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家曾纪泽.pdf

外交家曾纪泽.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自曾纪泽的家世背景与早年学行开展,可从中了解其父曾国藩的言传身教对于曾纪泽的影响。其后,以曾纪泽的外交活动为研究对象,对其一生事业进行了专题化的具体研究。对于曾纪泽对洋务的认识、中俄伊利交涉、中法越南交涉、使欧晚期、自欧返国5个阶段的外交活动进行了系统的论述。该书线索明了,史料充足,论证充分,是一部研究曾纪泽外交活动的佳作。

编辑推荐
本书为台湾著名外交史学家李恩涵先生早年在美游学期间所著,采用了大量中、英、日文献资料,论证充分,是了解曾国藩长子曾纪泽的必读书目。

媒体推荐
弱国无外交,但有外交家!最翔实的史料,最充分的论证,了解曾国藩长子曾纪泽的必读书。

作者简介
李恩涵,1930年生于山东诸城。美国加州大学博士(1971)、夏威夷大学硕士(1964)、台湾师范大学学士(1954)。曾任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合聘教授、副教授;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大学兼任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Reader,A.P.)、代主任、高级讲师;加州大学讲师。著有《晚清的收回矿权运动》(1963)、《曾纪泽的外交》(1966)、China's quest for railway autonomy, 1904-1911(1977)、《近代中国史事研究论集》(第一册,1982;第二册,1987)、《日本军战争暴行之研究》(1994)、《北伐前后的“革命外交”,1925-1931》(1993)、《战时日本贩毒与“三光作战”研究》(1999)、《东南亚华人史》(2003)、《近代中国外交史事新研》(2004)、《注视日本新军国主义的动向》(2007)、《八十忆往:家国与近代外交史学》(2011) 等书14册及学术性论文100多篇、时论30多篇。

目录
著者自序
再版自序
前言

第一章 家世与早年学行
第二章 洋务的认识
第一节 西方语文的知识
第二节 近代国际政治的知识与运用
第三章 中俄伊犁交涉
第一节 崇厚的失败与曾纪泽使俄
第二节 谈判前的筹划
第三节 谈判的进行与改订新约
第四节 伊犁交涉的检讨
第四章 中法越南交涉
第一节 曾纪泽与越南交涉的初起
第二节 中法战争前期曾纪泽的外交
第三节 中法战争后期曾纪泽的外交
第五章 使欧晚期
第一节 中英鸦片加税免厘交涉
第二节 朝鲜与缅甸交涉
第三节 撰写《中国先睡后醒论》
第六章 自欧返国
第一节 赞襄海军衙门诸要政
第二节 筹议刷新中国的外交政策
第三节 盛年早丧
第七章 结论

附录一 曾纪泽大事简表
附录二 参考书目
附录三 译名对照表
附录四 索引

文摘
第一章 家世与早年学行

曾纪泽字劼刚,湖南湘乡人,为同治中兴名臣曾国藩的长子,道光十九年十一月初二日(一八三九、十二、七),生于原籍,光绪十六年闰二月二十三日(一八九○、四、十二),卒于北京台基厂寓邸。①实际得年不及五十一岁。母欧阳氏,为衡阳廪生欧阳沧溟之女,少曾国藩五岁。②
曾纪泽出生的当日,曾国藩即以新科翰林院庶吉士的清贵身份,启程进京。③道光二十年(一八四○)四月,散馆,授检讨。十二月,纪泽随其祖父、母亲及叔父国荃等北上相就。④他幼年的生活情形,在曾国藩的家书中,时有提及。道光二十一年(一八四一)四月,纪泽年已一岁有半,国藩在禀父曾麟书公函中,对他曾有描述:

甲三(纪泽乳名)于四月下旬能行走,不须扶持,尚未能言,无乳可食,每日一粥两饭。⑤

是年六月二十九日(一八四一、八、十五),国藩复于禀祖父星冈公函中,提到纪泽是年患病其母许愿的事:

