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治国要略.pdf

康熙治国要略.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康熙皇帝可称得上是一位具有盖世功勋的帝王,他一生治世之久长,业绩之辉煌,涉猎之广泛,目光之敏锐,辨人之忠奸,处事之通达,英明胜算,高人一筹。他高超的政治智慧都折射在宫闱深处的秘旨、疆场险境的决策、君臣斗智的睿语、推心置腹的坦诚、棋高一着的谋划之中。清代史学名宿章梫依据皇家文献,于宣统二年编辑而成《康熙政要》,该书仿照唐代史学家吴兢的《贞观政要》编撰,可与《贞观政要》并称媲美,堪称中国帝王学之双璧。
《康熙治国要略》依据《康熙政要》编辑注解,保留了大量可供考察康熙政事的第一手资料。它既是一部“帝王之书”,又是一部大众政治学读物;既是一部帝王治国治世方略集成,又是一部精英人才管理学著作。它还是一部智慧之书、知识之书,你把它当作史书来读也未尝不可。此书分类归纳,每段长长短短,便于闲时浏览,忙时搁置,随读随停,开卷有益。观史者可以领略康熙执政的风云变幻,为政者可以体察治国治世的方略道理,为民者可以获得人生的智慧与知识,不同的读者都会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收获。

编辑推荐
《康熙治国要略》
1.贞观政要之后又有部帝王学名著《康熙政要》精华版
2.一代帝王的治国经验与处事之道的记录。
3.康熙日常问政的实录记载,真实可信。
4.学习谋事待人枕边必读之书。
5.雍正、乾隆开创清代盛世的指导思想。

媒体推荐
新浪读书、搜狐读书、腾讯读书志联合力荐

目录
心怀天下,躬亲大政()
风闻言事,务必谨慎()
与民休息,道在不扰()
德为才先,知人善任()
亲贤远佞,持之以恒()
躬行实践,有益所学()
民富国裕,民足君足()
居安思危,治不忘乱()
民心悦服,边境自固()
体察民情,巧询米价()
敬天法祖,居敬行简()
实心实政,诚血治国()
孜孜求治,一生勤政()
政归简易,民生自遂()
尚德缓刑,教化为先()
国家致治,崇尚宽大()
丁忧守制,以防兵乱()
于民有益,才是根本()
安静无为,体恤下情()
有错必改,有令必行()
因地制宜,随人之性()
中正能公,诚敬去私()
向风慕义,尚德不威()
振举纲领,宰相本职()
荣归故里,谨厚养老()
体察下情,优礼老臣()
君臣和合,皓首满朝()
对待功臣,因时而异()
虚心求谏,严禁浮词()
匡过陈善,实陈得失()
上行下效,正本清源()
广开言路,言之无罪()
君臣遇合,千古为难()
明察秋毫,赏罚分明()
虚心纳谏,知错能改()
洁己奉公,断绝馈遗()
人臣服官,首重廉耻()
一意奉公,禁结朋党()
君臣同德,上下一心()
同寅协恭,满汉和谐()
朝廷会议,不准扯皮()
居官善否,自在民心()
勇担责任,不能推诿()
务实低调,不讲空话()
人主读书,学贵实用()
开放国门,以利民生()
以身作则,政简刑清()
提拔俊杰,储备人才()
脚踏实地,空言误国()
举贤退庸,奖惩分明()
人命关天,谨慎对待()
适时而战,维护国威()
仁者无敌,恩威并施()
南巡亏空,尽行蠲免()
蠲免钱粮,人口加增()
赈济民生,刻不容缓()
登基庆典,坚辞不受()
出门在外,不忘母后()
舍身为孝,严厉禁止()
诚心居丧,禁止铺张()
褒奖孝子,树立楷模()
读书致用,踊跃建言()
臣下纷争,不加偏袒()
公尔忘私,天下大治()
提倡清廉,表彰典型()
整肃裙带,约束亲朋()
褒奖廉官,优礼后人()
通经明理,不信巫术()
整肃佛教,严禁欺诈()
虚假圣物,痛陈其非()
口腹之欲,有损无益()
沉迷佛谶,皆为愚昧()
谗佞方士,皆不可信()
与时俱进,空言误国()
淫祠滥祀,严察禁革()
限建寺庙,控制规模()
崇经尚礼,销毁淫词()
辨别等威,崇尚节俭()
轸恤满洲,使之脱贫()
移风易俗,积储日丰()
贪官之罪,断不可宽()
新辟荒地,十年起科()
丰年储粮,未雨绸缪()
资助贫民,发展生产()
早作准备,防范蝗灾()
讲求科学,拒绝蛮干()
兴修水利,旱涝保收()
爱惜生命,宽缓刑罚()
洗心涤虑,秉公执法()
刑部案件,速办速决()
反复详究,矜慎民命()
尊重历史,实事求是()
荒诞前事,引以为戒()
