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史秘录:蒋介石海外档.pdf

访史秘录:蒋介石海外档.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是利用海外档案研究、解密蒋宋家族的历史著作,作者充分利用了散布在海外的档案史料,同时参考中外书刊、名人日记和口述等史料,配合大量历史图片,围绕着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宋子文等富有争议的人物,对蒋宋家族的权力纷争、恩恩怨怨,以及复杂的蒋美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
本书还将解读历史与海外访史合二为一,介绍了学者查阅搜集档案史料的经过与心得,让普通读者更好地了解到史料是怎样寻找到的,历史真相和内幕是怎样从这些史料中被呈现出来的。

编辑推荐
1.本书首次在国内图书中披露了众多海外最新解密的蒋介石档案。书中史料主要来自美国以及中国的台湾、香港等地,作者第一时间接触蒋介石海外最新解密档案,在本书中将其呈现。
2.本书附有200幅左右的历史图片,以及丰富的中外书刊、名人日记以及口述史等生动鲜活的历史资料,真实的再现了蒋介石以及蒋宋家族的历史。
3.本书为“蒋介石研究第一人”杨天石之女力作。
4.本书为相关的研究者提供了查阅搜集蒋介石海外档案资料的丰富途径。

名人推荐

媒体推荐
《蒋介石海外档》是中国“蒋介石研究第一人”杨天石之女杨雨青力作。——《中国经济时报》
《蒋介石海外档》是一部利用海外最新档案研究,解密蒋介石以及蒋宋家族的海外访史著作。——中国新闻网
《蒋介石海外档》将学者海外访史与海外档案解密合二为一,同时参考中外书刊、名人日记和口述等史料,配合大量历史图片,大量披露了蒋介石以及蒋宋家族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以求还原最真实的蒋介石。——中国台湾网

作者简介
杨雨青,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研究专长为中外关系史,特别是近现代中美关系、中苏关系和中日关系。曾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台湾辅仁大学、香港大学等校访问学者。出版《美援为何无效》《中国清代教育史》《民国》《走出中国》等著作、合著作品。

目录
第一篇 蒋氏其人
修身自持 / 004
热衷旧学的新青年 / 005
坚持记反省录,克己修身 / 010
与色欲斗争的心路 / 014
思想演变 / 017
用心研读马列主义 / 018
苏俄之行引发思想遽变 / 021
笃信基督,每天不忘读《圣经》 / 031
性情中人 / 034
“忍辱负重”的政治哲学 / 035
危局中的数度情极恸哭 / 040
凡人皆骂,难除此习 / 043
独揽大权 / 047
中山舰事件之谜 / 048
抗战前期的日蒋秘密谈判 / 057
操纵1948年大选 / 065
江河日下 / 076
做梦都想消灭共产党 / 077
风雨飘摇,众亲纷离 / 085
大厦将倾的反思 / 089
退守台湾 / 095
蒋氏晚年故居 / 096
逝后魂归何处 / 101
留在台北的纪念 / 104

第二篇 蒋宋家族
革命导师孙中山 / 110
孙中山与宋庆龄的情缘 / 111
苏俄顾问与孙中山北上 / 115
蒋介石手下“劫持”孙科 / 125
第一夫人宋美龄 / 131
惹人质疑的蒋宋联姻 / 132
夫唱妇随,夫妻情长 / 137
夫人外交掀起“美龄旋风” / 140
左膀右臂孔祥熙和宋子文 / 145
宋子文掌管国防供应公司 / 146
孔祥熙吐槽战时物价难控 / 157
蒋介石“挥泪斩马谡”,免职孔祥熙 / 167
敛财高手 / 174
孔宋家族是如何积累财富的 / 175
抗战时封存中国在美3亿美元资金始末 / 179
国民政府企图征借3亿美元私人存款内幕 / 183
豪门恩怨 / 188
蒋介石大骂宋子文 / 189
宋美龄抱怨宋子文 / 195
微妙的家族关系 / 200

