闻言,江澄溪收回了视线,双手搁在膝头,正襟危坐,等待他说下去。
他说:“江小姐,下个月16号是个很好的日子,你看我们结婚怎么样?”江澄溪莫名其妙了一下,心道:你结婚关我什么事?
她慢了半拍才察觉到了不对:结婚?我们?她以为是自己耳误听错了!可是不对……她倏地转头瞧着贺培安:“贺先生,你说什么?我们结婚?”
贺培安依旧淡淡的表情,似在跟人闲聊气候般的云淡风轻。然而江澄溪却毛骨悚然地看到了他轻轻点头,薄唇微启,吐出几个字:“是的,我们。”他嘴角轻抿地看着她,然后再度着重强调了一下,“我们,你跟我。”
江澄溪顿时瞠目结舌,活脱脱一副被雷劈了的惊悚模样:“贺先生……你……”她想跟他说你是不是疯了。可是转念一想,不对,人家是三元城鼎鼎大名的“贺先生”呀。她说他疯了,万一惹怒了他,会不会直接被人拉去灭口,第二天就人间蒸发呀?
当然后来,她曾说起这个问题,贺培安斜睨了她一眼,回答她的除了“哼哼”两声冷笑之外,再无其他。
于是江澄溪改口,小心翼翼地道:“贺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若不在车子里的话,估计她已经跳起身了。
贺培安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一双眸子黑黑深深,嘴角轻动,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你说呢?”
江澄溪直愣愣地瞧着他,半晌才反应过来,用手指指着自己:“我跟……”又指向了他,“你?”她吞了口口水,再度确认,“结婚?”贺培安依旧一副寡淡表情,在这期间连眉毛也没抬动一下:“不错。”
这真的不是自己耳误听错!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数变:“贺先生,你在开玩笑吧?”
贺培安嘴角勾了勾,似笑非笑:“江小姐,你是在说我吃饱了没事做吗!”
江澄溪脸色煞白,语无伦次:“贺先生,我胆子很小,可经不住吓……请问,我是不是哪里得罪您了?请您明说。我跟您道歉!是不是因为贺培诚先生……反正无论我怎么得罪了您,哪里得罪了您,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不,我跟您斟茶认错道歉……”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可贺培安的那副表情,让她觉得如果不说什么的话就完了。
贺培安双腿交叠,双手抱胸,一副懒懒的模样。一直等她的话停了下来,他才开口:“下个月16日你觉得怎么样?我让人查过黄历了,那天是宜嫁娶的好日子。至于钻戒婚纱之类的,我今天就可以安排。”一副不容拒绝、事情已尘埃落定的模样。
江澄溪咽了口口水,皱眉道:“贺先生,我想您肯定是搞错了。今天上车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您。”
她与他,见确实是见过,在王薇薇的生日宴上,隔了那二十来人的大圆桌。可那仅仅只能算是见过面,绝对不能说是认识呀。就比如国家主席、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英国首相,谁没在电视上见过?每天还不断重复地见呢。但你认识人家,人家知道你是哪位?!
贺培安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语调颇为温和:“江小姐,你不需要胡思乱想,你只要知道一点,我们下个月16日会结婚。这段时间你安心待嫁就行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