民饥则乱,祸生于忽()
与民实惠,不求虚名()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兵机迟速,关系最重()
处乱不惊,用人不疑()
安抚百姓,自由贸易()
尽心勉励,教养蒙古()
巡幸物用,内廷备办()
同甘共苦,爱护群下()
彻夜工作,顾念苍生()
轻车简从,减少扰民()

序言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有三个时代是被后世称为盛世的,这便是汉代“文景之治”、唐代“贞观之治”和清代“康雍乾之治”。清代距离今世较近,所以,影响尤为显著。清代的鼎盛时期是从康熙皇帝开始的,最初,多尔衮率八旗兵入关,驱灭李自成、张献忠,扫荡南明余势,建立清朝政权,促成朝代更迭,但天下大乱的局面延续几十年,直到康熙年间才渐次平定。康熙皇帝主政期间,对清王朝稳定局面、梳理天下政事、走向安定繁荣,起到关键作用。没有康熙皇帝,后来继起的雍正、乾隆两朝的持续发展就是不可想象的了。
康熙皇帝执政几十年,以罕见的政治智慧和治理才能影响了当时的整个中国,而且,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还亲手培养出王朝的接班人,其后的两代皇帝都是在他的训教之下学会理政的。
康熙皇帝的这些执政经历和具体言行都记录在《康熙政要》之中。现在,我们对这部珍贵记录加以整理、译注,以《康熙治国要略》之名编印出版。
《康熙政要》原为清代史学名宿章梫依据皇家文献编辑,宣统二年成,与唐代史学家吴兢的《贞观政要》并称媲美,堪为中国帝王学双璧。章梫于光绪三十年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历任京师大学堂译学馆提调、监督,国史馆协修、纂修、功臣馆总纂,邮传部、交通部传习所监督,是北京邮电学院、北方交通大学两校的的创办者和校长,也做过北平女子师范学校的校长。章梫在晚清时候仿唐代《贞观政要》之例而成此书,为后世留下一部考察康熙政事的第一手资料。
在《康熙政要》基础上编排的《康熙治国要略》,堪称一部管理学著作,亦有宝贵的史料价值。此书内容分类归纳,每每段落不长,但内涵十分丰富,对人极富启发。
皇帝所留下的当政密事与处世之道,过去称之为“帝王术”,历来秘不示人。以康熙皇帝治世之久、业绩之大、涉猎之广、目光之锐,他所留下的这些宫闱深处的秘语、疆场险境的决策、君臣斗智的睿语、推心置腹的坦诚、棋高一着的谋划……具有极深的内涵,即使在社会形态已经大大变化的今天,也存在着有益的借鉴意义。
康熙皇帝的确是一位史上罕见的智者,他的智慧之光在这部书里时时闪耀。而且,他是皇帝中少有的“实话实说”的人,他以长篇言辞述说自己当皇帝的感受,令人觉得真实可信,不但肃然起敬,甚而勾起恻隐,这不能不说是实话的感人力量。作为人君,康熙当然有过人的识人知世之能,你看他论宋高宗那段话,以宋高宗自作“损名斋”判断“即此一端观之,知其优游苟且,而无振作之志矣!”按康熙皇帝的想法,宋高宗“第当其时,正宜奋力有为,非仅淡泊撝谦可以恢复大业!”在康熙皇帝口中,那位玩假淡泊的宋高宗,无能无志真面目被揭得无处遁逃。他还有句话,足为当下那些贪官当头断喝:“在彼小人,惟知目前侥幸,而不念日后久远之计也!”
他绝不是不讲情感的人。康熙三十六年正月,费扬古部将阿南达从前线传来生擒噶尔丹之子的消息,康熙皇帝马上给戍边在外大将费扬古传信:“时当上元令节,众蒙古及投诚厄鲁特齐集畅春园,适阿南达疏至,众皆喜悦,卿独居边塞,不得在朕左右,殊深軫念,故以疏示知,并赐物,问卿无恙,即如卿相见也。”同时赐胙肉、鹿尾等物。千里之外,有如此讲究情义的皇帝,戍边大臣岂有不感激涕零、死命效力的?
既讲理性、又讲感情的管理者,理当如是。
作为最高领导,更为可贵的是遇到不成功的事不推诿己过。平定三藩之乱之后,有人追索当初逼得吴三桂等人起兵谋反的责任,康熙皇帝后来讲起这件事时说:“曩者三逆未叛之先,朕与议政诸王、大臣议迁藩之事,内中有言当迁者,有言不可迁者,然在当日之势,迁之亦叛,即不迁亦叛,遂定迁藩之议。三藩既叛,大学士索额图奏曰:‘前议三藩当迁者,皆宜正以国法。朕曰:‘不可。廷议之时,言三藩当迁者,朕实主之。今事至此,岂可归过于他人?’时在廷诸臣,一闻朕旨,莫不感激涕零,心悦诚服。朕从来诸事不肯委罪于人,鈏军国大事,而肯卸过于诸大臣乎?”
