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柯尼斯堡:二战德军东普鲁士最后的要塞陷落纪实.pdf

决战柯尼斯堡:二战德军东普鲁士最后的要塞陷落纪实.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决战柯尼斯堡:二战德军东普鲁士最后的要塞陷落纪实》是一部二战柯尼斯堡战史,全书共五章,既讲述了战前柯尼斯堡悠久的历史文化,又从多个角度重构且还原了柯尼斯堡的陷落始末。

海报:

编辑推荐
“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从古至今,战争带给人民的,只有灾难、贫瘠和苦痛,无论最终战胜或战败。
《决战柯尼斯堡:二战德军东普鲁士最后的要塞陷落纪实》参考了大量立场各异的战史著作和德苏双方高级将领的回忆录,试图从公平的角度,忠实还原酷寒与战争风暴中心的人间炼狱,并从德国历史和精神深处,揭示出柯尼斯堡不应被遗忘的人性伤痕,警示后人和平的珍贵。

作者简介
周思成,湖南长沙人,1984年生人,军事历史爱好者。200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2008-2009年担任军事同人杂志《较量》战史专栏作者,先后发表多篇二战战役史与部队史译文与原创文章。通晓英、法、德语,兼能阅读日文、俄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拉丁文、波斯文、阿拉伯文、新蒙文、维文与藏文,德国图宾根大学政治学系访问学者,先后在《中国经济史研究》、《当代经济研究》、《国外理论动态》、《北方文物》、《清华元史》、《新亚论丛》(香港)等学术刊物发表理论经济学及中国近世史研究论文十余篇,其中3篇为《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点校出版《胡祗遹集》,个人著作有《党卫队的徽标艺术》。

目录
第一章 “王城”前史(1255-1918)
条顿骑士团与柯尼斯堡
“柯尼斯堡加冕”
柯尼斯堡:19世纪东普鲁士的风俗画

第二章 战前岁月(1918-1939)
在《凡尔赛和约》之下生活
投向纳粹
乱世多歧路

第三章 烽火初燃(1939-1943)
山雨欲来
“总体敌人,总体战争,总体国家”

第四章 兵临城下(1943-1944
1944年8月:柯尼斯堡大轰炸
全民皆兵
死神敲门:梅梅尔之战及其他

第五章 要塞末日(1945)
苏军的东普鲁士之战
洪水与猛兽
陷落!要塞之城

尾声
主要参考文献

序言
经过扩充与修订的柯尼斯堡战役纪实终于和读者见面了。本书初版之时,笔者还是求学途中的一介羁旅,再版之时却已届而立之年。附上这篇序言的目的,并非出于古人所谓的“自惭少作”,欲先为谦抑之辞,以塞悠悠之口;这部昔日作品,笔者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一些不得不说的话,或借此机会略作交代。
重版此书是刚寒锋兄长极力推动的,若没有他的鼓励和支持,修订版绝不易完成,故在此应先谨致谢忱!这次借重版的机会,还将初版中曾删去的部分原稿文字重新添入了正文中,主要是关于19世纪前的普鲁士史和柯尼斯堡城市史的内容,因此全书的历史色彩显得更加浓重。战争史叙事本不必然须由隆隆的炮声和子弹的呼啸,抑或战士的怒吼和哀鸣开篇。在战略战术分析之外,真实反映个体或集体的战争体验,也是本书所追求的基调。不论是将军还是普通士兵,市民或是村夫,杂货铺店主或是学生,犹太人或是德国人,父母或是儿女,这些人在整部历史中来回闪现,反映出个体或集体乃至一种历史传统在经历人类意志无法左右的历史事件时的虚弱无助和绝望抗争。这是更符合第二次世界大战本身性质的一种战争叙事。读者若跳过这些部分直接进入要塞争夺战的腥风血雨中,定会多少感到遗憾。
本书初版之后,因其中少量内容涉及到双方军队在战争进程中某些不尽符合当时的国际公约和交战道德的行为,曾在小范围内引起过讨论甚至质疑。相关事件作为由史料充分支撑的史实,是本段历史中的客观存在,对此笔者既未加以曲笔讳饰也未铺张渲染。至于如何对这些事件作道德评价,读者心中自有尺度。前言中的若干议论,虽然不免冒失与稚气,然此区区至今未改,此次修订时也一并保留。笔者仍然希望读者的目光能超越战争中的流血暴行,而看到历史的本相,即那些决定历史发展的更重要的社会、经济、政治、乃至心理的因素。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陷君士坦丁堡后的烧杀掳掠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惨痛之记忆,对此英国史家爱德华·吉本则仅言 :“历史学家不得不去重复那些千篇一律的灾难故事:同样的人类激情必然导致同样的结果;一旦沉溺于这些激情无法自拔,文明人之所以异于野蛮人者几希!”这并非历史学家的犬儒主义,而是历史学家的职责。
本书写作在充分利用前人研究论著的基础上,补充了大量的一手资料,详情已具于前言,此处不再赘述。在无法接触原始档案或与访谈当事人的前提下,谈原创性研究是颇不现实的。2012年,笔者在德国图宾根大学政治系进行为期一年的访学,其时亦曾赴柏林、弗莱堡和慕尼黑等地访求军事史著作和史料,本有机会可以多少弥补这一缺憾,然终因学业繁忙,修订原作之事远未能提上日程。在此,也期待国内同好能继续出版关于东线战役的更详细和全面的作品,以飨读者。
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的谢芳老师为本书的修订提供了许多的灵感和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2014年5月23日
   于京城萧秦轩