第三篇 蒋美恩怨
中美合作中的不愉快 / 208
1942年美国借款使用中的中美之争 / 209
中美在美援问题上的相互指责/ 221
蒋介石痛骂美国 / 229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冲突 / 230
蒋介石与马歇尔的交锋 / 238
蒋美宣传对攻 / 245
美国人炒作蒋介石夫妇绯闻 / 246
孔祥熙策划对美宣传战 / 249

第四篇 海外访史
初到美国 / 258
白天看档案,晚上端盘子 / 259
在罗斯福总统图书馆的巧遇 / 267
杜鲁门总统图书馆的假总统 / 271
四赴港台 / 276
台湾三大档案集中地 / 277
台湾查档日记 / 285
“灭绝师太”在港大 / 293
女承父业 / 297
父亲领进门 / 298
父女并肩查档案 / 302
我的父亲杨天石 / 306

序言

对于过往的一切,对于我们不曾经历的历史,人们总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学者们要探究为什么,以便“以古鉴今”、“以史为鉴”;读者们想知道发生过什么,以满足求知和猎奇的愿望。尤其是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和人物,因为距离我们最近,和现实联系密切,更是引得极大关注,国内外著述亦是汗牛充栋。相比于那些鸿篇巨制、理论精品和专业研究著作来说,本书可谓小品文,在历史的长河中撷取浪花朵朵,在浩如烟海的档案中寻觅蛛丝马迹,为读者解读若干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秘密。
在民国历史上,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等组成的蒋宋家族,由于长期掌握中国政治、经济和军事大权,无疑是最令人瞩目的。它既是学者倾心研究的重点问题,也是大众津津乐道的重要话题,持续多年,经久不衰。围绕着蒋介石以及孔宋家族,产生了诸多争议,诸多谜团。历史最动人的地方便是它有许多未解之谜,这些谜或因为史料散佚而无从考证,或因为记载有误而以讹传讹,或因为当事人的粉饰甚至歪曲捏造,使得事情更加扑朔迷离。历史是纷繁复杂的,人物是富于争议的,中外学者都在力图探寻历史的真相,其中一条重要途径就是搜寻和依据历史档案,以揭示历史人物的真实面貌,解开种种历史事件的谜团。
历史是一门讲究“证据”的学科,而证据的重要来源则是史料,尤其是档案史料。有关中国近代的档案史料,不仅集中留存于中国内地,也广泛散布在美、英、俄、日等国家,以及中国台湾和香港等地区。蒋介石离开大陆时,就带到台湾很多档案;宋子文、孔祥熙去世后,其后人则将其相关文件交给美国胡佛档案馆保存;而英美等国各级档案馆,也收藏了与中国有关的大量史料……这些海外档案,都是与中国国内档案同样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因此,开阔视野,游学海外,努力扩大档案的搜索范围,另辟途径去挖掘史实,寻找历史真相,就成为许多学人必做的功课之一。
笔者曾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台湾辅仁大学、香港大学等校访问学者,在胡佛档案馆、哥伦比亚大学珍本和手稿图书馆、罗斯福总统图书馆、杜鲁门总统图书馆、台湾国史馆、中研院近史所档案馆、国民党党史会和香港大学图书馆等处查阅了大量有关中国近现代史的原始档案。本书充分利用散布在海外的档案史料,同时参考中外书刊、名人日记和口述等珍贵资料,配合大量历史图片,围绕着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宋子文等富有争议的人物,以及蒋介石与美国的关系等读者感兴趣的问题,披露若干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或呈现这些人物不同以往认识的风貌,或对一些历史谜团进行解密。
阅览书籍、爬梳史料,是治史的第一项基本功。访学海外,搜寻散落在海外的珍贵史料,亦是解密中国近现代史的一把钥匙。只有躬身研究,辛勤耕作,在浩如烟海的档案史料中勤奋爬梳,才有可能收获丰硕的研究成果。本书将解读历史和海外访史合二为一,介绍了笔者在海外辛苦查找、搜集和抄阅档案史料的经历、见闻和心得,以便让历史爱好者了解各种史料是如何寻找到的,历史的真相和内幕又是如何从这些史料中一点点显现出来的。希望既能让一般读者感到新鲜和趣味,也能对学习治史者有所启发和帮助。