正确判断都归自己,英明决策都归自己,而把错误推给别人,这是人性的弱点,作为君王而能负起责任,不居功,不委过,尤为可佳。
康熙皇帝是个非常理智清醒的人,这在很多方面都有体现,他曾说起明朝皇帝每有出宫必严加防范的事:“朕见明朝之君,高居深宫,过于安逸。凡郊祀偶出,所乘之辇,皆铁丝作帷,以防不测。人君临御天下,以四海为一家,当使遐迩上下,倾心归慕,若刀矢可加于辇幄之中,则人心离二,虽铁壁何益?故古来贤圣之君,尚德不尚威也。”这段话,出于以往帝王之口,诚可令人深思。
作为明朝之后的一代朝廷,康熙皇帝最明朝走向覆灭的缘由有过深刻思考,正所谓“殷鉴不远”。所以,他断不敢浮在上面不解稼穑,他曾严斥地方官以谎报荒年的方式以求朝廷散粮放款,“赈荒一事,苟非地方官实心奉行,往往生事。盖聚饥寒人于一乡,势必争夺。明时流贼,亦以散粮而起,此不可不慎也。”这种“保住贫困县称号”的地方,光荣吗?不光荣,但是有实惠,而且这“实惠”会生事。这等“奥妙”,在康熙皇帝那里早已看透并严斥了。
他极为了解底层状况,尤其清醒地知道在自己统治下存在着自明代延续下来的积弊难除情形:“今人沿于明季陋习,积见日深,清操洁己,难言之矣!职守亦多至旷怠,罕能恪勤。朝廷良法美意,往往施行未久,即为丛弊之地。常欲化导转移,每患积习之难去也。”
《康熙政要》的内容,岂止如上几个简要侧面?
面对一本书,不同的读者会读出不同的感受,但这里敢说,越是有过管理经营的人,越是涉世深刻的人,从这部《康熙政要》中所得越多。这部激发智慧的书,相信会给人以许多启迪。

文摘
心怀天下,躬亲大政
康熙六年,圣祖躬亲大政①,诏谕天下曰:“朕以冲龄②,嗣登大宝③,辅政臣索尼等④,谨遵皇考世祖章皇帝遗诏⑤,辅理政务,殚心效力,七年于兹。今屡次奏请,朕承太皇太后之命⑥,躬理万机。惟天地祖宗,付讬至重,海内臣庶,望治方殷。朕以凉德⑦,夙夜祇惧。天下至大,政务至繁,非朕躬所能独理。宣力分猷⑧,仍惟辅政臣、诸王贝勒、内外文武大小各官是赖。务各殚忠尽职,洁己爱民,任怨任劳,不得辞避。天下利弊,必以上闻,朝廷德意⑨,期于下究,庶政举民安⑩,早臻平治。凡我军民,宜仰体朕心,务本兴行,乐业安生,以迓休宁之庆。政在养民,敢虚天地生成之德;时当亲政,恒念祖宗爱育之心。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是年,又谕吏部等衙门曰:“民为邦本,必使家给人足,安生乐业,方可称太平之治。近闻直隶各省,民多失所,疾苦颠连,深可悯念。或系官吏贪酷,朘削穷黎,抑或法制未便,致民失业,果何道以遂其生耶?一切民生利病,应行应革,尔内外各衙门大小文武等官,念切民依。其各抒所见,毋隐。”
【注解】
①圣祖:即清圣祖仁皇帝爱新觉罗·玄烨(1654-1722),清朝第四位皇帝,年号康熙。8岁登基,14岁亲政,在位61年,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②冲龄:指帝王幼年即位。③大宝:皇位。④索尼(1601-1667):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一等公爵。他和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并为顺治帝指定的四位辅政大臣。康熙亲政不久后即病逝,谥号文忠。⑤世祖章皇帝:即爱新觉罗·福临(1638-1661)。清入关后第一任皇帝,年号顺治。1643-1661年在位。⑥太皇太后:即孝庄文皇后(1613-1688),博尔济吉特氏,蒙古科尔沁部贝勒寨桑次女。天命十年(1625),嫁皇太极为侧福晋。崇德元年(1636),皇太极称帝后,受封永福宫庄妃。崇德三年(1638),生皇九子福临(顺治帝)。顺治帝即位后,尊为皇太后。康熙帝即位后,又尊为太皇太后。⑦凉德:少德,缺少仁义,常用作帝王自谦之词。⑧猷:计谋,谋略。⑨德意:布施恩德的心意。⑩庶:期望,但愿。迓:迎接。休宁之庆:安乐和平的盛世。朘削:剥削。穷黎:穷苦百姓。
【译文】
康熙六年(1667),清圣祖康熙亲自主政,诏告天下说:“朕以幼弱之年继承帝位,辅政大臣索尼等谨遵皇考世祖章皇帝遗诏,辅理政务,尽心竭力,已有七年。现在屡次奏请,朕秉承太皇太后的诏命,亲理政务。身当天地祖宗的厚重托付,海内臣民的殷切冀望。朕才微德少,夙夜忧惧。天下广大,政务繁杂,不是朕一人能够独自治理。大家尽力谋划,需要依靠辅政臣、诸王贝勒、内外文武大小各官协助。务必各自尽忠尽职,洁己爱民,任怨任劳,不得推辞避让。天下政务利弊,一定上奏。朝廷布施恩德的心意,期望下达。期望政举民安,早日实现大治。我朝军民都要体味朕的用心,操持本职,安居乐业,以迎接安乐和平的盛世。为政重在养民,虚心体味天地生养的大道;现在亲自主政,常思索祖宗爱育的心思。将诏书布告天下,使大家知晓。”
