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始的地方说再见.pdf

在开始的地方说再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开始的地方说再见》濮玉自小被家人寄养在易姓人家,同大自己一岁的易维堔青梅竹马,两人在法国留学时遭遇了有些流氓气质的混血儿林渊,濮玉陷入爱情,追求许久,终于把林渊追到手。临近毕业时,濮玉发现自己怀孕,当她兴冲冲跑去打算告诉林渊这个消息时,却意外得知林渊只是出于想破坏易维堔的幸福才接受了这个女朋友,并非出于爱。濮玉心灰意冷的去问林渊,林渊冷冷给了她分手的结果。
易维堔替濮玉出头去找林渊,出车祸死了。而林渊毕业后也不知去向。易家因为易维堔的事停止了对濮玉的供养,濮玉走投无路,又不想朝和自己只有血缘关系,没有亲情在的家人伸手,毅然带着身上仅有的钱去德国读法学硕士。
以为这辈子再不会回国的濮玉出人意料的在几年之后回国,擅长经济类案件的她归国不久后接了一起离婚官司,被告就正是她前男友林渊的养父。
本以为不爱自己的林渊再见面竟对她从若即若离的态度转为明朗的追求,濮玉淡然处之。为了阻止濮玉接那起离婚官司,林渊的养父找了林渊的手下教训濮玉,把她打成重伤。林渊讥讽濮玉不听劝却还是把她接回家养伤,濮玉伤愈后一次醉酒,林渊同她表白,一夜春宵后,濮玉要林渊带她去机场接人,到了林渊才知道,那人竟是濮玉的未婚夫Sean。
林渊觉得自己被耍,愤怒之余他又想得到濮玉,于是把公司的分部搬到了濮玉律行的楼上,自此开始了近水楼台的追求。
濮玉同林渊公司业务往来频繁,俩人难以避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Sean知道濮玉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林渊,他有眼色的围在濮玉身边,成功激起林渊醋意,连日饮酒寻欢后,终于一次胃出血被送进了医院。在医院里,林渊意外看到濮玉,他以为濮玉是来医院看在那里工作的Sean,却不知道其实濮玉是去做检查的。Sean看不下去林渊的不开窍,把濮玉生病的事情告诉给林渊。濮玉之前竟怀过孩子,林渊以为孩子是sean的,他觉得自己被骗了,可盛怒之下却又对濮玉恨不起来。
易家传出被收购的消息,濮玉意外得知背后操纵收购公司的竟是林渊。濮玉不明白林渊哪里对易家来的这么大的仇恨,林渊说出他其实是易家的私生子,他开始接近濮玉一是因为易维堔喜欢她,二是因为濮玉不是易家人却能名正言顺的住在易家。林渊对濮玉说,只要她答应做自己的地下情人,他就放过易家改为控股,羞辱的对话后,两人不欢而散。
濮玉的病在林渊养父离婚案第五次开庭时发作,林渊不忍心把她接回家里,面对这个嘴硬心硬的女人,他心情矛盾。照顾的时候不免冷嘲热讽。
濮玉在林渊的照料下,终于看清了什么,她吐露自己的那个孩子是她和林渊的,而林渊此时也从Sean那里得知,濮玉的病就是当初怀孕的时候发现的,只是那时孩子已经有了胎动,濮玉不忍心打掉孩子,于是决定抱着那10%的不恶化的可能把他生了下来。可是结果事与愿违。
林渊知道了真相,也知道Sean这个未婚夫不过是个幌子,他强硬的直接把濮玉接到家里住,于是俩人同居。濮玉家的玉器店芙蓉里被几个叔叔经营不善,林渊不顾集团经营走向的问题,把芙蓉里收购了,由于资金量消耗巨大,他在董事会的地位遭到质疑,于此同时宋都也朝林渊发难,内外交困时,林渊发现濮玉把孩子留下,自己竟消失了……
林渊后来得知,濮玉竟是又怀孕了,只是现在知道她情况危险的林渊再无能为力,因为自己吃上了官司。
相互折磨半生的人能否在一起呢?