后记

文摘
史学界曾经讨论过中国近代史的研究从何处突破,我以为,认真收集、研究海内外的各种有关史料应是造成突破的条件之一。
——杨天石
政治生活全是权谋,至于道义则不可复问矣。精卫如果避而不出,则其陷害之计,昭然若揭矣,可不寒心!
——蒋介石
宋子文深入美国政府各部门的许多触角,使其在同中国及其支持者打交道时,说不出谁是在为美国效力,谁在为中国效力,
——摩根索(美国原财政部长)
现在是什么东西都限,而且限的又比原来的价格高。
把这些法币增加到市面上去,对于物价的高涨,是火上加油,物价高了,预算又要增加。
——孔祥熙
抓来之后,枪毙一两个,草菅人命,也是可以的。
——林森

1948年8月4日 副总统竞选,各人之丑态百出,无德无耻,党纪扫地,更不堪言矣。
1948年8月31日 敬之(何应钦)诿过尤人,对上不忠,对下无信。
1949年10月1日 伯川(阎锡山)意志固执,德邻(李宗仁)意气用事,彼等以私害公,均不识大体。
——蒋介石
热衷旧学的新青年
蒋介石1887年出生在一个盐商家庭,6岁起进私塾,开始读四书五经;17岁时上学堂,学习英文、算术等西学;1907年考入河北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第二年留学日本,就读东京振武学校,接受军事教育,1910年毕业。当时他学名蒋志清,功课并不太好,但是学习态度很认真。在62人的班级中,他排名第54,等于是倒数第8名。他是第11期毕业生,他的毕业平均成绩为68分,而第一名是96分①。
这就是蒋介石早年的求学经历,一个商人之家的孩子,和那个时代很多青少年一样,学了点中学,接触了些西学,又受了些军事训练,而且留过洋。这以后,蒋介石入武从军,戎马一生,直至成为国民党的最高军事和政治领袖。
与同时代的一些军阀比起来,蒋介石受过的教育也许多些,特别是新式教育;但是若与那时的许多政坛人物相比,蒋介石的学历并不算高,尤其比不过那些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留洋海归博士。然而,蒋介石一生好学,读书不倦,有时甚至到了手不释卷的程度,从书中汲取营养,这,也许是他能够从众多军阀政客中脱颖而出,并在不断的角力混战中战胜众多对手,达到权力巅峰的原因之一。
蒋介石日记中,有许多他读书学习的记录,这里仅摘录他1918年的相关日记为例:
1月22日〓点楚辞,看中国哲学史。
1月30日〓午前整书,研究历史,午后温习陆军大学参谋演习经事。
2月14日〓晚看平浙经略。
2月22日〓午前略看日俄战史地图。
2月26日〓午后及晚看防海纪略。
3月1日〓 午前看阵中勤务令,午后看战略论。
3月3日〓终日看高级战术。
3月10日〓午后看高级战术,野战炮兵基础战术完。
4月19日〓看参谋要务。
4月23日〓看经史百家简编。
4月24日〓午后看拿破仑本纪二十页。
4月25日〓看拿破仑本纪至第七章。
4月26日〓看拿破仑本纪至第十二章。
4月27日〓终日看拿破仑本纪至第十八章止。
4月28日〓终日看至二十四章止。
4月29日〓午前看拿破仑本纪迄午后四时至三十三章止。
4月30日〓午后看拿破仑本纪。
5月1日〓午前看拿破仑(本)纪完,十时起程,午后二时抵潮安,五时由潮安起程,搭小汽船,船中看佛学浅说。
6月28日〓看太平天国外记。
7月2日〓看西洋通史八页。
7月16日〓午后看西洋通史完。
8月6日〓晚辗转不寐,看民国野史。
8月9日〓今日看明鉴易知录卷九完,看民国野史若干篇,此书诚荒谬极矣。
8月14日〓看天演论卷上完。
8月24日〓午后习英文,自由自在一章。
8月25日〓午前习英文。
8月26日〓习英文。
8月28日〓午前习英文,傍晚习英文。
8月29日〓午前习英文,午后读英文。
8月31日〓午前习英文,午后习英文。
9月1日〓午前习英文看报。
从日记中可以看出,蒋介石读书和学习的范围很广,他在1919年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
