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弓•玫瑰之刃.pdf

十字弓•玫瑰之刃.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十字弓•玫瑰之刃》讲述了拉密那家族——吸血鬼猎人家族亘古便与利刃为生,有如弯月的纯银盘纹十字弓,代表了拉密那家族几千年来的荣耀与辉煌,他们的使命就是猎杀吸血鬼。吸血鬼猎人家族出身的罗莎从小在严厉的外公的教导下长大成人,荣耀与责任对她来说永远高于一切!故事从死亡开始……法国大革命前的巴黎,发生了一桩灭门血案,知名大贵族男爵一家都被不知名的凶手谋害,人心惶惶。罗莎奉命孤身从伦敦前往巴黎调查血案,这是她第一次踏上巴黎的土地,调查的结果指向血族之中的四大家族之一——圣杯,罗莎不遗余力地想尽办法接近对手,不料却被卷入一场更大的阴谋……外公与族人为什么要向她隐瞒小时候曾经到过巴黎的记忆?不对敌人产生半分恻隐之心究竟是对是错?

编辑推荐
之前颇具声势的“天鹅”系列仅仅只是整套书系的前传,相较之下“十字弓”系列的历史味道更加浓厚,涉及的元素更加集中,宏伟的架构、引人入胜的情节,对故事整体的成熟掌控。继“天鹅”系列百万销量之后,恒殊再度拉开无可匹敌的史诗巨作序幕。攻占巴士底狱的阴谋,揭开血族争夺权势的腥风血雨;爆发法国大革命的动荡,解密玛丽王后的悲剧爱情传说;书写历史又横空出世,缔造传奇又卓尔不群。而我们,只需要安心欣赏她带给我们的这一场文字的饕餮盛宴。

作者简介
恒殊,出生在北京,生活与工作在伦敦。工程学士、艺术学士、出版业硕士。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新华社《环球》杂志专栏作家,多本引进文学作品的中文译者。旅欧逾十年,深谙欧洲历史与文化,2006年在北京和上海创立吸血鬼联盟,至今会员逾万人,经常举办聚会、展览、媒体合作,在各大期刊发表文章和小说,是国内吸血鬼文化的奠基人。已出版作品:《天鹅•光源》《天鹅•闪耀》《天鹅•余辉》《天鹅•永夜》。

目录
目录
楔子  巴黎之春•••011
第一章 血与雪•••025
第二章 从多佛到加莱•••037
第三章 蒙特鸠凶宅•••051
第四章 于特•德•库普先生•••069
第五章 问讯与获释•••081
第六章 凡尔赛的假面舞会•••093
第七章 巴黎歌剧院•••105
第八章 瑞典大使的晚宴•••115
第九章 迟到的客人•••125
第十章 狂欢节的焰火•••137
第十一章 逃亡•••153
第十二章 下水道•••163
第十三章 决战之前•••175
第十四章 最后的晚餐•••191
第十五章 拉托尔庄园的侍卫长•••205
第十六章 失落之裔•••217

文摘
很多故事开始于诞生。
比方说,主人公是一位非同凡响的大人物,按照英国人的说法,他往往携带胎膜出生,哭声嘹亮,时辰吉利——其叙述生动详悉,唯恐后世那些所谓的占星师不能精准地推演出他纵横一生的卓越成就。
但这个故事并不准备这样去做。恰恰相反,这个故事开始于死亡。
因为对有些人来说,他们的出生相较于死亡,并不显得有多么重要——不,其实出生一点儿都不重要。它是随机性的,与个人意志无关。它可能发生在万众瞩目之下,也可能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而死亡则相反。因为它没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死就是死了,一切可能性都随之消失。而且在死亡之前,至少是在那一瞬间,这个人的生命将会完完全全地、实实在在地属于自己。
——对我们下面这个故事来说,这一点非常重要。
故事开始于一个小女孩在墓地里迷了路。
这不是现今那种方方正正的城市公墓,而是一片古老荒弃的城郊墓地。其历史之久,大概可以上溯至中世纪,那时候就已经有人未卜先知地买下了这块偏僻的地盘,作为自己的寂静终老之所。然而欧洲大陆经历了两百年璀璨辉煌的文艺复兴,却并没有治愈黑死病。直到18世纪,整个欧洲仍然笼罩在各种瘟疫和死亡的阴影里。
黑衣的死神拖着银色的巨镰,像一尊半腐蚀的雕像那样端坐在每一座哥特教堂的尖顶上,一边歪头等待,一边咧嘴发笑。时候到了,他就轻飘飘地飞下教堂,就好像一阵微风把无害的树叶吹下了树梢,然后缓缓飘落到每一条小巷内,每一座花园里,以及行人的肩头上。
死神在每一座城市里都要停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论大城市还是小乡村都一视同仁。他在每一条街道上闲逛,黑色长袍飘过铺着碎石子的路面,像落叶一样沙沙作响。他在人们不经意之间依次亲吻孩子与老人的额角,从一座房子的前庭流窜到另一座房子的后院,银色的巨镰在夜色里像昂贵的珠宝一样闪闪发亮。
与此同时,病人、亲属、医生、药剂师,然后是邻居和朋友,如果是作坊还会连带上帮工和小学徒,瘟疫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往往一家子甚至整条街的人都在一夜之间同时死去,草草下葬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死者的名字。到了最后,连与死神打交道的掘墓人和有上天庇佑的牧师也未能幸免。
为了减缓疾病的进一步传播(至少人们希望如此),被死神拜访过的地方要立刻做出标记,而那些不幸被死神亲吻过的人——不论是否知道他们的名字,则当天之内就被远远带出城市,迅速埋葬在偏僻的郊区墓地里。
“你的父母都是因感染可怕的天花去世的。”外公这样告诉六岁的罗莎贝尔,“他们去了巴黎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小罗莎懵懂地眨着一对灰绿色的大眼睛,她甚至还来不及弄清楚“去世”的含义,就已经被迫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当然她也并没有去过巴黎。所以半年之后的春天,就在乔纳森舅舅隆重的婚礼之后,当年轻的新舅妈莫德告诉她一家人出发去巴黎的打算时,她还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
从伦敦到巴黎的途中没有一个人为她解释,在扫墓的过程中也没有一个人哭泣。这个家族一直以来背负着“拉密那”这个古老的姓氏——它拉丁词源的含义是“刀锋”——拉密那家族与利刃为生,每位族人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流血,而不是流泪。
一座极其朴素的新碑坐落在巴黎城东郊某块廉价墓地的角落里。墓碑四周没有天使的塑像,没有繁复的雕刻,甚至连环绕墓碑的常春藤都没有,更没有鲜花。那里只有一块普普通通的黑色碑石,上面简单地刻着两行字:
爱玛•拉密那
1736~1760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