此年又告谕吏部等衙门说:“人民是国家的根本,一定使他们家给人足,安生乐业,才能称作太平之治。最近听说直隶各省人民大多流离失所,疾苦不堪,十分值得怜悯。或是因为官吏贪污酷恶,剥削贫苦百姓,抑或是法制严苛不便,造成人民失业,这样下去怎么能够造福民生呢?一切有关民生的良策弊政,应该执行或革除,你们内外各衙门大小文武官员,都要依从人民所愿。你们要各抒己见,不要隐讳。”
【评语】
公元1661年,顺治帝驾崩,年仅八岁的爱新觉罗·玄烨继承皇位,次年改年号为康熙。六年后,十四岁的康熙帝开始亲政。从这份亲政诏书中,可以看出康熙基本的执政思路。他希望倚靠旧臣,虚心求谏,革除弊政,要求各级官吏尽忠尽职,勤政爱民。对百姓则安定人心,以民为本,要求他们安分守己,勤劳乐业。康熙希望能够上下一心,共图安乐盛世。两年后,康熙帝扳倒鳌拜,独揽皇权,正式开启历经康雍乾三代的盛世蓝图。
风闻言事,务必谨慎
康熙十一年,圣祖召讲官等至懋勤殿,谕曰:“汉官中有请令言官以风闻言事者①,朕思忠爱之言,切中事理,患其不多。若不肖之徒,借端生事,假公济私,人主不察,必至倾害善良,扰乱国政,为害甚巨”。
【注解】
①风闻言事:据传闻向上检举官吏。
【译文】
康熙十一年(1672),康熙召讲官等人到懋勤殿,告谕说:“汉官中有人建议让监察官员据传闻向上检举官吏,朕以为忠诚仁爱的谏言,能够切中事理,但可惜不多。如果不肖之徒借机生事,假公济私,君主没有觉察,一定会陷害忠良,扰乱国政,为害十分巨大。”
【评语】
风闻言事有久远的历史传统,是中国古代监察体系的重要组成。对监督百官有重要作用。但风闻言事也是一把双刃剑,根据传言就可以检举百官,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因此康熙十分谨慎。既强调风闻言事可以“切中事理”,又认识到其弊端,谨慎使用。以免“倾害善良,扰乱国政”。

与民休息,道在不扰
康熙十一年,谕曰:“从来与民休息,道在不扰,与其多一事不如省一事。朕观前代君臣,每多好大喜功,劳民伤财,紊乱旧章,虚耗元气,上下讧嚣①,民生日蹙②,深可为鉴。”熊赐履③奏曰:“皇上此谕,诚千古为治之要道也。”
【注解】
①讧嚣:冲突。②蹙(cù):窘迫。③熊赐履(1635-1709):清代大臣、学者。字敬修,一字青岳,别号愚斋。湖北孝感人。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以直言论事,著称于世。著有《经义斋集》十八卷等。
【译文】
康熙十一年(1672),告谕说:“自古以来为政之道在于与民休息,减少侵扰,与其多一事不如省一事。朕看到前代君臣,多有好大喜功,劳民伤财,导致典章错乱,元气虚耗,上下不能齐心,民生日益窘迫,这非常值得警戒。”熊赐履上奏说:“皇上的这条圣谕,真是君主治国的千古不变之理啊。”
【评语】
“与民休息,无为而治”是中国古代以黄老思想治国的精髓。西汉初年,统治者吸取秦亡的教训,采取清静无为的统治方针,民生得以很快恢复,到汉武帝时,西汉帝国迎来了繁荣盛世。但汉武帝好大喜功,多次出兵攻伐匈奴,东巡封禅,四处求仙,搞得国库日渐空虚,民力疲乏。到汉武帝晚年,西汉帝国的民生景象竟然与秦末无异。幸亏汉武帝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及时调整执政方针,民生才有所恢复。历史上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康熙熟读史书,对此十分了解。作为君主,他希望以史为鉴,时刻让自己保持警醒,以免重蹈历史覆辙。
德为才先,知人善任
康熙十二年,圣祖御弘德殿,讲官进讲毕,谕讲官等曰:“从来民生不遂①,由于吏治不清,长吏贤则百姓自安矣。天下善事,俱是分所当为。近见有寸长片善,便自矜夸②,是好名也。”又谕曰:“‘有治人无治法’③,但真能任事者,亦难得。朕观人必先心术,次才学。必术不善,纵有才学何用?”熊赐履奏曰:“圣谕及此,诚知人之要道也。”寻又谕讲官等曰:“从来君臣一心图治,天下不患不治。此等光景,未易多得。朕与诸臣,何可不交勉之?”
