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说了就要到达.pdf

西藏,说了就要到达.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趁年轻,快出发。
带上这本书,跟我去西藏。
史上最惊险的西藏游,看尽无限风景。
西藏路上,到底有多美?!西藏途中,到底有多险?!
行程20000公里,从海拔0米,到海拔6700米,从南海边发动汽车,爬上了世界屋脊,穿越千里无人区……

千里荒原,杳无人烟,一路上麻烦不断,惊险不断,车差点开进湖里,不断地车陷,在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和死神擦肩而过……这是一次最惊险的西藏游,因为惊险,所以更美。

面对巨大的挑战,有人退缩了,有人犹豫了,有人勇往直前……
唯有勇敢的人,才可以看到最美的风景。

该作品轰动了整个华语世界,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赞扬,被誉为“史上最惊险的西藏游”。通过该书,能够看到如画如幻的藏地风景,神秘而纯净的西藏风情以及离奇古怪的传说,更能强烈地感受到面对艰险,每个人不同的态度,人性的光辉以及阴暗由此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一次生与死的惊险之旅,一次对生命真谛的大追问,对人性的大考验。
翻开本书,带你直击西藏之美,感受一次心灵的考验……

编辑推荐
史上最惊险的西藏游
一次生与死的惊险之旅,一次对生命真谛的大追问,对人性的大考验。
它是一部旅游书,却更像一部探险小说。

媒体推荐
有梦就出发,说好就到达。
西藏途中,到底有多难?西藏路上,到底有多美?
我要征服脚下这条最艰难的路。

作者简介
保哥,原名韦保平,男。视旅行为生命。
旅途中,看到无数美景、折服于大自然的神奇,到过很多神秘和惊险的地方。遇到很多奇人,也遇到无数次惊险……
为了实现游遍全世界224个国家和地区的梦想。他放弃了舒适的生活……
足迹遍及云、贵、川、青藏、新疆。八次入藏,六次进疆。曾独自行走在喜马拉雅山南麓山脉,到过北非、西非、中东地区以及大部分东南亚国家。
连续两年获得磨房旅游网最佳游记大奖。

目录
(序)如果还有梦,就带上灵魂出发吧
一 拐了一群人去西藏
我们的11人的纵队(广州——西宁)
一下窜到4000米(西宁——温泉——玛多)
美得一塌糊涂!黄河源姐妹湖(鄂陵湖——扎陵湖)
二 所有的朋友都曾是陌生人
荒原一夜(断头路——烂泥潭——一个又一个小山丘)
青稞地里不能说的秘密(玉树——治多)
海拔4800米黄河源归来,凄美也是美(曲麻莱——麻多乡——黄河源第一小学)
三 那些天,我们一起走过的颠簸
危机四伏(曲麻莱——楚玛尔河——不冻泉)
不受欢迎的新伙伴(不冻泉——格尔木)
忽然各奔东西(安多——班戈)
地图误我(羌塘草原——措折罗玛)
路途艰难(无边无际的荒原)
四 最后一段齐心路
在4500米的湖边露营(一个气势恢弘的大湖)
到处陷阱呀(色林错)
老耿很奇怪(西德——塞布错)
在荒原的深处,有一座现代县城(措折罗玛——达则错——尼玛)
在云和山的彼端(文布北村——当惹雍错)
一村人都跑来了(当惹雍错——文布南村)
五 一出出大喜大悲的戏
所谓的路就是那些若隐若现的车辙(当惹雍错——姆错丙尼)
要不要推车,一个人给五元钱好了(姆错丙尼——桑桑)
车坏了,真让人沮丧
一大暖瓶的酥油茶(大雨滂沱的荒原)
了解一个人真难(还是荒原)
这次的教训,代价太惨重了(桑桑——拉孜——拉萨)
一会让人失望,一会让人憧憬
六 旅行的图腾
在四千米愉快的颠簸(昂仁——萨嘎)
遇到一个骑行侠,环保意识让人敬佩(仲巴)
如果我住在世界上最高的小镇(帕羊)
在神山下安静的入眠(玛旁雍错)
守在神山脚下的澡堂子(冈仁波齐)
羚羊之美(它们正警觉地看着我们)
高原反应却不屈服的人(刘太太生气了)
七 是梦吗?那些个绝美之地
最接近天空的遥远王国(扎达——古格遗址)
险象环生!没有刹车的哈弗翻雪山(古格——狮泉河)
一场国际车祸(狮泉河——多玛)
和乔戈里峰擦身而过(界山达坂——死人沟——昆仑山——叶城)
有人请吃正宗的羊肉串(叶城)


