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罪1.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7-31 04:36:00
  • 试 读在线试读
诡案罪1.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故事分为四部讲述。主人公“我”从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系统工作。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刑警,可是领导却把我安排到档案科坐班。为了工作的需要,我开始翻看档案架上那一卷卷落满灰尘的档案。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了许多案件的侦破档案,一个个故事读来既使人警醒,又引人深思。故事惊险曲折,充满悬念,其精彩程度,绝不亚于一部绝妙的侦探推理小说……

编辑推荐
《诡案罪1》 染血的利刃,灼热的子弹,永远无法逃离的死亡噩梦。罪案连环,杀机重重,隐藏在背后的真凶究竟是谁?罪恶的双手尚未洗净,监牢的大门已经缓缓开启……
《诡案罪1》 继蜘蛛的《十宗罪》、法医秦明的《尸语者》《第十一根手指》之后,本土罪案小说重磅之作再度席卷而来!悬疑、推理、恐怖,每一个案件层层推进,百转千回,让人以为看到了真相,到最后一刻却惊觉真相的可怕,令人顿时不寒而栗!

作者简介
岳勇,1979年出生于湖南省南县,现籍湖北省石首市。曾任南方某报记者,现为广东省某杂志执行副主编,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长篇小说创作研修班学员。迄今已发表长、中、短篇小说二百五十余万字;作品曾被《小说选刊》等刊物转载;著有长篇小说《雷霆救兵》《将军令》《擎天记》;出版小说集《情人保镖》《闯荡天下》《有字天经》等。

目录
目 录

死亡连载/002
致命危桥/020
生死快递/040
旅途迷凶/055
噩梦难醒/075
冒名者死/125
杀人魔术/149
惊天大案/166
完美谋杀/190
黑色恐怖/205
杀意深寒/227
寡妇门前/240

文摘
完美谋杀
1
在青阳市,提起徐家宝这个名字,几乎无人不知。
因为他不但是商场劲旅家宝集团的董事长,而且身价已经超过八亿,是青阳巨富。
徐家宝今年50岁,青年时期靠摆小地摊白手起家,经历数十年的拼搏,终于创下了如今这份令世人羡慕的偌大家业。
今年年初,徐家宝徐老总跟自己的糟糠之妻左春梅正式签定了离婚协议书,然后又闪电般与自己的女秘书肖琢玉结了婚。
肖琢玉的年龄刚好是徐老总的一半——25岁,且毕业于名牌大学,可谓年轻貌美才貌双全。婚后,肖琢玉辞去工作,一心一意地待在家里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立志要做一位贤妻良母。
徐家宝虽年过半百,但前妻并未给他生下一男半女,所以他把生儿育女继承香火的希望就全部寄托在了这位年轻的娇妻身上,对她可谓千依百顺,疼爱有加。
这对老夫少妻就这样过着甜蜜恩爱的幸福生活。
不过毕竟徐家宝上了年纪,娇妻美眷夜夜缠绵不休,新婚不久便渐觉体力不支,精神不振。
妻子肖琢玉便建议他要多锻炼身体,要不然以后连老婆都抱不动啰。
徐家宝深感为难,摇着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每天都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一天二十四小时工作都还嫌少呢,哪里还能抽出时间上健身房锻炼身体呢?”
肖琢玉听了点点头,想了想又说:“老人们常说,时间不是抽出来的,而是挤出来的。我看不如这样吧,从今往后,你上下班就不要开小车了,干脆就步行吧。反正公司离家不过一两里路远,你如果步行上下班,既不会耽误多少时间又达到了锻炼身体的目的,可谓一举两得。”
徐家宝一听,觉得妻子说得有道理,于是第二天就将自己的宝马轿车锁在了车库里,真的用自己的两条腿步行上班去了。
坚持步行上下班两个多月后,他感觉还真有效果,腰不酸背不疼了,饭量也大了,人也精神了许多,晚上在床上和娇妻缠绵起来也更有劲儿了。
他高兴得把妻子搂在怀里,美美地亲了一顿,感谢她如此体贴他照顾他,看来他离婚娶她还真没娶错人。
这一天早上,徐家宝吃过妻子亲手给他做的早餐后,照例和往常一样步行去上班。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他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自己右脚上的皮鞋带松了,便停住脚步弯下腰去系紧鞋带,就在他重新直起腰来的那一刹那,忽然无意中看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男青年,年纪约二十五六岁,中等身材,理着平头,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按理说,这是一个长相和穿着都十分平凡和普通的年轻人,怎么会一下子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呢?