【注解】
①遂:如意,安定。②矜夸:骄傲自夸。③有治人无治法:有使国家安定的人,没有使国家自行安定的法制。语出《荀子·君道》:“有乱君,无乱国;有治人,无治法。”荀子认为,虽然应当重视法律的作用,但在“人治”与“法治”之间,起决定作用的是人而不是法。
【译文】
康熙十二年(1673),康熙皇帝驾临弘德殿,讲官讲授完毕,告谕讲官等说:“从来民生不安定,是因为吏治不清明,长吏贤能则百姓安定。天下的官吏做善事,本都是分内之事。最近看到有人做一点善事,便骄傲自夸,是喜好名声。”又告谕说:“虽说‘有使国家安定的人,没有使国家自行安定的法制’,但真能承担大任的人是也很难得的。朕观察人才,必先观察其心术,其次是才学。如果心术不善,纵然有才学有什么用?”熊赐履上奏说:“圣谕所说,实在是知人善任的要道。”不久又告谕讲官等说:“从来君臣一心,励精图治,天下不怕不大治。这样的情形,并不容易多见。朕和诸臣,为何不互相勉励呢?”
【评语】
康熙曾经说过:“知人难,用人不易,致治之道,全关于此。”管理一个庞大的帝国,不可能事必躬亲。选好辅佐治国的人才,就可以事半功倍。他深知知人之难,用人之不易,将能否合理选拔人才作为实现大治的关键。对于官吏的选拔,康熙强调以德为先。他以为司马光所说“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是至理名言,还曾强调“节操清廉,最为紧要。”如果臣子仅有才学,没有德行,为官很难政清人和。只有心术端正,才学丰厚,才能造福于民。对于追逐虚名的官吏,康熙也予以打压。康熙的用人之道,充满智慧的光彩。在强调臣子尽心为政的同时,也注意君主勤政爱民。只有君臣同心,才能天下大治。

亲贤远佞,持之以恒
康熙十六年,讲官喇沙里、陈廷敬①等进讲《孟子·一暴十寒章》②。圣祖曰:“君子进,则小人退;小人进,则君子退。君子小人,势不并立。孟子所谓‘一暴十寒’,于进君子退小人,亲贤远佞之道,最为明快,人君诚不可不知也。”
【注解】
①喇沙里:满洲人,康熙时讲官。陈廷敬(1639-1712):字子端,泽州人。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谥号文贞。工诗文,著有《尊文堂集》、《午亭文编》等。②一暴十寒:语出《孟子·告子上》,即晒一天,凉十天。用来比喻修学、做事没有恒心。
【译文】
康熙十六年(1677),讲官喇沙里、陈廷敬等人进讲《孟子·一暴十寒章》。康熙说:“君子进前,则小人退却;小人进前,则君子退却。君子小人,势不能两立。孟子所说的‘一暴十寒’,用来比拟进君子退小人,亲贤远佞的道理,最为明白痛快,人君真是不可不知。”
【评语】
“一暴十寒”是今人熟知的成语,语出《孟子·告子上》。原文大意是说,即使有一种天下最容易生长的植物,晒它一天,又冻它十天,也没有办法生长。我和大王相见的时候太少,我一离开,奸佞之人就上前,即使大王有一点善良之心的萌芽,也没有办法培育。比如下棋虽是雕虫小技,但若不专心致志,也无法成就。让奕秋(春秋时鲁国的围棋高手)教两人下棋,一人专心致志,一人三心二意,三心二意之人必然不能成功。孟子用浅显明白的例证来说明一个深刻的道理。康熙深谙其理,以为君子与小人势同水火,不能并存。人君不仅要亲君子远小人,更要持之以恒,不能半途而废,不然就会一暴十寒,无所成就。0
躬行实践,有益所学
康熙十六年,谕讲官曰:“尔等进讲经书,皆内圣外王、修齐治平之道①。朕孜孜详询②,每讲之时必专意以听,但学问无穷,不在徒言,要惟当躬行实践,方有益于所学。尔等仍直言无隐,以助朕好学进修之意。”
【注解】
①内圣外王修齐治平之道:均是儒家对于个人修养和从政的理论主张。“内圣外王”出自《庄子·天下》,是指内具有圣人的才德,对外施行王道。“修齐治平”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缩略语,出自《礼记·大学》,是指提高自身修为,管理好家庭,治理好国家,安抚天下苍生的人生志向。②孜孜详询:不知疲倦地详细询问。
【译文】
康熙十六年(1677),又告谕讲官说:“你们近前讲授经书,都是内圣外王、修齐治平的道理。朕不知疲倦地详细询问,每次讲授必须专心致志地听讲,但学问没有穷尽,不止在于言论,更要躬行实践,才能有益于所学。你们要依旧直言,不要隐晦,以帮助朕好学进修的意愿。”
【评语】
康熙十分注重实干。所谓“内圣外王”、“修齐治平”都是古代帝王和传统士大夫追求的人生境界。康熙知道学海无涯,自己精力有限,不能遍知。他还曾告谕讲官说:“致治之道,不宣太骤,但须日积月累,久之自有成效。朕平日读书穷理,总是要讲求治道,见诸实行,不徒空言耳。”治理国家不能心急,而要从点滴做起,日积月累,才有成效。治国的要道,重要在于实行,而不是空言。他除了认真学习“内圣外王”之道外,还将它们作为实现人生志向的理论指导,强调躬行实践,才成就了生平盛世。