文摘
第二天,吃过了早餐,我们带着向导就出发了,向导坐在老耿的车上,在前面带路,然后本来坐北人车上的花花和小张分别挤进上了老耿和我们的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向镇子外面开去。我们离开的时候,龙头和北人还没起来。
我们从东边出了镇子,绕了个圈,再折向西边一路开去,天气不错,湛蓝的天空,飘着一团一团的白云。
为了开发旅游,去两湖的路正在修,路基已经出来了,但路面还没搞好,到处堆着土,有的路坑坑洼洼的,在一些地方我们要绕一点便道。
地势很平坦,只有在很远的地方,才看到一些小山丘,视野非常好。
约莫一个小时以后,一个牌坊出现在眼前,一条挂满彩旗的绳子拦在路中央,牌坊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迎您到黄河源。
继续往前,转个一个小山头,一大片蓝色,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前方,鄂陵湖到了。是一个浩瀚的大湖。
我们把车靠近湖边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下了车。这时太阳已经老高了,湛蓝的湖水在阳光下不停的闪烁,因为光线照射角度不同的原因,宽阔的湖面上呈现出大片、不同深浅的蓝,浅蓝、绿、碧绿、白、灰,这些混杂在一起。风一吹,一道长长的涟漪从水面缓缓掠过。但转眼,太阳被云一挡,湖面马上变得阴阳参半。
哗……哗……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和风声交织在一起,水很清,看到靠湖岸的水下的水草正摇头晃脑。
两只水鸟,站在湖边,头冲着里面,屁股向着我们,伸着脖子,东张西望。不时回过头警惕地用眼睛斜我们一眼,随时准备飞走。
这时车载电台里响起了龙头的声音,看来他和北人耐不住寂寞了,开了车出来溜达……
当我们重新发动汽车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在前面带路的老耿的车子了,只是不时从车载电台传来老耿的声音:“前面岔道走左边。”过一会又说,“过水,靠右边走。”
脚下这条土路先是挨着湖边走了一段路,然后向右一拐,进了一个山凹,再转两个弯,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湖看不见了。路顺着起伏不大的地势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一直向前。偶尔会有一滩积水;一小段泥泞。一走又是一个多小时。
开始还可以断断续续地通过电台和龙头、北人说几句话,渐行渐远,慢慢就联系不到他们了。显然,我们离县城已经有点远了。
八月的草原绿草如茵,有几匹马在山坡上悠闲地啃着草,不时用力甩着尾巴驱赶着蚊虫。一团白云像一条龙,从山坡上冲天而起。感觉天是那样的低,仿佛触手可及。
我们的车进了这个山凹,我注意到这几匹马,这条像飞龙一样的白云,还有那个长满铁锈的的栅栏。
没想到,无意中留意到这几样东西,后来帮了我们的忙。生活中有些看起来相互毫无关系的的东西,最后却会凑到一起,让人自然开始琢磨诸如宿命的问题。
对讲机传来老耿的声音:“我们在前面的山上等你们,这里风景很好。“而现在,我们正窝在一个山凹里,看起来四面的山都差不多的,老耿说的到底是哪一个?
上到山顶才看到,另一个同样浩瀚的湖——扎陵湖,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烟波浩淼。湖面波光粼粼,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山峦,还有蓝天,白云。非常漂亮!(这个地方,后面还要反复的提起,为了述说方便,叫A地吧)
因为这个地方居高临下,当时我们车的几个人意识到,如果到了傍晚,这里一定是看落日的好地方。当时商量好,到傍晚的时候再来。