他心里疑疑惑惑,不由得又下意识地看了对方一眼,忽然目光落在了那年轻人的鼻子下面,原来在这年轻人的鼻子下、嘴巴上,竟有一小撮黑黑的胡子,就像电视剧中常演的日本军官一样,十分滑稽,也十分惹眼。
忽然间,徐家宝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来了,这年轻人,这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自己以前不是在这条街上看见过吗?
他仔细回想一下,对,是见过,而且自打自己步行上下班以来,似乎天天都能看见这个穿皮夹克留小胡子的年轻人,他经常走在自己身后,自己一回头就能看见他,但自己一直将他当作普通的行人,并未留心,直到今天才开始注意到他。
想到这里,他表面上虽未动声色,心里却警惕起来,一边加快脚步向前走着,一边暗暗留意那个小胡子。
只见那个小胡子跟随着他的脚步,也越走越快起来。
他放慢脚步,小胡子也跟着放慢了速度。
他忽然停住脚步,小胡子也站着不动了。
总之,自始至终那小胡子都一路跟在他身后,不紧不慢,不远不近,始终与他保持着十余米远的距离。
他不由得暗暗奇怪起来。
再走几分钟,他就到了自己的公司大门口,再回头一看,身后人头涌动,却早已不见了那小胡子的身影。
他这才暗暗松口气,看来是自己多心了,那小胡子也许是上班碰巧与自己同走一条路而已。
他这样想着,也就没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但是傍晚下班回家,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下,只见那小胡子不知何时又悄然出现在他身后,仍旧不急不慢地跟着他,直到他回到家门口,才发现那小胡子不见了。
他心里不禁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经过徐家宝留心观察,发现那小胡子几乎天天都是这样,每天上下班都跟在自己身后十余米远的地方,他加快速度对方也加快速度,他放慢脚步对方也放慢脚步,而他回头张望时对方却又装出一副漫不经心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儿瞧瞧那儿瞅瞅。
总之那小胡子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徐老总渐渐明白过来,看来这小胡子绝不是碰巧与自己同行这么简单,他是在跟踪自己!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在跟踪自己,只是自己警惕性不高,直到最近几天才发现而已。
那么,这小胡子花几个月的时间来跟踪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2
晚上回到家,徐家宝把这件事告诉了妻子,没想到肖琢玉听了,却咯咯地大笑起来,边笑边说:“老公,我看你也太神经过敏了吧?太平盛世,光天化日,大街上人来人往,随时都有巡警巡逻,怎么可能会有坏人敢跟踪你呢?而且还跟踪你几个月,却不见他对你做什么,这怎么可能呢?”
徐家宝一怔,说:“怎么,你不相信?”
肖琢玉笑着说:“不是我不相信,实在是没办法相信。可能那个小胡子就住在我们家附近,而他上班的地方也恰巧在你公司的旁边,所以天天上下班都与你同时同行在同一条街上,这并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呀!我看你是工作压力大,精神太过紧张了吧?”徐家宝想了想,觉得妻子的话也不无道理,看来真是自己老了,变得疑神疑鬼的了。
第二天,正好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徐家宝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身心,特意给自己放了一天假,陪妻子去逛街。
这次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街道,但出门不远,他无意中一回头,仍旧看见有一个人不远不近地跟在自己身后,平头、黑色皮夹克、留着小胡子,又是那个可恶的家伙。
他忍不住眉头一皱,但想起妻子昨天的话,心想:算了,也许这又是一次巧合吧。看琢玉今天兴致这么高,可别让这可恶的家伙破坏了我俩的好心情。
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仍旧陪着年轻的妻子向闹市走去。
他们拐了一个弯,逛完商贸大厦出来时,徐家宝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居然又看见了那个小胡子。
他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就蹿上来了,再也忍不住了,对妻子说:“看,那浑蛋又在跟踪我们。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抓住他,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没等肖琢玉回话,他已大步朝那小胡子走过去。
小胡子本来装得很悠闲,但一见他朝自己走过来,立即脸色惊慌,转身就走。
徐家宝加快脚步,他也加快了脚步。
徐家宝大喝道:“喂,你给我站住!”