民富国裕,民足君足
康熙十八年,圣祖谕浙江巡抚李本晟①曰:“近来兵民多不能调和,尔宜尽心料理。每见各省督抚料理事务②,所见止在一省,不能通行。凡事应悉心区画,从天下大计起见。”李本晟曰:“目前惟兵饷最急,民富则国裕,民贫则兵饷无从而办。”圣祖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古今不易之理也。”
【注解】
①李本晟:字旸若,湖北蕲州人。顺治六年进士。任浙江巡抚,康熙二十一年(1682)卒。②督抚:总督和巡抚的合称,明清两代的地方军政长官。
【译文】
康熙十八年(1679),康熙告谕浙江巡抚李本晟说:“近来兵民大多不能和谐相处,你应当尽心料理。常见到各省督抚料理事务,其政见只能在一省执行,不能通行别处。所有政事应当仔细用心筹划,以天下大计为根本出发点。”李本晟说:“目前只有兵饷最为急迫,人民富足则国家富裕,人民贫困则兵饷无从办理。”康熙说:“百姓富足,君主难道不富足?百姓不富足,君主怎么会富足?这是古今不变的道理。”
【评语】
对于兵民矛盾,康熙十分重视。他告诫浙江巡抚李本晟要尽心料理,以免激化兵民矛盾。李本晟急于筹集兵饷,仅强调民贫则兵饷无从筹措。康熙并没有仅仅将视线停留在兵饷一事上,而是由此引申,指出君主应以百姓为先。百姓富足,则君主富足。这里的富足,不仅是物质上的富足,也有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他还告谕李本晟,做事要有大局观念,不能仅局限一隅,而应以天下大计为根本。

居安思危,治不忘乱
康熙二十三年,圣祖幸金山。乘沙船渡扬子江①,风浪恬静,舟行甚速。谕侍臣曰:“自兵兴以来②,恢复岳州、长沙,多得舟楫之力。今海宇承平,昔时战舰,仅供巡幸渡江之用,然安当思危,治不忘乱。朕乘此舟,未尝不念艰难用武之时,非以游观为乐也。”
【注解】
①沙船:一种遇沙不易搁浅的大型帆船,能耐风浪,适宜远航。②兵兴以来:指平定三藩叛乱以来。三藩叛乱(1673-1681)是指康熙时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发起的讨伐清王朝的战争。叛乱历时八年,以清王朝取胜告终。
【译文】
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巡幸金山。乘坐沙船渡过扬子江,风平浪静,船行速度很快。康熙告谕侍臣说:“自从兴兵作战以来,收复岳州、长沙,多依靠舟楫之力。现在海宇承平,当时的战舰,仅供作巡幸渡江之用。但是安当思危,治不忘乱。朕乘坐此船,未尝没有想起当年用武的艰辛,并不是为了坐船游观取乐。”
【评语】
康熙二十年(1681),历时八年的三藩之乱终于以清王朝的胜利而告终。三藩叛乱的平定对巩固清王朝的统治具有重要意义。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第一次巡视江南,他乘坐沙船视察民情。这一日,风浪恬静,舟行甚速,年轻有为的康熙意气风发,心情大好。他强调自己乘船巡察扬子江不是为了游观取乐,而是想到舟楫之力在平叛三藩叛乱时所起的作用。正所谓“安当思危,治不忘乱”,只有时刻不忘战时的艰难,才会更加珍惜和平时期的安乐环境。
民心悦服,边境自固
康熙三十年,工部等衙门议复古北口①。总兵官蔡元疏言:“古北口一带边墙倾塌甚多,请行修筑。”应如所请。圣祖谕大学士等曰:“蔡元所奏,未谙事宜②。帝王治天下,自有本原,不专恃险阻。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③,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敢当。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悦服,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如古北、喜峰口一带④,朕皆巡阅,概多损坏。今欲修之,兴工劳役,岂能无害百姓?且长城延袤数千里,养兵几何,方能分守?蔡元见未及此,其言甚属无益,谕九卿知之。”
【注解】