编辑推荐
《在开始的地方说再见》她心中的城是巴黎,可她的故事却注定在蓉北,好像东京的雨,不知怎么就湿了巴黎的心。
从你到我有多远,
不过一场樱花飘落的时间。
我从巴黎走向你,7291英里,只为告诉你,那是我爱你的距离

作者简介
梧桐私语:都市情感作家,出生在东北、求学在江南的金融学学士。
性格中既有北方人的侠气豪放,也不乏江南儿女的细致婉约。信仰爱情,却不迷信爱情,幻想着有一天那个骑白马的王子会踏过春草和绿叶来接自己,无奈梦想终未成行,只能将心中这个梦付诸纸上,娱人娱己。
已出版作品:
1.《如沐春光》
2.《原来,我在这里等你遇见我》
3.《一叶倾晴》
4.《你是我的毒》

目录
第一章 原点 / 001
  第二章 宴席 / 006
  第三章 往事 / 010
  第四章 西装 / 014
  第五章 酒馆 / 018
  第六章 鸦片 / 022
  第七章 非诚 / 026
  第八章 强吻 / 030
  第九章 外伤 / 035
  第十章 未婚 / 040
  第十一章 布拉格 / 044
  第十二章 六月天 / 049
  第十三章 斯米兰 / 053
  第十四章 包夹战 / 058
  第十五章 朱丽叶 / 063
  第十六章 小时光 / 068
  第十七章 Susie / 072
  第十八章 那一天 / 077
  第十九章 在一起 / 082
  第二十章 同居生 / 087
  第二十一章 唇欢齿爱 / 091
  第二十二章 迷魂心计 / 095
  第二十三章 假戏真做 / 099
  第二十四章 疑是故人 / 104
  第二十五章 原来是你 / 108
  第二十六章 临时妈妈 / 113
  第二十七章 爱情难分 / 118
  第二十八章 情敌相见 / 123
  第二十九章 有一种爱 / 128
  第三十章 血脉相连 / 132
  第三十一章 雨季不再来 / 137
  第三十二章 茉莉与木炭 / 142
  第三十三章 湄公河畔 / 147
  第三十四章 成一步之遥 / 152
  第三十五章 五毛钱爱情 / 157
  第三十六章 蜜糖甜到伤 / 162
  第三十七章 那年春与梦 / 167
  第三十八章 和我在一起 / 172
  第三十九章 情能与谁共 / 178
  第四十章 终究是命运 / 183
  第四十一章 忽而明冬 / 188
  第四十二章 曾经爱你 / 192
  第四十三章 不良少女 / 197
  第四十四章 我要的爱 / 202
  第四十五章 黑白剪影 / 207
  第四十六章 狼狈为奸 / 211
  第四十七章 因果报应 / 215
  第四十八章 势在必行 / 218
  第四十九章 姻为是你 / 223
  第五十章 孰重孰轻 / 227
  第五十一章 你是我的命 / 233
  第五十二章 缘起的时候云在飘 / 238
  第五十三章 在开始的地方说再见 / 243
  第五十四章 终场 / 249
  尾声 / 254
  番外一 起名记 / 256
  番外二 我喜欢了你很多年,只是害怕你知道 / 257
番外三 不一样的烟火 / 261

文摘
第一章 原点
【我想走远点,最终却总走回了原点。】


她和他认识在上山下乡的年代。
在东北的那个地方,除了手里一捧黑土和每天劳作用的锄头外,他们剩下的只有年轻人对生活仅有的热情和星星燃起的爱情。
他上过高中,爱写诗,时常拿着柳树杈子在地上写苏轼的《水调歌头》。
她也上了高中,只是成绩没他好,那时她就背靠着草垛,看着他写。
年轻人的爱情就像树木到了春天会发芽一样自然而然。他们恋爱了,结婚了,却在返乡时面临了分离。
她是上海人,大城市里出来的姑娘,家里催着回去。
他来自边城,丁点儿大的城区属于一个小时能把全城转完的那种。
火车开动前,她从车窗伸出手,拉着他的:“我会等你,一直会等你,等政策好了,你来上海找我。”
他点头说好。
事情的前半段还是顺遂美好的,家里逼着她离婚,可她咬牙死活不松口,终于等着几年以后国家政策放宽了,他来了上海。
她家庭条件不错,家里有家小工厂,他来了之后,她说服了父亲把工厂的经营权给了他。她没他聪明,但做生意上却能干,她帮着他,没多久,工厂被扩建了两个楼,再后来原来的制衣加工厂成了服饰公司。
那之后,改革开放,男人说想拿着本钱去深圳试一试,她不愿。
她说:“家里的条件已经不错了,你不用那么拼命。”
他却说:“那些都是你家给的,我要靠我自己的本事为你打一片天下。”那天男人搂着她,她哭了。
男人果然没食言,他赶上了深圳第一批经商浪潮,家里的服饰公司几经转身成了现在的曼迪品牌,不仅拥有了自己的服装流水线,还有自己固定的大牌设计师,每年在国际的服装展上都拿好几个奖项。
“可他现在要和我离婚。”烟圈散去,一个中年女人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对着濮玉诉说她此行的目的。如果忽略掉她眼角的细纹,她还是个正当年的女人。
濮玉目光移到手里的笔记本上,声音平和:“你有什么关于他出轨的证据吗?”
中年女人又吐了个烟圈:“证据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次官司之所以找你,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让他一毛钱也拿不到。”
许是说到心中痛处,女人的脸上有些狰狞,濮玉眯着眼,觉得扑满脂粉的那张脸随时会龟裂开。
她敲下最后一个字,合上笔记本:“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我会尽力。”
中年女人被秘书Tina送出办公室,濮玉拉上百叶窗,白净的办公室刹时陷入一片暗色。她脱了鞋,脚支在座椅上自己抱着膝盖,吸烟。
男人,就是这种注定让女人为难的人,可悲的是,女人往往明知如此,却还飞蛾扑火迎难而上。活得明白点,自我点,那么难吗?
濮玉的视线移向办公桌,桌上放着本杂志,《每周财经人物》,封面上的男人穿件黑色西装,里面的衬衫却不合乎寻常地敞开片肌肤,是健康的古铜色,他有双蓝眼睛,波斯猫似的眯着,笑起来像狐狸。濮玉盯着男人的脸,静静看着,任由指间香烟默默地燃尽半支,直到桌上电话响起时,她还兀自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出不来。