以后个人之学问,以欧语、经济、哲学、军事、历史、地理为重,近日拟以欧语与历史二者着手用力也。
两年之后的1921年,蒋介石又将范围拓展,在年初的日记中拟定:
今年想学的东西,想看的书,大约如下:1.俄语;2.英语;3.经济;4.哲学;5.军学;6.历史;7.拳术;8.新思潮的研究;9.国防军事计划;10.地理;11.战史;12.军制;13.美日与中国关系;14.商务;15.公法;16.教育。
旧学是蒋介石读书的重点。一般人耳熟能详的,诸如文天祥的《正气歌》和诸葛亮的《前出师表》等,蒋介石喜欢读;普通人觉得高深莫测的,比如《心经》等佛学著作,蒋介石也能“妙悟真谛”。从蒋介石的日记中,可以看到他给自己列的书单:《礼记》《诗经》《书经》《易经》《春秋》《史记菁华录》《楚辞?离骚》《管子》《庄子》《孙子兵法》①《墨子》《韩非子》……以及王夫之、顾炎武、张居正、王安石等人的著作。蒋介石读书注重学以致用,从这些典籍中,蒋介石汲取了不少政治哲学、军事谋略和治兵之术。
古人讲以史为鉴,蒋介石也喜读《资治通鉴》等史书,1919年8月13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近日看通鉴,略有趣味,觉有看之已晚之悔也。
从中国历史中,蒋介石借鉴治国之策,例如,他在读了唐史之后,“甚感治国齐家之难”,故决定对国民党党务以“百忍处之”。
旧学中,蒋介石最喜欢和最经常读的是曾国藩、胡林翼、李鸿章等人的著作,他在日记中简称为曾公集、胡文忠集、李文忠集等。对于“曾文正、王阳明、胡林翼全集”,蒋介石“研究至再,觉有心得,甚至梦寐之间亦不忘此数书也”。从这些书中,蒋介石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在他看来“千古不可磨灭”的兵家经验之谈,比如赏罚严明、知人善任的用人之道。这些书常常被蒋介石用来作为立身处世、待人接物的原则,或用以作为治兵、从政的规范①。
不过,蒋介石并非一个老夫子,对于新学和新思潮,他也曾如饥似渴地学习。在“五四”以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式刊物中,蒋介石对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可谓情有独钟,从1919年一直读到1926年;此外还有罗家伦等编辑的《新潮》和商务印书馆发行的《东方杂志》。但是不知为何,蒋介石对其他刊物却很少涉猎。
在日本求学期间,蒋介石结识了革命志士,加入了同盟会,醉心于宣传革命的读物。蒋介石自己回忆说:
当时阅邹容所著革命军一书,百读不倦,梦寐之间亦常有如邹容与我对谈相与共同驱逐满人者也。
对于革命领袖孙中山先生的著作,蒋介石经常细心研读,比如《平均地权论》《精神教育》《三民主义》《建国方略》,等等。蒋介石对孙中山的著作和思想非常佩服,称赞他的书“博大精深,包罗万有”,他的“伟大议论足以立懦振疲,使人阅之,气殊虎虎”。
蒋介石对经济也很感兴趣,曾钻研经济学,看过孟舍路的《经济学原论》、津村秀松的《国民经济学原论》,以及《经济学》《经济思想史》等著作。从亚当?斯密的《经济学原理》中,蒋介石自称“得益不少”。
蒋介石还读过马克思的学说,以及各国革命史等,关于这方面内容,我们将在后文中详细介绍。
蒋介石书虽然读的不少,但结构并不平衡,总体上还是偏重于旧学。早年还能新旧兼顾,1926年以后就逐渐弃新逐旧了,这对他的思想变化产生了一定影响。张学良就曾批评蒋介石读书范围太窄,“所看之书多是韩非子墨子一类”,以至于思想太旧。从大量古籍中,蒋介石学来治国之道和领兵之法,但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封建思想的浸染。蒋介石从一个具有革命思想、追求进步的新派青年,最终退化成为一个守旧的专制独裁者,所读书籍的局限和知识结构的欠缺,恐怕不无影响①。