①古北口:位于今北京密云古北口镇。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②谙:熟悉,明白。③我太祖:指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1559-1626)。清王朝的奠基者,二十五岁时起兵统一女真各部,明神宗万历四十四年(1616),建立后金,割据辽东,年号天命。后迁都沈阳,席卷辽东。1626年宁远城之役,被袁崇焕击败,不久死去。清朝建立后,尊为清太祖。④喜峰口:位于今河北迁西境内西北,是长城的重要关口之一。
【译文】
康熙三十年(1691),工部等衙门奏议修复古北口长城。总兵官蔡元上疏说:“古北口一带长城边墙倾塌很多,请进行修筑。”批示同意进行修筑。康熙告谕大学士等说:“蔡元的奏议,是不明白事理。帝王治理天下,自有根本依据,不只靠地势险阻。秦代修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也经常修理,那些时代难道就没有边患吗?明末我朝太祖统领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都不敢阻挡。可见守国之道,在于修德安民。民心悦服,才是治国之本,边境自然稳固。这就是所谓众志成城。古北口、喜峰口一带的长城,朕都曾巡阅,大多损坏。现在想要修复,兴工劳役,难道会无害于百姓?并且长城延袤数千里,需要养兵多少,才能分别把守?蔡元的见解尚未及此,他的奏言实属无益,告谕九卿遍知。”
【评语】
康熙二十八年(1689),清朝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划定中俄边界,东北得以安定。康熙二十九年(1690),噶尔丹叛乱,侵夺内外蒙古。康熙帝决定出兵平叛。次年,康熙帝在多伦诺尔(今内蒙古多伦)约集内外蒙古“会盟”,使其接受清朝的管辖。蔡元的上疏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发生的。康熙帝否决了蔡元修复长城的建议,反而决定弃修长城。“明修长城清修庙”是对明清两代边防政策的精要总结。自战国以来,历代统治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修筑长城。明代自洪武十四年(1381)筑山海关,至崇祯亡国前,在长达250余年的时间里一直修筑长城。然而历史一次次证明,长城并不能阻挡北方草原民族的入侵。清军入关时,重兵把守的长城防线也没有起到应有的防御作用。清代统治者对长城的边防作用有清醒的认识,所谓“帝王治天下,自有本原,不专恃险阻”,与其耗费大量民力修筑长城,不如“修德安民”、“众志成城”。

体察民情,巧询米价
康熙五十六年,圣祖谕大学士等曰:“自古人主多厌闻盗贼水旱之事,殊不知凡事由微至巨,预知而备之,则易于措办。所以朕于各省大小事务,惟欲速闻之也。即如各省来京之人,从福建来者,朕以浙江米价询之;自江南来者,朕以山东米价询之。伊系经过之地,必据实陈奏。即彼省大吏,知不可隐,亦皆实奏。米价既已悉知,则年岁之丰歉,亦可知矣。”
【译文】
康熙五十六年(1717),康熙告谕大学士等说:“自古君主大多不愿听到盗贼水旱之事,殊不知凡事由小至大,防微杜渐,提前预知而有所准备,到时则易于措办。所以朕于各省大小事务,都想尽早得知。即如各省前来京师之人,从福建来者,朕以浙江米价询问他;自江南来者,朕以山东米价询问他。他们经过该地,一定会据实陈奏。而该省的长官知道无法隐瞒,也会据实禀报。米价由此得以全部知晓,则年岁的丰歉,也可以知道了。”
【评语】
帝王统治天下,自然喜欢国家昌盛,百姓富足,不愿听到负面消息。如果出现统治危机,臣下也大多隐瞒不报,有的帝王甚至掩耳盗铃,对灾情充耳不闻。对于盗贼水旱等负面因素,康熙并不回避,反而要求防微杜渐,未雨绸缪,以免出现危机时手忙脚乱。他对地方情况十分关心,为防止地方官员隐瞒真实情况,通过询问不同地方的进京官员,巧妙得知各地米价,以此推知年岁丰歉,以有备无患。这一方法,是康熙多年执政实践的经验总结,即使足不出户,也可以周知天下。

敬天法祖,居敬行简
康熙五十六年,又谕大学士等曰:“为君之道,要在安静,不必矜奇立异①,亦不可徒为夸大之言。程子曰:‘人不学为圣人,皆自弃也。’②此语亦属太过。尧舜之后③,岂复有尧舜乎?昔人有言,孟子不足学④,须学颜子⑤,此皆务大言不务实践者。朕自幼喜读性理书,千言万语,不外一敬字。人君治天下,但能居敬,终身行之足矣。”