这里居高临下。眼前的风景非常的大气,浩瀚的大湖。湛蓝的天空,像棉絮般的白云,铺了一天。
但这里的风很大,吹的人有点难受。离黄昏还有好几个小时,我们得找些事情消磨掉到落日前的这段时光。于是,我们就下了山。
我们慢悠悠的开着车在下面那个小巧的村子里转了一圈,打算找一个背风的地方。
看中了一个地方,但刚下车,一团黑压压的大蚊子就围了过来,再换一处,还是这样,有点吓人。只好又回到了A地。
然后,刘太太在草地上铺开一张地垫,把小巧的沙滩椅也拿了出来,气炉、烧火用的防风板、锅、咖啡、奶茶、速食面,可以冲泡的快食稀饭,摊了一地。在一边还支起了一顶帐篷。
过了一会,老耿的车也开上来了。
刘太太用炉子煮东西吃,其他人漫无目的的溜达,或者钻进帐篷里睡觉……
我坐在软软的草地上,人被太阳晒得暖融融的。面对着湖光山色,喝一口刚煮好的奶茶,在那一刻我真实的感受自己内心的快乐。
这时,我发现花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张沙滩椅,一个人很安静的面对着湖坐在哪里。从我站的地方看过去,山坡和湖之间成了一条起伏不平的线,蓝色的湖水,蓝色的天,和蓝天上一团团的白云,再衬上她那身红衣服。简直是一幅画……
我们车的几个人是铁了心要等到落日的。回去的路我们也知道了,后来才知道其实过分自信了。
我们对老耿说,让他们先走,早些回去休息,因为我们感觉到他们留下来更多是为了陪我们。
老耿犹豫了一下,先下山了,因为向导在他的车上,自然向导也走了。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意识到应该让向导留下来。
天色渐渐暗了起来,随着落日的来临,天上的云像翻江倒海,光线变得越来越诡秘,风景越来越有看头了,左边,前面,右边,每一个方向看过去的风景,每时每刻都在改变,最后看得我们目瞪口呆。“太漂亮了!”
所有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大刘再去拿他包里的单反相机已经来不及了。匆忙中只好用随身带着的小数码相机,不停的按着快门。
转眼之间,刚才还在湖面上空的那一大片翻江倒海似的云,现在像一个锅似的扣在我们头顶,雨夹着冰雹从头上向我们砸了下来。狂风大作。
所有这些都在瞬间发生,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我们慌慌张张的钻进车里,把所有车窗都摇上,天已经变得像泼墨似的。只剩在东边天际还露出了一个“天窗。”一道诡秘的光线照了进来。
大刘还不想走,一边隔着车窗玻璃,继续按着相机的快门,一边说:“这一等,值得,值得。”
雨越下越大,天越来越黑。我们才意识到该走了,要不,真可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开始的时候,就着天际一丝微弱的亮光,还依稀能看清楚附近的环境,但几分钟以后,我们就只能看到车灯照亮的那一块地方了。早上留在我们脑海里山头,草原,现在变得面目全非,人的方向感有点迷糊了……
还是大刘开车,我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趁着灯光,看到水已经到我们的轮子边上来了,一些白花花的东西,在水里荡来荡去。我说:“我们有经过这里吗?”大刘很肯定地说:“没错,记得吗,早上进来的时候,我们曾经在湖边走了一段,当时看到过这些白色的东西,现在一下雨,湖水肯定就往上长了,所以水淹到路上来了。”
大刘把车开的很慢,辨认着方向,辨认着路,努力回忆早上进来的时候,曾经在路两边看到过的种种特征,尤其注意有没有岔道。我们瞪大眼睛,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看到岔道。但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我们已经错过了那个路口,危险悄然而至,而我们还懵然不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