小胡子一听,拔腿就跑。徐家宝也跑步向前,追了几步,只见对方左躲右闪,钻进潮水般涌动的人流中,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徐家宝只得悻悻地回到了商场门口,肖琢玉急忙迎上来问:“怎么样?追到了吗?他是在跟踪你吗?”
徐家宝气得骂了一句脏话,说:“做贼心虚,他看见我掉头就跑,肯定是在跟踪我。不过他跑得太快,我没追上他。”
肖琢玉一时也呆住了。
徐家宝抬头看见不远处有一座警亭,便要去报警。
肖琢玉拉住他说:“还是别去了吧。街道这么宽,你能走,别人也可以走。你有什么证据让警察相信那家伙是在跟踪你、想对你不利呢?口说无凭,警察不会理睬你的。”
徐家宝冷静下来想一想,觉得她说得对,但又不甘心,问道:“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对那小胡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肖琢玉说:“那也不至于,总之你以后要多加小心,等有了十足的证据,你再去报案。再说大街上每天这么多人,他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你怎么样吧?”徐家宝点点头说:“那倒也是。”
端午节以后,每天上班下班,徐家宝仍然一回头就可以看到那个可恶的小胡子在跟踪自己。
虽然那浑蛋并未对他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可他心里却十分不舒服,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鬼鬼祟祟地窥视着自己,令他有一种如芒刺在背忐忑不安的感觉。
那人总与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他如果去追他,他就马上钻进人群,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他想去报警,可又苦无证据,警察也不见得会相信他、帮助他。所以他的心里虽然十分恼火,可又拿那家伙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一天,由于要处理一份重要的文件,他一直在办公室里加班到深夜十一点钟才回家。
走出公司大门,他才发现刚才下了一场暴雨,大街上到处都是积水,下水道里回响着哗哗的流水声。
天空中仍然飘着毛毛细雨,大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昏黄的路灯光将他孤独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
凉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寒战,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刚走不远,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居然又是那个穿黑皮夹克、剪平头留小胡子的家伙跟在自己身后。
太过分了!
他不由得火冒三丈,转身就朝那家伙追去。他边追边咬牙切齿地想:今天大街上没有行人,我看你还能往哪儿躲。
果然,那小胡子一见他追来,立即转身就逃,可是宽阔的大街上既没有平时的滚滚人潮,也没有一处藏身之所,他如惊弓之鸟,左拐右拐地跑了好远,不但没能把追踪他的徐家宝甩掉,反倒让他越追越近,眼看就要被逮住了。
小胡子大惊失色,看见旁边有一条小街,慌不择路,急忙拐了进去。
徐家宝被这家伙搔扰了这么久,今天终于寻到了对付他的机会,心里暗下决心,就算拼了自己这条老命,也一定要逮住他。于是也跟着追上了小街。
小街很窄,也很短,小胡子跑了一阵儿,眼看已跑到了小街的尽头,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他又急又怕,浑身直打哆嗦。
正愁无路可逃之际,忽然发现旁边拐弯处有一条小巷,他宛如看见了一条生路,急忙钻了进去。
徐家宝气喘吁吁地追进小巷,发现巷子里没有路灯,黑咕隆咚的,只看见前面有一条人影闪动,其他什么也看不见,而且脚下的路面也是坑坑洼洼的,十分难走。
一阵凉风吹来,使他怒火中烧的心冷静了一点,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心想要是这坏蛋没抓着,反倒把自己摔伤了,那可划不来。
此念一闪,他停住了脚步,正想回头作罢时,忽听前面不远处传来“哎哟”一声叫,然后是“扑通”一声响,原来是那小胡子脚步不稳,摔倒在地上了。
“真是天助我也!”