文摘
插图:







P63-64

1942年新年伊始便恶兆连连。希特勒发布了命令,要求国内战线作出更多的牺牲。军队对于劳动力的征召还将继续,而那些留在国内的人则必须尽一切可能来提高生产。当然,军火的生产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因此,日常消费品干脆从商店的货架上消失了。1942年,食物储备的消耗速度继续呈上升趋势,而配给也随之锐减。到1942年底,全德的大部分成年人都不再能得到牛奶这种东西了,西红柿也被列入了配给名单,蔬菜储备变得极为稀少。在当时的德国,主要饮料是由干茶叶末子和碎树皮泡成的黑茶。1942年的圣诞对大多数德国家庭而言,比上一年更加凄惨。
不过,在柯尼斯堡和东普鲁士,食物的生产还是保持在了一个相对充足的水平上,何况东普鲁士的主妇们也像以往一样厉行节约,并将食物进行罐装储备下来。东普鲁士的农民在全德恐怕是过得最好的了,他们总是会留下充足的食物供自家消费,全德都很紧俏的东西在他们那却显得相对丰足。玛利亚·麦金隆是众多被送到东普鲁士农场里协助农耕的妇女中的一个。她对这里农场储备的食物之丰足印象极为深刻:“在厚厚的焖肉、西红柿煎饼和汤之外,还有一块巨大的烟熏猪腿。腊肠是地道的家制的,咸猪肉也是在农场里熏好的。牛奶一桶桶是刚挤出来的,黄油也是刚做出来的。在周末还有特餐,一块流着黄油的蛋糕,在篮子里还有新鲜水果等待着人们去品尝。”不过,来这里度假的人则没有权利享受到东普鲁士地区的这一份丰足。1941年的夏天,萨拉·科林斯(Sara Collins)曾经去过一趟柯尼斯堡附近的波罗的海海滩,她注意到那些饥肠辘辘的度假者通常是为了躲避家乡的轰炸而来的,他们成天在附近闲逛,试图弄到一些配给份额之外的肉。
即便是在柯尼斯堡,咖啡馆里提供的也是假咖啡,一家最受欢迎的咖啡馆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兼做糖果生意的“席威门”,它的店面有一个临湖的露台,但也早就不再出售酒精饮料了;到1941年,他们的名点杏仁糖也无法再继续维持下去了。在这一时期,盖世太保经常监视城内的居民,对那些企图囤积食品的行为严惩不贷。赫尔加·格尔哈迪还记得,她的母亲也曾极力掩盖自己在小隔间里藏有罐装肉的事实,她将大标签贴到罐子上:
我们称它们为“李子2”、“草莓2”或“蓝莓2”。数字表示里面储藏的是肉,李子表示猪肉,草莓表示鸡肉,蓝莓则表示牛肉。我们也将装水果的罐子与装肉的罐子混杂在一起,还将味道难闻的泡菜桶放到最前面。我母亲说,如果是我在家里,党卫队的人来的时候,我就要拿一些泡菜桶出来,这样屋子里的气味会变得非常难闻,他们可能很快就会离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