坚持记反省录,克己修身
蒋介石深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理,非常重视个人修身,经常在日记中进行自我反省和自我批评。
蒋介石每星期、每月、每年都记反省录,既有对家国大事的反思和总结,也有对自己的反省和批评,他把这当成重要工作之一,感觉“获益甚大”。请看他在日记中的一些记载。
1944年1月1日〓上星期反省录——本周为旧新年节相交之周,新忧旧念纷集,伤风困人,牙床发炎,身体不适,但心身神自得反省泰然,此乃修养进步之象。
1944年1月8日〓去年反省录今日撰完毕,记于去年日记册最后之杂录栏,此乃为每年重要工作之一,获益甚大也。……手撰去年反省录完,此乃常年一大事,测验本身事业德性之进退,殊乃为惟一有益之事。
1944年1月31日〓本月反省录:一、性刚气暴乃为一生大病,亦为事业大害,重要业务往往不能自主,而反为环境所转移,此为革命者败事总因,应切戒之。……
在平时的日记中,蒋介石常常给自己记过。蒋介石年轻时有许多坏毛病,他曾在日记中检讨自己当年“师友不良,德业不讲”,“荒淫无度,堕事乖方”,想起早年种种劣迹,他追悔莫及,提醒自己要“痛自警惕”,“发愤改过,以自振拔”。
为了时刻检讨自己,提醒自己的过失,蒋介石向宋代和明代的道学家学习,给自己画“功过格”:做了好事,有了好念头,画红圈;做了坏事,有了坏念头,画黑圈。不过,蒋介石专记自己的过失,诸如暴戾、躁急、夸妄、顽劣、轻浮、贪妒、吝啬、淫荒、郁愤、仇恨、机诈、卖智、好阔,这样坦率省察个人缺点,比道学家们对自己的要求还严格。
为了克服年轻时形成的坏毛病,蒋介石还大量阅读宋明以来道学家的著作,而且抄录其中有用的语录,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1923年1月5日,他模仿道学家的做法,自制铭文:
优游涵泳,夷旷空明,晔然自充,悠然自得,此养性之功候也。提纲挈领,析缕分条,先后本末,慎始图终,此办事之方法也。
之后,他又抄录道学家说过的“修己以严,待人以诚,处事以公,学道以专,应战以一”,作为对自己立身处世的要求。
1944年4月10日,他在日记中抄录吕心吾之言曰:
天地万物之理,皆始于从容,而卒于急促。
告诫自己:
急促之气,不可不消除净尽也。
蒋介石不仅认真读道学书,而且也认真像道学家一样进行修身。朱熹主张“省、察、克、治”,蒋介石也照此办理,经常在日记中检讨自己。
1919年10月23日〓过去之罪恶,悔恨无及,将来之嗜欲,奢望无穷,若不除此二者,将何以求学立业也。
1920年1月17日〓中夜自检过失,反复不能成寐。
1922年10月25日〓今日仍有几过,慎之!
1925年2月4日〓存养省察之要,未能实行也。
1925年9月8日〓每日之事,自问有欺妄与愧怍之事否?日日以此相课。
在蒋介石意识到的各种弱点中,脾气暴躁是一个大毛病。他曾在反省录中坦言自己“性刚气暴,乃为一生之大病,亦为事业之大害”。他常常当面对人大发雷霆,事后又在日记中悔过。