讲完电话外加换好礼服濮玉只花了十五分钟。对着镜子描眉时,她脸色不好:“戚夕这个死丫头,设计这种衣服她就不脸红?”
答案很明显,脸红的只能是濮玉,因为即将穿着这件包臀裸背亮片礼服去参加酒会的是她而不是她口中的死丫头。濮玉抿抿红唇,又对着镜子往下扯了扯窄短的裙角,出门。
下午四点,没到下班时间,永盛的办公间里还处在水深火热的工作状态当中,濮玉经过普通办公区时,机警低头才堪堪躲过空中飞过的文件夹。
“Sorry,Aimee。”扔文件的小赵见差点砸了她,忙对濮玉举手抱歉,却在看清她穿着时不自觉地吹了声口哨:“Aimee,你要是天天穿这样我们该多有干劲儿啊。”
“如果把你这个月的薪水扣半给同事们买下午茶,我想大家会更有干劲儿。”濮玉抿嘴微笑,“HD那个案子取证到什么程度了?下周一开庭,如果到时候开天窗你想老杜是会对你笑还是会让你哭呢?”
老杜是永盛律师行的二老板,也是濮玉的顶头上司兼师兄,他们就读德国同一所大学的法律系,老杜大她两届,毕业后直接回国,之后参加创办了这家永盛律师行,几年过去,永盛几经历练,俨然成了蓉北律师界数一数二的大行。这次濮玉作为空降兵突然归国,还一下子做了永盛高级顾问律师就曾引起永盛上下的不满,如果不是老杜力挺,濮玉可能案子都没接,就直接被怨言赶出了永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濮玉之前的印象彻底被推翻了。
永盛的Aimee压根不是没实力的病猫,相反,她是比永盛老杜还像伏地魔的律场女霸王——法庭上和濮玉交过手的律师都这么说。
濮玉却不这么认为,就像此刻站在办公室外的她就在想,和直接摔文件在地上的老杜比起来,她要温柔得多。
咚咚咚。
濮玉敲敲窗,对看到她的老杜指指手腕。老杜眉头皱紧,不甘心地朝面前的人甩甩手。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刚挨训的人低着头出来。
“Tim,万达这个案子老杜抱了很大希望。”濮玉在年轻人的胳膊上握了一把,“所以你理解下他的心情。”
毕业后就进了永盛的年轻人很沮丧,他咬着嘴唇看了濮玉一眼:“Aimee,是我辜负了老板的希望。”
杜一天的动作很快,没等濮玉安抚Tim几句就穿戴整齐地出来:“Tim,你这几天不用接新案子了,协助三组把HD那个跟进一下。”
Tim更沮丧地走了,濮玉拿着手包,对杜一天直摇头:“师兄,你越来越没人情味了。”
“他们要是都和你一样能干,我兴许偶尔能有点人情味。”进了地下车库,杜一天拦住去开她那辆H2的濮玉:“你穿这身再开你那辆大红悍马,知道的是咱们永盛的Aimee车技好,穿着十厘米照样踩离合,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永盛那么大方,丢了万达的案子还要庆祝呢。”
他指指自己的大宇:“坐我的。”
……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