〔甲三之病,其母〕曾于五月二十五日跪许装修家中观世音菩萨金身,求病愈了,今年酬愿。又言西冲有寿佛神像,祖母曾叩许装修,亦系为甲三而许,亦求病愈,今年酬愿。⑥

稍后,又说他“病体复元后,日见肥胖,每日欢呼趋走,精神不倦”。至道光二十一年冬,已能讲话,朗朗上口。⑦
曾纪泽开蒙入学,为时甚早。道光二十四年(一八四四)三月,他甫及五岁,而实际年龄尚只四岁零四个月,即入家塾就读,塾师为长沙冯树棠。⑧其时曾国藩居官翰林,勤读经史,兼治诗古文词,颇有声于时,同列中与蒙古倭仁、六安吴廷桢、昆明何桂珍、罗平窦垿、仁和邵懿辰、善化唐鉴、茶陵陈源兖、道州何绍基等最相友善,往复讨论,以实学相砥砺。道光二十三年(一八四三),以翰林院侍讲,外放四川乡试正考官,次年(一八四四),升授侍读。⑨冯树棠是湘中名士,系应会试来京,以节义自持,因对国藩的志行,最表钦慕,愿移馆曾家,专教纪泽,每月束脩银四两。⑩纪泽入学后,先读《三字经》,续读《尔雅》《诗经》《孟子》《纲鉴》《书经》等书。五岁时,已能试写禀呈曾祖父母的信帖。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初,他的实际年龄尚不及十岁,即试作四言律诗。此后续有长进,甚得其父的欢心。冯树棠任教年余,即南返湖南,教职相继由永顺举人李如箟、叔父国荃、鄂人魏某、常德举人宋某、河间庞际云及李笔峰、文希范等担任。文氏治理学,督教甚严;国藩也于公余之暇,对其课业,提撕奖掖甚力。
道光晚年,清廷在表面上虽然仍能维持其统治权,但实际上已危机重重;外则英、法、俄、美等国加紧对华侵略,扩展其既得的利益;内则各省会党跃跃欲试,两广的变乱,尤渐趋于严重。道光三十年(一八五○),太平军起于广西桂平,咸丰元年(一八五一),占领永安。当时曾国藩已官居礼部右侍郎,曾上疏奏陈民间疾苦,列举“银价太昂,钱粮难纳”、“盗贼太众,良民难安”、“冤狱太多,民气难伸”等三大时弊,认为“国贫不足患,惟民心涣散,则为大患”。明年(咸丰二年),太平军北入湖南,六月,曾国藩奉旨派充江西乡试正考官,赴任途中,适丁母忧,乃请假返籍守制。曾纪泽母子则仍留居北京,至咸丰三年(一八五三)正月,始由其母舅欧阳柄铨护送回湘,陆行至湖北襄阳,然后改搭民船,于五月抵达长沙,转返湘乡。其时交通阻滞,沿途又多盗警,纪泽母子及弟妹一行八人,旅途劳困,幼弱牵随,纪泽且曾于舟次一度落水。
曾纪泽等回抵湘乡时,国藩已先于上年冬因湘抚张亮基的保荐,奉诏“办理本省团练乡民、搜查土匪诸事务”,移驻长沙。太平军则已进入长江中下游,连破汉阳、武昌、安庆,于咸丰三年(一八五三)二月,占领南京、镇江、扬州。曾国藩名为办理团练,实系编练新军,即所谓“湘军”,自咸丰四年(一八五四)开始与太平军角逐,先肃清湖南,后更出境攻剿,克复武汉,进规九江。此后数年,双方互有进退。
曾国藩身任湘军统帅,转战各地,虽然军书旁午,而于曾纪泽的教育,从不忽视。除命他将所做课文随时派人带来军营亲阅外,对于他读书、写字、作诗及居家日常的生活,在历次家书中,也谆谆教诲,督导甚严。国藩在咸丰五年二月十九日(一八五五、四、五)致诸弟函中,论述他读书应循的方法说:

纪泽儿读书,记性不好,悟性较佳。若令其句句读熟,或责其不可再生,则愈读愈蠢,将来仍不能读完经书。请子植(曾国荃别号)弟将泽儿未读之经,每日点五六百字,教一遍,解一遍,令其读十遍,不必能背诵,不必常温习,待其草草点完后,将来看经解,亦可求熟。若蛮读蛮记蛮温,断不能久熟,徒耗日工而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