例如,在1944年1~3月蒋介石所作的每星期反省录中,多次写有这样的文字:
1月8日〓本周对董显光官僚发怒痛斥,是为本年第一次之大过。
3月11日〓对西藏代表自觉失态,幸能及时补救,可不致过误乎?
3月18日〓本周心神忧郁,烦躁甚多,尤以对樵峰痛斥与自咒,最为失态伤神,几乎自颓人格,切戒之。
屡屡如此,蒋介石“自觉暴戾狠蛮异甚”,也想控制自己,“息心静气,凝神和颜”。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尽管蒋介石用各种方法想改掉易怒这个缺点,收效依然不大,连他自己都无奈地说:“厉色恶声之加人,终不能改,奈何!”发脾气爱骂人成为蒋介石的痼疾之一,出言不逊之后即后悔,悔恨之后就检讨自我,自责之后不久却又再犯。
虽然加强自身修养对于克服发怒暴气收效不大,但时常反省自己,还是对蒋介石处理国内外事务有所助益。抗战时期,中国和美国在援华借款、美元与法币汇率、驻华美军军费、为美军建筑机场等问题上都发生过争执,蒋介石“反省对美外交之失势,每由于自我轻举失言之所致”,所以对罗斯福总统带有强制威胁意味的来电“不为所动”,并且据理力争,蒋介石自认为是“修养之进步”。当然,蒋也谦虚地看到自己在处理外交事务上的不足:“惟处理之方,未能究其极,事后仍有不安之象,此乃粗疏浅浮之过,应在深厚精明处用力。”不仅如此,蒋介石还虚心向罗斯福学习,尽管罗斯福的复电未能完全接受蒋介石的条件,但其措辞并未带有意气,仍以情感为重,蒋介石夸赞罗斯福有政治家之风度,感到自愧不如。反思之后,蒋介石告诫自己,“今后对外交言行,更应审慎周详以出之。”
以下是蒋介石在1944年7月31日所作本月反省录中的相关内容。
——反省对美外交之失势,每由于自我轻举失言所致。甲、去秋既决绝史迪威不用,而复为浮言所动,乃再留用,此对外最丧失威信之第一事,目前美国军方之压迫形势皆由此而来也。乙、今春既对美国明告如其不能确定汇率,则我国即拒绝其美军供应一切费用。而后届期又继续照常供应,此亦为美国藐视与轻侮之一因也。丙、对罗斯福电不慎,愤自乱其对美外交一贯之方针,此当为今日失利之总因也。得此大教训,今后对外交言行,更应知审慎周详以出之,如余不言则已,惟言出必行。再不可妄自暴弃,以蹈今日艰危之覆辙也。
——五年以来无论对俄、对美之外交,与对共、对内之政治皆为我彻底解决之黄金时期,而余乃不能利用此时间与空间,坐待贻误,甚至当断不断,既断后悔而不敢执行。此所谓“打蛇不死,与养痈贻患”之拙举,余之愚昧萎缩极矣。昔之所谓决心与果行者,今将变为犹豫误国之罪人矣。其恃何此觉悟澈改而自处之。
——罗斯福强余接受其史迪威统率华军之要求,以余平时受侮最甚,刺激最烈之人,而必欲余忍受此一事,此何等事?若不卧薪尝胆,知耻忍辱,其将何以自立、立国耶?又其必欲强余对共匪妥协,且必欲以其租借案武器接济共匪,以乞好于俄国,更令人难堪,其将何以自勉?


