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一生.pdf

一吻一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吻一生》自诩冷面冷心的心脏外科医生裴知味,在随表弟参加公司年会时,和表弟的同事也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伏苓擦出火花,两人都小心翼翼地衡量进退,生恐在这一场感情攻防战中失去主动。
伏苓在体检中查出心脏问题,裴知味冲动下求婚希望照顾她,却同时了解到伏苓难以走出的阴影。裴知味对伏苓投入的关心令亲友同事惊诧,在伏苓面前却以事业需要来掩饰真心,让伏苓放心投入他的怀抱——当感情渐渐滋生,依赖点点加剧时,一场尘封多年的悲剧,无意中揭开真相……
裴知味自赎其罪,身败名裂;伏苓收拾伤情,远走他乡。这一段脆弱到随时可能崩塌的感情,究竟如何延续?

编辑推荐
《一吻一生》他的无心之失,她的一生改变,一吻的纠葛,一生的牵绊。
他们的故事,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命中重逢。
如果没有伏苓,裴知味的一生,也许便这样过了,用凉薄冷酷的面具,和心底伤痕做徒劳的抵抗;
如果不是裴知味,伏苓的一生,大概也这样消磨,用少许温柔的笑容,掩盖足以埋葬终身的痛楚。
该怎样定义他们的爱情?是都市陌生人间的情感游戏,猜忌、怀疑、试探;还是因为寂寞互相依偎,贪婪地汲取那一点温暖?

作者简介
云五:当年华老去,自由、青春和梦想变得像指间沙粒,它们沉默不语,我负隅顽抗。
已出版作品:
1.《再见,如果可以再见》
2.《永不永不说再见》
3.《戒永远》
4.《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5.《等到风景都看透》
6.《闭起双眼你会挂念谁》

目录
第一章 梨涡浅笑 / 001
   第二章 月色清圆 / 010
   第三章 她爱不爱他他爱不爱她 / 022
   第四章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 032
   第五章 我不是天使 / 042
   第六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 051
   第七章 如果下一秒世界崩塌 / 062
   第八章 泰美斯女神 / 075
   第九章 三年之期 / 088
   第十章 梦中未比丹青见 / 100
   第十一章 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 113
   第十二章 两个寂寞 / 126
   第十三章 树叶是飞翔或坠落 / 138
   第十四章 旧梦不须记 / 150
   第十五章 舍不得,一程一程的纠葛 / 161
   第十六章 深知心在情常在 / 173
   第十七章 人生别久不成悲 / 183
   第十八章 你的未来 / 198
   第十九章 败给时间还是爱情 / 211
 第二十章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 219