他不由得大喜过望,想也没想,就趁着那黑影还没从地上爬起来之机,快步追了过去。
但是刚追出五六步远,他便忽地一脚踩空,咕咚一声,掉进了一个没有盖的下水道里。
下水道中积水漫溢,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便整个儿地沉了下去,再也没有浮上来……
3
家宝集团董事长徐家宝失足掉进下水道意外身亡一个星期之后,他年轻的妻子肖琢玉便以未亡人的身份正式继承了他的全部财产,并且携着亿万家资,闪电般地嫁给了她的大学同学郭国光,同时向外界宣布让自己的如意郎君新婚丈夫坐上了家宝集团总裁的宝座,她自己却退居二线,在幕后帮助其夫打理生意上的事。
报纸上登出了他们盛大豪华婚礼的大幅报道,还登出了新郎新娘漂亮的结婚照,新郎倌鼻子下嘴巴上那一小撮日本“太君”式的胡子尤其引人注目。
照片下面,还有记者对郭国光这位家宝集团新任老总的采访报道。
在报道的最后,郭国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无论是对艺术,还是对生活,无论是对生意,还是对爱情,都是如此。假如有一天我真的沦落成了一个杀人犯,那我也是一个完美的杀手。”
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郭国光正坐在装璜一新的办公室里得意扬扬趾高气扬地训斥着几个属下,忽然电话响了,秘书在电话中问他:“董事长,有个电话找您,要不要接进来?”
他说:“给我接进来。”
秘书按了一下电话转接键,外面的电话便转进来了。
电话中有一个低沉而又略带苍老的女人声音对他说:“你就是郭国光吗?你就是那个在报纸上恬不知耻自诩追求完美的杀人犯吗?”
郭国光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你、你说什么?你是谁?”
对方的声音冷冷冰冰,丝毫不带感情色彩,仿佛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那天晚上谋害家宝集团原董事长徐家宝的事,干得并不如你计划和想象中的那么完美无缺,那么天衣无缝。”
郭国光一听,仿佛头上挨了一记闷棍,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急忙捂住电话让几个属下退了出去,然后才强压住怦怦乱跳的心,装出一种若无其事的口气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要挂电话了。”
对方冷笑一声,说:“郭先生,别急嘛,等你听我把话说完,你就会对我所说的话感兴趣了。”
她顿了一顿,接下去说,“徐家宝出事的那条小巷,叫作竹马巷。由于路况复杂,那条路一直是青阳市交通事故多发点,所以为了及时了解路面交通情况,减少事故发生,市交警大队早在半年前就在那条巷子里安装了电子摄像监察器……”
“啊?”她的话还没说完,郭国光便像被蛇咬了一样从大班椅上跳了起来,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调整情绪色厉内荏地颤声道:“那、那又怎么样?”
对方虽远在电话的另一头,但却似乎将他表情的急剧变化看得一清二楚,仍旧冷冷一笑,不急不慢地说:“正是因为有这个电子摄像器的存在,所以使得徐家宝遇害的过程被完完整整详详细细地拍摄了下来。”
“什、什么?”郭国光手一抖,电话差点从手中掉了下来。
对方舒缓一下语气说:“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那天晚上竹马巷里的路灯坏了,巷子里黑咕隆咚,所以拍下来的画面十分模糊,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所以这盒录像带并没有引起市交警大队的重视,他们随随便便看了一下,就扔在了一边。”
郭国光握电话的手心都泌出了汗珠,听到这里,才略略松了口气。
对方又说:“不巧的是我与交警大队的刘队长是老朋友,所以我通过刘队长这层关系轻而易举地就拿到了那盒他们已经作废的录像带,然后通过一些技术处理,把那些模糊不清的镜头一个一个地搞清楚了,所以徐家宝遇害的经过也就被我全盘知晓了。假如我把这盘录像带交给警方,那你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别、别、别!”郭国光吓得脸色发白,头上冷汗直冒,忙不迭地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想要我怎样才肯把录像带给我?开个条件吧?”
对方说:“我的要求并不高,不过在电话中不方便说,我们见面再讲吧。我在云天大酒店808房等你,如果你想要回那盒录像带,就马上赶过来。如果20分钟后我还见不到你,那你就不用来酒店了,直接去公安局拿吧。”
郭国光连连点头:“行,行,没问题,没问题!”