尝论“居敬行简”曰:“观民气之静躁,而政之得失可知也;观政事之繁简,而治之隆替可知也。上古之世,淳淳闷闷⑥,执契而自平⑦,结绳而自治⑧,猗欤盛矣⑨。自禅继相承,创守代见,张弛因革,道非一端。约而举之,其政简者其治隆,其政繁者其治替,此古今不易之理,虽百世而可知也。虽然,此特就其所行者言之耳。若夫宰治之原,则有至要者存焉。使操之无本,而一切以简为主,则任法之弊,必尚于综核,省事之渐,必流于丛脞⑩。秦之衡石程书,晋之清言招祸,其所失均也,必也。主之以至一,本之以无私,正心以穷理,而是非不得淆其中,虚己以知人,而邪正不得淆其外。夫然后见之措施,清静画一,无为而治,事有不期简而自简者。故曰君子之学大居敬。”
【注解】
①矜奇立异:即标新立异。②程子:即程颢(1032-1085),字伯淳,学者称明道先生。河南洛阳人。宋代理学家,与其弟程颐学于周敦颐,世称“二程”。“人不学为圣人,皆自弃也”,出自《程子遗书》。③尧舜:唐尧和虞舜的并称。远古部落联盟的首领。古史传说中的圣明君主。④孟子:即孟轲(约前372-约前289)。战国中期儒家代表人物。⑤颜子:即颜渊,(前521-前481),又叫颜回。是孔子的得意弟子,不幸早死。⑥淳淳闷闷:语出《老子·五十八章》:“其政闷闷,其民淳淳”。是说政治宽厚清明,人民就淳朴忠诚。⑦执契:手持凭证,以相验对。⑧结绳而自治:上古无文字,结绳以记事。语出《易·系辞下》:“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⑨猗欤:感叹词。表示赞美。⑩丛脞:烦琐、细碎。衡石程书:语出《史记·秦始皇本纪》:“天下之事,无大小皆决于上,上至以衡石量书,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古时文书用竹简木札,以衡石来计算文书的重量。据说,秦始皇大权独揽,每天批阅文书极多,达不到规定重量就不休息。清言招祸:清言即清谈。指魏晋间何晏、王衍等崇尚虚无,不务实际,空谈哲理,成为一时风气。何晏、王衍皆因清谈招来杀身之祸。清静画一:语出《史记·曹相国世家》:“萧何为法,讲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净,民以宁一。”是汉初按照黄老思想,清静无为,与民休息的一种治国策略。
【译文】
康熙五十六年(1717),康熙告谕大学士等说:“担任君主的大道,最紧要的是安静养民,不必标新立异,也不可只做夸大之谈。程子说:‘做人不学习做圣人,都是自暴自弃。’这话说得太过了。尧舜之后,难道还有尧舜吗?古人曾说,孟子不值得学习,要学习颜子,这都是爱说大话而不躬行实践的人。朕从小喜欢读性理之书,千言万语,不外乎一个敬字。人君治理天下,只要能够居敬,终身的操行就足够了。”
曾经论述“居敬行简”说:“观察民气的安静躁动,为政的得失就可以知道。观察政事的繁简,治乱兴衰就可以知道。上古时代,政治宽厚清明,人民淳朴忠诚。手持凭证就可以平息诉讼,结绳记事就可以实现自治。真是美好的盛世啊。自从禅让继承制度施行以来,有创有守,有张有弛,治国之道纷纭复杂。约略总结来看,为政简易的治国就兴隆;为政繁杂的国家就会被更替,这是古今不变的道理,即使历经百世也可以得知。虽然如此,这只是针对其所作所为来说。要说治理国家的本原,则有重要的原则。如果治国没有原则,而单纯一切以简易为主,则必然导致刑法混乱、政务繁琐。秦代的衡石程书,晋代的清言招祸,其失败都是一样的,也是必然的。以和谐一致为主,以公正无私为本,端正心思来追求事理,是非就不会混淆其中,虚心以信任他人,邪正就不会混淆其外。然后再采取清静无为的治理策略,事情就会化繁就简。因此说君子之学以居敬为大。
【评语】
《论语·雍也》说:“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意思是说,居心恭敬而行事简要,像这样来治理百姓,不是也可以吗?康熙深谙居敬行简的道理,屡次强调要以敬畏为治国根本。康熙还曾告谕臣子说:“人主势位崇高,何求不得?但须有一段敬畏之意,自然不至差错。即有差错。自能省改。若任意率行,略不加谨,鲜有不失之纵佚者。朕每念及此,未尝一刻敢暇逸也。”又说:“临民以主敬为本。昔人有言一念不敬,或贻四海之忧;一日不敬,或以致千百年之患。”“从来帝王之治天下,未尝不以敬天法祖为首务,敬天法祖之实,在柔远能迩,休养苍生。公四海之利为利,一天下之心为心。体群臣,子庶民,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君主因为位高权重,往往为所欲为,最终导致国家败亡。康熙对此有十分清醒的认识,时刻提醒自己常怀敬畏之心。执政如履冰,只有小心谨慎,公正无私,清静宽仁,才能取得大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