与色欲斗争的心路
好色似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男人的天性,很多人即以此为借口,纵情声色。蒋介石年轻时虽然也好色,但却并不为自己开脱,相反,他努力与自己的欲念作斗争,终于成功地戒了色。蒋介石是宋明道学的信徒,他也把这一套哲学运用在自己的私生活方面。
美色诱惑面前,多少男人乐得沉湎其中,还自诩风流倜傥。蒋介石也承认自己好色,但他说这是一个无聊者不得已的举动,他是在事业遇到困难,革命不很顺利的时候,一种精神上的自我安慰。当然,这是一种自我辩护,但他在荒唐生活的同时,又有很严格的、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将好色当成“自污自贱之端”,极力“戒之慎之”,每每“见色起意”,即在日记中为自己“记过一次”。
蒋介石曾经出入青楼,沉湎欲海,还曾和一个名叫介眉的青楼女子相恋,有过正式迎娶她的打算。但介眉不肯订立婚约,蒋介石认为她只认金钱,不讲情义,遂决定斩断情丝,励志立业。
为了挣脱欲网,蒋介石以佛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教诲告诫自己,还决心“以后禁入花街为狎邪之行”。然而恶习难改,没过多久,蒋介石就出外冶游数次,回来又骂自己堕落,甚至大发脾气。蒋介石就这样在好色——自制——放纵——自责的循环中挣扎着、斗争着,一方面色念时起,常吃花酒,涉足花丛,一方面又自感惭愧,力图自拔。蒋介石也知道“色欲不惟铄精,而且伤脑”,并且认为“世间最下流而耻垢者,惟好色一事”,“吾人为狎邪行,是自入火坑”,因此屡下决心戒绝欲念,但自制力还是不够,即使身子虚弱,仍不能自爱自重。
蒋介石早年日记中,有很多他自我承认风流浪荡之处,也有很多他和自己的欲念作斗争的记录,兹摘录若干如下。
1919年3月9日〓见色心淫,狂态复萌,不能压制矣……介石以日看曾文正书,不能窒欲,是诚一生无上进之日矣!
1919年10月15日〓下午,外出冶游数次,甚矣,恶习之难改也。
1919年10月30日〓自游日本后,言动不苟,色欲能制,颇堪自喜。
1919年11月2日〓今日能窒欲,是一美德。
1919年11月4日〓色念屡起,几不能自制也。
1920年1月6日〓今日色念突发,如不强制切戒,乃与禽兽奚择!
1920年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份不知堕落于何地!
1920年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
1920年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
1920年3月25日〓迩日好游荡,何法以制之?
1920年3月27日〓晚,又作冶游,以后夜间无正事,不许出门。
1920年4月17日〓晚,游思又起,幸未若何!
1920年6月27日〓色念未绝,被累尚不足乎!
1921年1月18日〓我之好名贪色,以一澹字药之。
1921年5月12日〓余之性情,迩来又渐趋轻薄矣。奈何弗戒!
1921年9月10日〓见姝心动,又怕自馁,这种心理可怜可笑。此时若不立志树业,放弃一切私欲,将何以为人哉!
这些日记生动地记录了蒋介石的心路历程,他坦承自己好色,同时又努力戒色,力图做“圣贤”,不做“禽兽”。
渐渐地,蒋介石对“吃花酒”、参加“花酌”这种活动感到“无谓”,对于自己见到美女就心动的心理感到“可丑”,决心“立志奋强,窒塞一切欲念”。蒋介石在1921年9月的日记中警醒自己:
欲端品,先戒色;欲除病,先遏欲。色欲不绝,未有能立德、立智、立体者也。避之犹恐若污,奈何甘入下流乎!
然而,“存天理、去人欲”说着容易做着难,蒋介石虽然天天说要远离女色,实际却是“不特心中有妓,且使目中有妓”,依旧“心思不定,极想出去游玩”。好在蒋介石是个有报国志向的人,明白此时“非行乐之时”,应该“专心用功,潜研需要之科学”,他发誓:
欲立业,先立品;欲立品,先立志;欲立志,先绝欲。绝欲则身强神卫,而足以担当事业矣!
终于,在这场“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之中,蒋介石心中的“天理”逐渐占据上风,自我克制取得了成绩,到1922年和1923年,蒋介石已经不再出入声色场所,即使重新回到上海这个十里洋场、花花世界,也能经受考验,不近女色。这时的蒋介石,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连“遇艳心不正”这种一闪念都要“记过一次”,真真是要从身体和精神两方面都管住自己。
1925年,蒋介石在日记中深有感触地说,“死生富贵之念自以为能断绝”,唯独“色”这一关不能打破,“吾以为人生最难克制者,即此一事”。食色性也,色的确难戒,但只要有决心,并非戒不掉,蒋介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