放下电话,他急忙叫司机开车火速将他送到云天大酒店。
十几分钟后,小车在一座高耸入云豪华气派的大酒店门口停下来。
郭国光急忙下车,抬头看看云天大酒店的招牌,又看看自己的手表,已只剩下几分钟时间了,急忙跑进酒店,匆匆乘上了去8楼的电梯,找到了808房间。他顾不得喘一口气,便急忙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屋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听声音应该就是打电话给他的那个女人。
他忐忑不安地推开房门走进去,这是一间套房,房间很大,房间里面还有房间。
有一个女人站在房间里,面对着窗外,背对着他,上午灿烂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使这个女人处在一片金黄色阳光的包围之中,光彩夺目,让人不敢逼视。
女人站在阳光里,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打量他一眼,然后缓缓朝他走过来,走到他面前站住。
郭国光这才看清她的样貌,这是一个穿蓝色长裙的女人,身体颀长,风姿绰约。
他从她那苍老忧郁仿佛饱经沧桑的眼神中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实际年龄绝对在四十岁以上,但也许是懂得保养的缘故,她皮肤白皙,气质高雅,使得她看上去像是才三十出头的少妇似的。
郭国光定了定神,说:“录像带呢?”
那中年女人看了他一眼,说:“你不用着急,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满足了我的要求,我自然会将录像带交给你。”
郭国光用眼角余光四下看了看,见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弱质女人,从体力上来讲,自己占了上风,也不用怕对方耍什么花招,便说:“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是要钱吗?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中年女人摇了摇头,推开一扇房门,里边是一间卧室,卧室里摆着一张宽大豪华的席梦思床。
她走到卧室门口,忽然朝他回眸一笑,说:“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的人!我要你陪我上一次床。”
“上床?”郭国光一时没反应过来。
中年女人不由咯咯地笑起来,说:“你不会连‘上床’这两个字的含义也不明白吧?上床的意思就是,我想跟你……做爱!”
“做爱?”郭国光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从书上从电视中看到过不少勒索事件,但却还从未听说过有勒索者提出这样的条件的。
他一下愣住了。
“当然,你有权拒绝。”中年女人沉着脸冷声说,“但如果你拒绝了我的要求,那么你永远也别想得到那盒录像带。”
郭国光看着她,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提出如此离奇的交换条件,但见她虽已中年,但仍体态袅娜,风韵犹存,跟她上一次床也不会委屈自己,再说眼下对方既已提出了这个要求,自己想不接受也不行。
于是,便点了一下头说:“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
中年女人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站在卧室里向他招手说:“那你快进来吧。”
郭国光犹豫着走了进去,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原来不知何时那中年女人已将身上的长裙褪了下来,正一丝不挂地站在床前,双眸含笑,眼里射出摄魂夺魄的光茫。
她皮肤白皙,胸部饱满,身材匀称丰腴,魅力犹胜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
郭国光面对着这艳光四射的人间尤物,不由得惊呆了。
“怎么,难道还要我帮你脱衣服吗?”女人对他嫣然一笑说。
郭国光如梦方醒,急忙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不顾一切地向她扑过去。
两人的肌肤一当接触,中年女人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强烈,甚至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
她长吟一声,一把抱住他,滚倒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
两人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碰撞着,战斗着……
当暴风雨过去,一切归于平静时,郭国光软瘫在床上,但仍念念不忘此行的目的,问道:“录像带呢?”
中年女人似乎再也不想看他一眼,翻了一下身,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说:“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你自己拿吧。”
郭国光顾不上穿衣服,急忙光着身子爬到床头,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果真放着一盒录像带。
他的心怦怦直跳,生怕这女人变卦,急忙拿着录像带穿上衣服下楼而去。
中年女人躺在床上,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被蹂躏过的身体,委屈伤心的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
她突然冲进浴室,发疯般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郭国光拿了录像带,心满意足地走出云天大酒店,生怕这录像带再落入他人之手,为防夜长梦多,急忙掏出打火机,将录像带点燃烧成了灰烬。
他回到办公室,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既感到庆幸,又感到奇怪。
庆幸的是自己终于亲手毁掉了极有可能置自己于死地的罪证,奇怪的是,这个中年女人到底是谁呢?
她为什么会提出如此离奇的交换条件呢?他真是百思得其不解。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打通了市交警大队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说:“我朋友昨晚在市区竹马巷出了车祸,肇事司机驾车逃逸,请问你们的电子摄像监察器拍到当时的情况了吗?”