文摘
第一章 梨涡浅笑

裴知味没想过会和伏苓纠缠这么深。
周六早上从伏苓家开车出来,堵在路上,裴知味心里琢磨着,是时候疏远伏苓了。
第一次见到伏苓是在袁锋的项目组年会上。袁锋是裴知味的远房表弟,标准的工科宅男,除在家打游戏,也就参加一点公司组织的活动。袁锋说你一个人过周末多无聊,不如一起去吧。裴知味懒得动弹,说你们公司的人我又不认识。袁锋说没关系,今天是项目组的小年会,你勉强也算个家属。
表姨总说袁锋为人太老实,要裴知味多看着,他平时工作忙,难得尽“兄长”之责,听袁锋这么一说,便穿戴整齐一起去年会。
袁锋供职的南方电讯是一家颇大的科技企业,究竟做什么,裴知味从来没闹明白过。有一次袁锋指着家中路由器上的Logo说:“这是我们公司生产的。”裴知味噢了一声:“你们公司做路由器的。”袁锋说不是。后来袁锋换手机,手机上也有公司Logo,裴知味又问:“那你们公司做手机的?”袁锋说也不是,解释了很久,裴知味还是没弄明白。他学医袁锋学工,隔行如隔山,最后他想,那就是家科技公司吧,袁锋的说法是:“你在市面上见到的那些通信器材,我们公司基本都生产,不过那些不是核心业务,我们的核心产品,都是给企业级用户的。”
难怪袁锋经常周末去给客户“修网络”,裴知味问他:“你跟电信来家里装宽带的工人干的活差不多吧?”
袁锋很郁闷地纠正:“都说了我们不是做个人用户的,我们的客户都是大公司!”
裴知味恍然大悟:“哦,你是给大公司装宽带的!”
袁锋每次都被他气得直翻白眼。
裴知味起初觉得袁锋的公司很“抠”,老要周末加班,还不算加班费,袁锋反问:“那你们医院不也半夜叫你去手术吗?”
“那能一样吗?那是人命!”裴知味想不通没加班费袁锋怎么还这么勤快,后来才知道,因为叫袁锋加班的是伏苓。
伏苓和袁锋同一条产品线,伏苓做售后,一般小问题就按照流程给客户解决了,大问题就得找技术部门,袁锋就是技术部门的。
裴知味问袁锋:“她怎么老找你呀?”
袁锋嘿嘿一笑:“大家关系熟嘛,就帮帮忙咯。”
到年会上那么一转,裴知味就明白了。伏苓专找袁锋去加班,不是因为“关系熟”,而是因为袁锋同组的技术人员多数已成家,有的还带着孩子,没结婚的也有女朋友。伏苓支使不了别人,也就只能使唤袁锋。
袁锋所在的这条产品线有五六十人,伏苓在售后部门,手下带三个人。裴知味顺着表弟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一个长得小巧玲珑,为人似乎也很玲珑的女孩,到哪里都在笑,走路在笑,说话也在笑——笑起来的时候,唇角两畔点出小小的酒窝,衬出和她熟练交际所不相称的天真和单纯。裴知味的目光在伏苓和袁锋间逡巡,三分钟后做出诊断——别人把你当傻子呢,只不过是没钱的傻子,只好让你卖力气罢了。
年会活动很热闹,演完节目后抽奖,按入场时的号码,裴知味抽到一个抱枕。奖品是伏苓笑眯眯发下来的,一个绿色的猪,裴知味掂掂那抱枕,也没看出什么好来。他余光一瞥,却见袁锋瞄着他手里的抱枕,眼睛都绿了。裴知味想,今天晚上袁锋得搂着这抱枕睡觉了。
看他眼含鄙视,袁锋忙解释:“愤怒的小鸟里的猪。”
“什么东西?”
袁锋掏出手机,展示给他看,这是近年手机上极火的游戏。不一会儿伏苓回来,轻皱着眉跟袁锋抱怨:“还想私吞一个大红鸟呢,结果被老杨的儿子抢走了。” 裴知味看袁锋通完一关,也想不明白这种游戏有什么好火的。
抽完奖后吃尾牙宴,袁锋坐在伏苓右手边,裴知味又坐在袁锋右手边——当然不是巧合,这是袁锋觑准时机入座以确保自己能坐在伏苓身边的。伏苓敬完酒后,低下头来和袁锋说些什么,裴知味听得分明,伏苓是教袁锋去和几位领导敬酒。裴知味因为要开车没喝酒,冷眼旁观小表弟春心乱冒。
筵席散后有同事拉袁锋去玩三国杀,裴知味兴致缺缺,便说:“那你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家吧。”下楼取了车出来,正好瞧见伏苓探着头等车,可惜这城市到了八九点的工夫依然是车水马龙,来来往往一辆空出租车也没有。
裴知味靠边停车,摇下车窗问:“伏小姐,你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
伏苓愣了一愣,四下张望,果然没有空车踪迹,踌躇着问:“你是袁锋的……”
“表哥,”裴知味亲切道,“上来吧,得等好一会儿呢!”
“那……谢谢了,”伏苓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贵姓?你是……袁锋那个做医生的表哥吧?”
裴知味点点头:“我姓裴。”
伏苓上了车,告诉他地址,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裴医生哪一科的?”
“外科。”
“哦……那,做手术吗?”
“做。”裴知味笑道。
……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