对方说:“对不起,竹马巷不是市区交通主干道,我们并没有安装监视器。你还是快和你朋友来交警队报案吧……”
还没听完对方的讲话,郭国光就“啊”的一声,瘫在了大班椅上……
4
傍晚,夕阳西下,夕阳余晖如同鲜血一般涂满了青阳市的大街小巷。
郭国光刚下班回家,新婚妻子肖琢玉便端了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迎上来。
他接过鸡汤喝了几口,满足地咂咂嘴巴,拥住妻子笑着说:“你每天都炖鸡汤给我补身体,这么懂得心疼老公,真不愧是我的好老婆。你在家里也很辛苦,来,你也喝一点吧!”
肖琢玉摇头笑着说:“我已经喝过一碗了,这是专门为你留的。你要是真的感激我,就给我把这碗鸡汤一滴不剩全喝了。”
郭国光幸福地笑了,吹了吹碗里弥漫的热气,然后一仰头,真的咕噜咕噜几大口就将一碗鸡汤全都喝完了。
肖琢玉接过空碗,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郭国光正想拥住妻子亲热一番,忽觉腹部一阵绞痛,冷汗刷的一下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他大叫一声,从沙发上翻倒在地板上,捂着肚子脸色苍白表情痛苦地问:“琢玉,这、这鸡汤怎么、怎么……”
肖琢玉忽然冷笑一声说:“这鸡汤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今天我多加了一样作料而已。”
郭国光挣扎着问:“什么作料?”
肖琢玉咬牙说:“砒霜!”
郭国光一怔,看了她一眼说:“我都痛成这样了,你还有闲心开这种玩笑?”
肖琢玉咬牙切齿地说:“郭国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确实在鸡汤里放了砒霜。”
“什么?你、你……”郭国光痛得满地打滚,看妻子脸色严肃一本正经,丝毫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这才有点相信她的话了,喘着粗气说,“我、我对你这么好,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肖琢玉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他,恨恨地说:“是你对不起我在先,否则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郭国光一怔:“我、我怎么对不起你了?”
肖琢玉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早就在外面有了相好的了。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利用我为你夺取徐家宝的亿万家产,利用我来实现你一夜暴富的美梦。现在你已如愿以偿,得到了你梦想得到的一切,我已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你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铲除我这个绊脚石,好和你那相好的双宿双飞,是不是?我为了你不惜委屈求全,委身于徐家宝这个年纪已可做我父亲的老头子,忍气吞声受尽委屈,受尽百般屈辱,只盼帮你达到目的功成名就之后能真心对我,却没有料到到头来竟然是这样一个结局。与其被你所害,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郭国光简直是满头雾水,不知所云,忍着腹中剧痛看着她莫明其妙地说:“你、你说什么?什么相好的?什么利用你?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我是爱你的呀,琢玉!”
“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实话告诉你,今天你那相好的来找过我了,她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肖琢玉又伤心又痛苦又气愤,眼里虽然噙着泪花,脚下却不留情,重重地踢了他两脚,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狠狠地砸在他身上,“哼,你自己看吧!”
郭国光挣扎着一看,那些照片全都是一男一女赤身裸体在床上缠绵不休的淫秽镜头,照片中的男人正是他自己,而那个女的,居然就是今天上午约他到云天大酒店见面的中年美妇。
他愣了一下,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一切都已经太迟,因为毒气攻心,鲜血从他嘴里、鼻孔中淌了出来,他嘴唇嚅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便渐渐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肖琢玉正准备动手处理他的尸体时,房门忽然“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闯了进来。
一位中年警官看了看瘫在地上七窍流血而亡的郭国光,掏出证件朝她亮了一下,威严地说:“我叫范泽天,是公安局的,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被谋杀。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肖琢玉半晌才回过神来,只觉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幸亏旁边两名警察手疾眼快,一下子架住了她……
5
秋风秋雨中,一位身材修长戴着墨镜的中年美妇站在家宝集团原董事长徐家宝的墓前,默然肃立良久,才开口说:“家宝,你出事后我去报了警,但由于没有充分的证据,警方对这件事也无可奈何……但是我现在已经帮你报了仇,你可以安息了……我知道你只是一时被那狐狸精迷住了心窍,但愿来世我们还能做夫妻!”
说完,她放下手中洁白的鲜花,悄然离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